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第952章 父子重逢(上)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 ,最快更新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最新章节!

    想必不少人已经猜到了,白发老者口中的“凤梧”,正是萧天南前世的父亲萧凤梧。

    自然,白发老者就是萧天南前世的外公,玄黄仙朝往日的仙帝,冷御天。

    当年地球灵雾湖一战结束后,萧天南被冷御天他们留在地球,等待转世重生。

    冷御天、萧凤梧、冷若曦三人则回到太玄星系,在太玄星潜伏了下来。

    三百多年的时间里,冷御天他们三人一直在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

    同时也在调查当年冷御天分身脱离控制,联合外敌一起叛变夺权的幕后真相。

    经过三百多年的努力,冷御天现在已经恢复了七星下位神的修为。

    萧凤梧和冷若曦现在的修为也分别是仙君境和仙王境。

    为了便于打探消息,冷御天带着萧凤梧混进了这登天楼。

    冷若曦并没有跟着混进来。

    毕竟来登天楼消费的人全都非富即贵,保不齐哪一个王八蛋一眼看中了冷若曦,非要跟她发生点儿什么。

    登天楼的规矩是顾客为尊,如果客人真的看中了冷若曦,冷若曦是不能拒绝的。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外面有人接应,去处理一些其它的事,所以冷若曦并没有跟着冷御天和萧凤梧进入登天楼,而是一个人太玄星内暗中潜伏,随时准备着接应冷御天和萧凤梧。

    萧凤梧对吃和厨艺都没什么研究,所以只能在这登天楼做一个普通的帮工。

    不过冷御天就不一样了,他当年还在玄黄仙朝当仙帝的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吃与喝。

    在吃这一方面,冷御天的感悟不比任何一个登天大厨差。

    但真正让他被登天楼录用,并且成功当上登天大厨的,是冷御天在酿造仙饮方面的能力。

    仙饮是修炼界饮用物的一个大类,其中不仅仅包含了酒、饮料、灵水之类的饮用物,另外还有一些对元神有滋润、洗涤功能的灵汤、魂液之类的东西。

    冷御天掌握着许多仙饮的秘方,自他进入登天楼以来,他的仙饮已经成为来登天楼必点的招牌之一。

    自从冷御天和萧凤梧成功在登天楼潜伏下来以后,他们暗中收集到了不少的信息。

    其中就有和冷御天分身叛变一事有关的信息。

    冷御天可以确定,他的分身当年之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脱离他的控制,就是南宫玄暗中出手导致的。

    今晚南宫玄会来登天楼赴宴,所以冷御天才会对萧凤梧说“等待已久的机会到了”。

    冷御天七星下位神的修为,让他和神王境的南宫玄正面作战肯定是毫无胜出的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仙饮中下毒。

