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442章 弱肉强食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叶雨涵嫁给萧远方已经十多年了,但在仙武时代里,因为天地灵气融入空气的缘故,所以人类的平均寿命都延长了不少,同时衰老速度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延缓。

    叶雨涵本身就出自名门,无论长相气质,哪怕是在名门子弟当中那也是属于一等一的存在。

    此刻叶雨涵一发声,尹大洲一双贼眼立刻滴溜溜的在叶雨涵身上打转。

    他眼睛微微一亮,伸手摸了摸自己上嘴唇特意留的两撇小胡子道:“想不到小贱种家里还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妈,这样一来我倒是不担心你们家赔不出钱了。

    毕竟再没钱,这老妈总是值钱的嘛。

    年纪老是老了点,但胜在味道……”

    尹大洲话还没说完,身体虚弱的萧远方眉头一皱,攥紧拳头就准备朝尹大洲挥去。

    结果萧远方慢了萧天南一步,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至,随后一记猛烈的膝顶狠狠顶在尹大洲腹部。

    尹大洲惨呼一声,身体立刻蜷缩成虾米状。

    尹大洲还没反应过来,萧天南已经掐着他脖子连续煽了十几耳光。

    这十几耳光直接把尹大洲一口牙全部煽得掉落下来。

    尹大洲嘴里血水混合着牙齿不断往外掉,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叫嚷着,此刻他带来的这群人才反应过来。

    这些人当中,有人大喊一声:“小兔崽子,你他妈不要命了是吧?放开我们老板!”

    萧天南目光横扫,他直接一脚把尹大洲踹飞出去,然后一言不发直接开打。

    刚刚才杀了人的萧天南浑身杀意昂然,出手也是凌厉狠辣。

    尹大洲带来的这些人说到底就是些小混混,就算练过功夫,也没有一个是突破到先天境的。

    萧天南一个先天二段的高手,打他们就跟大人欺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全都打倒在地。

    萧天南处理完尹大洲的这些手下以后,他走向尹大洲。

    尹大洲吓得不断往后缩,他嘴里含糊不清地嚷嚷着,萧天南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也知道他要么是在求饶,要么就是在威胁他。

    无论是哪一种,萧天南都不在乎。

    萧天南一脚踩在尹大洲的脚踝上,他劲力一发,直接将尹大洲的脚踝骨给碾碎。

    尹大洲惨叫大叫的同时,萧天南看着尹大洲道:“你知不知道,你嘴很臭。既然你嘴这么臭,那我猜你肯定很喜欢这样东西。”

    吥!

    萧天南从尹大洲的衣服上撕下一大块碎布来,他用碎布包裹着自己的手,然后脱下了尹大洲的鞋。

    萧天南把尹大洲的臭袜子脱下一只来,然后直接又踩断了他另外一只脚的脚踝骨。

    尹大洲再次张开嘴痛呼,这一刻萧天南把尹大洲的臭袜子塞在了尹大洲的嘴里。

    并且强行捂住他的嘴巴,逼他非得吃下去。

    尹大洲的脚气本身就是化学武器级别的,别说让他把臭袜子吞下去了,光闻一口那都是属于禁咒级别的魔法伤害。

    他的胃翻江倒海,双目瞪的想要像是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一般。

    可偏偏萧天南的手像铁箍一般把尹大洲的头牢牢地摁倒在地上,尹大洲想吐都吐不出来,那难受的模样简直比将他扒皮抽筋还惨。

    好在萧远方看尹大洲脸色都涨青了,说不好会有被憋死的危险。

    萧远方出声阻止道:“好了天南,再弄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了。”

    萧天南狠狠地瞪了尹大洲一眼,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有父母在一旁看着的,萧天南真是有直接杀了尹大洲的心。

    萧天南放开尹大洲,他起身走到萧远方和叶雨涵跟前道:“爸,妈,我们先回家吧。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再慢慢说。”

    叶雨涵和萧远方点了点头,两人一脸的忧愁,显然心里在考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回到屋里,萧天南先仔仔细细地洗了洗手。

    确认自己手上没味道以后,他把修元丹拿给萧远方道:“爸,这是我给你买的修元丹,你先吃了。

    这丹药是专门根治你那积劳成疾的,吃过以后你就会没事了。”

    萧远方从萧天南手里把修元丹接过去,但却没急着服用。

    他皱眉看着萧天南问:“买丹药的钱从哪儿来的?”

    萧天南早就知道萧远方会有此一问,他直言道:“打拳打来的,我现在已经是先天二段的修为了,打一场拳收入可达五十万。”

    说完,萧天南把兜里一叠钱拿出来放在桌上。

    华国现如今最大面值的货币是一万块一张,五十万也没多少。

    萧远方和叶雨涵看着桌子上那五十万现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二人沉默一会儿后。

    萧远方把手里的修元丹放进嘴里直接吞了下去。

    修元丹的药力释放开来,一股暖流在萧远方体内窜动着。

    萧远方看着萧天南道:“天南,你从小就懂事,这个爸爸很清楚。

    爸爸身体不好,你妈妈又得留在家里照顾我,家里的担子是靠你在承担,这个爸爸也清楚。

    如果讲道理的话,爸爸不应该责备你。

    但是我希望天南你明白,就算爸爸身体再差,也不希望自己是靠儿子去卖命来养活自己。

    如果真的要我这么窝囊的活着,那我宁愿死了一了白了。”

    萧远方语气温和,完全觉察不出半点儿怒意。

    但他说的话却让萧天南感觉到无比的沉重,萧天南沉默片刻后道:“爸,我知道您不希望我去冒险,担心我安危。

    可是爸,如果要让我眼睁睁地看你受病痛折磨,看妈她每天以泪洗面,我也宁愿自己死了一了百了。”

    “你……”萧远方被萧天南这话说的有些语结。

    萧天南连忙道:“爸,我不是故意想要顶撞您,也不是要跟您争论什么。

    只是眼下这个世界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好像刚刚那个尹大洲一样。

    我明明没有招惹他儿子,可是他儿子在学校处处针对我。

    把我逼急还手了,他转头就带着人来找我们麻烦。

    如果我们一味退让,那他就会把我们吃的死死的,什么过分的事情都敢做。

    所以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他打到怕,打到他以后听见我的名字都得发抖。

    这样我才能保证咱们一家人以后不会再被他骚扰。”

    萧天南这番话,无论是萧远方还是叶雨涵都无法反驳。

    叶雨涵挽着萧远方的胳膊道:“远方,儿子大了,能力也变得比咱们强了。我们无论说什么,底气都显得不足。

    与其硬要教他息事宁人,去做缩头乌龟。

    不如就支持他堂堂正正的以直报怨。

    就算有一天惹到咱们惹不起的人了,我们一家人能躲就躲,躲不起大不了一起死就是了。

    现在这个世道,能死在一起也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吗?”

    叶雨涵说完他看向萧天南问:“天南,你刚才那样对那个尹大洲,想好接下来怎么处理了吗?”

    萧天南点头,一脸自信道:“放心吧妈,我动手前就已经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