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21、第021章 尤芳吟的东家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一张琴要价三千两, 燕临付钱的时候眼睛都没眨一下。w..

    勇毅侯府家底厚实可见一斑。

    以前是懵懂不知, 燕临理所当然地对她好,她也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燕临对自己的好;可重生回来后, 她却知道自己还不起少年这一份赤诚的喜欢,也不当理所当然地受着这一份好。

    这张琴她不该收。

    可是待要拒绝,改叫棠儿拿银票来付时门,姜雪宁又忽然犹豫了一下, 心念一转,竟把先才的想法压了下去, 默不作声地接受了这张琴。

    那吕显收了钱一张张地点着银票,整张脸上都是笑容,只对燕临道:“就知道侯爷出手是最阔绰的, 满京城这么多主顾, 我吕照隐最乐意见到的便是你往后常来,须知琴这玩意儿上瘾,若喜欢上之后, 有一张还想要两张, 学琴不够往后还要学制琴。都到我这里来,要什么有什么,保管不叫侯爷白跑一趟。”

    燕临翻了个白眼。

    姜雪宁整个人却愣住了,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吕照隐

    那不是谢危后来发动宫变时最得力的党羽之一吕显吗

    燕临管着兵, 吕显管着钱。

    后来的燕临是掌握禁军的统领,而吕显则在她幽禁宫廷之时被谢危破格提拔上来,成为进士从商又由商而官的第一人, 当了新一任的户部尚书

    上一世尤芳吟为了保命,向朝廷捐了自己八成的财富以充国库,便是由此人经手打理

    先前进这幽篁馆时,燕临不曾介绍过此间主人身份,直到方才吕显自己无意间吐露了自己的名姓,这才叫姜雪宁耸然一惊,窥见了一点燕临窥不见的端倪。

    这时再看吕显,感觉便全然不同了。

    刚才只觉得这人言语大胆而放肆,生意做得很有趣;此刻再看,却觉得这种大胆而放肆未必没有几分恃才傲物、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

    吕显点完了银票,满意地点了点头,驾轻就熟地把银票往怀里一揣:“数没错儿。”

    燕临便道:“那我们告辞了。”

    三千两的大生意可不是时时能有,吕显把个市侩商人的精明演绎了个淋漓尽致,堆着满面的笑,亲自把他二人送到了门口。

    姜雪宁跟在燕临后面,抱着琴下楼。

    不成想楼下快步上来一人,跟他们撞了个照面。

    一看,是谢危身边的剑书。

    她眼皮便跳了一下。

    剑书常跟在谢危身边,且习得一身好剑术,燕临是见过他也知道他的,看见他便道:“谢先生又着你跑腿来了。”

    剑书向他一礼,也笑:“正是呢。”

    罢目光一转,又看见跟在他身后的姜雪宁,原本要继续迈开往上去的脚步又停得一停,向她道礼:“宁二姑娘好。”

    姜雪宁微怔,颔首还礼。

    燕临听着这话却是忽地一挑眉,觉出一种微妙,用略带几分奇异的目光看了剑书一眼:“宁二姑娘”是什么称呼

    但剑书好像没觉不对,道过礼便匆匆上楼去了。

    幽篁馆内,吕显刚准备关上门,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庆贺庆贺卖出了一张这么贵的琴,可两手才刚放到门上,就看见剑书过来。

    他眼角一抽,立刻加快了动作要把门关上。

    岂料剑书眼疾手快,直接上前一掌卡在了门缝里,向吕显微微一笑:“天还亮着呢,吕先生怎的这样急着关门呢”

    吕显心里骂“练武的果然皮糙肉厚怎就没夹死你”,面上却已一脸惊讶好像才看见剑书一般,笑得亲热极了:“呀,剑书啊这不是没看见你吗怎么样,你家主人坏了一张琴,在家里气死了没有”

    剑书不由脸黑:“不劳吕先生操心。w..”

    吕显眉目里那幸灾乐祸便又浮了上来,道:“想买什么”

    剑书道:“不买东西,有事。”

    吕显一听这茬儿脸色一变,立刻要把他卡住门的手推出去,截然道:“我没钱,你赶紧走。”

    剑书动也不动一下:“燕侯爷不才刚走”

    吕显撒谎不眨眼:“那琴不值钱。”

    剑书冷冷地笑,竟将手放了,作势要走:“那我回去跟先生你三个月前的账目上,有一笔五千两的出账不对。”

    “哎哎哎,有钱,有钱”吕显二话不连忙拉住了他,将他往屋里拽,“真是,你你,年纪不大,学得谢居安那样老成有什么意思哪怕跟刀琴一样也好啊。动不动就拿账来威胁,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吧,什么事儿”

