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91、第091章 试剑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庆余堂前, 众人已经摆上了酒, 一面行酒令一面喝。

    姜雪宁酒量着实一般,也被沈芷衣扭着喝了一点。

    她一沾酒, 面颊上便染了薄红,煞是好看。

    沈芷衣便忍不住拍了一下手,指着她问众人:“看,宁宁好看不好看”

    在场有许多都是燕临的朋友, 俱是少年心性。

    方才是碍着男女有别不好朝姑娘们那边看,可这时沈芷衣一问, 包括延平王在内的许多少年人都悄悄抬起眼来朝她看,一时有那情窦未开面皮也薄的便看红了脸。

    唯有燕临看得坦然而认真,弯着唇笑:“好看。”

    姜雪宁无言。

    她原本是沾了酒才脸红, 眼下薄红的面颊却是因为这简单的两个字又红了几分, 变作绯红,越发有几分惹人注目的明媚娇艳。

    众人又是笑,又是闹, 酒一喝起来, 话一起来,仿佛什么都忘了,连烦恼都抛却于脑后。

    萧姝等人耽搁片刻到来时, 所见便是这般场面。

    人在廊下, 她的脚步停下了,走在她身后的其他伴读与另一名华服少年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沈芷衣刚举起酒杯要叫延平王喝,一抬头看见廊下来了人, 先是一怔,接着便笑起来:“阿姝你们也来了。诶,这不是萧烨吗竟然也来了。”

    站在萧姝身后的那名少年,下颌抬得有些高。

    听见沈芷衣直呼他名姓,嘴唇便抿了几分,可碍于对方身份颇高乃是公主,又不好发作,只能勉强笑了笑,道:“萧烨见过长公主殿下。”

    萧烨。

    姜雪宁听见这名字便转头去看。

    那少年十岁年纪,眉眼与萧姝像极了,穿在身上的是昂贵的天水蓝锦云缎,腰间更是挂了许多香囊玉佩,还佩了柄剑鞘上镶满宝石的长剑。虽然在同人打招呼,却并未看旁人一眼,神情间颇有几分倨傲。

    这便是萧氏一族现在的嫡子了。

    定国公的续弦所出,萧姝一母同胞的弟弟,据传当年乃是龙凤胎,很惹得京中赞叹,若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很快便能被封为定国公世子,承继偌大的萧氏一族。

    身份如此贵重,也难怪倨傲一些。

    只不过

    等过两年萧定非出现,他还要能倨傲得起来、笑得出来,那才算是真本事呢。

    姜雪宁收回了目光。

    沈芷衣招了招手道:“我们正在行酒令喝酒呢,你们也一起来。”

    萧姝敛身一礼:“恭敬不如从命。”

    燕临静静地看着,不出声也不反对。

    萧烨走过来时,大大咧咧地坐下了,然后扫了桌上一眼,轻轻撇了撇嘴,道:“喝的是什么酒呀”

    延平王傻乎乎地回:“陈年的杏花酿。”

    萧烨摇头:“这有什么好喝的。”

    众人都看向他。

    他今日来还带了一把描金的折扇,抬起来便敲了敲桌,道:“早知你们都来得这样早,要在这里喝酒,我便把我们家的紫金坛带来给你们,是江南一干人送来的,酒中第一。”

    燕临笑笑没有话。

    萧姝眉头一皱,看了萧烨一眼。

    萧烨便一摸鼻子,似乎反应过来什么了,但眼神中依旧透着些不以为然,端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盏酒来,便道:“当然了,杏花酿也不错,老酒,好酒,将就也能喝喝。”

    众人原本都喝得很高兴,听了他这话却是觉得大倒胃口。

    在座的哪个不是勋贵子弟

    便是萧氏一族显赫,高出旁人,可谁家能没几坛子好酒若非碍着今日乃是燕临冠礼,只怕立时便拂袖走了,都懒得搭理他。

    到底还是延平王老好人,看气氛忽然不大对,连忙出来打圆场,端了一杯酒便站起来,向燕临高举,道:“今日是燕临生辰,大家可好不容易能聚在一起,不如大家便一起敬他一杯,为他贺生辰,怎么样”

    沈芷衣当即道一声:“好”

    众人当然也无异议,齐齐站起来端酒,向燕临高举。

    一个道:“我祝燕世子福如东海”

    燕临笑:“去你的。”

    一个忙把前一个推开,道:“我来我来,当然是要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

    燕临叹气:“俗。”

    轮到萧姝,她略一沉吟,举杯注视着燕临道:“我也俗,便祝愿燕世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落在旁人耳中,这是祝愿燕临长命百岁。

