缚耳来

缚耳来 第10节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

    :///!!

    种子永生。人类以为的“生”,反而是它的死。它发芽了,生根了,它就开始了一场注定奔赴死的路程。

    楚稼君的眼神忽然动了动,他好像看见,有影子从自己背后落下来。但其实是看不见的,人怎么看见背后的影子呀。

    但分明有个影子,有个如同壳一般的影子,从自己身后碎了。

    病房里回归了寂静。又睡了两小时,伏在床边守夜的楚稼君被一只手推醒了。

    纪勇涛:小飞,帮我做件事……

    纪勇涛报了个电话号码,是母亲家的座机。

    纪勇涛:小飞……帮我去传达室打个电话给我妈……你从我外套口袋里拿一块钱……

    楚稼君走出病房,去外面转了一圈,过了一刻钟,回去了。

    纪勇涛:打了?

    楚稼君:打了,打了好几次,忙音,估计在和人打电话。

    纪勇涛想说什么,神色有些落寞,最终一言不发。

    http://m.26w.cc

    楚稼君坐在床沿,轻轻盖住他吊盐水的那只手:没事的,我照顾你。

    楚稼君笑了:医院的饭不好吃,每天我送饭过来——你差点没命了,我会把你喂得胖胖的,把你照顾好的。

    ——

    未完待续

    《爱呀河迷案录·缚耳来》11

    刘纬德来医院探望,正好看见许飞在病房里。

    纪勇涛的表弟许飞今天也带了饭盒过来。不锈钢饭盒里头摆着半盒红烧肉,透着诱人的红色油光。几个来探病的同事闻见味儿了,凑在病床边:呦勇哥,好福气啊。

    刘纬德:我带了点黄桃罐头,还有蘑菇罐头……还有这个!出门前李队塞过来的罐头,都是外文我看不懂……

    罐头被交给了大学生,大家都期待着看着许飞。楚稼君看懂了sea这个词,自信地笑了笑。

    楚稼君:海水罐头。

    刘纬德:啊?那不就是盐开水吗?

    同事:洋鬼子吃的盐汽水?

    纪勇涛:送这个干啥?

    罐头打开,不过是海鲜汤。大家火速分了,刚吃下去,有几个吃不了辣的人就吐舌头:是辣味的!

    ——边上有猛烈的咳嗽声。楚稼君蜷在椅子上卡着喉咙,被辣得满脸通红。刘纬德帮忙开了个黄桃罐头,他拿过罐子,大口大口喝着里面的糖水。

    刘纬德:你快好起来吧。昨天爱呀河里捞起来两具浮尸,没目击者,身份也还没核查到,倒是有点打斗痕迹……

    报失踪的案件数多了,居民也有些人心惶惶。纪勇涛下周提前出院,警力不足,所有人都得像绷紧的弦。

    出院前,单位还有宣传的人过来接风,带着一捧花。纪警官冒着生命危险逮捕偷枪贼的事迹算是个小功,比起刘纬德丢了枪,这至少还能对外弄点文章。

    李宇:小纪你怎么还胖了?医院伙食这么好?

    老于:他家那个大学生天天送红烧肉。

    李宇:大户啊,天天吃肉?

    楚稼君刚好拿着不锈钢饭盒进病房,李宇很不见外:快,让叔看看伙食!

    楚稼君僵了僵,往纪勇涛身后躲:叔叔好。

    李宇:大学生啊?读什么系?

    楚稼君:生物。

    李宇:哦!那你会养鱼吗?我家金鱼三天两头死……

    纪勇涛:他们学的都是研究动物,又不是养动物,对不对,小飞?

