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双皇子,镇守北凉十三年

我,无双皇子,镇守北凉十三年 第72章 上朝,群臣发难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三日光景,转瞬即逝。

    大周天子宣李牧上朝的日子如期而至。

    不过,在这过去的三日里,长安民怨依旧浓郁,也不知是谁散播消息,曝了大皇子李牧的住处。

    有些百姓悄摸朝城西别院扔了石头、臭鸡蛋、烂菜叶,发泄心中之怒。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些扔东西的百姓都被送去了京兆府。

    那些奏参李牧的群臣在宫门前一直长跪,滴水未进,粒米未食。

    有些身子虚的朝臣甚至都跪晕了过去,好在宫门旁有御医守着,没出人命。

    但大周天子的态度依旧倾向于皇儿李牧,任由群臣长跪不起。

    直到,上朝这一日来临。

    跪在宫门的群臣方才起身,入宫上朝。

    大德殿。

    大周天子坐在龙椅上,眼神淡漠的看着殿中的文武百官,身上散发着睥睨天下的天子之威。

    神情平静,但不怒自威。

    他的脸色依旧有些白,病尚未痊愈。

    大周天子的目光从群臣身上移开,看了内廷大总管李尽忠一眼。

    李尽忠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而后上前一步,手中拂尘一甩,高声呼道。

    “有本上奏,无本退朝!”

    “陛下,臣有本上奏!”

    前者话音刚落,就有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穿着大红朝服的朝臣上前一步,不卑不亢。

    是金紫光禄大夫晁田。

    大周天子见晁田走出,眼睛微微一眯,目光一冷。

    晁田道:

    “陛下,大皇子李牧暴虐无道,屠城灭族,坑杀降军,杀生灵无数。”

    “上苍有好生之德,但大皇子李牧的种种行径,无不有违天道,是为大凶之举,影响吾朝气运。”

    “大皇子李牧德不配位,以大凶行径削吾朝气运,是为大罪。”

    “臣恳请陛下削大皇子尊位,贬为庶民,打入大理寺,按周律处置,以恢朝运。”

    说完,晁田便双膝下跪,朝大周天子叩首拜下。

    他跪着,没有立即起身。

    这时候站出来的晁田,还有那些在宫门前长跪不起的朝臣,明显和三皇子李业有着联系。

    “陛下,臣有话说。”

    大周天子尚未开口,兵部尚书孙定军就站了出来。

    孙定军是李牧这边的,这时候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更何况,李牧是武将。

    自古文臣武将素来不对付,要是晁田的阴谋

    得逞,丢的可是满朝武将的脸。

    他这个兵部尚书脸还往哪儿搁?

    见大周天子点了点头,孙定军浑厚的声音随即响起,“陛下,晁大人所说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边境之地时有战火,大殿下身为北境兵主,镇守北境,抵御北边来犯的敌人。身为战将,哪有不杀敌的?不杀敌,敌便杀己。”

    “大殿下浴血沙场,杀敌无数,使得北境三州之地固若金汤,战功赫赫,何罪之有?”

    孙定军怒目圆瞪,恶狠狠的瞪着俯首跪地的金紫光禄大夫晁田。

    闻声,晁田缓缓直起身子,没有看孙定军,缓缓道:

    “孙大人许是误解了本官的意思,本官所说的不是大殿下身为边境兵主不能杀敌,而是大殿下杀的人太多了,影响了吾朝气运。”

    “上苍有好生之德,但大殿下却行天诛,屠城灭族,坑杀降军,这其中,有许多人都可以不必死。”

    “尤其是坑杀降军,是为大凶!”

    “大殿下为吾朝带来了大凶,这难道是功?”

    晁田手里虽然没有实权,但可一点都不怵兵部尚书孙定军。

    “胡说八道。”孙定军眼睛一瞪,气得面红耳赤,低喝道:“降军不杀,难道还放虎归山,等那些狼骑卷土重来吗?在本官看来,大殿下杀降之举,乃是永绝后患,并无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