    剑书显然已习惯了吕显的德性,情知事情紧急,也不耽搁,言简意赅道:“漕河上翻了船。”

    吕显忽地一震:“什么船”

    剑书道:“丝船。”

    吕显两只眼睛都冒了光:“什么时候”

    剑书道:“三天前。消息是加急传来的,京中还没几个人知道。”

    吕显顿时抚掌大笑:“好”

    剑书道:“先生,前阵子京中丝绸商人联合起来把丝价压得极低,如今漕河上运丝上京的丝船翻了,京中生丝之价必涨。若能趁着消息还未传开,以低价购入生丝,待消息传开丝价涨时出手,当能大赚一笔。只是前阵子压价,许多商人扛不住,多已将手里的生丝贩出,只怕市上已所剩无几。”

    吕显琢磨了一会儿,把京中一应大商人的名字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扯开唇角一笑,眼底竟是熠熠光华,只道:“有的,还有一位”

    许文益见着尤芳吟走进来时,被她憔悴的脸色吓了一跳:“您这是几天没好好睡觉了啊快来人给尤姑娘端杯热茶上来。”

    尤芳吟揉了揉眼睛,坐了下来。

    下面的伙计立刻把茶给端了上来,也难免用藏着几分担忧的眼神看了她几眼。

    此地乃是江浙会馆里的一间客房,由江浙商帮的商人们在此设立,专容纳江浙两省上京来商人留宿、谈生意。

    许文益便是苏州南浔的丝商。

    两个月前他就上京了,只因江浙一带做丝绸的大商人联合起来压低生丝的进价,搞得蚕农不满,他们这些以贩丝为生的中商人亦无以为继,只好逼得北上。谁想到京中大商与江浙大商也沆瀣一气,加之入京的中商人太多,丝价不涨反跌,竟只有去年市价的一半

    别赚钱了,就连付给蚕农的成本价都不够

    许文益今年三十六岁了,即便没有学人蓄须,一张脸上也看得出有些了风霜痕迹,眼角都是细细的皱纹。更不用连日来丝价不涨,他滞留京城,睡着今天的觉却不知明天的太阳会不会升起来,实觉得每一日都在油锅上煎熬,连眼神里都透着一种沉沉的压抑与焦虑。

    他的身家性命都在这单生意里。

    去年学人贩盐赔了不少,今年从蚕农手里买丝时都拿不出钱来,还好他是南浔本地商人,又与当地蚕农往来过数年,大家都知道今年行情不好,但愿意信任他,只收了他一成的定金,把这一年产的生丝都交到了他的手上,让他上京买个好价钱之后再回去付讫余款。

    生意场上,谁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可家乡的蚕农却愿意先给货后收钱。

    许文益是个有良心的商人,也不愿辜负背后乡亲们的信任。可天知道他来到京城,四处询问生丝市价时,有多绝望

    直到十一日前,他滞留京城,几乎连住会馆的钱都拿不出,终于觉着自己扛不住了,只想着把手里那半船生丝卖出去,价钱低也无妨,能收回多少是多少,先带回乡里。w..

    至于不够的那部分只能先欠着,慢慢想办法贴补。

    但就在这种时候,就在这般绝境之中,尤芳吟出现了,然后给了他一个全新的希望。

    这姑娘那天来时还戴着孝,两只眼睛红红的,把许文益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来求助的。

    可没想到她从荷包里直接掏出了四百两,竟跟他要买丝。

    许文益也活了半辈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主顾,一时都愣住了,半天反应不过来,又见这姑娘实在不是什么大富大贵模样,也不像是商户家出来的女儿,心里着实纳闷。

    他当时太想把生丝卖出去,也没有多问,便以当时的市价卖了一些给她。

    只是尤芳吟也就四百两银子,于他一船生丝而言,实在杯水车薪。

    银钱付讫后,许文益没能够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她:“如今市上生丝价格这样低,且看情况不准还要继续跌,你一介姑娘家,连账本都不大看得懂,四百两银的生丝可也不算是数目了,你买了之后要怎么办”

    尤芳吟竟然回答:“等半个月后涨了再卖。”

    许文益当时浑身一震,脑袋里千雷轰鸣,眼见着她答完就要走,出奇地失了态,追了上去,连声音都在发颤:“姑娘何敢出此断言”

    这尤家姑娘看着呆愣愣的,好像被他狰狞的脸色吓到。

    过了好半晌,才直直道:“给我钱的人的。”

    许文益更为震惊:“姑娘有东家”

    尤芳吟当时看着他,好像想了一会儿,觉得这个词贴切,便点了点头:“有。她交代我,拿着钱,今日来买进生丝,等半个月后卖出,能赚三倍。”

