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工业霸主

大明工业霸主 第255章 新征途,神州无战事(大结局)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要走了啊。”

    置身人群的赵志伟,看向不远处的停泊区,所停靠的十余艘蒸汽战船,感慨道:“临走的时候,反而是有些不舍了。”

    “那咱们留下?”

    一旁的天启皇帝闻言,负手而立道:“你这个新域的发起者,都流露出这等情绪,那之后就算到了地方,上下的人心不齐,恐后续事宜不好开展啊。

    唉~

    说实话……我这心里也很是不舍,大明能有今日,神州能有今日,就算是退位了,我也想看看这大好河山啊。”

    聚在身边的一众人等,虽说没有讲什么,然一个个所流露出的神情,依旧能体现出他们此刻的内心。

    在这些人之中,除了部分随行禁卫以外,其他的那些青年才俊,皆是负责新域政务的英杰,不少都是大明恩养的遗孤。

    除此之外,各个领域的青年才俊,包括部分愿意移民的人才,此时此刻,都从大明沿海各地等待出发。看書喇

    “那就牢牢的铭记在心吧。”

    赵志伟眼神坚定起来,朗声道:“既然心里已经做出选择,要做这等大事,成为开拓新域的先驱,那就把杂念抛出脑外。

    或许这条路并不好走。

    或许这条路充满坎坷。

    然决定了的事情,那我就不会改变,时间不早了,登船吧,准备赶赴济州岛,补充好一应所需,前去倭岛。”

    言罢,在无数道灼热目光的注视下,赵志伟昂首前行,朝着前方港口走去,启明号,那是他要乘坐的蒸汽战船。

    前来港口送行的人群,特别是牛金星这帮文武,看着他们首席的背影,一个个眼眶微红起来。

    “首席,一路珍重啊,学生永生不忘您的教导,会将毕生所学,投入到治理大明的事业之中。”

    “首席,您一定要回来啊!”

    “首席,学生恭候您凯旋归朝……”

    这些各个领域的英杰,这一刻无不失态,他们一生的导师,给他们指明方向的导师,就这样离开大明,离开神州了。

    这一走,恐此生再难相见。

    负手而立的天启皇帝,看到眼前这一幕,心中的思绪万千,在某些方面,虽说他曾经是大明皇帝,但却赶超不了他这位知己。

    “皇爷…”

    老迈的魏忠贤,此时走上前,微微欠身道:“武王已经登船了,咱们也登船吧,要不然时间就来不及了。”

    “老魏,我先前强调过多少次了,以后不要叫我皇爷了。”

    天启皇帝朝着启明号走去,伸手对魏忠贤说道:“要叫我同仁,现在是在大明,等到了新域,必须改过来。

    大明这边奉行的王朝,跟那边奉行的新制,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系,不要拿着大明这边的习惯,去适应那边的习惯。

    以后若是再改不过来,那我就只能请你离开了,甚至开拓新域,你也不必再跟着我去了。”

    “好,好,朱…同仁。”

    魏忠贤闻言忙点头道,只是说这些话的事情,魏忠贤的眉头都拧在一起,这在  他先前是从不敢僭越的。

    “呵呵…这才对嘛。”

    天启皇帝大笑道:“我很喜欢这个称呼,以后就这样叫,多少年了,这副沉重的担子,总算交给下一代了。”

    喧哗热闹的码头上,有送别的人群,有登船的人群,在海军将士的维持之下,才不至于说出现混乱。

    赵志伟站在启明号的甲板上,周围散布着一些警卫,迎着那朔朔海风,看着前方茫茫的大海。

    “启明,外面的风大,我们回船舱吧。”

    朱徽媞面露笑意,朝自家丈夫走来,开口道:“先前从没有见过你这般,为何要离开大明了,反而沉默起来了?”

    “我是不是有些太…自私了?”

    赵志伟转过身,拉着自家妻子的手,皱眉说道:“就为了自己心中所想,便叫这么多的人,背井离乡,远离故土,漂洋过海赶赴新域。

    虽说……”

    “不,这不叫自私。”

    朱徽媞摇头说道:“虽说故土难舍,但是我们所做的事情,并非是什么自私之事,而是为了心中的理念。

    尽管我心里亦不愿离开,但是若真能开辟出一条新路,叫大明,叫神州,能真正持续繁荣下去,那这件事情就没有错。

    纵使是到最后我们失败了,没能实现心中所想,但…这终究不是什么坏事,这是非功过当由后世之辈来评议。”