    然而落在姜雪宁耳中却变得格外刺耳,听见萧姝出这几个字的瞬间,她面色便陡地一变,目光忽然变得锋锐了一些,向萧姝望去。

    萧姝嘴角噙着淡笑,仿佛的确是出于真诚出的这番话。

    她竟无法判断,她是无心,还是有意。

    燕临便坐在姜雪宁的对面,闻言也抬起头来看了萧姝一眼,倒是面不改色,显出了一种超乎他年龄的沉稳,甚至还道了声谢:“能得萧大姑娘一句祝贺,燕临该记上很久的。”

    萧姝道:“客气了。”

    燕临转头看向姜雪宁,方才那平淡的目光便柔和了许多,道:“你呢,祝我什么呢”

    姜雪宁没想到燕临会主动叫她,心里还想着在场的人这么多,也不至于每个人都上一句,自己同众人一道,混过去也就是了。

    这一下被燕临一点,所有人都看向了她。w..

    她张了张嘴,脑袋里竟是一片空白。

    燕临看她纤细的手指端着酒杯愣在当场,一副不知道要什么的模样,不由莞尔,便伸出手去主动用自己的酒杯与她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道:“你想不出话来,那便换我来祝你吧。”

    姜雪宁怔怔望着他。

    那少年注视着她,十分认真地道:“愿尔明月长随,清风常伴,百忧到心尽开解,万难加身皆辟易。”

    言罢径直仰首饮尽盏中之酒。

    众人便齐声喝起彩,一道都将杯中酒喝了。

    姜雪宁慢了片刻。

    等到燕临放下酒盏来看着她,她才觉着一颗心都被今日醇烈的酒液浸着酸胀极了,也仰首把盏中酒干了,一双眼眸都被染得水光潋滟,明亮动人。

    今日燕临是主,众人话都围着燕临,酒都陪着燕临喝。

    出身定国公府的萧烨自问身份地位都不比燕临低,可自坐下来之后却没谁搭理,于是越坐越觉得气闷,索性把酒盏一放,站起来在这庆余堂的院子里四处打量。

    先前姜雪宁送给燕临的那藏着剑的剑匣搁在旁边。

    他走过去便看见了,好奇之下拿起剑来,举在天光下看了看,不由摇头:“这剑看上去也太简单,太沉手了吧人都言剑走轻灵,怎么这样的剑也出现在侯府”

    正在同人话的燕临一回头,眸光便冷了冷。

    连沈芷衣都紧皱了眉头。

    燕临走过去,只道:“有的剑走轻灵,有的剑走厚重,剑不同,道不同,还请萧公子将此剑还给我吧。”

    然后便从萧烨手中把剑拿了过来。

    萧烨听着他言语平静,却完全没感觉出这人把自己放在眼底,且他从来是锦衣玉食,被人捧着长大的,自来不知什么是收敛,陡地冷笑了一声:“本公子的剑乃是京中著名的剑士柳燮先生所传授,燕世子这话的意思,是他得不对”

    游侠的剑与将军的剑,不是一种剑。

    但燕临也不想同他解释,只道:“你对便对吧。”

    他不这般还好,越这般,萧烨越发觉得他轻慢,原本就压着的傲慢和不满顿时发作出来,眼看着燕临持着剑弯身便要将剑重新放回匣中,竟直接手往自己腰间一按,立拔了自己身上所佩的宝剑

    轻灵的剑身一晃,便压在燕临剑上

    他笑:“何必这么着急藏剑于匣听燕世子的剑术乃是燕侯爷手把手教的,柳燮先生也对侯爷的剑多有赞誉,今日适逢其会,燕世子新得一剑,不知可否讨教讨教”

    萧烨这柄剑是雪似的剑,长,窄,甚至有些软。

    燕临这柄剑却是三指宽,陨铁铸成剑刃,有三分乌青的光华。

    他还保持着先前要将剑放回剑匣的姿态,低垂着头,目光也下落,轻而易举便看见了自己那映照在萧烨雪亮剑身上的眼眸。

    愠怒,肃杀,冷寒。

    于是眉头轻轻一动,手腕一抖,燕临连脸上神情都没变,便抬了剑一震,竟直接将萧烨所持之剑震得倒转而回,险些从他手中飞出

    萧烨猝不及防,大吃了一惊。

    燕临却倒持着长剑,剑尖斜斜指地,方才姜雪宁双手托着都觉得吃力的长剑,被他提着竟不觉有什么重量,意态自然,笑道:“讨教不敢当,萧公子既有心试剑,比一比亦是无伤大雅的。”

    萧烨的面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他自负从名师习剑,实在不将燕临这种跟着大老粗学剑的人看在眼底,又眼见乐阳长公主并京中勋贵子弟都在,有心要一逞本事,让众人都刮目相看,是以想也不想便大叫了一声:“好看剑”

