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47、第047章 装清高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乖觉

    姜雪宁听见这两字时, 眼角都抽了抽。

    谢危怎么得她很没骨气似的

    她有心想要站起来反驳一句, 可待要张口时,仔细想一想自己今日言行, 又实在没有那个厚脸皮敢自己是有骨气。

    毕竟若能相安无事,谁愿意去招惹谢危

    心里登时憋了一口气。

    好在对方似乎也没有要与她多什么的意思,话音落时,人已经从她身旁经过, 径自向殿外去了。

    姜雪宁在殿内,望着他背影。

    此刻雾气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明朗的天光从高处照落, 越发衬得谢危神姿高彻,仿若仙人临世,哪里有她上一世所见的那些血腥与阴鸷

    而且

    为什么她竟觉得谢危刚才对她那句话时, 心情似乎不错

    可明明对陈淑仪那一句“不愿学, 可以走”时,他心情还很差的样子,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事, 不然, 处事妥帖滴水不漏的谢居安,不至于出这种话来。

    想到这里时,姜雪宁整个人都不好了:千万不要告诉她, 是她狗腿的两句讨好了谢危若这般容易的话, 上一世使尽种种手段都没能成功的她,到底是有多失败

    “宁宁,还不走吗”

    殿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唤。

    姜雪宁回过神来转头一看, 就瞧见了去而复返站在殿门外正探头进来看她的沈芷衣,想来是她们先出去安慰陈淑仪了,结果见自己没跟上,又转回头来找自己。

    心下竟有些感动。

    她回道:“这就来。”

    沈芷衣等她出来便压低了声音对她道:“淑仪家里管得严,陈大人也是一不二,所以才这样。你也是,傻不傻,就算心里真这么想,也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出来呀。”

    姜雪宁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出来,。

    她不好解释,只能认栽:“是我太莽撞,下次一定注意。w..”

    沈芷衣听她声音有些沉闷,心里面咯噔一下,连忙宽慰起来:“哎,你也别想太多,淑仪人其实很不错,从不轻易生气。便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不会同你计较。”

    姜雪宁心那可未必。

    但这话也不好对沈芷衣讲,只笑着收下了她的好意,道:“有殿下关切就够了,旁的我也不在乎。”

    沈芷衣听见她这话,抬眸就对上了她温温然的目光,那花瓣似的姣好唇边还带着一抹浅浅的笑,也不知为什么,觉得脸热心跳,一时竟不敢直视这娇艳的面容。

    她忸怩极了:“宁宁你、你什么呀”

    完莫名难为情,一跺脚,竟丢下一句“我先回宫了”,便提着裙角,落荒而逃。

    姜雪宁:“”

    不是,她就想抱个大腿而已,沈芷衣到底又误会了什么

    别别别别慌

    闺蜜,闺蜜情罢了

    陈淑仪虽不是什么性情骄纵的人,可长这么大还真没受过今日这样大的气。谢危这位讲学的先生要教她们女儿家绝不该学的东西倒罢了,毕竟他是先生,上有三纲下有五常,身为学生就该尊师重道,她也不该再多什么。

    可一个姜雪宁算什么东西

    竟敢她“以己度人,荒谬至极”

    一路从奉宸殿出来,陈淑仪简直一刻也不想多看见姜雪宁,只恐污了自己的眼。

    倒是其他人都跟上来安慰她。

    一行人回到仰止斋都劝她,道:“满京城谁不知道姜二是天生娇纵的脾气,上不得台面,出这种话来一点也不稀奇。陈姐姐从里到外都与她不同,何必同她计较,平白气坏了身子。”

    当然,有些人是真劝,有些人是假劝。

    尤月就是唯恐天下不乱,还记恨着前面在殿中被打脸的事,酸溜溜道:“是啊,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长公主殿下一颗心歪着长全偏到了她的身上,我等巴巴送了一番心意,殿下一转头却都捧到她姜雪宁面前让她挑选。想来便是她做出再出格的事情,殿下也会护着她。陈姐姐家世显赫,虽然不知高出她多少,可这是在宫中,怕还是不要与她作对吧。”

    萧姝转眸看了她一眼。

    姚蓉蓉却是艳羡地一叹:“姜二姑娘能得这么多人喜欢,很有本事呢。”

    陈淑仪一张脸越发阴沉下来。

    尤月却是讽笑一声,反驳道:“那也叫有本事吗听人她学文不行,品行也不端。便是这次入宫选伴读的时候,大家都是亲眼看见的,若非长公主殿下关照,她凭什么能与我们一起坐在奉宸殿中”

    姚惜听着没话。

    陈淑仪却是忽然看着她道:“阿惜今早去的时候,似乎同她走在一起”