    纪勇涛打开饭盒,里面还是红烧肉,红艳艳的油光,切得很整齐。

    ——他的伤刚好,晚上还要带队去蹲点。许飞在家也做了那种红烧肉,纪勇涛总觉得肉没好好放血,透着股肉臭味。

    那两个偷枪毛贼之所以偷枪,是有目的在的。

    两人来自同一个帮派,叫兴龙帮,原本是温州老乡会,随着人口流动增大,在a市逐渐坐大。

    后来就成了兴龙帮,从兴龙帮里又分出一支新红花会,跟义务的老乡会合并了。红花会和兴龙帮在抢地盘,发生过几次械斗。

    本月十七号晚上,两边的头头约在晋阳迎宾馆里“碰头”,想商量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但其实兴龙帮的大哥已经想好,到时候一声令下,先发制人。

    两个小毛贼想弄把枪,到时候立个功。

    李宇的意思是,就趁着这机会,把两个帮派都收拾了,一网打尽。

    晋阳迎宾馆旁边有a大,上面特意叮嘱了,离大学太近,要注意事态控制,避免追捕时让社会流氓逃入大学。

    -

    楚稼君出去遛狗,顺便和房屏见了一面。他最近忙着照顾纪勇涛,三人组没行动,为了“补贴”他们,楚稼君允许两人接点私活。

    房屏和陈小虎通过“胶卷”接了个活——新红花会今晚想和本地的兴龙帮谈判,划地盘。红花会想趁机给对方一点教训,但自己手上没枪,想找两个有本事的来帮忙镇场子。

    楚稼君接过房屏的烟:你们去呗。

    大飞傻呵呵去蹭房屏,被主人拽回来。

    房屏:他们也请你了。开了……这个价。

    楚稼君挑眉,有点心动。

    楚稼君:就过去转一圈?

    房屏:是,就求你过去看看,万一有啥事,拔枪镇住对面那堆人就行。

    楚稼君冷笑:拔枪不拔枪两个价。钱要事先给全,你去和他们谈,谈妥了我出马。

    谈判地点在晋阳迎宾馆,楚稼君回了家,跟狗一起洗了澡,然后出门。先去西餐厅拿了装备,再转道去迎宾馆。那地方离大学近,虽然不太可能遇到认识的人,但以防万一,还是带了面具。

    到的时候,谈判已经在酒店的会议厅开始了。他懒得待在里面,在二楼找了个露台,拎了瓶酒上去。从露台的斜下方看去,能看见一楼会议厅里的景象。

    说是重新规划地盘的友好谈判,两边的人还是都带了霰弹枪和钢珠枪。出事是必然的,既然收了钱,等对方先动手,自己再下去一枪解决对面的老大就是。

    他一口喝完了剩下的酒,拉开保险——算算时间,该出事了。

    第一声枪响,人群作鸟兽散。楚稼君刚准备从二楼翻下去,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

    冲入会议厅的,是警察。

    -

    纪勇涛带头冲进去:都不许动!蹲下!手抱头!

    大部分人被逼到会议厅的边缘,也有不服气的拔枪反击,但都被直接击毙。兴龙帮的头目离安全出口近,带着几个手下从那里逃出去,但被外面包围的人逼了回去。

    男人把一个手下推出去,趁机从包围里窜了出来,跑向地下车库的入口。

    晋阳迎宾馆有着a市为数不多的地下平层车库,出口有两个,且都极宽大。纪勇涛让其他人控制局面,追捕残兵,自己跟着冲入地下,追着楼道里急促脚步声的回音而去。

    空旷的地下车库很灰暗,只有几盏悬着的日光灯,惨白照亮这死寂的空间。

    他握着枪,仔细听逃跑者的脚步声,他能感觉到有人在附近,应该就是在左前方的柱子后……

    纪勇涛朝那举枪的刹那,一声女人的尖叫撕裂寂静——一个女清洁工被男人挟持,用枪抵住了背,被当作人肉盾牌推向前方。

    情况变了。

    他微微放下枪头:放人放了。是不是爷们?用个女人当挡箭牌?

