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双皇子,镇守北凉十三年

我,无双皇子,镇守北凉十三年 第120章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凭什么?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李牧!”

    两道目光对视的一瞬间,白陆离便认出了李牧,眼睛微微一眯。

    这些日子,李牧是长安城中风头最盛之人。

    白陆离是儒家书院的千古大才,知晓李牧并不奇怪。

    他看向李牧的眼神里渐渐升起许些敌意。

    然李牧对白陆离,丝毫不以为意。

    李牧目光移开,看向东方求败,淡淡道:“我们走吧!”

    他将朱圣一脉的千古大才无视了!

    东方求败轻点了点尖俏的下巴。

    鹅卵石小路上,三人迈步而行。

    “李牧,你废吾朱圣一脉大儒赵启先,来了儒家书院,就这么走了朱圣一脉脸上怕是挂不住。”

    三人走着走着,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清冷之声。

    是白陆离。

    白陆离正冷冰冰的盯着李牧。

    李牧废朱圣一脉大儒赵启先,算是同朱圣一脉为敌。

    但李牧身为大周皇子,身份尊贵,在外面镇压他,报废儒之耻,十分棘手。

    但在儒家书院,这是天赐良机!

    大周皇朝的手,伸不进儒家书院。

    白陆离此举,除了为朱圣一脉立威,也为踩李牧扬名!

    不过,对于白陆离的话,李牧仍选择了无视,继续朝前迈动脚步。

    他的脸上十分平静,不起波澜。

    “李牧,你站住。”

    见李牧没什么反应,白陆离心中一怒,当即大喝道。

    这些年来,还没有人敢无视他的话,对他不敬。

    他感觉受到了挑衅。

    李牧依旧神色平静的朝前迈步,只当是有只狗一直在叫。

    “白儒!”

    “李牧殿下乃是陆九渊儒尊请来的客人,还请白儒给个面子。”

    李牧没有开口,常韦岩倒是转身朝白陆离拱了拱手,笑容和善。

    听着常韦岩的话,白陆离眯了眯眼,沉吟了几秒后,说道:

    “常儒,李牧废朱圣一脉之儒,不敬朱圣,乃是朱圣一脉之敌。”

    “汝还是莫要横插一脚。”

    “儒尊,可不止汝脉有,吾朱圣一脉也有儒尊,而且比汝脉多。”

    常韦岩搬出儒尊,以儒尊之势相压。

    心高气傲的白陆离又怎会惧怕呢?

    他身后的儒尊,不

    比陆九渊弱,而且,五年之内,他也会入一品儒尊之列。

    “你……”闻声,常韦岩的面色一沉,脸上浮起许些怒色,但很快又恢复如常,随后道:“白儒,这是九渊儒尊的客人!”

    他又一次强调了李牧是客人。

    虽然他也是大儒,但和白陆离这种天地大儒比起来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本儒只知李牧是吾脉之敌!”

    白陆离冷冰冰的开口,深邃的眼里似有寒霜凝结。

    当着李牧身边绝色女子的面,令李牧颜面扫地,这种感觉肯定很爽……白陆离心中如此想着,嘴角露出一抹诡异冷笑。

    听得白陆离的话,常韦岩的脸上浮起了凝重之色,眉头紧皱。

    在常韦岩和白陆离说话的同时,李牧和东方求败已经走出了约莫十米。

    “李牧,古人云,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

    “而你堂堂七尺男儿,却敢作不敢当,算什么大丈夫?”

    “你当初在大德殿外的意气风发呢?”

    白陆离看着李牧渐渐走远的背影,阴阳怪气的开口。

    他认为李牧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