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65、第065章 陷害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姜雪宁又不傻, 作弄人得有个度, 何况还是对着谢危呢虽觉得此人对自己的态度和想象中不大一样,可她却不敢因此太过得寸进尺, 毕竟她不知道谢危的度在哪儿。

    是以乖觉地应了下来,什么再也不敢。

    谢危也真没同她计较,只不紧不慢地走在她前面,回了奉宸殿。

    众人三天前都是看着姜雪宁学琴愚顽触怒了谢危被留堂, 如今看她一副低眉顺眼模样跟在谢危后面回来,真跟三伏天里吃了冰一样, 莫名地浑身舒畅。

    想她嚣张跋扈时多得意

    有燕临护着,还有长公主保着,可架不住这位谢先生是当朝帝师, 连长公主也不敢开罪的人物, 任姜雪宁再厉害,弹不好琴还不是被谢少师治得服服帖帖

    就连乐阳长公主见了都忍不住生出几分心虚的同情:她知道谢先生于治学上是个严谨的人,万不可能对谁网开一面, 宁宁被他拎着单独学琴, 还不知谢先生要如何严厉对待,她又会过得多凄惨。

    可对此她也无能为力。

    此刻便在心里想:没关系,没关系, 以后再对宁宁好一点, 补偿起来就好

    姜雪宁抱着琴从外面走进来,初时还不知这帮人心里都是什么想法。

    但等到谢危听得她弹了一声琴立刻叫她停下,坐一旁静心不要再弹时, 她一扫周遭人的神情,才恍然明白了几分,这帮人都以为她在谢危那边混得很惨

    直到下学,她都没敢再摸琴一下。

    结束时候,谢危从她身边走过,照旧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全无方才在偏殿中的平和与耐心,分外冷淡地道:“学琴,一要戒躁,二要静心,三要勤练。这三样你一样没有,自明日起自己每日到偏殿练琴,学不好便不要留下了。”

    姜雪宁目瞪口呆。

    谢危这人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她莫名有一种拍案而起的冲动,然而抬起头来竟对上谢危一双含笑的眼,一时怔住,没反应过来。但谢危留下这话也不再什么了,径直抱琴出了殿去。

    见着人走了,殿里其他人才议论纷纷。

    乐阳长公主义愤填膺地走到姜雪宁身边道:“谢先生要求也太严厉了些他怎么能这样你呢”

    周宝樱也鼓着腮帮子点了点头:“是啊,宁姐姐真的好可怜哦,我们初学琴的时候都是从不会才到会的呀,谢先生好过分的”

    连姚蓉蓉看着她的神情都带了些同情。

    至于尤月陈淑仪等人,虽依旧是恶意未除,总有些冷嘲热讽,可看着姜雪宁时却不再是那种眼中钉肉中刺嫉妒得入骨的感觉了。

    她们仿佛从这件事上找到了点优越感。

    于是看她的目光里偶尔便带上一种高高在上的轻视,甚至常有点玩笑似的虚伪的同情,有许多话也不避着她才讲,而是当着她的面转弯抹角地讲出来,算是把往日暗地里的东西放到了明面上。

    就这般持续了几日。

    姜雪宁发现自己虽然时不时要被其他人刺上那么几句,且跟其中几个人依旧有解不开的过节,但被其他几个人同情着可怜着,竟也能够一种怪异的处境融入众人之中了。

    于是她忽然学到了。

    姜是老的辣。

    狐狸还是姓谢的狡诈。

    退一步,让人以为她处境凄惨,虽然仇恨无法消弭,却可使原本处处针对敌视她的人放松警惕,甚至能让那些原本偏向中立的人因为同情她而走近她。

    不愧是将来能谋反的料啊

    人心玩弄于鼓掌,还不露半点痕迹。

    所以这一日,坐在茶桌对面,喝着谢危亲手沏的茶,姜雪宁觉得,她其实在谢危这里混得有点如鱼得水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们了。

    燕临纵容她,沈芷衣偏宠她。

    这两人固然都是对她好,可也轻易将她推上风口浪尖;谢危明面上打压她,苛责她,对她不好,反倒化解了旁人对她的敌意。

    那一天后,国史馆总纂张重便再也没有在奉宸殿出现过。

    听太监们议论,是告老还乡了。

    教礼记的新换了一位姓陈的夫子,唤作“陈筹”,规规矩矩地给她们讲书,既不媚上也不欺下,且大约是有张重作为前车之鉴,对着她们是格外地耐心,有问必答,有惑必解。

    至于教诗经的那位总捧着萧姝夸的赵彦宏赵先生,没过两日也倒了霉。

    起因是他众人她们写首五言诗来看看。

    下学后姜雪宁便去谢危那边学琴,照旧是心不静,被谢危叫了坐在琴边,发呆时却忍不住为那五言诗发愁。

    谢危便问她愁什么。

    她了学诗的事,道:“赵先生学识固然好,可旁人的学业再好他也不夸一句,我虽不喜欢陈淑仪,可她诗词笔墨还真未必差了萧姝去,赵先生眼里好像就萧姝上佳,长公主殿下排第二,旁人就是那野花野草不作数。我顶多读些文章,不爱弹琴也作不来诗,赵先生本就看我不起,到时勉强写出来怕是又要贻笑大方”