    能够毒杀神境强者的毒,理论上是不存在的。

    毕竟神境强者的源核都在宇宙本源当中,只要源核不灭,神境强者哪怕只剩下一缕残魂也同样能够起死回生。

    普通神境尚且如此,更别提南宫玄还是一名虚界神王了。

    不过这里是登天楼,在外界不太容易见到的东西,在这里也许是随处可见。

    例如邪炎冥凤。

    邪炎冥凤是神凤一族的分支,属于变异品种。

    它的凤髓拿来酿酒的话,有提升念力修为的功用,所以登天楼一直都有派人在太玄星系范围内到处猎杀邪炎冥凤,抽它们的凤髓拿来酿酒。

    一般抽邪炎冥凤的凤髓之前,登天楼的人会先把邪炎冥凤的妖魂灭杀掉,然后再抽它们的凤髓,以免帮工抽凤髓时出现什么意外。

    但自从冷御天接手登天楼的仙饮酿造工作以后,所有邪炎冥凤的妖魂都被他用秘法收集起来了。

    这些邪炎冥凤的妖魂被冷御天抹去了灵智,但又保留了怨念。

    它们呆在一起便会相互撕咬,吞噬。

    冷御天就是用这种类似于养蛊一样的方法,从众多邪炎冥凤的妖魂之中,培养出了一个最为强大的妖魂。

    这个妖魂能不能杀掉南宫玄,这个冷御天不敢保证。

    但冷御天可以确定,这个妖魂绝对有能力对了南宫玄的元神造成重创。

    冷御天已经把他培养的邪炎冥凤妖魂,封印在一颗邪炎冥凤的凤心之中。

    晚一点儿南宫玄来了,冷御天会控制一名负责上菜的侍应,让他把装有这颗凤心的凤髓酒放在南宫玄面前。

    到时候冷御天只需要隔空解开凤心的封印,邪炎冥凤的妖魂自然会主动攻击离它最近的南宫玄。

    萧凤梧听完冷御天的计划后,心里感觉这计划其实有些不太保险。

    “爹,那邪炎冥凤的妖魂不会出错吧?万一它攻击了别人怎么办?”

    “放心,这个邪炎冥凤的妖魂没有灵智,一切全凭本能。

    我会在它妖魂中注入一缕神念,让它只攻击南宫玄,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萧凤梧点点头,觉得这样稳妥了不少。

    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忧地传音给冷御天道:“爹,您有没有想过,如果南宫玄有那种保护神宫的法宝,咱们这个计划就会彻底失败。

    到时候您留在邪炎冥凤妖魂中的那一缕神念,就会暴露您的身份和行踪。”

    冷御天微微颔首,轻叹道:“这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

    “我能感觉得到,我那个分身的修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已经快要突破到上位神境界了。

    一旦他成为上位神,我将再没有夺回分身控制权的可能。

    所以我必须赌这一把,再拖下去我怕自己连赌的机会都没有了。”

    冷御天这么一说,萧凤梧再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对冷御天道:“爹,上菜的任务就让我去吧。

    我和传菜部的单总管很熟,我如果开口请求去送菜,单总管一定会答应的。

    今天赴宴的人个个都是高手,如果上菜的侍应被您动了手脚,南宫玄他们肯定会觉察出有不对劲的地方。

    我亲自去上菜,成功的几率会大很多。”

    “不行,这太危险了!”冷御天皱眉道。

    萧凤梧笑了笑,传音道:“放心吧爹,我会小心的。”

    ……

    深夜。

    极龙天主教的御龙天居出现在无念城外。

    无念城的规矩是非特殊情况之下,任何人都不准御空飞行。

    所以御龙天居只能降落在无念城外。

    御龙天居依旧保持着白色巨龙形态,这是极龙天的一种象征。

    也是这座天居为什么要叫“御龙天居”的原因。

    龙头打开,奚楚宥、萧天南、南宫玄三人并肩走出来。

    极龙天则带着禹汗青、蓝锦荣、骆树风,以及一干原天神使跟在身后。

    从身份地位上来讲,哪怕是普通的原天神使,也是要高过极龙天的,更别提禹汗青他们,这直接差了好几个档次。

    但极龙天今天是跟着奚楚宥的,禹汗青他们又是萧天南的随从。

    奴凭主贵,四人这才有了和一众原天神使站在一起的资格。

    萧天南刚跟着南宫玄和奚楚宥从御龙天居内走出来,就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容。

    “奚神尊,南宫天尊,好久不见了。”

    声音一落,一名身穿紫色锦袍,看上去丰神俊朗,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在前方两米左右的距离处现身出来。

    与年轻男子一并现身的,还有两队随行侍卫。

    南宫玄脑袋微微偏向萧天南,用神念传音道:“天杰,这位就是你的师兄,无念城城主桑天启。”

    桑天启迎上来以后,奚楚宥和南宫玄一起冲他抱拳叫了一声:“桑城主。”

