一品丹仙

一品丹仙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地景阳阵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最快更新!

    光罩一落,方圆百里之地,尽成一片虚无,上下不分、左右无序,原先的冰天雪地都消失不见。

    这是一片真正的虚空,将虚空裂缝和春秋世之间强行隔开,阻绝进出,这就是天地景阳阵的玄妙所在。

    「这是什么道理?」刘根不解,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道虚无构成的鸿沟,鸿沟的对面,是乘鹤的壶丘,介象立于壶丘身后,同样惊异且茫然的打量着身处的虚无之境,有些不知所措。

    百里之外,才隐约可见一片浅影,那是虚空和春秋世相接之处。

    阴汉生一脸凝重道:「是某种虚空阻绝大阵?」

    蒙双恨恨道:「该死,这老儿敲响了警钟,应当是天地景阳钟吧?血鸦道友,这就是你说的景阳钟么?怎么那么快就敲响了?你不是说将他们都引到海里去了么?」

    第四个探身出来的是血鸦子,他此刻也是迷惑不解:「我在东海和学宫兜了那么多年圈子,按说他们绝想不到是在这里,怎么这钟敲得如此之快?」

    这回,他终于挣脱了虚空裂缝,坠落下来,成了第四位穿进来的异世合道。但他的注意力不在壶丘身上,而在打开的虚空裂缝之间,叫道:「须得快一些,这大阵邪门,血莲撑不住了,裂缝有关闭之兆!」

    刘根惊道:「关闭?那还了得?若只有我等四人,在别人世上,岂非寡不敌众?快请老君先行临世!」

    阴汉生不屑:「怕什么?此乃世而非界,无威压之力,我四人抱团而上,哪里还有敌手?「

    这长须如同鱼线一样,钓住浑圆无极山,向着旁边轻轻一甩,浑圆无极山前冲的方向略微改变,被长须借力拨转,自仙都山边冲了出去,转到壶丘身前。

    阴汉生这番狂猛之极的撞击,被壶丘以长须拨转,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当真妙到毫巅。

    木元丹转过来时,他身前迅速蔓延出一片绿藤,缠绕住十余名鬼卒,勒成一段又一段,被藤蔓上生长出来的鲜花吞了下去,化作养料。

    壶丘长须回荡,再次借势,将浑圆无极山甩了出去。

    蒙双道:「那大阵当真邪门,收不回去,须得将这老头杀了!」

    「当真?」

    土元丹则摄控土精,在他身前陷入一个个土坑,坠入坑中的鬼卒当即被土坑掩埋,眨眼间立起一座座荒土坟茔。有少数坟茔上还显化破破烂烂的招魂旗幡,标注坟中活埋的低阶鬼卒身份。

    但如此道法,此刻却正得其时,守在仙都灵山一侧,不多时便杀敌上百,成为壶丘得力臂助。不用他说,两支大军有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将仙都灵山团团围住,狠命攻打。

    阴汉生招出自家的灵山,山高一百四十丈,横也如此、竖也如此、斜也如此的方形石山。

    火元丹则喷吐出一朵朵浮动的暗光,如幽冥骨火,烧得鬼卒惨嚎不已。

    被卡在裂缝中的樊英叫道:「好一些了,还不够,继续!」

    一支由近万鬼怪组成,青面獠牙、人鬼难辨,其中不乏身躯高大、马首牛面之辈,各提铜锤铁棍,喷涂火焰冰霜。那是刘根的鬼卒大军。

    血鸦子叫道:「樊道友稍待……蒙双、时福,把结界展开!」

    时福坐于石山中,向着壶丘冲了过去。他以力证道,石山别看只有一百四十丈,只及壶丘十分之一,但紧密严实,其重何止亿万,别说春秋世的仙都山,就算将春秋世数百名山相加,其重也是过如此。

    刘根问:「怎么打?」

    壶丘以仙都山为模子构建灵山,最大的威力便是构筑原山布设的重重法阵,仙都灵山被两军潮水般围攻,诸般阵法自仙都山十四峰上反击,将鬼卒和双首人一队队击杀。

    浑

    圆无极山来势汹汹壶丘看得分明,却无避让,端坐于自家仙都灵山之中不动分毫,待浑圆无极山接近之时,甩出长须。

    血鸦子道:「复杂,把他的结界连过去就是了,如同搭桥,延伸到鸿沟彼岸。」

    血鸦子安抚时福:「不错,春秋世只有四合道,眼前这壶丘最为棘手,先将他灭了,后面就好打了。」

    却是壶丘召唤出自家灵山,将两人的结界死死抵住。山给七百七十丈,若有学宫修士在场,当可一眼认出,正是仙都山原貌。

    介象无处可躲,被两支大军围住,壶丘长须甩出,将他接了过来,落在山脚之下,护于重重法阵之中。

    他自合道之后,纵横虚空八十年,败在他灵山之上的合道不下十位,其中更有两人不信邪,和他比拼力道,硬碰硬之下,都山崩灵碎,成了他浑圆无极山的养分。

    阴汉生气得大叫:「长胡子老儿,敢与某家硬碰硬吗?」

    「应该便是如此了。抓紧一些,莫让裂缝关闭!」

    金元丹转至额前时,射出四杆亮闪闪的银枪,枪头带着倒刺将身后四名鬼卒钉在地上后吸食其真元,这些鬼卒被吸得只剩一张皮。

    天地景阳大阵强行拖入一片虚空,以虚空阻绝异世之敌的同时,还在不断挤压关闭这道虚空裂缝,将卡在裂缝中的樊英挤得血脉不畅,万分痛快,大叫道:「你们倒是赶快杀啊!」

    轮到水元丹时,溅洒出一片毒汁,在鬼卒身上淋出一道道伤口,腐臭难闻。

    身后裂缝之中传来一声怒喝:「你们闲话什么?快去打啊,樊某卡在这里了!」

    他抛出本命《五丹书》,金木水火土五枚元丹自书中升起,盘成一圈,悬于头顶。

    这石山冲着壶丘的仙都山滚动而去,说要一力降十会,逼迫壶丘前进,若是壶丘不退,那就接自己浑圆无极山全力一击!

    蒙双和刘根各自召唤结界,虚空鸿沟中立刻出现两片结界陆地,一直延伸到对面壶丘身前,再也扩展不过去了。

    介象一生修行,并未做什么恶事,之所以被学宫视为邪魔外道,被驱除出中原大地,投入昆仑道人麾下,正是因其道法诡谲,不是正道所致。

    一支皆由双头人身的怪胎组成,左右两头一女一男,女首吐箭远射,男首掌控双臂,枪茅如林。这是蒙双的双首人大军,达十余万之众。

    虽然咆哮如雷,却不代表他是个蛮汉,而是鼓动旁人道:「蒙双、刘根,你们的结界大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