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一百五十三章 闻月的反击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萧天南表面看上去好像是在问白冬晨有没有当过兵,但事实上他趁着这个机会已经把白冬晨给催眠了。

    如果白冬晨的意识处于正常状态,萧天南要想催眠他估计还得费不少的功夫。

    但是现在的白冬晨先是经历了萧天南的“生死抢答”,然后又被萧天南激怒,接着挨萧天南这一声大吼又把白冬晨给吓着。

    白冬晨在短短时间内经历了生与死的紧张,重压之中爆发而出的愤怒,以及突如其来的惊吓。

    任何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接连经历这三种情绪,意识必定很容易被突破。

    再加上萧天南又是被齐南风这种“天机者”级别催眠师所调教出来的人,他要想催眠如此状态之下的白冬晨,自然不算什么难事。

    萧天南和白冬晨对视了接近三秒钟的时间,突然萧天南亲自将白冬晨从地上扶起来。

    在扶白冬晨起身的过程中,萧天南低声对白冬晨说了几句话。

    最后萧天南道:“我说话算话,你抢答成功,你可以走了。”

    萧天南话音一落,他手里剩下的一把牙签全都甩了出去。

    一整把牙签分散开来,跪在地上的十二人瞬间被数不尽的牙签洞穿而过,然后他们惨叫着倒地身亡。

    詹德信像看恶魔一眼看着萧天南,他没想到萧天南真的会对剩下的这十二人下如此狠手。

    虽然这十二人都是来找他麻烦的,但詹德信对于他们的死真的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萧天南拍了拍白冬晨的肩膀道:“好了,你走吧。”

    白冬晨一言不发,径直走出了詹德信的书房。

    詹德信看见白冬晨离开,他忍不住冲萧天南叫道:“大哥!”

    萧天南回头看向詹德信,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叫我?”

    “嗯嗯。”詹德信点头,然后他指着书房门口的方向,吞吞吐吐地问:“真的……真的放……放他走吗?”

    “怎么?你有意见?”

    萧天南淡淡地看着詹德信问了这么一句,他目光微微一眯,那淡漠冰冷的眼神吓得詹德信一屁股坐倒在地。

    詹德信连连摆手道:“没意见没意见,一点儿意见都没有。我就是……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萧天南再一次取出闻月交给他的手机,他把手机相册点开,然后将相册里唯一的一张照片展示给詹德信。

    在展示之前,萧天南自己当然也顺带着看了一眼。

    照片其实很普通,里面是一个水泥砌成的大鼎,鼎里面插着六枝高香。

    “这照片是闻月让我交给你看的,你看完有什么想说的没?”

    原本一脸紧张恐惧的詹德信,注意力突然完全被照片所吸引。

    他看着照片,目光陷入到沉思当中。

    詹德信口中喃喃:“今我二人结为兄弟,由苍天厚土作证,我二人自此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詹德信念完这番话后,他整个人“倏”地一下起身,然后目光坚定地看着萧天南道:“走吧,带我去见闻月。

    我知道闻月那脑子,她让你把这张照片给我看,肯定是她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我跟你一起过去见她,无论她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一定听从她的吩咐,也算是我为对不起道然的地方赎罪。”

    “那这一地的尸体……”萧天南指了指问。

    詹德信似乎突然变得没那么怕,他摇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安排人来处理的。我这庄园大的很,随便找块地方把他们埋了就是。”

    萧天南点点头,虽然杀人的是他,但是他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这些人浑身上下杀气四溢,杀人的勾当明显没少干。

    今天是因为萧天南实力强过他们,所以他们才会放萧天南一马。

    如果萧天南没打过他们,估计他也会变成这些人的枪下亡魂。

    所谓杀人者人恒杀之。

    既然吃的是这碗饭,那技不如人被人干掉也怪不得任何人。

    只能怪自己倒霉,一脚踢到了铁板……不对,是钢板上。

    萧天南带着詹德信离开了聚德庄园,两人下楼时才发现,聚德庄园的不少佣人也死在了刚才那些人的枪口之下。

    詹德信带萧天南去车库随便挑了辆车开出去,路上詹德信一直在打电话,联系人去处理聚德庄园那边的善后事宜。

    詹德信安排好一切后,他看了正在开车的萧天南一眼,然后长叹一声道:“我是真的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我更加没想到,我当初求着道然接手的那块地,背后竟然还隐藏了那么多的事。

    我背着闻月把这块地又卖一次的时候,原本只是想骗笔钱来周转。

    当初约定也是一个月之内,我随时可以终止交易,但需要退还订金。

    可是谁又能想到,我的资金回流恰好迟了一个月,导致假卖地变成的真卖地……”

    詹德信像是在感叹,又像是在跟萧天南解释。

    但事实上萧天南对于詹德信究竟是不是一地两卖根本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他好奇的是闻月接下来会怎么做。

    这个智商恢复以后,聪明的好像一个妖孽一般的女人,她到底会怎么决断接下来的事情?

    萧天南带着詹德信来到闻月所住的公寓时,闻月正在看纳斯达克的股票数据。

    在一连排的股票名称当中,名为“lcg”的这支股票就好像吃了泻药一般,一路狂跌不止。

    要知道美股可是没有涨跌幅限制的,理论上讲,这支lcg股票在一个交易日内直接跌百分之九十都是可以的。

    就现如今的这个跌幅,许多大笔买入的人估计跳楼的心都有了。

    刚刚倾尽所有积蓄买下lcg的齐韵自然也是被吓懵了,她跟随闻月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一支股票买了以后跌成这个模样的。

    齐韵原本想打个电话探探闻月的口风,但这个时候她老公却先打了电话过来。

    齐韵老公大吼道:“齐韵,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支股票就快跌破发行价了!

    你要知道,可是连咱们集团的公款都动用了,要是真跌穿了,你准备看我跳楼吧。”

    “老公你别着急,这里面一定有别的玄机。我这就打电话探探闻月的口风。”

    齐韵正这样说着的时候,她办公室内的窃听设备响起。

    里面传出闻月打电话给公司财务总监的对话声音,“鲍勃,我以月洛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宣布,即刻对月洛集团厦市分公司发起财务突击审查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