    谢危看了她一眼,没话。

    姜雪宁便醒悟过来:“我不是打报告,也不是要给赵先生上眼药,这不先生您自己问的吗”

    谢危莫名笑了起来。

    他正拿了刨子刨那块挑出来做琴的榉木,笑过后却将木与刨都放下了,略一思量,走过去拿起书案上的镇纸,在原本被镇纸压住的几页澄心堂纸里翻了翻,抽了一张出来看片刻,便递给姜雪宁,道:“这几句你拿去,誊抄后只是你自己写的,届时看赵先生怎么。”

    接过那一页澄心堂纸,看见上面那四行诗的瞬间,姜雪宁脑海里只冒出了上一世尤芳吟同她玩笑时提起的四个字:钓鱼执法。

    当然这话她不敢对谢危出口。

    何况了谢危也未必知道。

    是以规规矩矩地接了这首诗,过没两日上课便拿去坑赵彦宏。

    也是那赵彦宏不知国史馆总纂张重倒霉的内情,见了姜雪宁誊抄的这诗只瞥了两眼便道:“光押着韵有什么用简直狗屁不通。尤其空山不辨花一句不知所云,前面还在空山一眨眼就一庭暗,的确是切了题,有月有山有花有云有风,可也太不入流”

    那一刻,姜雪宁是同情他的。

    因为谢危教琴,就在他后面,那一日又来得蛮早,坐在正殿角落里喝茶,正正好将这话听了,一副颇为惊讶的神情,忽然道:“赵先生,这诗谢某可否一观”

    那诗写的是:

    夜月明如玉,空山不辨花;

    云来一庭暗,风去百枝斜。

    谢危看了不话。

    赵彦宏还不知自己摊上事儿了,问:“谢先生以为如何”

    谢危将诗稿递还,神情古怪:“我倒不知这诗原来不入流,有这么差。”

    赵彦宏终于听出话锋有点不对来,添了几分忐忑:“您的意思是”

    “哦。”谢危一副不大好意思的模样,勾着修长的食指,在自己挺直的鼻梁上轻轻一搭,歉然一笑,“赵先生见笑,此诗实是区区不才在下旧日之戏作,胡乱诌成,上不得台面,岂敢班门弄斧,肆意评判”

    赵彦宏当时就傻了。

    谢危却演得真真的,面容一拉便看了姜雪宁一眼,道:“想来是姜二姑娘在偏殿里同我学琴的时候见着,顺手借走了吧”

    事后倒没听谢危如何。

    只听人那赵彦宏回去之后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夜里对着灯盏叹气,白天见了人恍惚,第二天便向上头请辞不敢再教长公主,又自请调了外职,没逢上合适的缺,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讲竟只捞着个六品的闲散朝奉郎,自个儿还格外庆幸。

    姜雪宁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没想到今日一早就听姚惜、陈淑仪等人议论,圣上追究此事,发了火,由一个张重一个赵彦宏,牵扯出一干党附之事,撤了许多人的职,包括原掌院学士在内,却另任谢危为新的翰林院掌院学士,肃清不正之风。

    人人都道谢先生是越发显赫了。

    姜雪宁却觉得此事从头到尾都在谢危谋算之中,连奉宸殿讲学先生们这点事都能拿来做出文章,又在朝中上个台阶,到底不可觑。

    谢危坐在茶桌这一头,待那滚水在壶中浸得片刻,便将壶中水倾入茶海中,而后揭了茶盖起来,嗅闻盖上留香,抬眸见她神游天外,便道:“这几日来叫你静心,你半分窍门没学着,随时发呆走神的功夫倒越见深厚。到如今我都有些怀疑,姜二姑娘这团败絮里不准没藏什么金玉。又瞎想什么”

    姜雪宁这才回神。

    她倒觉着这些天每日正殿里静坐一时辰,偏殿里静坐一时辰,原本坐下就憋不住躁得厉害,现在能坐下来就开始神游天外,已经是一种长足的长进了。

    可也不敢同谢危顶嘴。

    她咕哝:“谢先生高升,多成了掌院学士,比我爹都厉害了,学生替您高兴。”