    虽说赵志伟最初提及这一构想时,知晓此事的一些人,都流露出震惊的神情,不过细细想过大明的情况,特别是神州数千年来,所经历的种种后,却又都觉得这是一条值得去开辟的路。

    如果说他们穷尽一生,所给大明带来的种种改变,迟早有一条要重走来路,那他们是不甘心的。

    在大明这个庞大帝国中,想要从王朝走向新制,且一应的谋新改变,都是紧紧围绕着该制展开,贸然想出手改变性质,那最大的可能,就是叫大明走向四分五裂。

    对待这件事情,赵志伟在心里想了很久,所推演出的结果无一例外,就是会导致大明四分五裂。

    王朝若想改变,必然先进去一个混战秩序,或许五十年,或许一百年,然后一茬,一茬的人死去,才能触底反弹!

    “不,我这一生,应由自己评议,而非世人多言其他。”

    赵志伟眼神坚定,傲然的看向前方大海,朗声道:“我所做的事情,无愧于心,更无愧于天地!”

    “呜呜……”

    彼时,震耳欲聋的鸣笛声,响彻这片天地,滚滚黑烟喷涌而出,动了,动了,停泊在新港的蒸汽战船,缓缓驶离港区,朝着浩瀚无垠的大海行驶。

    在这启明号的甲板上,数以百计的人,眺望着前方,眼神中满是坚毅,面对未知的新地域,或许他们有着彷徨,但更多的却是高昂斗志。

    终其神州数千载的传承,都未曾有过这等大规模迁移之举,向相隔万里之遥的新域,开展一段全新的路程。

    “子仲兄,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  ,是未有之大格局,我阅览无数神州典籍,都没曾见到过这等壮举啊。”

    “是啊,纵使先前的大明,积极向南洋诸地,向北庭诸地,向半岛,向倭岛等地,都展开迁移之举,然两皇齐出神州,带领着吾辈开赴新域,此乃亘古未有之事啊!”

    “吾辈毕生所学,当投入到积极开拓之事上,若是只在大明循规蹈矩的活着,那绝非是我所想啊。”

    “武王!不,我们的导师,不管是思想,还是眼界,皆是这个时代的翘楚,我们必要走一条全新之路啊……”

    在这启明号的甲板上,在随行的诸多战船上,所聚集着的无数青年才俊,触景生情,讲出内心深处所想之言。

    或许他们的才华,若是留在大明的话,只需追寻着大明发展轨迹,亦将是各个领域未来的翘楚。

    但是他们在知晓开拓先驱之谋后,一个个都毅然决然的选择后者,他们要扛起自己肩上的担子,不为大明,不为自己,就为神州之崛起,哪怕中途倒下了,但他们依旧是无怨无悔的。

    这是寻常人等,所难以理解的情怀。

    神州之所以能在经历无数浩劫,无数悲惨命运,依旧能傲然屹立于世界之巅,那就是这代代相传的情怀。

    或许神州不那般好。

    或许神州有诸多问题。

    然对待生养自己的土地,又岂能心生埋怨,而不为神州之崛起,付出自己的努力呢?

    “这一走…就是一辈子啊。”

    天启皇帝缓步走来,负手而立,迎着朔朔海风,看着眼前波澜的大海,看着船只林立的大海,感慨道:“但是这一走,走的好,叫吾辈跳出樊笼,叫神州拥有另一种可能。

    赵兄,我们眼前的这条新路,这个可能,就需要你来掌舵了,我必将穷尽一生,齐头并进,实现你心中所想之事业!”

    “不,这并非是我个人之事业。”

    赵志伟转过身来,看着甲板上齐聚的人群,笑着说道:“这是吾辈之事业,是神州子孙之事业。

    我所起到的作用,仅仅是找到了那条路。

    但是那条路能走多远,就靠吾辈先驱的努力了,这必将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必将是充满坎坷的路。”

    听着赵志伟所讲,天启皇帝缓缓转过身,看着眼前所聚的人群,扭头看了赵志伟一眼,二人四目对视下,笑声,出现。

    “哈哈……”

    赵志伟和天启皇帝的笑声,回荡在这片天地间,所聚在甲板上的人群,齐刷刷的看向二人。

    那眼神,是那般灼热。

    那眼神,是那般真挚。

    那眼神,是那般高亢。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不知是谁,诵读起来,甲板之上,无数的人,都紧握着双拳,齐声诵读起来,那一刻赵志伟恍惚了。

    神州历元年,大明开启新域开拓计划,无数先驱,乘船渡海远赴新域,神州无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