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855章 大闹天界(十)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灭天鹤宗。

    这事儿从萧天南嘴里说出来,简单轻松的就像是要去宰只土鸡一般。

    孔昊霖听见萧天南决定饶他一命,整个人又是一连串磕头,嘴里不停说着各种感谢的话语。

    萧天南看着孔昊霖有些不太耐烦了,微微皱眉道:“你是没听见我的话是吗?”

    孔昊霖觉察到萧天南语气中带着那些许的不耐烦,整个人顿时打了个激灵。

    他连忙从地上站起身来,微微躬着身子对萧天南道:“前辈,其实您完全没有必要自己亲自去找人。

    我可以用我师父的名义,把天鹤宗的人都召集过来。

    前辈只需要在这儿休息一会儿,等天鹤宗的人齐了,再动手灭了他们便是。”

    “诶?”

    萧天南眼睛微微一亮,忍不住对孔昊霖竖了个大拇指。

    “你这建议不错,那我就在这儿等你把人都召集过来?”

    “前辈请上座,晚辈这就开始召集人。”

    孔昊霖从自己的储物法宝中取出一张华丽的座椅,他将座椅放好,等待萧天南到椅子上坐下以后,这才取出一支令旗准备叫人。

    被萧天南拿玉虚琉璃灯压制着的江若轩终于忍不住了,他抬着脑袋冲孔昊霖大骂。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畜生,老夫若是不死,必将你这小人碎尸万段!”

    孔昊霖看了一眼江若轩,毫无愧疚之意地笑道:“师父,徒儿只是想活命而已,这并没有什么错。

    至于协助前辈灭天鹤宗,这也只是让前辈省一些事而已。

    以前辈的修为,既然已经决定了要灭天鹤宗,天鹤宗的人肯定是活不了的。”

    “王八蛋!”

    江若轩岂会被孔昊霖这番鬼话糊弄过去,当即又怒骂了一声。

    萧天南懒得听江若轩叫唤,直接冲仇天道:“小天,你去把这家伙身上值钱的东西收一收。

    省得一会儿我直接把那些宝物都给烧没了,未免有些浪费。”

    “是!”

    仇天应了一声,正准备有所动作时,孔昊霖连忙开口道:“前辈,这件事要不就交给晚辈来吧。

    晚辈对他十分熟悉,知道他都把宝物藏在哪些地方。”

    “也行。”

    萧天南随意地点点头。

    孔昊霖冲江若轩咧嘴一笑,“师尊,徒儿这就得罪了。”

    孔昊霖对江若轩那是

    真的很了解,江若轩身上好几件储物法宝,全都被孔昊霖准确无误地找出来。

    甚至江若轩有一件储物法宝是嵌在牙齿上的,孔昊霖依旧把它硬生生地给掰下来了。

    孔昊霖收完江若轩身上的法宝以后,抬头问萧天南:“前辈,他身上的护体宝衣也是件不错的法宝,需要把它扒下来吗?”

    萧天南没给回应,意念一动,玉虚琉璃灯中的洗业金火立刻化作一条金色火龙飞了出来。

    金色火龙一口把江若轩吞噬炼化,随后火龙回归到玉虚琉璃灯中,萧天南再把灯收进神宫。

    仇天对于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了,先前在山下的时候,萧天南同样是这样用点点火星瞬间灭杀了三百多名鹤鸣卫。

    单从视觉上的震撼程度讲,瞬间灭杀三百多人,自然远比灭杀一人要震撼人心得多。

    相比之下,孔昊霖就没办法像仇天一样,表现的那么镇定随意了。

    为了活命,孔昊霖是决定了要当叛徒没错。

    可江若轩毕竟是他的师父,从收他为徒到教他成材,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五百多年的时间。

    在这五百多年的时间里,孔昊霖早就习惯了对江若轩的尊敬,畏惧,以及亲近。

    江若轩仙阶五段的修为,在天界绝对算得上是顶尖强者了。

    可就是这样的一位强者,面对眼前这个声音好似少年,修为深不可测的神秘人,竟然连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都没有,直接就被灭杀了。

    普通人被杀,就算是碎尸万段,好歹还有血肉留下。

    可是江若轩被杀,硬是连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直接就从原地消失了。

    对于深知江若轩有多强的孔昊霖来说,这一幕的究竟有多震撼绝非一般人能够理解。

    孔昊霖脸色苍白,嘴唇轻颤。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萧天南一眼,连忙将刚刚从江若轩处搜来的几件储物法宝奉上来。

    萧天南随手收下,也没刻意去查看这些储物法宝中都储藏了什么宝物。

    反倒是那块不太起眼的黑风令,一时间引起了萧天南的兴趣。

    “这令牌是……”萧天南把玩着黑风令,基本已经猜到了这令牌的作用。

    孔昊霖的回答,更是证实了萧天南的猜测。

    “回前辈的话,这是黑风令,是黑风魔盗团五位创始人的身份象征,也是他们相互通讯传信之物。”

    “哦。”萧天

    南笑着点点头,一边把玩着黑风令,一边摆手道:“去吧去吧,先把天鹤宗的人召集过来灭了。

    然后咱们再以求援的名义,把黑风魔盗团剩下的四人都叫过来,随带手给灭了。”

    “是。”

    孔昊霖应了一声,犹豫下后还是忍不住问了萧天南一句:“前辈,您是和黑风魔盗团有什么过节吗?

    这黑风魔盗团背后的靠山,可是轩辕文选。

    此人乃天帝的第三个儿子,天帝对他……”

    啪!

    孔昊霖话刚说到一半,直接被萧天南虚空一记耳光煽得倒飞出去。

    萧天南冷然地目光从面具后面透露出来,语气冷漠道:“我说什么,你做就是了,别的用不着你自作聪明的来跟我废话。

    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机会,再有下次,你命就没了。”

    “是是是……晚辈知道错了。”

    孔昊霖忙不迭地认错,随后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跑到大殿外开始用他先前取出来的那杆令旗呼叫天鹤宗的人。

    大殿外面,天鹤宗的不少弟子在听见鹤啸钟以后,已经集合到一起了。

    现在唯独还有长老殿和供奉楼的人没有过来。

    对于大殿内的响动声,殿外有不少弟子都听见了。

    不过那响动声消失的太快,再加上江若轩和孔昊霖都没叫人进大殿,所以殿外的这些弟子也不太清楚大殿内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当然了,没有任何一个弟子想过。

    山下来犯之敌已经闯入大殿,并且在瞬息间取了殿内所有宗主亲传弟子,以及宗主本人的性命。

    孔昊霖走出大殿后,操场上所有的弟子连忙站直身体,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孔昊霖身上。

    孔昊霖扫了这些弟子一眼,他原本准备让这些弟子当中,辈分比较高的几人清点一遍人数,看看宗门内还有哪些弟子没过来。

    可是在接触到这些弟子看他的目光后,孔昊霖的内心突然一下崩溃了。

    他咬了咬牙,干脆转身走进大殿,直接跪在萧天南面前。

    “前辈,天鹤宗暗地里蓄养黑风魔盗团,四处抢掠劫杀,的确是罪该万死。

    可天鹤宗的这些弟子是无辜的。

    他们大部分人一直都在努力修炼,很多人加入宗门以后,甚至都没出过鹤鸣山。

    还请前辈高抬贵手,能够饶他们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