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104、第104章 天教之影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收藏下次继续看:””。

    姜雪宁从蜀香客栈离开时, 终于放心了几分。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自报过家门, 只问任为志许多话,也同他聊些蜀地的风貌, 了解了一下盐场的情况,偶尔也提一下尤芳吟,同时暗中观察着任为志的神色。

    不得不,有芳吟这姑娘, 傻归傻,直觉还真的不差。

    科举场上虽然屡屡失利才继承了家业, 可任为志毕竟算个读书人,话斯文,教养不错, 倒没有商人的奸猾市侩。

    别只是假成婚, 便是真做夫婿也够格的。

    重新等上马车时,她回头看了一眼客栈楼上那尚还亮着的灯盏,终于是真心地挂上了几分轻松的笑容。

    不过这般先去了锦衣卫牢房看尤芳吟, 又打道蜀香客栈与任为志相谈, 路上耽搁下来的时间可是不少,待回到姜府时,天都已经黑尽了。

    姜伯游与孟氏在屋里等得有些焦急。

    府里下人一路拎着灯笼送姜雪宁到了屋前, 她便走进去, 先躬身告了罪,道:“女儿路上办了些事,回来甚晚, 让父母担心了。”

    孟氏张口便想要什么。

    却没想姜伯游抢在了前头,道:“勇毅侯府的事情刚出,官府更是又抓了一批天教的乱党起来,现如今的京城谁都不敢出门了,你这大晚上还在外面溜达,像什么话!”

    姜雪宁垂眸不言。

    孟氏叹了口气,如今对姜雪宁的态度倒是少见地和乐,竟反过来劝了姜伯游:“宫里宫外都是这么大的事情,你都吓得不轻,这会儿便别吓孩子了。不是还要问问宫里的情况吗?”

    姜伯游这才作罢。

    他也是久等姜雪宁不回,才有些着急上火,倒也没有责斥她的意思,所以很快平复下来,转而问她宫里到底什么情况。

    第一是遣散了伴读;

    第二是单独留下了姜雪蕙。

    姜伯游与孟氏都知道宫里出了件大喜事,披香殿的温婕妤怀有身孕被晋为温昭仪,也听姜雪蕙立功得了赏赐,可却不清楚其中具体的细节和原委。

    姜雪宁便一一道出当时梅园中的情景。

    包括后来姚惜倒霉,姜雪蕙得到赏赐且也得到温昭仪青眼的事情也了。

    姜伯游道:“未必

    必是什么好事。”

    孟氏也叹了口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般有些打眼了。”

    姜雪宁心道你们可太看姜雪蕙的本事了。

    只是她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

    姜伯游摇着头道:“我倒宁愿她好好的,和宁姐儿一般回到家里来,这多事之秋,宫里勾心斗角,能害人一次便能害两次,上回倒霉的是姚家姑娘,焉知下回不轮到蕙姐儿?”

    孟氏皱紧了眉头。

    她却还想得开些,道:“蕙姐儿自谨慎些,只能想昭仪娘娘这一胎格外得圣上重视,阖宫上下必不敢懈怠。圣上都为此遣散伴读了,宵之辈未必有可乘之机。若昭仪娘娘他日真诞下龙子,蕙姐儿又能得娘娘青眼,也算是富贵险中求。天底下哪儿有白掉的馅饼呢?”

    姜雪宁心道,正是此理。

    可大约是她有一会儿没话,显得有些沉默,倒让人误以为她心里拈酸,情绪低落。

    孟氏竟反过来宽慰她道:“不过宁姐儿你也别丧气,勇毅侯府方出事,我们两府毕竟暗中谈过婚约,宁姐儿你低调一些也好。一门上下同荣辱,有蕙姐儿在前面撑着,往后你也能从中得益的。”

    孟氏固然有些不喜宁姐儿往日的做派,可蕙姐儿能入宫靠的还是宁姐儿,她到底还记得自己乃是姜雪宁的亲生母亲,不至于太过厚此薄彼。

    何况是这样艰难的时候?

