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戏看够了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中年男子看上去精干凶悍,加上他脸上那一道明显是利器制造出来的刀疤,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这绝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不过好在中年男子只是一个人,所以炮哥、谭凯、于大洲他们也不带怕的。

    炮哥听了中年男子这话后,还用力踩一脚刚才吐谭凯一身的这个中年男子,他挑衅地看着刀疤男道:“你的客人老子就打不得了?告诉你,老子不仅打他,老子还打你呢!”

    “打我?”

    刀疤男冷笑一声,他突然放声大喊:“都他妈死人啊?全都老子抄家伙滚出来!”

    不一会儿整个ktv沸腾了起来,有穿着黑色短袖t恤,肌肉发达,手拿砍刀的十多个凶悍男子。

    另外还有ktv的服务生、保安全都涌了出来。

    谭凯他们一看到这阵势顿时明白自己踢中铁板了,其中炮哥反应过来,他脸色坚毅,目光坚定地朝着刀疤男的方向走了两步。

    随后炮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然后痛哭流涕道:“大哥,我知道错了。

    我真的知道错了大哥。

    不是我先动的手,是这位少爷先动得手。

    大哥,你要找麻烦就找他吧。他家里有钱,他老爸身家过亿。”

    炮哥指着谭凯,直接就把他给卖了。

    谭凯一时间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刀疤男看了他们五人一眼后道:“把这三个奇形怪状的东西拖到小黑屋去,给他们上个套餐,让他们明白在杭湖市乱装逼是得付出代价的。”

    “是!”六名穿着黑色短袖t恤的男子走上来,他们把炮哥和他那两个小弟给带走了。

    炮哥一路上哭哭啼啼,结果在半路上就被刀疤男手下的人给暴打了一顿。

    随后刀疤男道:“把沈总扶起来,带这两个小东西进包厢,咱们的账慢慢算。”

    砰!

    萧天南他们所在的这包厢房门被人粗暴的推开,谭凯和于大洲在进屋时一人后腰被踹了一脚。

    二人被踹翻在地,根本站不起来。

    刀疤男带了八名手下走进包厢,那八名手下身材魁梧,肌肉发达。

    加上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短袖体恤,手中握着样式一致的砍刀,这阵势顿时吓得白玉娇他们这些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戚柔双明显也很害怕,她怯生生地抓着萧天南的胳膊,把头放在萧天南手臂上。

    萧天南拍了拍戚柔双的小手道:“不用怕,有我呢。”

    戚柔双看着萧天南微微点了点头,她抓住萧天南的双手微微松了一些。

    谭凯虽然被踹的不轻,但他还是坚持着爬了起来。

    谭凯对刀疤男道:“大哥对不起,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您的客人。

    求大哥给个面子,看在我们年轻不懂事的份上放我们一马。”

    “给你个面子?”刀疤男凑近看了看谭凯,突然他一耳光煽在谭凯的脸上,然后冷声说道:“你他妈有什么面子?”

    谭凯嘴都被打破了,他捂着脸惊恐无比地说道:“大哥,我爸是谭启贵,天贵集团就是我爸的。”

    “谭启贵?呵呵……小子,你爸这名字说给一般人听也许还有用。

    但是对于我来说,你爸就是一坨臭狗屎。

    今天我教训过你以后,你回家跟你爸说,教训你的人叫王朝喜,风雨门的王朝喜!”

    萧天南一听“风雨门的王朝喜”这七个人,心里顿时明白这事儿跟他没关系了,他就负责好好看戏就行。

    甚至萧天南心里还在嘀咕,这王朝喜跟他弟弟王朝乐比起来,人显然要干练不少。

    他弟弟王朝乐还是有些上不了台面。

    “风……风雨门?”谭凯一听这名号顿时知道自己这次不是踢中铁板,而是踢中钢板了。

    在杭湖市谁敢招惹风雨门的人?

    谭凯战战兢兢地在王朝喜面前跪好,他小心翼翼地说道:“大哥,我赔钱行吗?赔多少钱都可以,求你别打我。”

    “你他妈很有钱吗?哦,对,是有点儿。不过对不住了小兄弟,我王朝喜只看重朋友,看不上你爸卖屁股赚来的那些臭钱儿。”

    王朝喜说完回头看向他口中的那个“沈总”。

    王朝喜问:“沈总你看,这事儿你想怎么处置?

    你在我的地盘上受了委屈,只要不闹出人命,我王朝喜一定让你把气出舒坦。”

    沈总先前被打了一顿,酒意早已经消了七分。

    此时他听王朝喜这样一说,整个人立刻激动的对王朝喜道:“朝喜哥果然够意思,既然朝喜哥这样说了,那我也不说别的。

    让这两个小子,还有这两个小子的女人留下,其他人可以让他们走了。”

    “行,你们这里面谁是这两个小子的女人?

    自己主动站出来,不然一会儿女的老子全部留下来。”

    王朝喜说完,白玉娇他们全都坐在沙发上没有动。

    王朝喜哼笑两声,淡淡说道:“看来你们还挺够义气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跟此事无关的男的可以滚了,女的全部留下吧。”

    “大哥。”此时白玉娇大着胆子喊了王朝喜一声,王朝喜偏着脑袋看着白玉娇。

    白玉娇咽了口口水道:“这两个人里面,只有一个有女朋友,就那个叫于大洲的。

    他女朋友是那边躲着的那个。”

    众目睽睽之中,白玉娇伸手指向了戚柔双。

    戚柔双吓得浑身一抖,她脸色苍白,声音颤抖着对白玉娇道:“白玉娇,明明你才是谭凯的女朋友,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白玉娇眼神闪躲了一下,她强撑着说道:“戚柔双,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还不承认,你是想让大家陪着你一起死吗?

    好,你不承认是吧?姗姗、海茜、小晴、诗曼,你们说说戚柔双是不是于大洲的女朋友?”

    被白玉娇点了名的四名室友只是略作犹豫,随后四人一起点头道:“对!戚柔双就是于大洲的女朋友。”

    “戚柔双,你这人也太过分了。先前在饭店吃饭的时候,你一口一个亲爱的叫人家于少可是叫的很开心呢。”

    “就是,戚柔双,做人要有担当吗?这位大哥又没说要留你下来怎么样,你既然是于少的女朋友,你就自己站出来坦诚承认能怎么样?”

    “没错没错,戚柔双,你就承认了吧。”

    “你们……你们……”戚柔双没想到平日里和自己一口一个“朋友”,“姐妹”的室友,在这种时候居然会联合起来针对她一个人。

    这下戚柔双算是把她这些室友的真面目都给看清楚了。

    戚柔双又急又怒,外加上害怕,所以眼泪直接流了出来。

    萧天南此时笑着摇了摇头,他拉着戚柔双的手站起身来,口中懒洋洋地说道:“好了,戏到这里我也看够了。

    双儿我们走,让他们陪这位王朝喜大哥慢慢玩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