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62、第062章 魔高一丈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谢危进了偏殿。w..

    姜雪宁那张蕉庵还同他的峨眉一道挂在墙上。

    他看见便想起来, 欲让姜雪宁将这琴一并带走, 不成想转过头来,竟见姜雪宁两眼微红地看着他, 一跺脚,赌气似的便下了台阶,留给他一道背影,径自往奉宸殿外去了。

    话便没能出口。

    偏殿里静悄悄的。

    昨日焚过的香已经冷了, 徒留一炉没有余温的残灰。

    谢危坐下来。

    有一会儿之后那股气渐渐消下去,才想自己不该生气。她年岁不大, 虽有些精怪顽劣处,可还有些女孩儿心性,那模样不过一时同他使了性子罢了。

    而自己竟也失了常性。

    是近日来出的事太多太乱, 搅得他心神不宁

    他慢慢地拧了眉, 抬起手指来,用力压了压眉心。

    姜雪宁一路回去,却是觉得心底一股意气难平。

    谢危同她那句话时, 她觉着自己或许是没留神伤了人, 触着人逆鳞,有一瞬的内疚。可谢危下一句话让她走,让她不用学琴

    所有的委屈一股脑涌上来。

    她于是将那一股内疚全抛了, 固执地觉着自己没错。

    “不学便不学, 以为我稀罕不成”

    用力地踩着宫道上那紧紧铺实的石板,姜雪宁向着仰止斋走去,忍不住地咬牙。

    可话虽这么, 实则深感憋屈。

    她固然是想离谢危远点,也怵着琴这一道,可自己不想学和谢危不让她学了,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无论如何心里是一股气攒上了,越往下压气得越深。

    回了自己的房里,左看那花瓶里刚插上的树枝是歪的,右看那书案后才挂起的名画是丑的,有心想要打砸点东西撒气,可这屋内种种摆设尽是沈芷衣着人为她布置,无论如何也没舍得下去手。

    末了只能抓了那棋盘上一盒棋子。

    黑白子俱是石子磨成。

    姜雪宁捡起来就一颗颗朝墙上扔,一颗比一颗用力,直打得那墙笃笃作响。

    “还当你姓谢的是什么好东西,原与那些酸儒一丘之貉”

    她不去上学自有自己不愿上学的理由,平心而论,姜雪宁觉着自己还是很能忍的。便是那教诗经的赵彦宏偏心,教书法的王久看不起她想写草书,她也没翻脸不学,而是把这些细枝末节忘掉听他们讲学。

    可张重不一样。

    她听不得这人站在殿上胡八道,讲些令人作呕的言辞。

    姜雪宁本以为谢危不同凡俗。

    尽管上一世此人确有谋逆屠戮等等惊人血腥之所为,可恰是如此才证明他并非一个循规蹈矩之人,该能体她不愿上那张重之学的因由。

    可她才了自己不愿上学,谢危连缘由都不问便是她顽劣不知悔改。

    如此独断刚愎,同那几位惹人厌恶的先生有什么区别

    纵是上一世自己之死与此人谋反之事有脱不开的关系,可她也从未因此觉得谢危是个人,是个庸人,相反,从另一种角度讲,她极其认同此人的本事与才华。

    然而今日这一切的印象都打碎了。

    只因为他在听闻她不愿上学后的臆测与独断。w..

    此人在她心目中忽然便一落千丈,掉进那屠沽市井的庸俗泥堆里,与那些老不死的酸腐一般无二了,再称不得什么“半圣”了。

    “啪”

    又一枚棋子被她用力地扔了出去打到墙上,又弹落下来,滚在地上。

    姜雪宁冷着脸都不看上一眼。

    两眼目光钉在那墙上,像是钉在谁身上似的,也把谁给射穿似的,透出些许凛冽。

    其他人下学回来的时候,那两盒棋子都被扔完了。

    点点黑白散落满地。

    外头有人轻轻叩了她门。

    她拿了本话本子坐在躺椅上看,听见声音便问:“谁呀”

    外头竟然响起沈芷衣的声音:“宁宁,我。”