    一门上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万不能在这种时候离心离德。

    姜雪宁却是有些古怪地抬眸看了她一眼。

    孟氏到底是把一门的荣辱放在前头的。

    对自己这般和颜悦色,若是上一世,她或许一颗心便软了,眼眶也要跟着红。可到底是经历过一次生死,鬼门关前走过一回,姜雪宁竟觉得没什么太深的感觉,好像孟氏对自己好也好,坏也罢,都很难让她有什么更深的情绪波动。

    更何况不过是这样一句不痛不痒的宽慰呢?

    她平淡地应了一声:“是。”

    姜伯游却是打量她神色,看出她的冷淡来,心里叹了一声,却不好什么,反而想起件事,转头对孟氏道:“我有话要单独跟宁丫头交代几句,你先回房休息去吧。”

    孟氏顿时一愣。

    有什么话不能

    能当着她的吗?

    心里忽然又有了一点不满,可话是姜伯游出来的,她也只好强压下心头那一点不快,先离开回了房去。

    在她走后,姜雪宁便抬起头来,看向了姜伯游。

    不用姜伯游,她都知道是什么事。

    这时心跳无由快了些,只问:“是先前托父亲的事已经办好了吗?”

    “上回你交给我的那几箱东西,贵重是贵重,只是兑当得太急,难免为人趁机压价。为父也不想贱卖糟践了侯府旧日的好东西,是以只处理了一半。另一半我叫账房抬进了我们府库,算了算中馈,从府里拿了一万八千两出来,算是抵价由府里买了。”

    姜伯游捧了只匣子来,放到姜雪宁面前。

    “一共凑了三万两,你看看,都在这里了。”

    三万两。

    要知道便是把整个清远伯府都掏空,恐怕也未必立刻就能拿出三万两来。

    燕临这些年给了她多少,可见一斑。

    姜雪宁打开了那匣子,略略一点,里头都是一色的千两一张的银票,厚厚一沓三十张。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她低低道:“父亲费心了。”

    姜伯游道:“勇毅侯府与我们也有故交,能帮上一些则帮上一些。只是侯府这案子很快便要交到三司会审,若是备着往后接济还好,若是想要疏通关节,恐怕……”

    姜雪宁道:“女儿有数,不会乱来的。”

    她话虽是这么,姜伯游也的确觉得她近些日子以来变得有主意了一些,甚至用官场上的话来,是……

    城府深了些。

    便这一次宫里面温昭仪在梅园这一桩事,他方才听着宁丫头的言语总隐隐觉得她是早早看破了这局的,只是并没有搅和进去,也并没有要出这风头罢了。

    可朝堂上的事情,他还是不免担心。

    当下免不了又叮嘱了姜雪宁几句,怕她一个人拿着这样大一笔钱,闹出什么事来。

    姜雪宁又是一一应过,这一回倒并不是没将姜伯游的话放在心上,相反,她知道姜伯游的告诫都是对的。

    勇毅侯府的案子三司会审,圣上亲督,哪里那么容易疏通关节?

    一个不心出点错都要人头落地。

    只是朝廷也从来不是铁板

    板一块,缝隙总归是有的,只看仔细不仔细,能不能找得到。

    若论消息,只怕再不会有一个人比现在的郑保更灵通,只是她人在宫外,与宫内联系不便,便是有这么个人,此刻也用不上。

    宫外则只有周寅之。

    姜雪宁从姜伯游这里拿了钱后,自己又贴了那张琴的三千两进去,总共有银三万三千两,次日便找上了周寅之,探听如今勇毅侯府一案的情况。

    周寅之虽已经是锦衣卫千户,这时也只能苦笑,道:“案子已经交到三司,锦衣卫这边只得了一个与刑部一道审问犯人的职权,要过问上面的事情却是无法了。何况千户之位也太低,顶多能进到牢里,替二姑娘照拂几分,然而也不能尽顾周全。且刑部原本的郑尚书离任,原河南道御史顾春芳这两日刚刚上任,锦衣卫与刑部争权被此人压得太狠,怕没有多少插手此案的机会了。”