    其实不难发现,桑天启和萧天南都是兰德里尔的弟子,但是奚楚宥和南宫玄称呼萧天南是“天杰”,言谈中多少有点儿以长辈自居的感觉。

    可是面对桑天启,二人不仅叫的是“桑城主”,并且语气还十分客气。

    这显然不是奚楚宥和南宫玄觉得兰德里尔更疼爱桑天启一些,所以见人下菜碟。

    而是桑天启的修为、权力、影响力,够资格让奚楚宥和南宫玄与他平辈论交。

    其实如果不是萧天南身上有教皇剑在的话,现在哪怕兰德里尔亲自对外宣布萧天南是他的关门弟子,奚楚宥也不会如此客气地邀请他到登天楼来设宴接待。

    修炼者终究还是得靠实力说话。

    身世背景,财富地位,人脉关系这些,终究只是身外物。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一切不过都是过眼云烟而已。

    桑天启和南宫玄、奚楚宥寒暄了两句,随后目光转移到萧天南身上,笑容亲切地问道:“这位就是师父刚刚收的关门弟子方天杰吧?”

    又是“杰吧”。

    萧天南心里吐槽一句,脸上却是一脸笑容,冲着桑天启微微抱拳鞠躬道:“师弟给师兄行礼了。”

    “师弟客气。”

    桑天启伸手扶了萧天南一把。

    这一扶,萧天南是什么修为境界,桑天启基本上已经了解了。

    “师弟年纪轻轻就已经成就了金仙之境,并且走的还是剑修之道,这天赋真是令师兄羡慕啊。

    难怪师父他老人家多年不收徒,这次不仅一眼相中师弟,还把教皇剑这样的至宝送给了师弟。”

    桑天启感叹的同时,伸手从储物法宝中摸出了一块玉佩递向萧天南。

    “方师弟,你已经有教皇剑这样的至宝了,寻常宝物怕是再难入你法眼。

    师兄第一次与你见面,这见面礼又不能免。

    所以师兄自作主张,为你挑选了一座仙居,你看看喜不喜欢?”

    “哟,桑城主出手可真是够大方。”

    奚楚宥称赞一句后,扭头对萧天南道:“天杰,你师兄送给你的这座仙居可是大主教级的。

    像这种仙居,只有神殿大主教以上的神职人员才有资格购买。

    并且这样一座仙居不仅售价要八千万神币,还得外搭三万贡献点。”

    奚楚宥一番解释后,萧天南脸上立刻露出“惊讶”“震撼”“感动”的表情。

    萧天南连忙把桑天启拿着玉佩的手推回去。

    “师兄,您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师弟我承受不起,真的承受不起。”

    “拿着!”

    桑天启强行将玉佩塞在萧天南手中,佯怒道:“师弟,你要是跟师兄客气,那就是看不起师兄,师兄可是会生气的。”

    “这……这……”

    萧天南一脸的不知所措。

    一旁的南宫玄劝道:“天杰,既然是你师兄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

    况且整个太玄星系谁不知道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师兄有钱?区区一座仙居而已,他送得起。”

    “南宫天尊,最近找我借钱的人越来越多,我一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找我借钱。

    现在我明白了,就是你在外面到处散播我有钱的谣言。

    我再有钱,能和你这位太玄星系的第一仙帝比?”

    “桑城主,我又不找你借钱,你在我面前就不用谦虚了吧?

    莫非……你是怕奚神尊找你借钱?

    哈哈哈……”

    “哈哈哈……”

    奚楚宥、南宫玄、桑天启三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光看这一幕又有谁能想到,南宫玄和奚楚宥二人不久前还剑拔弩张,随时准备动手。

    奚楚宥更是重伤了南宫玄的亲生子女,差一点点就直接弄死了他们。

    萧天南最终还是收下了桑天启给他的仙居启动令牌。

    这令牌是全新的,只要萧天南滴一滴精血进去,令牌会立刻与他进行绑定。

    然后他可以通过这面令牌,直接召唤出受令牌控制的仙居。

    萧天南自然不会马上就绑定这面令牌,他仙识强度不够,无法彻底检查这面令牌,以及与这面令牌绑定的仙居。

    贸然与这面令牌绑定,万一这令牌“内有玄机”怎么办?

