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梅花易数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清晨。

    闻月在金丰大厦29楼的旋转餐厅中靠窗坐着,她就点了一杯咖啡,倒是她“儿子”莫失聪点了很东西,此时正在胡吃海喝。

    不一会儿,莫失聪突然抬起头来,他看着闻月笑道:“月姨,你说个数字给我。”

    闻月莞尔一笑,她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示意莫失聪注意她的口型。

    莫失聪和他父亲一样,先天就是失聪,耳朵听不见任何声响。

    但是他会看口型识别对话,所以日常交流障碍并不算大。

    闻月刻意放缓语速,加大口型对莫失聪道:“我是你妈,不准叫‘姨’。”

    莫失聪笑着摆了摆手道:“得了吧,我爸说了,他和你假结婚是想帮你改命,以免你孤独终老。

    他的命格原本是可以活到五十的,这一改命直接折了三分之一的阳寿。

    你就别再当他是你老公了,不然他下辈子还得折寿。”

    闻月一脸不满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不相信,你这些都是迷信。”

    “科学才诞生多少年?你口中的迷信又诞生了多少年?

    阴阳八卦,风水五行。

    这些东西由不懂的外行来解释,那才是真正的迷信。

    而像我们这种世传的堪舆之人,每一句话都是有道可依,有理可循。

    你要是不信的话,你随便说一个数字。

    我现在就用梅花易数的以数起卦,来推算出你想知道的一切。”

    莫失聪年纪虽然小,但说起风水命理这一套却是言之凿凿,逻辑严谨,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感。

    闻月看着莫失聪笑了笑,她用手指沾了点儿水杯里的水,然后在桌上写下了“68”这个数。

    莫失聪淡淡一笑,随后说道:“月姨你看,按照梅花易数的数卦之法。

    6为上卦,8为下卦。这两数之和除以6,余数就是动爻。”

    莫失聪说着,为了让闻月理解的更为直观,他直接用薯条沾番茄酱,在盘子里把周易六十四卦给简要地画了出来。

    然后莫失聪道:“月姨,你这卦的本卦为周易第八卦比卦,动爻在九五爻,变卦为周易第二卦坤卦。

    卦象已经出了,月姨你就说说,你想问什么吧。”

    “如果我问姻缘呢?”闻月笑着说道。

    “姻缘。”莫失聪也笑了,“从变卦上分析,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这是卦辞,我知道月姨你听不懂,没关系,我一句一句地解释给你听。”

    “坤,指的就是坤卦。

    元亨,就是大吉大利的意思。

    ‘利牝马之贞’,这个就跟月姨你问的姻缘有关系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母马对公马忠贞不二是最好的。

    后面这句‘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就说你的有缘人,他现在想要做好一件事,但是先迷失了方向,找不到该往什么地方努力。

    后来他得到了的主意,至于怎么得到的,可能这个问题你自己心里会有答案。”

    闻月听到莫失聪解释到这里时心中微微一惊,她给萧天南留了言,约他到这里来见面。

    见面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闻月准备信守承诺,把她知道的,关于龙君的消息告诉萧天南。

    而这一切,不正好跟“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相契合吗?

    闻月脸上难得的闪过一丝惊慌,她干咳两声道:“我心里能有什么答案?你继续说下去,下面不还有句‘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吗?”

    “这句话就是指引月姨你下一步应该怎么走了。

    去西南方向,你能够得到朋友。

    去东北方向你就丢失朋友。”

    莫失聪这话一出口,闻月的脸立刻板了起来。

    她看着莫失聪道:“你明知道我马上要送你去黑省继任惊门门主一位,你现在却告诉我,我去东北方向会丢失朋友。

    莫失聪,你不想接任惊门门主一位就直说呗,非得扯什么梅花易数干嘛?”

    “月姨,卦辞是这样写的,这关我什么事?你不信自己翻周易啊,怎么能随便冤枉我呢?

    这样,我和你打赌。

    一会儿你要见的这个人,他接下来会去的地方一定位于西南方向,你信不信?”

    “我不信!”

    闻月话刚说完,萧天南在侍者的带领下走进餐厅。

    他蓬头垢面,身上全是泥土灰尘。

    原本餐厅的服务生是不允许萧天南进来的,得亏闻月提前打了招呼,萧天南又成功地报出了闻月的名字。

    萧天南来到闻月这餐桌旁边后,他拍了拍莫失聪道:“小鬼,你坐远一点儿。”

    莫失聪扭头看向萧天南,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刚才他没注意到萧天南的嘴型,所以并不知道萧天南说了什么。

    萧天南此刻表现的极没耐心,他抱着莫失聪的椅子把他放到了一边。

    然后萧天南一屁股坐下,抓起桌上的食物就开始猛吃。

    桌子上的食物没用到两分钟的时候就被萧天南一扫而空,萧天南举着装牛排和装龙虾的盘子冲服务生大声喊道:“喂!服务生,这两样东西,每一样再上二十份!”

    服务生震惊地看着萧天南,此刻闻月取出一张全球限量的百夫长黑金卡晃了晃道:“给他上。”

    服务生连忙点头答应,然后小跑着去下单。

    闻月看着萧天南这狼狈的样子道:“在墓里遇到情况了?”

    “废话。”萧天南一脸不满,他抬头看着闻月道:“我不相信以你的智慧,会没有料到杨盛血会在墓里暗算我!”

    闻月点了点头,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料到了。”

    砰!

    萧天南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嘴里还没来得及吞下去的食物不断乱飞:“料到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闻月用餐布擦拭了一下从萧天南嘴里飞到她脸上的食物残渣,她忍着怒气冷冷说道:“我料到了杨盛血会暗算你,但我也料到了你一定会提防杨盛血,所以我觉得我根本没必要提醒你。”

    “放屁!”萧天南怒骂一声,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别以为我没想明白。

    你丫就是故意不提醒我,好让杨盛血最后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惊门上面。

    我算是想明白了,你一定和惊门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你任由我去冒险,我死了一了百了。

    我没死杨盛血也会认为我死了。

    所以只要我被暗算,惊门掺和这件事的痕迹就会被掩盖。

    闻月!你他妈算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