    话音落时人已随剑而上。

    众人都没想到他们比就比,吓了一跳。

    姜雪宁也一下从座中起身。

    反倒是沈芷衣兴奋起来:“呀,这下好玩了”

    燕临脚下没动,只一垂眸,侧身一避,便让开了这一剑。

    长剑贴着他肩膀擦过去。

    萧烨眉头一皱便想回剑再打,可燕临重剑在手倏尔倒转,那沉重的剑身便划过个弧线打在萧烨剑身之上。一时竟有火花四溅之感,剑身巨震之下,萧烨险些便没握住剑,忙回身抽剑才得以稳住。

    甫一交手便吃一亏,他面子上更挂不住。

    牙关一咬,提起长剑来便按着师父所教,使出种种眼花缭乱的剑招来,然而燕临不出剑则已,一出剑便往往击中要害。

    “当”

    “当”

    “当”

    燕临一身深蓝锦袍,衣袂都似带着劲风,初时还给萧烨几分面子,也是想看看他深浅。可过了没几招之后便发现此人不过是花拳绣腿,学了点皮毛便自以为是,手底下遂重了起来。

    一剑快似一剑,一剑重似一剑

    萧烨但觉户口发麻,脚底下都站不住,燕临却背着一只手,闲庭信步般一剑一剑劈来。每劈来一剑,萧烨便往后退一步,最终竟退到了那樱桃树下

    “铮”

    一声尖锐的鸣响。

    燕临面无表情,手中冷硬厚重的长剑剑身直接敲在萧烨手腕上,再一挑,那轻灵雪剑便如一道素练划过道亮光,径直从萧烨手中飞出

    落下时掉在那青石砌成的台阶上,“当啷”一声响。

    廊上观看之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萧烨面上更是一阵红一阵青。

    完全没有给他留半点面子

    燕临自便跟随着父亲勤学苦练,虽也是京中勋贵子弟,可放到通州、丰台两处大营里,也能与兵士中顶尖的好手打平,不管习武还是学剑,都倾向于实用、直接

    战场上无法胜过敌人,死的便会是自己。

    这也就导致他的剑势看上去格外凛冽冷酷,甚至带了几分令人胆寒的威重

    击落萧烨之剑后,他手腕一转,双手握着剑柄,倒持长剑连神情都与最初时没有两样,不带半分变幻,只长身而立,向对方抱拳道礼:“承让了。”

    萧烨虎口尚在发麻,咬牙道:“你”

    燕临眉目间染上些许霜色,先前压着的那几分冰冷终于完全透了出来,甚至有一种京中勋贵子弟绝无的锋利:“怎样”

    萧烨看他半晌,竟退了一步,冷笑一声道:“罢了,武夫粗人,也就会这么一点东西。”

    沈芷衣当即走了下来,盯着他道:“你什么”

    燕临却没有动怒,只是上下打量着萧烨,竟是平淡地一笑,道:“若当年的定非世子在,恐怕不至如此废物。”

    定非世子

    京中已经少有人听过这个名字了。

    可到底事关萧燕两大氏族的秘辛,暗地里终究还是有人传的:萧姝与萧烨都是续弦所生,定国公的元配妻子乃是勇毅侯的妹妹、燕临的姑母,原本要承继萧氏一族的则是元配嫡子定非世子,若不是定非世子在二十年前不幸罹难夭折,燕夫人和离回了勇毅侯府,哪里轮得到续弦进门、萧烨成长嫡只怕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

    燕临这话看似平淡,威力可是不。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萧氏姐弟身上。

    萧烨哪里想到燕临毫无预兆竟然提起这话题

    他脸色一变,盛怒上来便要发作。

    关键时刻萧姝冷喝了一声:“你闭嘴”

    萧烨一窒,目中恨恨,可终究没敢话了。

    萧姝却走出来,倒还能保持些许镇定,只是脸色也不大好看了,向燕临行了一礼,道:“舍弟莽撞,言语不慎,惹得燕世子不快,萧姝在这里为他赔礼道歉了。听闻定非兄长天资聪颖,慧敏过人,然而此事已经过去近二十年,家父未尝不嗟叹伤怀。斯人已去,旧事难追,燕世子今日何必提起,如此咄咄逼人呢”

    燕临看向了萧姝,只走到那栏杆前,将方才那凌厉冰冷的长剑稳稳地放入剑匣之中,淡淡道:“是啊,到底斯人已去,旧事难追。这样一个人若侥幸还活着,该是多可怕一件事,又该有多少人为之提心吊胆、夜中难免啊。”

    作者有话要:

    来iao

    看了烂片之后好久没缓过来,又以毒攻毒看了另一部烂片来平复心情,所以没能写2更,很抱歉。

    改日再补。

    红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