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18、第018章 伴读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这一天,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 灯会上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w..

    燕临牵着马扶了她上去。

    还像来时一样走。

    只是他不再纵马奔腾,而是信马由缰, 与她一道坐在马上,恨不能这一条回姜府去的路长一点,再长一点,走到天荒地老, 海枯石烂,永无尽头。

    这时的少年, 怀了满腔的赤诚,心爱的姑娘便坐在他的马上,依偎在他的怀里, 一时什么旁的事情都想不到。

    剧烈的心跳已占据他全副心神。

    他对往后的日子实在是太憧憬了, 以至于并未注意到坐在他身前的那个人不同于以往的沉默。

    风微冷。

    姜雪宁能感受到背后的胸膛传来的滚烫热度。

    只是她看着眼前越来越熟悉的回到姜府的路,心里却越发惘然:若她是此刻少女的年纪,又褪去上一世的偏执与不懂事, 遇着像这样为她赴汤蹈火的少年, 该会为他的剑、为他的眼、为他紧紧攥着她的手掌,还有那高墙上投下来的木芙蓉,而欢欣, 而羞涩, 而雀跃,而感动。

    可她不再是了。

    到得姜府门口时,已是夜深。

    燕临又扶了她下马, 笑着嘱咐她:“今晚回去可得睡个好觉。”

    完便重新上了马。

    只是一转头又见她还站在门口望着自己,便道:“回府去吧,我看着你。”

    姜雪宁却静静地回视着他,问他:“燕临,你总是这般宠着我,护着我,可有没有想过。若某一日,我没有了你,会是什么样,又该怎么办”

    燕临一怔。

    他觉着她今日有些伤感了,只道:“杞人忧天,你怎会没有我呢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姜雪宁一时竟觉心痛如绞,连再看他一眼都觉得难受,于是低低笑一声:“也是。那我回去了。”

    燕临点了点头。

    于是她转过身,走进了姜府还为她开着的侧门。

    燕临长身坐在马上,牵着缰绳,注视着她的身影渐渐隐没,心底却忽涌上了一阵迷惘。

    姜府里很多人没睡,就等着她回来。

    白日里京城出了刺客的事情早就传开了,姜伯游一听姜雪宁当时竟然在场,且正好被那刺客挟持,差点吓得一颗心跳出心口。

    还好别人都她人没事。

    只是后来这丫头片子居然又被燕临拐去逛灯会,着实令人生气。

    姜伯游心里打算好了,等姜雪宁人回来,必要好好地训她一顿才好。

    可等看到她回来,一张脸脸色实在算不上好。

    这一时又忍不住有些心疼这丫头:刺杀这档子事儿要么是平南王逆党,要么是天教乱党,怎么着也不算是宁丫头的错,都这么惨了还要被苛责一番,那也太过分了。

    所以还未开口,心便软了下来,只温声对她道:“近日来京里颇不太平,听锦衣卫已抓了好些作乱的逆党,今日也不仅谢居安一个人遇袭。w..你与燕临虽然要好,我也对他放心,可谁也不知道到底会遇到什么事。这段时间便少出门吧,等太平一些,你们再出去。”

    他以为姜雪宁还要反驳两句。

    但没想这一次她竟低眉敛目地应了,道:“好。”

    后面一连十多日,她也果真没有再出门。

    只有遇袭之后第二天,她派人去了一趟斜街胡同,让周寅之带名帖去投燕临。

    之后的事情她便暂没过问了。

    没两日,燕临便随他父亲勇毅侯去巡视丰台大营和通州大营,九月廿一才回来。

    也是这一天上午,宫里面传了消息,乐阳长公主羡慕文华殿总开日讲,央求了圣上也为她寻几个靠谱先生,想认认真真地读点书。

    于是圣上发了话,为长公主选伴读。

    下朝的时候便对各位大臣交代了一句,要他们家里有女儿的、年纪公主相仿的,挑一个品性好的报上来,再由宫里擢选。

    这一下,满朝文武的心思都活络了。

    谁不知道乐阳长公主受宠

    且如今文华殿陪着皇上听经筵日讲的哪一个不是天潢贵胄、世家才俊

    不将来姑娘家嫁人的时候“进过宫”“当过长公主伴读”这名头有多好使,光是这连结姻亲的机会,还有选进去后各家的脸面,都值得大家伙儿拿出力气来争上一争。

    别家是如何安排,姜雪宁不知。

    她只知道自家。

    姜伯游从宫里回来之后便把这事儿同孟氏了,对她道:“我听前阵子重阳节宴的时候,宁丫头在清远伯府好像被乐阳长公主另眼相看,很有些亲近喜欢的样子。各家把人选报上去,宫里是还要挑一遍的。论品性才学,自是雪蕙这孩子适合些,沉稳端庄识得大体,不容易惹事,可也未必比得上别家姑娘。宁丫头报上去,被挑中的可能很大,可她性情顽劣,只怕比长公主还刁钻一些,不是能受气的。这要怎么办才好”

