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512章 重修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时间一转,七天过去。

    这七天的时间里,楚柔在帮萧天南处理创建“寒武社”的事。

    寒武社就是白洛行和祝文焯先前答应萧天南,专门针对江南仙武中学当中所有平民学生而建的学生社团。

    这社团当中的“寒武”二字,取的就是“寒门武者”之意。

    虽然江南仙武中学对创建寒武社的一切事宜都大开绿灯,全力支持。

    但楚柔仍旧忙活了不少事情。

    这其中最耗费楚柔精力的两件事,就是制定寒武社的社规,以及审查寒武社成员的身份。

    寒武社每个月会额外得到一批修炼资源,这些修炼资源包括灵丹、灵石、现金补助以及院长级的导师讲道等等……

    关于这些资源寒武社成员应该如何分配,如何获得,这些都需要有完善的社规进行规定。

    另外寒武社是只招收平明子弟的,为了防止有人像混资源,所以浑水摸鱼,楚柔还得将每个人的户籍资料都核查一遍。

    华国民间区分平民子弟和贵族子弟,主要以大家的日常居住地来划分。

    但是有很多贵族子弟家里不仅在贵族区买有住宅,在平民区同样也有很多产业。

    有时他们没爱把户籍所在地转移到常住的贵族区去,所以单从户籍资料上的居住地判断,很难准确地判断出申请加入寒武社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是平民子弟。

    楚柔作为寒武社的副社长忙上忙下,萧天南这个社长却直接闭关了。

    并且萧天南选择的闭关地点也够大胆的,他直接来了白洛行居住的这栋院子,找白洛行借了密室闭关。

    白洛行生怕萧天南在他这院子里出什么意外,所以萧天南闭关的这七天时间里,他一直都守在萧天南闭关的这间密室外,临时充当了萧天南的护法。

    萧天南闭关这七天时间主要在重新修炼《日月当空》。

    他突然重修《日月当空》,并不是脑子一热随便做的决定,而是经过深思熟虑过后所做的一个选择。

    萧天南前世修炼《日月当空》,是为了同时修炼剑修之道和星罗宗功法。

    而这次修炼《日月当空》,则是为了同时走仙武之道和剑修之道。

    萧天南仔细想过了,仙武之道讲究的是肉身和灵力同修,虽然这样的修炼之道能够极大的提升个人战力,但相比较起来,其攻击能力还是没有剑修之道来得强。

    在同一个大境界内,剑修基本可以做到无视小境界的差距,直接将对手斩杀。

    例如筑基境后期的修士,要是面对初入剑胎境的剑修。在没有特殊灵器相助之下,剑修基本能够保证在十招之内一定能够击败,甚至是击杀对手。

    另外萧天南也发现,仙武之道在进入真仙之境后,其优势会削弱很多。

    到了真仙之境,肉身的强弱区分基本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大家更在乎的反倒是像仙器等级的高低,战斗经验的多寡,仙术的玄妙程度,或者是仙元力的浑厚程度等等。

    不过这些都不是决定性因素。

    到了真仙之境,决定胜负的关键肯定是念力的强弱以及力量的瞬间爆发能力。

    剑修之道毋庸置疑,肯定是力量瞬间爆发能力的最强之道。

    所以萧天南仔细衡量过后,还是决定两条道路一起走。

    《日月当空》这门功法最耗费精力的地方,在于需要先将肉身进行九次的淬体换血,然后才能在体内重塑一套全新的经脉。

    萧天南耗费七天的时间,总算是将全新的一套经脉凝练出来了。

    不过仅仅只是如此,萧天南自然不会满足。

    萧天南现在有着相当于结丹境巅峰的念力,外加强悍的肉身,萧天南完全具备了短时间筑基的条件。

    所以他干脆按照记忆里的经验,直接在全新的这套经脉里凝结剑胎。

    整个凝结剑胎的过程,算起来也就耗费了萧天南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在剑胎凝结成功的一刹间,萧天南剑源力迸发而出,白洛行平日里用来闭关的这间密室大门瞬间被剑源力化成的剑芒破开。

    盘膝坐在密室内的萧天南,在大门破开的第一时间,便看见了在门外替他护法的白洛行。

    萧天南表情微微一窘,他一脸不好意思的对白洛行道:“白前辈,您这密室的大门多少钱一扇,我赔给你吧。”

    白洛行看着被横切开来,一分为二的密室大门。

    那光滑平整的切口显然是由剑芒制造出来的,可即便是剑芒,要想切断这榣桐木门的同时,又将切口保持得平滑齐整,就算是白洛行也做不到。

    白洛行估计要是他出手,这榣桐木门肯定会直接破碎成渣。

    这既代表着白洛行的修为比萧天南高,但同时也代表着他对力量的掌控力和凝练程度不如萧天南。

    果然不愧是出身名门啊。

    白洛行心里嘀咕了一句,他见萧天南正看着他,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萧天南说要赔他门的事。

    白洛行连忙道:“区区一扇木门而已,根本就值不了几个钱。就这个萧小友还要说赔,这未免把老朽看得太小气了。”

    这也就是祝文焯没在这里,否则他一定会忍不住叫唤一句,什么时候榣桐木门也变得“根本就值不了几个钱”了?

    这榣桐木蕴含着一股特殊的气味,这气味可以让人宁神醒脑,闭关时快速进入坐忘的状态。

    平日里这榣桐木要么是用来当炼制灵丹的珍贵材料,要么是拿来当名贵的香料贩卖。

    这也就是白洛行身家丰厚,所以拿榣桐木当密室房门。

    但就算白洛行身家再丰厚,也没奢侈到不把这榣桐木门放在眼里的地步吧。

    萧天南虽然也感觉到了这榣桐木门的不同寻常之处,但他对这木料不了解,所以听白洛行这么说后,当即便点头行礼道:“那晚辈就多谢前辈宽容包涵了。”

    “哪里哪里,小事一桩,不值一提。”白洛行不太自然地笑道。

    萧天南对白洛行道:“如果前辈没有别的教诲,晚辈就先行告辞了。”

    “萧小友请自便。”

    萧天南告别离开。

    他前脚刚走出白洛行这别院,白洛行立刻肉疼不已地大喊道:“老孙,赶紧请汪大师来帮我修门。我的榣桐木呐,我的榣桐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