    姜雪宁一怔,忙把话本子放下,起身走过去把拴上的门拉开,一抬头就看见沈芷衣站在她门口,身后也没跟着人,有些担心地望着她:“你没事吧”

    姜雪宁道:“不过是找借口逃了课,没事。”

    沈芷衣松了口气道:“我猜也是。那张夫子,我听了都忍不了”

    姜雪宁也觉这人实乃毒瘤,便想起自己以前想打报告的事情来,拉着沈芷衣的手,让她进了自己屋里坐,道:“殿下也觉此人不可”

    沈芷衣犯恶心:“从来只闻外头闺阁女儿要学女诫也不曾放在心上,今日一听大倒胃口,哪里将女儿家当做人看可憎的是此般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还要拿进宫里,拿到学堂上来讲”

    姜雪宁旁敲侧击:“那殿下打算如何处置”

    沈芷衣原本只是抱怨,并没想到要处置,姜雪宁这话一,她还真跟着想了一下,两眼顿时一亮,拍手道:“对呀,本公主何曾受过这样的气这女诫寻常人家胡来也就罢了,难不成本公主堂堂一个公主也要如此我自告到皇兄与母后那边去,也好敲打敲打这愚顽夫子,让他取消了这一门。”

    姜雪宁欢喜了几分:“如此甚好。”

    沈芷衣也跟着高兴。

    然而那眉眼才舒展开不久,便又忽然垮了下去,声音低沉:“不过这两日宫中事多,皇兄与母后都不大高兴,换了往日必定对我百依百顺,如今却未必有闲心搭理我了。”

    姜雪宁一时无言。

    沈芷衣便叹了一声,道:“不过也没事,至多等这阵过去便好,晚些时候请安还是要向母后上一声。不想这些了,今日的先生糟心也没关系,明天就是谢先生来上课了,要教我们那边他新选编的文集呢”

    “”

    若不是她提,姜雪宁险些都要忘了还有这件事。

    是啊。

    谢危一人教两门,往后她虽不去学琴了,可三日里有谢危两日的课,糟心的日子怕还多呢。

    只是她与谢危之间的龃龉也不必道与沈芷衣。

    姜雪宁淡淡地笑了笑,道:“是啊,谢先生同旁人不一样,明日便高兴了。”

    不管心里对谢危此人已存了多深的偏见,次日起来还得要洗漱,收拾心情去上课。

    姜雪宁昨晚上睡时已经想清楚了。

    谢危若因这一桩事恼了她撵她出宫从此不用上学,那自然是天大的好消息,她一回府就求了自己那和稀泥的爹浪迹天涯去;可若谢危只不私底下让她学琴,那学还是要继续上的,见了谢危也恭恭敬敬,只权当不熟,也当先前那些事都没发生过。

    至于谢危因此迁怒要害她死

    姜雪宁觉着他要除她趁早就除了,且上次入宫时有言在先,不至于因这些许事暗计害人,失了他的气度。

    想谢危独断不分青红皂白她,她也抱了猫吓他,堪堪算扯平。

    所以把昨日的义愤抛下,心平气和去了奉宸殿。

    因为今日第一堂便是谢危的课,所以众人都去得甚早。

    怕课间无聊,方妙带了副象棋。

    趁着还未到卯正,她便把棋摆上,周宝樱难得眼前一亮,不由分就拉过了椅子坐在她对面,放下狂言:“好嘛原来你还带了一副棋,也不早拿出来。你们都道我只会吃,我可告诉你们,才不是这样今天便叫我露一手,给你们瞧瞧。”

    众人都知道她是个活宝,完全没把她的话当真,但热闹谁不想看呢

    于是全都凑了过来看她们下棋。

    姜雪宁却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垂下的目光落在桌角那端端摆着的册书上:昨日她从奉宸殿离开时,推了一把书案,案上的东西都掉了下来,没想到今日来都已经被伺候的宫人收拾了个妥当,连之前那本掉下去的女诫都合上了正正放在桌角。

    沈芷衣来得晚些,撇着嘴,眉眼也耷拉下来,见了姜雪宁便丧丧地喊了一声:“宁宁。”

