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一百九十五章 骂人不带脏字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次日上午,萧天南拿自己身上所有的钱给萧大山的奶奶租了冰棺。

    萧大山的奶奶对于自己的身后事是有安排的,她提前给自己买有墓地,订有墓碑。

    所以接下来还需要做的就是买棺木,订殡仪馆设灵堂做法事,最后才下葬。

    这些事需要花不少钱,而这些钱萧天南有,却不能拿出来。

    他现在是一个西陕省来的穷小子,怎么可能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出来,这事儿要是被人发现,他的假身份立刻就会曝光。

    所以萧天南心里盘算着,这钱还是得找鲍欣借,或者是找慕容玉儿借。

    嗯,还是找慕容玉儿比较好,大不了就给他装一次男朋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装了。

    萧天南想到这儿时,人已经到了鲍欣家的小区门口。

    萧天南忙活了一上午,此刻专程回来只不过是想洗个澡换身衣服而已。

    当然,这也是为了给鲍欣汇报一下行踪。

    虽然昨晚萧天南给鲍欣打过电话,告诉她自己晚上不会回来。

    萧天南进入鲍欣客厅时,鲍欣的声音立刻从饭厅传来:“天南回来了?来来来,快过来坐。

    饭菜才刚刚上桌,这还没开始吃呢。”

    萧天南扭头看过去,只见饭厅除了鲍欣以外,另外还有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年轻姑娘。

    中年男子带着副金框眼镜,穿着休闲的居家服,看上去颇有一些温文尔雅的感觉。

    年轻姑娘则穿着白色的百褶裙,搭配了一件白色t恤。

    整体装扮虽然简单,但却把自己身材的所有优点都给凸显了出来。

    并且这年轻姑娘本身就长得不错,这样一身打扮更是显得青春又充满活力。

    鲍欣招呼着萧天南,萧天南也不好不面子。

    他走向饭厅的同时,那年轻姑娘一边吃着饭,一边懒洋洋地说道:“专家研究表明啊,越是那些出身贫寒的穷小子,在见识到大都市的繁华和诱惑以后,就越是容易堕落。

    比如有些人才到大城市几天啊,这就开始夜不归宿了。”

    年轻姑娘突然扭头看向萧天南问:“怎么样?那些到酒吧玩儿的姑娘是不是特别开放?

    三两杯酒下肚就可以骗女生开房的感觉好不好?”

    萧天南看着这年轻姑娘笑了笑,他不用猜也知道,这姑娘应该就是鲍欣想要帮他撮合的对象——欧晓雪。

    鲍欣把欧晓雪说的有多美,可是在萧天南看来,欧晓雪顶多也就算漂亮而已。

    要说美,萧天南可是见识过杜冷月、桑少兰、慕无霜、柳轻语、闻月这些绝美女子的。

    她们中间的任何一个站出来,容貌气质都可以碾压欧晓雪二十条街。

    甚至就连鲍欣,在萧天南看来都比欧晓雪有味道的多。

    欧晓雪说话夹枪带棒,阴阳怪气。

    她以为萧天南真是那个从西陕省贫困乡村出来,需要寄人篱下的穷小子。

    可惜她看错人了。

    萧天南淡淡一笑,反唇相讥道:“妹妹你对酒吧那些姑娘的性子这么了解,应该也是经常出入酒吧的常客吧?

    不过要说起去酒吧玩儿的姑娘啊,我觉得并不算开放。

    我就服那些天南海北,国内国外到处玩儿的姑娘。

    听说那些姑娘见识广博,阅人无数,令人钦佩。

    传闻这些姑娘还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妹妹你知道是什么吗?”

    “说啊,是什么,我倒要看看狗嘴里吐不吐得出象牙来。”欧晓雪看着萧天南咬牙切齿,眼神带着一种冷怨之感。

    不过想来也是,萧天南那句“阅人无数”的一语双关,未免也污了一些。

    萧天南淡淡一笑道:“那些姑娘的特殊能力,就是能和华夏人生出混血宝宝来,你说厉不厉害?”

    噗……

    正在喝牛奶的欧凯一口将口中的牛奶喷了出来,他干咳了两声,随后赶紧接过一旁孙姐递过来的纸巾擦着嘴道:“天南,这话……过了,过了。”

    鲍欣此刻也是一脸的尴尬,她万万没想到萧天南的嘴竟然这么厉害。

    和华夏人生出混血宝宝来,这话仔细思量一下未免也太骂人了。

    鲍欣干笑着说道:“天南,我还没来得及给你介绍的。这位是你的小姨父,这位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晓雪。

    论年纪晓雪还比你大,她和你一样在江南大学读书,她开学上大二。”

    “啊?姨父?晓雪?”

    萧天南故作震惊,他一下拉开椅子坐在欧晓雪身边,然后脸上是夸张的惊慌。

    “晓……晓雪姐,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是你。

    我刚才就是觉得这丫头片子是谁啊?我都不认识,却跟我说话阴阳怪气,所以我才说了那样的话。

    晓雪姐,要是我早知道是你,我就不会觉得你说话阴阳怪气了。

    我知道你肯定是在跟我开玩笑,毕竟昨晚我都跟小姨妈说了,我一个刚认识的朋友奶奶突然过世,他家里没别的人,我就在他家帮了一晚上的忙。”

    “对对对,天南是个实诚孩子,不会随便瞎玩儿的。”

    鲍欣打着圆场,随后对孙姐道:“孙姐,该收拾的收拾一下,我们继续吃饭。”

    “吃个屁,跟这种人坐在一起完全没有吃饭的胃口,不吃了!”

    欧晓雪把筷子一扔,直接站起身来走人。

    萧天南一看这情况,他尴尬地笑了两声,随后也对鲍欣跟欧凯道:“小姨妈,小姨父。

    我朋友那里可能还需要我去帮帮忙,所以我也不吃了,我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就出门,你们吃吧。”

    萧天南说完起身回房间。

    此刻欧晓雪和萧天南都没在,鲍欣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没去。

    鲍欣看了眼欧凯,语气冷淡地说道:“你这几天过分了吧?我外甥来这么久你竟然一直没回来跟他见上一面。

    今天要不是晓雪回来,你估计还不愿意回来吧?”

    “哎呀,公司忙嘛。”欧凯随口应付一句后,他话锋一转,目光看向楼梯的拐角处道:“老婆,你这外甥可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形象气质上一点儿没有农村出来的感觉,言辞谈吐更是收发自如。

    这样的孩子如果真是农村出来的,那估计是个能成大器的天才。”

    “你这话什么意思?莫非我这外甥还会是假的不成?”鲍欣白了欧凯一眼,没好气地道。

    欧凯想了想,觉得鲍欣的话也对,这年头资讯发达,哪里还有可能会出冒名顶替的事。

    欧凯想到这儿,他对鲍欣道:“你不是说你这外甥在酒吧打工吗?”

    “对啊,怎么了?”

    “晚上你带晓雪去他工作的那家酒吧坐坐,给两个年轻人创造个和解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