    萧天南与桑天启他们说说笑笑走进无念城内。

    无念城占地极广,人口众多。

    城内随处可见贩卖各种物品的商铺,商业氛围极其浓厚。

    走在萧天南身边的南宫玄,给萧天南讲解着与无念城有关的一些历史和趣事。

    “天杰你也许有所不知,这无念城原本只是一片荒地。

    教皇冕下见原天神使中有家眷的人越来越多,就特地命桑城主带人在神殿附近挑选一块地方,给原天神使修建一批住宅。

    结果桑城主一口气把这整片地全给圈了下来,直接修建了无念城。

    在原天神使入住无念城之前,桑城主颁布了无念城律法。

    律法中规定,无念城内城主违法律法与庶民同罪,原天神使也不例外。

    所有愿意到无念城开设商铺的商人,商铺免租百年,赋税免租百年。

    城主府给商人提供资金拆借,货运保护,纠纷调解等服务。

    短短时间内,无念城客商云集,一举成为整个太玄星最繁华的一座城。”

    “师兄真是太厉害了。

    这份魄力、眼界、能力,都非常人能比啊。”

    萧天南一脸感叹,他说这番的声音听上去很低,但以桑天启的修为绝对能听得一清二楚。

    果不其然,桑天启笑了笑道:“师弟,你别听南宫天尊给你瞎吹。当初建无念城本身就是咱们师父的意思,至于在无念城发展商业,那是你师兄我实在太缺钱了而已。

    你是不知道,当年我想买一株赤阳补天果,身上缺三万神币。

    我找奚神尊借,奚神尊愣是没借给我。

    所以我才决定,我要自己赚钱,以后想买什么药就买什么药。”

    “过分了啊桑城主,你好歹把话说清楚一些。我没借给你神币,是因为我觉得你不该靠服用丹药来突破壁垒,所以才没借给你。

    我可是为了你好,不然你能有现如今的修为境界吗?”

    奚楚宥笑着反驳桑天启。

    桑天启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一个字:“能。”

    四人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在愉快和谐的谈笑中,萧天南他们站上登天台,然后登天台缓缓将萧天南他们送到登天楼。

    原本像登天楼这种地方,随行人员是没资格一起上去的。

    不过萧天南坚持要带禹汗青他们三人一起上去,于是奚楚宥也叫上了极龙天,恰好他们四人在登天楼单独开一桌。

    反正登天楼的后厨食材众多,单独给他们弄一桌酒菜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登天楼,云海居。

    萧天南他们四人各自坐在一张长桌后面,四人的酒菜都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是分作了四份而已。

    上菜的侍应有男有女,不过无一例外的是,男的都很英俊,女的都是漂亮。

    在上菜的过程中,南宫玄和奚楚宥没再主动引出什么话题,基本都在听桑天启介绍菜品的食材,以及烹调的手法。

    但凡是修为突破元婴期的修炼者,对于食物的需要几乎可以低到忽略不计。

    不过这并不代表修炼者没有口腹之欲。

    大部分的修炼者不是不想吃,而是确实找不到值得吃的东西。

    毕竟能够修炼者烹调食物的人,自己肯定也是修炼者。

    既然都是修炼者了,那云游四方,逍遥自在难道不爽吗?为什么还要去给人当厨子?

    况且修炼者每天感悟大道都得耗费不少时间,又有几个修炼者有精力和兴致,去研究那些稀奇古怪的灵兽仙禽,究竟哪个部位能吃,怎么做才好吃?

    所以当桑天启介绍菜品选用的食材,以及烹饪方法时,就连萧天南都听得津津有味。

    突然上酒的侍者陆续进入云海居。

    萧天南无意识瞟了几名上酒的侍者一眼,当他看见其中一名侍者走向南宫玄所在的方向时,萧天南神色大变,心里默念了一声。

    “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