    姜雪宁一看便知是事情没成。

    她笑着宽慰她:“殿下先前就了,太后娘娘与圣上事忙,有这结果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你过些时候改一天再此事,他们不准就允了,何必这样丧气”

    沈芷衣道:“也是。”

    昨日去告那张重的状不成,原是意料中事,改一天再就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于是重又开颜,拉姜雪宁去看周宝樱同方妙下棋。

    方妙带棋来不过是想随便下下,解解乏闷,又想周宝樱平日懵懂不知事,便道她多半是故意大话逗大家乐,是以初时也不曾将下棋本身放在心上。

    可出人意料,一坐在棋盘前,周宝樱跟变了个人似的。

    那平日总松鼠般鼓动个不停的腮帮子紧紧绷着,稚嫩的脸上一片肃然,清秀的眉宇间竟有几分凝重,下起棋来一板一眼,没一会儿便杀得方妙傻了眼

    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一晃神间已被吃了个“士”,于是连连摆手,竟上前把自己方才落下去的那步棋撤了回来:“不算不算,刚才不算我都还没想好呢,我不下这里了,我改下这里”

    “落子无悔”

    周宝樱惊呆了:“怎么可以这样”

    她出这句话时眼睛睁得老大,活像是被方妙抢了块酥饼去一样愤愤。

    这场景本该是严肃的。

    然而她脸上是下不去的婴儿肥,非但不吓人,反倒十分可爱,引得众人止不住地发笑,调侃道:“这是好棋手遇到臭棋篓子扯不清了”

    方妙还兀自为自己辩解,周宝樱下棋如此吓人,摆明了是欺负她,悔棋也不算什么。

    众人都笑得东倒西歪。

    连站在最边上观战的姜雪宁都没忍住露出几分笑容来。不过她一转眸就瞥见殿门外一道身影走了进来,脸上那原本明媚的笑容隐没了,先垂眸躬身道了声礼:“谢先生好。”

    众人这才发现谢危来了。

    下棋的站了起来,观棋的也敛笑转身,跟着姜雪宁一道行礼。

    谢危的脚步便在殿门外一停。

    他昨夜没睡,一半是事多,一半是心堵,一番错综复杂的局面没理顺,半夜又头疼,犯了寒症,今早从府里出来时面色便有些发白。

    原本轻便些的道袍也不穿了。

    剑书怕入了冬风冷吹得寒症加重,给他披了嵌了层绒的深青氅衣,立住时便有几分青山连绵似的厚重。

    姜雪宁看见他时敛了笑意,一副挑不出错来的恭敬姿态,谢危自然清楚地收入眼底,也不知为什么又气闷了几分。

    他淡淡道:“不必多礼。”

    也收回了方才落在姜雪宁身上的目光,携了一卷书从殿外走进来。

    众人都知是要上学了,连忙帮着方妙收起棋盘,各自回了自己的位置。

    姜雪宁也向自己的书案走去。

    谢危自来从右边过道走,正好从她书案旁经过,然而目光不经意垂落,忽然便凝住不动,连着脚步都再次停了下来。

    姜雪宁顺着他目光看去,发现他看的竟是摆在案角的那册女诫,唇边不由勾出了一抹讽笑。

    谢危两道长眉却是蹙紧。

    众人案头上都有这本书。

    他伸手拿起姜雪宁案角这本,翻了两页,搭在那纸页边角上的长指便停住,只问:“奉宸殿进学并无此书,谁让放的”

    姜雪宁心底一嗤,并不回答。

    众人也都面面相觑。

    沈芷衣犹豫了一下,道:“回先生,昨日本教礼记的张先生学生等不知尊卑上下,是以压了礼记先教女诫,命人发下此书。”

    “”

    张重

    这位国史馆总纂并不与翰林院其他先生一般,谢危接触得不多,实没料着沈芷衣会给自己这样一个回答,更没料着张重有胆量阳奉阴违,改了他拟定的书目。

    目光重落到书页上,条条皆是陈规陋款。

    他脑海里竟不由自主地回溯起昨日与姜雪宁一番带了火气的争执

    ““这时辰张先生还在讲学,你不听课坐这里成何体统”