    纪勇涛:你现在投降,性质还不算严重。外面全是警车,你出不去的。

    ——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警力,二队的警力全被抽调走了,去蹲最近在南城商业区肆虐的飞车劫匪。

    但那人根本没有投降的打算。一声枪响,伴随女人的惨叫,子弹打穿她的肩膀;她被推向纪勇涛,他用躯干挡住她,接着就面临一个紧迫抉择——

    男人手上有枪,也许老破匣子的连射出弹速度不快,可也不会慢于两秒。

    是让女人在自己身前、自己举枪反击;还是说,把她护到身后,再反击?

    重伤的女人,旋即被他拽到柱子后。

    纪勇涛:别出来!

    他再次举枪对准那人,对方的枪口也对准了他。千钧一发——

    但纪勇涛有个感觉。

    自己慢了。

    枪伤终究没有好透,他的动作比从前来得慢。

    他几乎已经断定,对方会比自己先扣扳机,那枪口对准了他的头,这一枪不存在多少打偏的可能。

    下一秒,一声闷响,回荡在地下停车场里。

    -

    楚稼君在心里骂了一声,决定找其他路线离开宾馆,不想卷进去。他刚翻下一楼,就看见玻璃窗后面,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冲入了地下停车场。

    是纪勇涛。

    他愣了一下,决定当没看见,转身走向宾馆大堂。这场抓捕引发了其他住客的混乱,有许多人仓惶从房间里跑出来避险。

    混在人群中,他跟着维持秩序的行动员的引导,从一楼侧门往外疏散。

    楚稼君几乎看见了出口。身后的会议厅又传来几声枪响,每次枪响,人群就会爆发出一阵低低的惊恐尖叫。

    他又走出几步,然后,停住了脚步。

    人群里,这个长头发的年轻人转过身,反身逆行。他穿过人群,一边走,一边抓起长发,用手腕上的皮筋扎起。混乱的人群中,没人注意到他。

    走出人潮的瞬间,他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黑色脸谱面具。

    楚稼君戴上面具,步入地下停车场的入口。

    -

    旁边柱子后传来轻响,好像是那名女清洁工因为失血和受惊,导致了虚弱昏倒。

    闷响之后,对面再无声息。

    人的双眼,就算受过训练,也需要一定时间来适应亮度差异;车库另一头的日光灯因为老化而闪烁,他的眼睛勉强适应了暗光和闪烁,看清了对面的情况——

    兴龙帮的头目倒在地上,身子微微抽搐。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高挑的身影。

    ——是个穿黑色短袖的男人。手中拿着一根铁棍,而脸上,戴着一张黑色的脸谱面具。

    灯光再次闪烁。适应了暗光的双眼再想看清些,却发现那人影已没了踪迹。

    -

    纪勇涛回忆那个人影,总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他“抓住”了黑恶势力头目,也拯救了人质。但在那个细节上,纪勇涛始终耿耿于怀。

    那天晚上,他们队完成嫌疑人交接,除了零星几个小兵,大部分人都被抓住了。

    纪勇涛深夜回到家。在客厅的行军床上,许飞抱着狗,把有点小的折叠床挤得满满当当。

    见他熟睡着,纪勇涛感到了几分安心。他好几天不着家,但家里反而被收拾得很整齐。客厅的垃圾桶是空的,显然许飞已经倒过垃圾了。

    珠宝展延期了,好像因为安保核查的结果,主办方觉得不到位,需要再花点时间来筹备;这座城市又度过了一阵安稳日子,两个黑恶势力都被一网打尽,除了零星的小劫案和偷窃,还有些“无人在意”的失踪……

    就像骤然平静的海面。

    没人说得出这种平静的诡异之处在哪。

    纪勇涛想起小时候看的一本连环画。

    某地的小野兽们想选个大王,这些小猴子、小老鼠、小山猫,一个个把本领拿出来展示,想证明自己才是大王。

    然后,有一天,一只老虎来了。

    老虎走过它们中间,它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它甚至没有注意边上那群小兽,它甚至没兴趣参加它们的“大王争霸”。