    孟氏一听,眉头就拧了起来。

    她情知姜伯游因对宁丫头有愧且又有勇毅侯的原因在,对宁丫头格外偏宠一些,可入宫为长公主伴读这件事到底事关重大,叫姜雪宁去哪里能让人放心

    她道:“宁姐儿浮躁,宫里却拘束,她未必愿意去。”

    姜伯游看了她一眼:“我其实也觉着蕙姐儿会稳妥一些。”

    倒不是偏心,而是宁姐儿的性情实在令人担忧。

    挣不着脸面无所谓,只怕惹出祸来。

    不过这等事还是要和两个姐儿商量,所以姜伯游便道:“去请两位姐来。”

    孟氏一时又觉着气不顺了,叹气道:“我只怕宁姐儿又闹起来要争,不肯罢休。”

    姜雪宁原是在午睡,骤然被叫起来其实有些起床气,但也不好发作。w..

    收拾一番去了之后,便发现姜雪蕙早到了。

    她行过礼坐下来。

    姜伯游把事情都给她们讲了,末了道:“现在是只知道挑伴读,具体进宫要学什么,怎么做,却还一概不知。但本朝皇子们的伴读都是要住在宫里的,而皇宫是什么地方你们都知道。万万得心谨慎,须得挑个稳妥的去。可宁姐儿似乎很得长公主青眼。你们俩怎么想”

    下头一时静默。

    姜雪宁坐着没动,也不话。

    姜雪蕙却低垂着头,看着自己手里那一方绣帕,想起前些日国公府重阳宴回来时撞见的那个人。可她并非是府里正经的嫡女,眼下虽有嫡女名分,可在姜雪宁面前她绝没有立场为自己争取什么。

    当下只轻声道:“但凭父母做主。”

    孟氏却着意看了姜雪宁一眼,开口道:“府里就你们两个嫡出姑娘,本来是谁去都合适。一个性情沉稳,一个讨公主喜欢。可入宫毕竟不是易事,且还要伴读。我们也并不想要你们为府里争什么光,但凡平平安安出来也就是了。宁姐儿性子太活泼了些,宫里面虽可能有燕世子照应,可宫中规矩严,世子也不住在宫中,未必照应得过来。所以,按理是蕙姐儿去合适一些。”

    姜雪宁面无表情听着。

    姜伯游却是时时在关注她神情,听了孟氏这番话,莫名就有些心虚,又觉着这样对二女儿有些不公平,忙找补了一句:“当然了,宁丫头是公主喜欢的,既是为公主伴读,若你想去,还是呈你的名字上去。”

    孟氏抿了唇不话了。

    姜雪蕙实没抱太大的希望。

    她是熟知宁姐儿性情的,但凡她有什么东西,宁姐儿一定要一个更好的。如今入宫伴读这种机会,别的世家姐都要抢破头,宁姐儿又怎能让她如愿呢

    虽则这一次她其实有那么一点点的希冀。

    可也只是一点点罢了

    姜雪宁坐了好半晌,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她的目光却落在姜雪蕙身上。

    姜伯游与孟氏等得久了,也没听她话,只以为她是默认将这机会让给姜雪蕙,一时都有一种心里面一颗大石头落了地的感觉。

    孟氏松了口气,开口便要道“那事情就这么定了”。

    可正当她要出口时,姜雪宁竟从座中站了起来。

    还未出口的话顿时堵在了嗓子眼。

    孟氏眼皮都跳了起来。

    姜雪蕙转眸看见,心底只微微苦涩的叹了一声:果然。

    连姜伯游都暗暗喊了一声“要坏”,在脑袋里琢磨起等一会儿宁丫头闹起来要怎样才能摆平这事儿。

    可没想到,姜雪宁都没看谁一眼,搭着眼帘,躬身一礼,竟然道:“父亲母亲得有礼。此次入宫的机会虽然难得,可女儿知道自己的性情,忍不得让不得。但姐姐端庄贤淑识大体,也愿意前去,且与京中世家贵女都有交往,入宫会更妥帖。这一次让姐姐去,女儿并无意见。”

    姜伯游忽然蒙了:“你什么”

    孟氏不由坐直:“你”

    姜雪蕙亦是怔然,目光闪动,莫名动容:“宁妹妹”

    姜雪宁一哂,又想起婉娘来,半点面子也不给她,只道:“别觉着我这回是要成全谁。我不想入宫实是因为宫里的规矩我受不了。他日你要有什么东西我看上了,照抢不误”

    姜雪蕙无言,只望着她。

    姜雪宁却转已转过了目光,径直对姜伯游与孟氏道:“父亲母亲如无他事,女儿便告退了。”

    姜伯游和孟氏哪里想到事情有这样容易

    第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

    待听到她这句话了,一时心底都生出几分复杂的情绪来:原以为宁姐儿必要闹出一番事来,可她轻轻巧巧就把这大好的机会放掉了,倒叫他们为自己先前的心思生出几分惭愧来。

    姜伯游忙道:“没事了。”