    因为有张遮的事情在前,姚惜其实觉得姜雪宁也没旁人的那么不堪,且被她一番折腾的是尤月又不是自己,除了当时被吓到之外,也没有太多的感觉了。

    她的确有过与姜雪宁走近些的打算。

    毕竟好奇她与张遮。

    可一看众人态度,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姜雪宁,她便打消了这念头,道:“我只是有些话要问她罢了。”

    陈淑仪道:“我还以为你要同她交好呢。”

    姚惜一笑:“她也配”

    尤月立刻跟着附和起来:“对,她哪里配与大姚姐姐当朋友首先门第就差了十万八千里,搭理她都是给她脸了。”

    方妙坐在一旁听了半天,心下不以为然,到这里时眼珠子一转,道:“可不是么,也就是燕世子把她捧在手心里疼得跟心尖尖似的,搞得大家都要忌惮她三分。”

    其他人还没听出不对来。

    尤月还当方妙跟自己一般想法呢,起了劲儿:“也不知燕世子是怎么了,都知道姜雪宁是送去外面穷养了才接回来的,一身穷酸气,长得更是媚俗,半点大家闺秀的端庄气质都没有,一看就不正经,哪里算什么美人”

    方妙一脸的深以为然,又点头道:“可不是么,也就眉毛细了点,眼睛大了点,鼻子了点,那唇形好看了点,皮肤比旁人白上一点罢了。不好看,真不好看”

    尤月道:“对啊,也就是眉毛细点,眼睛大点”

    话出口,了两句,终于觉出了不对。

    尤月一下转头来看着方妙,质疑道:“你这是骂她还是夸她呢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方妙身上。

    方妙吓了一跳:“当然是骂她啊,这不跟着你一起骂吗”

    尤月胸口一堵,差点没喘上气。

    陈淑仪却是微微皱眉,问得颇不客气:“方妙姑娘到底算哪边的”

    方妙一脸无辜,立刻大呼起来:“我,我难道还不明显吗当然是你们这边的啊我都了,我这人是看势的”

    她神情实在不像作伪。

    任是陈淑仪也没看出什么破绽,且转念一想方妙的也是实话,就不由更气闷了几分。

    偏偏这时旁边的周宝樱刚啃完了一块桂花糖糕,也不知有没有听她们前面的话,可能就听了半截儿,竟抬头道:“姜二姐姐吗真的挺好看啊我以前都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姐姐。”

    “”

    全场沉默,整个仰止斋一下没了声音。

    周宝樱还奇怪地问:“怎么了,你们不觉得吗”

    方妙憋笑差点没憋死。

    从陈淑仪到姚惜再到尤月,全都跟吃了个活苍蝇似的,神情一言难尽至极。

    姜雪宁不紧不慢从外面踱步回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安静的场面,所有人都不话,听见脚步声才转过头来,都看着她。

    方妙坐在角落里悄悄给她比了个大拇指。

    姜雪宁简直一头雾水。

    不过她猜也知道自己这一天得罪了不少人,或者即便是没得罪,旁人也会因为长公主对她的在意而心生忌惮甚至嫉妒。

    所以反而坦然了。

    经过门口时,她还一笑:“诸位慢慢聊,我先回房了。”

    陈淑仪冷笑一声:“我若是姜二姑娘,当着众人的面出那般没有骨气的话,只怕早羞愧得不能见人了,倒不知姜二姑娘脸皮厚,还这般坦然地回来。”

    没骨气的话

    姜雪宁心道你陈淑仪和谢危比算个什么东西,在开罪你和开罪谢危之间我自然选前者了,又不是傻子

    且她也是真不喜欢陈淑仪那番话。

    上一世尤芳吟一介女子都能活得恣意洒脱,究其所以不过是生活的环境与大乾朝不同,凭什么女儿家就不能学东西了凭什么男儿用权谋就是智计卓绝,运筹帷幄,女儿家用权谋就成了阴阳颠倒、于礼不合

    统统都是狗屁。

    她微微抬眸,削尖的下颌在天光的映衬下有着姣好的线条,姿态里却平白多了一种不将人放在眼底的轻蔑,只嗤笑一声道:“你有骨气就别上谢先生的课么,又没捆住你脚,装什么清高”

    陈淑仪豁然起身:“你”

    姜雪宁怼完她,抬步就走,都懒得多看她一眼,只有似有似无的一声嘀咕在她走后传入众人耳中:“长公主都没话呢,你算哪根葱”

    所有人都悄悄看陈淑仪。

    一场背地里非议姜雪宁的“茶话会”,不知觉间就这样偃旗息鼓,也不知是谁了一句“下午还要同长公主殿下一道去给皇后和太后娘娘请安,先回房休息了”,人就渐渐散了。

    只留下陈淑仪一张脸青红交错,活像是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站在那里,浑身颤抖。

    作者有话要:

    去医院了。

    ps回来了没大碍,但医生建议我少熬夜提高免疫力。

    所以对不起我要鸽二更了。

    今天玩一会儿,然后早点睡觉。

    明天再来。

    我会补更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