    它只是从它们中间走过去,在山洞里找个安静地方,窝着,睡觉。

    没有兽还敢说话。

    老虎睡觉、吃饭,养精蓄锐,它想吃一块大肉。

    在珠宝展之前,a市将在秋冬之际有一场南方黄金展览会。纪勇涛已经是众人默认的“接班”,李宇要他负责布置,确保黄金展不会有任何意外。

    换句话说,如果那个楚稼君盯上了这个展,就要把这人拿下。

    再换句话说罢。

    老虎准备吃肉了。

    老虎在招招兵买马。这场黄金展,会有最高的安保,也会有最多的收获。老虎看得上的,也是其他的老虎。

    有很多只“老虎”,从天南海北的山林里敢来,准备跟着这只老虎,去吃一口鲜肉。

    楚稼君已经不想再在a市弄小动作了。房屏那次很幸运的没被抓,他们又劫了一次储蓄所,但首选的逃跑路线直接被纪勇涛派人堵了起来。

    随着交手次数变多,纪勇涛对这三人组的作风越来越熟悉。楚稼君回到西餐厅的后厨,对着一块冻肉,精神崩溃地捅了几十刀。

    楚稼君心里是崩溃的——救了那人,结果那人致力于给自己添堵。他也想给纪勇涛来个大的,添个惊天动地的堵,但机关枪都动用了,连架枪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火力逼得不得不走备用路线。

    走到这一步,人的心里是很憋屈的。

    楚稼君从外面甩开追兵,九死一生逃回爱呀河,面无表情坐在客厅里。他在想,要不要在沙发下做个雷包,等纪勇涛回来,一坐在沙发上,轰,一了百了。

    纪勇涛回来了,脖子上和肩膀上包着纱布,被几个同事送回来。

    楚稼君知道是啥情况,还要故作惊讶:怎么了,勇哥?

    小张:勇哥跟对方追车,直接别上去,对面的子弹就擦着他脖子过去了……

    纪勇涛:别跟他说这个。没事儿,就是点擦伤。

    等人都走了,两人在桌边坐下。今晚大雨,很多线索会随雨水而去。

    窗外,是爱呀河暴涨的河水。

    纪勇涛:今天学校里学了点啥?

    楚稼君随便说了几句应付。学校里的老师,大多都用塞钱搞定了。有的科目很难弄,就雇人顶替。

    纪勇涛:你不开心?

    楚稼君:你一定要干这行吗?去做生意呗。

    纪勇涛:你怕我出事?

    楚稼君:你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的。

    纪勇涛:今天撞他们车的时候,其实,我好像看见了那个让我差点出事的人。

    楚稼君的心,在这一瞬间狠狠拉紧了。

    纪勇涛:隔着车窗,透过面具,几乎……看见了眼睛。

    纪勇涛:很年轻,真的,很年轻。

    纪勇涛:就像这种年轻人,全扑后继做这种事,你说以后弄得好吗?前几年太平了一阵,这几年又开始了,年轻人他就……他就看见了很多……其实是没意义的东西。

    纪勇涛:你喜欢的那种,可乐,巧克力蛋糕,进口风衣,进口手表,洋酒洋烟,车,女人……你说,去用命搏这些东西,就吓人。可你让他好好打工,他一个月赚两三百,七八百顶天了,但有人下海,一个月几千……小飞,你可能对这个没感觉,我们原来是看不起这种人的,就……就大家的评判标准,它不一样。

    纪勇涛点了支烟,被呛到了,苦笑。

    纪勇涛:听说刘纬德要下海了,不知道去干什么。

    楚稼君:你跟着呀。我帮你。

    纪勇涛吐出一口烟,笑了几声。暴雨声中,他轻声说:我接受不了那一套。我不走。

    雨声更大。楚稼君说,要跟同学去录像厅,冒雨出去了。

    -

    凌晨,他几乎睡了,被一个电话叫起来。

    电话是派出所打来的:这是许飞家吗?大学生许飞?

    纪勇涛:对……是我表弟……

    电话:哦,你是他家长吧?来一趟云南路口的xx夜总会,他有个事,挺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