    姜雪宁也不拖拉,又行了一礼,便从屋内退出。

    厅里便剩他们三人,神情各异。

    终究是姜雪蕙望着那一道已渐渐消失在庑廊上的清瘦背影,慢慢地笑起来,向着孟氏道:“宁妹妹心地,其实很软的”

    孟氏默然不言。

    姜伯游却是生出了几分感动,只叹道:“宁姐儿如此懂事,倒叫我有些不习惯了。是真的长大了,懂得体恤我们,也懂得让着姐姐了。”

    还好这番话没叫姜雪宁听见,不然或恐要笑出声来。

    只怕人人都当她是放弃了入宫伴读的大好机会,却不知她压根儿就没打算要这机会。

    从厅里走出来,脚步不要太轻快。

    莲儿都差点跟不上她,一面走还一面叫:“天哪,姑娘您是怎么了那可是进宫啊,到长公主身边去伴读的好机会呢。京城里多少人削尖了脑袋也未必进得去呢。您竟然直接让了出去”

    姜雪宁一声嗤:“我要去了才傻呢”

    宫里哪儿有外头舒服

    行走坐卧都要规矩。

    别是下面大臣勋贵家里选进去的伴读了,就是进宫伺候皇帝的那些妃嫔,都谨言慎行,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她进了宫才知道日子有多苦。

    还好后来封了皇后,即便行事放肆些也没人敢什么了。

    但上一世伴读那是什么光景

    一个事事精通、样样厉害的萧姝压得人喘不过气,一个对她“因爱生恨”的乐阳长公主逮着机会就寻她错处还不放她出去。

    更可怕的是,有两课请了谢危当先生

    上一世她在这时候与谢危算得上没仇没怨,对方也不怎么为难她。

    可这一世,谢危当先生,还有她活路

    更别先前乐阳长公主那眼神叫她心有余悸,燕临也常常出入宫廷

    她要再把自己折腾进去,那简直是嫌自己头太铁、命太硬

    只是方才姜伯游、孟氏问起,姜雪蕙也坐在那边,她实在不想让她太好过,才故意拖了那许久。

    不过最后效果有些出人意料。

    他们好像都当自己是个什么好东西了。

    但也无妨,不是坏事。

    至于姜雪蕙入宫伴读会不会受苦

    那与她有什么相干。

    姜雪宁回了屋后,便将她们把自己的那些“家当”又搬了上来清点了一遍,只在心里琢磨:如今伴读这件事落到了姜雪蕙的身上,就算回头没选上,进宫也没有自己的事儿了。如此,便与上一世的轨迹完全偏移开来。她也没招惹上沈玠。那么,只待找个合适的机会和燕临清楚,再待勇毅侯府的事情落定,不管最后的结果是好是坏,她都已经尽力,接下来便可回通州去住,或者干脆拎了行囊学上一世的尤芳吟走天下。

    外头的风光那样好,何必将自己困在一隅

    算盘一时已扒拉得噼啪直响。

    勇毅侯府牵连进平南王谋逆一案虽然还叫她有些挂心,可这一晚她也难得睡了个好觉。

    次日下午,宫里面擢选的名单就下来了。

    传到姜府时,姜伯游和孟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再跟宫里来的太监确认:“公公,这名单别是传错了吧我们府里呈上去的是大姑娘的名字,可这名单上被选中的怎是二姑娘”

    那公公也不清楚内情,只道:“旨上就这么写的,奴家不知道啊。反正都是您家的姑娘,也没差。旨下了后日便可略收拾些东西入宫,先学一些规矩,熟悉一下宫里的情况。若实在不合适的,还会被挑出去呢,总之您可为姐准备着了。”

    姜伯游与孟氏面面相觑。

    消息传到姜雪宁这里时,她还在屋里点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头把一些不易携带的贵重东西都换成银票,等往后出门也会方便些。

    结果莲儿兴冲冲跑进来:“姑娘,是你是你啊”

    姜雪宁听了她声音脑仁疼。

    但莲儿这丫头跳脱,想法一般与她是不同的。

    莲儿若觉得有好事,那一定是坏事

    在账册上画着的羊毫笔一停,姜雪宁眼皮都跳了一下,问:“什么是我”

    莲儿喘着气:“进宫进宫伴读啊”

    姜雪宁头皮都炸了,一把摔了笔站起来:“你什么”

    莲儿还没明白状况,以为她是高兴坏了,忙给她解释:“宫里面定下来的伴读名单里写着姑娘的名字啊老爷从呈进宫的是大姑娘的名字,可不知为什么没选上,反而直接把您的名字添了进去。你很快就要为公主伴读了”

    “”

    姜雪宁脑袋里顿时“嗡”地一声,千万般的念头都潮水似的划过。

    最终只留下来一个

    明明没呈上名字,最后出来的伴读名单却偏偏有。

    宫里可是正宗的“修罗场”啊

    到底是谁在背后搞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