    三司会审的“三司”,指的是刑部、大理寺、督察员。

    这里头可没有锦衣卫的份儿。

    但凡锦衣卫的人想往里面伸伸手,便会招致三法司一致的攻讦,可是寸步难行。

    姜雪宁却道:“勇毅侯府家大业大,抄没的东西无数,如今一应证据应当还在整理清算。你虽无法插手,可三法司的人却多进出天牢,你且留意一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勇毅侯府这桩案子很奇怪。

    一开始是搜出了侯府与平南王逆党往来的信函,为的其实是二十年前那可能早已躺在义童冢里的定非世子,但三司会审大半个月后却是多出了一封信,这封信乃是燕牧写给天教逆党的,信中竟提及要暗中扶植天教势力,愿将天教教众编入军中。

    信函一出,顿时称得上铁证如山。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一府上下斩了一半,流放千里,到那百越烟瘴之地,满朝文武都没几个敢为他们话的。

    为什么这封信半个月后才出现?

    为什么燕牧写给天教逆党的信会从家中抄来?

    再了,抄家不特别快,可也绝对不慢。

    这封信若一早抄到按理该送到了皇帝手中。

    姜雪宁并不知道中间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可如果这中间存在什么机会,而她却因以为没有机会而错失机会,必是要扼腕抱憾的。

    是以才对周寅之一番交代。

    周寅之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这样的话来,可脑海中念头一闪,便想起她当日也是坐在堂上一语道破了他隐藏的心思,那种隐隐然的深不可测之感于是再次浮现在心头。

    这位二姑娘,似乎越发不简单了。

    周寅之不知道她背后究竟有什么人,可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半点不敢怠慢了。

    回到锦衣卫衙门之后,他就跟住在了天牢内外似的,时不时去转上一圈。

    经常会碰到刑部来的人。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比如那位顾春芳,又比如顾春芳颇为信任的那刑部清吏司主事张遮。

    三法司的人自然见不惯锦衣卫,可也没理由赶他走,只当是他们锦衣卫贼心不死还想要插手中间的事,有不客气的言语间便颇多讽刺。

    周寅之也不在乎。

    如此,没过上多久,还真让他发现了那么一个奇怪的人:似乎是刑部下属的一名吏,时常跟着来天牢转悠,目光总向关在牢里的人看去,好像在筹谋什么东西。

    周寅之连着观察了两日,终于觉得这人是真的有鬼。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第三日他便找了机会直接在巷子里堵住了这个人,将刀压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威吓之下,还真问出件攸关的大事来!

    二话不暗中将人控制起来关进自己府里后,周寅之便连夜拜访了姜雪宁,道:“抓了一个人,是天教埋在官府里的暗线,得了什么‘公仪先生’之令,要寻找时机,将一封信呈给刑部,是这封信能让侯府万劫不复。但这些日子那位‘公仪先生’忽然没了消息,多次联系却没回应,叫他心里发慌。他自己很怕这个公仪先生出了事,又不敢声张,有这一封信便生了贪心,想要借此敲诈侯府一笔,办成事就走。没想到紧张之下露了行迹,被我抓个正着。”

    姜雪宁一听简直头皮一炸!

    勇毅侯府这一案里竟也有天教的影子,连赫赫有名的“公仪先生”都牵扯进来!

    只不过……

    这么重要一个人,半路上没了消息,又是怎么回事?

    她瞳孔微微缩紧,想想也真顾不上那么多了,深吸了一口气,径直问道:“信拿到了吗?”

    若能拿到这封信,绝对是个巨大的转机! /p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