    这段日子她嘴还怪甜的。

    只是此事于谢危而言却没面上那么简单。

    借奉宸殿中为乐阳长公主讲学的这几位先生清洗翰林院,实在是情势所迫,便是做得再无痕迹,为有心人注意也难免觉得他工于心计,急功近利。

    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若有时间,他可以做得更不着痕迹,可玉如意一案越查越紧,腥风血雨不日便将到来,他再不握着点什么实在的权柄,焉知不会失去对全局的掌控

    谢危并不解释,只垂了眼帘,道:“宫中用纸皆有定例,颇有忌讳处。你那边内务府送的都是冰翼纸和白鹿纸,前些日我给你的那页却是宫里澄心堂储的纸,明日你来记得带了放回我处,免得叫人见了生事。”

    这样的细节他都要注意,也不怕操心太多将来头秃

    不过姜雪宁也知宫中一言一行都要慎重,腹诽归腹诽,这件事却是记在了心里。

    喝过茶,外面有个面生的太监来给谢危送邸报。

    她见那太监似乎有话要讲,便躬身辞了谢危从偏殿里出来。

    回仰止斋的时候,只见着慎刑司的人从内宫的方向拖了好几名塞了嘴的太监经过,个个身上带伤,奄奄一息,一看便知是受了酷刑,不知要怎么发落。

    姜雪宁便不敢再看,埋头顺着宫墙脚下走过。

    山雨欲来的气息忽然就笼罩了整座宫闱。

    但她想仰止斋中都是伴读,该与如意案扯不上关系。

    谁知道就是这一晚,众人都坐在流水阁里温书的时候,一名持着拂尘的太监阴冷着一张脸,竟带着浩浩荡荡一帮人闯进了仰止斋,手一挥便道:“都给咱家仔细搜”

    一帮伴读大都没有见过这样吓人的场面,一时惊慌失措。

    姜雪宁也意外极了。

    她可不记得上一世如意案的时候有人来搜查过仰止斋。

    还是萧姝尚显镇定,也或许因为姑母便是太后,所以格外有底气,只向那太监问道:“敢问公公,这是出了什么事,又是要搜什么”

    那太监是新任的内宫总管太监汪荃。

    他对萧姝倒是恭敬,还了一礼,笑起来道:“想来诸位伴读都听过了风声,前几日内务府里竟有人敢在献给太后娘娘的玉如意上刻谋逆之言,惹得圣上盛怒,这几日连番追查,清理了不少人。但也不知宫中藏污纳垢如何,这仰止斋也是宫中一处居所,咱家依圣上口谕与太后娘娘懿旨,例行来搜上一搜罢了,还请诸位不必惊慌。”

    话虽是如此,可他带来的那帮人搜查时却不见半分客气。

    瓶瓶罐罐都掀了个底儿朝天。

    凡有书籍文字也要一一看过。

    姜雪宁瞧着这架势便是眼皮一跳,忽然想起那页澄心堂纸还被她压在匣中,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没一会儿众人的房间都搜过了。

    大多都报没问题。

    众人皆松了口气,只道是此案例行搜查罢了。

    可就在她们刚将心放下来的时候,一名搜查的太监匆匆从廊下走来,手中捧了一页纸,递到那汪荃的手中,然后附耳上去低声了什么。

    汪荃一见那页纸上之所写,便道一声:“好哇”

    他抬起头来扫视众人,只问:“哪一位是姜侍郎府上千金”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落在姜雪宁身上。

    隔了一段距离姜雪宁看不清那太监拿的是什么,只以为是谢危先前给她的那页澄心堂纸,便想该来的躲不了,怕要费一番心思解释。

    于是站了出来,回道:“我是。”

    那汪荃上下打量她两眼,冷笑一声:“好胆子,敢做敢当来人,把这乱党给咱家抓起来”

    乱党

    姜雪宁瞳孔剧缩,一时没反应过来,已被两旁的太监按上来扭住了手。

    她不敢相信:“公公血口喷人,臣女如何成了乱党”

    汪荃只将那页纸向她一翻。

    哪里是谢危那页澄心堂纸

    是一页在宫里再常见不过的白鹿纸,上头用笔写着两行字:三百义童,惨死何辜庸帝无德,敢称天子

    这一刻姜雪宁遍体生寒。

    仰止斋里人影幢幢,灯火煌煌。

    她转过脸来,看着昔日与自己同为伴读此刻也同立在此处的其他人,竟觉得来搜查的那些太监们提着的灯笼太晃眼,照在她们的脸上,都一片模糊,叫她看不分明了。

    作者有话要:

    253

    将就吧,明天张遮,汪。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