    许文益当即倒吸一口凉气。

    那岂不是比去年的市价还要高上一倍,是现在市价的四倍

    这尤芳吟的东家何许人也,竟敢出这样的话

    从商多年的许文益意识到,自己无意间也许逢着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自来做生意买低卖高,吃的是差价。

    而价随市变,所以生意场上消息灵通极为重要。

    有能掌握别人不知道的消息的人,往往能在这里如鱼得水,捞着消息滞涩之辈一辈子也捞不着的好机会。

    尤芳吟,或者尤芳吟背后这个“东家”,多半便是掌握着消息的人

    虽然不知为什么掌握了这样的消息却只拿出四百两银子来做声音,但既然遇到了这个机会,许文益无论如何也无法服自己放弃。

    他想要冒险。

    若半个月后丝价真的涨了,于他而言便是绝地逢生;若半个月后丝价未涨反跌,又能比现在跌到哪里去,他的处境又能比现在坏到哪里去呢

    所以干脆豪赌一把。

    许文益用尤芳吟付的四百两银子打点了渡口的船只,也在会馆续了半个月的房钱,索性放弃了低价抛售生丝的想法,还叫人买了一套上好的文房四宝,连着一把算盘和几本自家以前用过的账册,送给了尤芳吟,与她一道等着生丝涨价的那天。

    这段时间以来,许文益也曾旁敲侧击,想问出她背后这东家的身份。

    可尤芳吟这时嘴却很严实,竟绝口不提。

    若问到底为什么会涨价,尤芳吟则只:“不知道,东家没提过。”

    此刻许文益坐在了她的对面,望着她满眼的血丝,掐指一算时间,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只剩下四天了。”

    丝价非但没有上涨,反而还跌了。

    尤芳吟也是刚从商行问过价出来的,心里知道,可她不擅长与人打交道,不知该怎么回这句话,一身僵硬的拘谨,两手紧紧地攥着茶盏,闷头喝茶。

    这架势简直看得人着急。

    许文益苦笑了一声:“尤谷娘先前这四百两银子就是你全部的积蓄,如今丝价迟迟不涨,您就不怕这钱亏了,东家责怪吗”

    尤芳吟想了一会儿:“若亏了,我以后攒够再还给她。”

    四百两银子里,有三百五十两都是二姑娘给的。

    她虽不知道二姑娘为什么要救自己,又为什么要给自己钱,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她过往的十八年里,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也没有遇到过这样好的人,更不知道她为什么当时用那种快落泪的眼神看着她。

    想了很久,也不知要怎样去报答。

    但二姑娘教她做生意。

    那也许,把生意做成了,赚很多很多的银子,都捧到她面前,二姑娘就会高兴吧

    许文益不知她是什么想法,听了这话顿时愕然。

    过了片刻便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姑娘对她的东家倒真是死心塌地,钱本来就是东家给的,事也是东家让办的,赚了赔了都是东家的,如何亏了还要“还”给他

    他叫人把准备好的账本拿上来:“这是给姑娘准备的新账本,我已让我手下的账房先生在上面做了写标记,姑娘看起来会容易些,也明白些。不过姑娘总是熬夜看账本,到底伤身,还是还适当一些。”

    尤芳吟今日便是为取账本来学的,双手接过账本时,连忙道了声谢,又讷讷道:“近日来府里看得严,我可能这几天都出不来了。若四天后许老板也不见我人,便请您先帮我把生丝卖掉。”

    许文益道:“不早不晚,四天后万一又涨了呢”

    尤芳吟摇了摇头:“东家这时候卖。”

    许文益一窒,便答应了下来。

    待送走尤芳吟,他重新坐下来,又是长长叹了口气。

    身后的伙计皱着眉头,对这件事始终充满了疑虑:“老板,我看着姑娘脑袋里就一根筋,怎么看怎么像个傻的。有这样好的事情,她的东家难道不自己做,要轮着我们来”

    许文益却是咬了牙,目中一片孤注一掷的决然:“赌都赌了,这话休要再提。我觉着她话里的这个东家只怕不是骗人。若撒谎也该圆得像样些,没有这样忌讳深到不提的。”

    他闭了闭眼,重新睁开。

    这时眼底已是一片压抑的愤怒与凄怆:“再我若真拿着低价卖的那点银子回去,又该如何面对乡里蚕农的信任和托付秋冬一过,明年又要准备桑蚕,若手里没钱,难道要他们吃西北风吗”

    伙计顿时不敢再言。

    许文益过这一番话后反倒平静下来,正待叫他再出去探探情况,没料想外头半开着的房门忽然被人叩响,竟有一名文士立在外头,向屋内的他拱了拱手,道:“可是苏州南浔,许文益许老板”

