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双皇子,镇守北凉十三年

我,无双皇子,镇守北凉十三年 第137章 丹书铁券?笑话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丹书铁券!

    李牧目光死死的盯着方桌上的黑漆漆铁券,眉头一拧,心绪一沉。

    丹书铁券,号称免死金牌!

    哪怕是犯下了天大的罪责,凭天子御赐丹书铁券,可免罪免死!

    谋逆造反之罪除外!

    这一刻,李牧算是真正明白朱天照面对禁军围府,为何还这般气定神闲了!

    儋州黑甲军,朱天照本就不抱着大期望。

    他真正的倚仗是这块免罪免死的丹书铁券!

    丹书铁券能免除贪墨税银之罪!

    这老狐狸,真是棘手,难怪他明知朱惟庸来了长安,如山铁证也到了我手里,却依然在神侯府,原来丹书铁券才是真正的倚仗。

    李牧的眼睛微眯,心绪低沉,紧紧握着拳头,十分不甘心。

    朱天照有丹书铁券,难道就这么放过了他?如此,那百万灾民怕是死不瞑目……李牧五官拧紧,在心里问自己。

    “贪墨云州五千万两税银,本侯认!”

    “不过,先帝御赐,丹书铁券,可免罪免死两次!”

    朱天照拿起丹书铁券,如数家珍一般,看着李牧,笑呵呵的道。

    他看向李牧的眼神,含着三分讥笑三分戏谑还有四分漫不经心。

    丹书铁券在手,除了谋逆造反之罪,哪怕是犯下滔天大罪,也能安然无恙。

    更不必逃离长安!

    “朱天照,你……”

    李牧冷冰冰的瞪着朱天照,咬牙切齿,神情愤恨,极其不甘。

    “殿下,回吧!”

    “贪墨税银之罪,本侯会亲自去宫中向陛下请罪!”

    朱天照漫不经心的道。

    听得朱天照的话,李牧的脸色当即阴沉如水,一脸黑线,十分难看。

    他紧紧攥着拳头,深邃的眼睛里迸发出冰冷寒光。

    回?难道就这么回了?

    因为朱天照贪墨五千万两税银,渝州死了上百万灾民。

    三年前为了查案,刑部,大理寺以及京兆府不少人手惨死,搞得人心惶惶!筆趣庫

    还有妖魅作祟,无论是勾结妖魅还是豢养妖魅,都是大罪,虽然没有证据,但多半和朱天照有关。

    朱天照是罪魁祸首,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种种大罪!

    难道就这么算了?

    要是算了,这世道还有什么公理可言?

    李牧紧皱着眉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因为不甘,神情渐渐扭曲起来,愤恨不已。

    忽然之间,李牧感觉周围安静了下来,耳畔没有

    半点声音。

    嗡嗡~

    紧接着,耳边响起了嘈杂的噪音,像是幻听了一样,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幻想出来的画面:

    苍茫的黄土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天空中有一只只秃鹫盘旋,时不时发出凄厉的叫声,分外凄凉。

    空气中弥散着尸体腐烂的恶臭气味。

    有孩童跪坐在尸体旁,伸着羸弱的小手摇动没有任何反应的尸体,害怕的嚎啕大哭,嘴里喊着爹娘~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哪一日,孩童的哭声止了,趴在娘的尸体上一动不动……一家人,去了!

    如此一幕,在渝州灾祸的大地上,比比皆是。

    每一个日夜,都有成千上万的百姓活生生的饿死。

    人间灾祸,修罗炼狱!

    脑海中画面闪过,李牧渐渐红了眼眶,那一幕幕太惨了!

    画面一转,刑部府衙。

    一具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冰凉,死状凄惨。

    妻儿跪在尸体旁,伤心欲绝的嚎啕大哭,哭的声嘶力竭。

    家中的顶梁柱倒了!

    天也塌了!

    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一笔笔血淋淋的血债。

    要是放过了朱天照,这一笔笔血债,谁来偿还?

    人间公理,何在?

    李牧紧攥拳头,指尖几乎都快嵌入肉里,双臂微颤,眼神渐渐凶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