    “张先生的课我不想听”

    “我训你不该”

    “尊师重道,自然是先生教什么,学生学什么,先生什么,学生是什么。谢先生压我斥我误会我,都是应该。”

    谢危洞悉人心,听了沈芷衣的话,一想便知,昨日是自己先入为主,不分皂白地责斥了她,才使她怒极反击,一时便生出几分不知来由的烦郁。

    再见这书,便更不惯了几分。

    他虽一向与人为善,可内里却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当下也不置一言,眼帘一搭,劈手便将这女诫朝殿外扔了出去。

    那书册“哗啦”一声,翻起白花花的纸页来,摔落在外头台阶上。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姜雪宁也不由抬眸望着谢危。

    谢危有些苍白的脸容不起波澜,只看众人一眼,持着自己编的那卷书走上殿,站定后,一指殿门外:“都扔掉。”

    沈芷衣惊喜极了,把自己桌上那本女诫扔了出去。

    其他人却是面面相觑,一副畏缩不敢模样。

    陈淑仪已在谢危那边吃过一回亏,此刻虽心有不满,却也不敢开口。

    姚蓉蓉的声音于是显得十分气弱:“那、那张先生那边”

    谢危垂眸根本不搭理。

    任谁都看得出来,比起前日教琴的时候,他心情是坏了不少的。

    见没几个人扔,他也懒得再。

    只把自己那卷书平放下来,淡淡道:“上课。”

    谢危今日原打算讲师,非为强调尊师重道,而是为向众人言明“学”之一字的紧要和“师道不师人”之道理,可进殿时见着那本女诫,又了然昨日因由,怕宁二听了此篇后误解他以师道压人,遂将此篇翻过,思量一会儿,把史记里廉颇蔺相如列传一篇挑出来讲。

    从“完璧归赵”讲到“负荆请罪”。

    因事有传奇,众人都跟听故事似的,很快便全神贯注。

    他讲到廉颇误会蔺相如时,便不由向姜雪宁看去,却见她浑然无觉似的坐在角落,虽也没开差,可看着并不如何认真模样。

    眉头于是再皱。

    可此时若再责斥无异于火上浇油,便将心思压下,不再看她。

    待得一个时辰后下学,谢危朝她走过去。

    可还不待开口,姜雪宁已看见了,竟冷冷淡淡躬身向他一礼,道:“恭送谢先生。”

    “”

    谢危还未出口的话全被她噎了回去,终是看出她心怀芥蒂,不愿搭理人,又想辰正二刻国子监的孙述便要来教算学,实非话的良机,立着看她半晌,只好走了。

    只是一路出宫回府,心内终究一口郁结难吐。

    吕显掐算着时辰登门拜访,一进了壁读堂便看见他面向那一片未悬一物、未书一字的空墙而立,手里一盏茶也不知端了多久了,大冷天里连点热气儿都不往外头冒了,不由一阵纳罕。

    这壁读堂乃是谢居安书房。

    向来是遇到难解之事才面壁而立,空墙上不置一物为的是澄心静思,今日是为什么为宫里那桩眼见着就要闹大的如意案

    他一整那文人长衫在谢危身后坐了下来,只道:“无缘无故跑去宫里教那些女孩儿干什么,平常经筵日讲都挪不开空,如今又收一帮学生,是更难见着你了,一天倒有五六个时辰都在宫里。今日来本是想同你那尤芳吟,你这架势,又出什么事了”

    谢危觉得他聒噪。

    直到这时手才动了动,回过神来去喝端着的那盏茶,才发现已经凉了,只好置在一旁案角上,道:“些许事。”

    “事”吕显不由上下打量他,目光古怪,“你谢居安从来只为大业烦忧,我倒不知你什么时候也会为事澄心了。”

    谢危一想,可不是这道理

    一时也觉好笑。

    他也不好对吕显自己昨日心躁,同个丫头置气,且还理亏于人,只能摇头,无奈叹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谢危终也有被人治的时候。”

    作者有话要:

    红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