    许文益觉他面生:“请进,您是”

    那文士自然是吕显,进来一看他桌上摆着的茶还未撤,便知道先前有客,但也没问,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在下姓吕,单名一个显字。听许老板手中有一船生丝,至今没有卖出去。今日特地来访,是想来跟您做笔生意,买这一船丝。”

    许文益心头忽地一跳,连呼吸都不觉一停,但面上却不动声色:“您出什么价”

    吕显道:“自是市价。”

    许文益摸不清他来头,只道:“市价不卖。”

    吕显眉梢一挑,忽然觉得情况好像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许老板的丝不是卖不出去吗”

    许文益道:“如今卖不出去,但也有您这样一看就揣着大钱来的人来买。焉知再过几天不涨呢”

    吕显瞳孔便微微一缩。

    他意识到事情不简单了,却偏一笑:“您好像知道点什么。”

    这时许文益已经敢确定尤芳吟那个东家的是真的了

    他整张脸都因为过于激动而泛起潮红。

    但声音还是显得整肃不乱,眼底一时竟含了泪光,也不知是对吕显道,还是对自己道:“十一日前有人来买了我一批生丝,她的东家告诉她价会涨。到今天看见吕老板来,我便知道,我赌对了”

    “砰”

    吕显是一脚踹开斫琴堂的门的。

    侍立在一旁的剑书差点拔剑劈过去,一见是他,不由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吕显却青着一张脸走了进来,端起那茶桌上已沏着凉了一会儿的猴魁便往喉咙里灌,放下时茶盏砸在桌上一声吓人的震响。

    这间斫琴堂挨着东面墙的地面上,十好几张制琴用的木料整整齐齐地排着,谢危手里拿着墨斗,穿着一身简单的天青直缀,正站在那儿选看。也没披袖袍宽大的鹤氅,还把袖子挽到了手臂上,露出骨节分明的手腕来。

    听见动静便转头看来。

    见是吕显,他那清冷的长眉不知觉一皱,道:“没办成”

    吕显道:“办成了一半,但我今天见了鬼。谢居安,你老实告诉我,漕河上丝船翻了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出的,最早又是什么时候传到京城的,都有谁知道”

    谢危又转回头去看木料。

    他把正中间那块桐木翻了过来,道:“剑书没告诉你吗三天前出的事,消息刚到京城还没两个时辰,知道的人除了送信的也就我、剑书,还有你。”

    吕显断然道:“不可能有人十一天前便找许文益买过了生丝,料定丝价会涨。我几番旁敲侧击,许文益也没太多。但我出来之后找人打听,这几日来有一位姑娘进出会馆,似乎在同他谈生意。你道这姑娘是谁清远伯府一个谁也没听过的庶女,叫尤芳吟。这姑娘背后似乎有个东家,但也没打听到是谁。若丝船在河上是三天前出的事,这人如何提前八天就知道此事”

    谢危摩挲着那块准备选来做琴面的桐木板的手指一顿,听了吕显这一番话,轻而易举便发现事情有诡谲之处。但他竟没先问,反而道:“你刚才办成一半怎么讲”

    吕显差点被他这一问噎死,憋了口气,才回答:“许文益是个有脑子的,似乎猜着我来头不。毕竟京城里能够第一时间得到这种消息的人,一般人都开罪不起。他想结个善缘,也怕若有万一的可能过几天丝价不涨手里没钱回去,所以以去年的市价,卖了半船丝给我。”

    谢危道:“也好。今年江浙一带,蚕农苦不堪言,我等也不纯为谋财,少赚一些无妨。”

    可吕显是个财迷啊

    他忍不住狠命扣着手指头敲了敲桌:“谢居安你搞搞清楚,这事儿很严重漕河上丝船要出事,尤芳吟这个东家怎能事先预料既能让一个的尤芳吟来买丝,暗地里未必没有低价购入更多的生丝。很有可能漕河上丝船出事就与此人相关。未卜先知这种事我是不信的。要么误打误撞,要么早有图谋不管此人到底是在朝还是在野,只怕都不是简单之辈。我看此事,不能作罢。一定得知道尤芳吟的东家,到底是谁”

    谢危原也没准备就此作罢。

    他不过更关心事情有没有办成而已。

    此刻面上一片淡漠,既看不出喜也看不出怒,只垂了眸光道:“的确不可觑。既不清楚此人是谁,便着人查一查那伯府庶女。此人与她必有接触,且与漕河上有些关系,做事又不敢明目张胆,不准是哪个品阶不高的官。范围很,查起来容易。”

    吕显也是这样以为。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事情好像没有想的那么容易。

    作者有话要:

    宁宁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披了件马甲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