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106、第106章 一念之差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南书房议事结束。a href= tart=_blank/a

    众人都从里面退了出来, 只留下内阁中的几大辅臣与天子少数近臣还在里面, 似乎是沈琅还有什么别的话要。

    顾春芳才调回京城,自然不在其列。

    张遮同他走在一起, 稍稍落后两步,还是那般沉默寡言。

    顾春芳打量他神情,一面走,一面道:“先前南书房里忽然提出让你借计潜入天教假扮那度钧山人, 并没有事先与你商量,你心里不要介意。”

    事实上也没有办法事先商量。

    顾春芳不可能提前知道谢危今日会什么, 一切都是随机应变罢了。

    张遮实没有想过自己竟会这般阴差阳错地牵扯进这些复杂的事情里去,他此生别无宏愿,不过是想多留出一些时间陪伴、照料好母亲罢了。

    卷入纷争, 实在是意料之外。

    上一世谢危与燕临谋反后, 连带着天教的势力也一并绞杀了个干净,从上到下血洗一空,只是直到教首人头落地, 那传中的“度钧山人”也没有出现。

    若真有此人, 还那般重要,难道能遁天入地、人间蒸发

    于是世人皆以为天教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不过是乱臣贼子故意编造出这么一个神仙人物来哄骗教众, 以使他们更相信天教罢了。

    张遮倒曾因为供职于刑部接触过许多与天教有关的案子, 也的确曾奉命查过这位度钧山人究竟何人,可每回都查不出什么结果,最终不了了之。

    但他也有过一些怀疑。

    只是这种怀疑来得毫无根据, 且着实有些匪夷所思,他从未对旁人有过吐露。

    这一世,却好像有了些蛛丝马迹。

    然而,张遮想,那些与自己似乎是没什么干系的。

    他垂下眼帘,只道:“大人往昔对张遮有栽培之恩,今次举荐也是抬举,万没有什么介意。只是谢少师既提了此计,也许心中有合适的人选,大人这般插上一脚,或恐会令谢少师介怀”

    顾春芳一双眼已经老了,却越发通透。

    他拈须道:“正因为是谢少师提的,我才要举荐你。”

    张遮顿时抬了眸望向顾春芳。

    顾春芳却是少见地拧了拧眉头,但似乎又觉得自己这般是有点过于凝重,于是又将眉头松开,笑着叹了口气道:“或许是老夫人老了,倒有些多疑起来。总觉得这位谢少师吧,年岁很轻,看着与世无争模样,心思却很重,城府委实有些深,没有面儿上那么简单。我在他这般年纪时,可还是个在朝廷里撞得头破血流的愣头青,什么也不懂呢。希望是我多疑了些吧”

    张遮于是无言。

    顾春芳只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他肩膀,道:“这回可要偏劳你了。对了,你母亲近来身体可好些了”

    张遮道:“搬到京城后便好了一些,抓着要在调养。只是她还是闲不住,总要在家里忙些什么。”

    这也劝不住。

    顾春芳忍不住摇头:“你是个孝顺孩子,我家那几个不成器的若能有你一半,老夫可省心了”

    斜阳渐落,两人出了宫去。

    南书房里留下来的人,过了半个时辰也从里面出来。

    谢危走出宫门时,还是满面的笑意。

    可待上了马车,方才那些和煦温良的神情便慢慢从脸上消退了,变成一片寂静的冷凝。

    吕显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刚从蜀香客栈回来,可听到的两个消息直到他经过已经被查封的勇毅侯府,踏进谢府大门,还在他脑袋里盘旋。

    入了盐场的干股能任由人转卖

    任为志到京城顺带连终身大事一起解决了这两天就要去清远伯府提亲

    这年头的事情怎么就这么让人看不明白

    他眉头深深锁着,也没理会府里其他朝他打招呼的人,一脚要跨进斫琴堂时,又想起前些天在这里面发生过的事情,不由一阵恶寒。

    那一只迈出去的脚顿时收了回来。

    左右一看,刀琴剑书都不在,便随便叫了个下人给自己搬了张椅子,干脆坐在了斫琴堂外的廊下,出神地琢磨着。

    吕显这是在等谢危。

    然而没料想,好不容易等到谢危回来,抬头却看见他的脸色着实没有比自己好上多少,眼皮便登时一跳。

    他道:“朝里出了变故”

    冬日里庭院花树凋敝。

    莲池里枯了的莲叶干黄地卷在水面。

    谢危那苍青道袍的衣袂,像是枚飘零的落叶。

    南书房议事时发生的事情,也在谢危脑海里转着,吕显问起,他便面无表情地了一遍。

    在听到他向皇帝献计时,吕显整个人头皮都差点炸起来

    “借刀杀人,好计啊”

    那一日谢危杀了公仪丞,这样一个在天教鼎鼎有名的重要人物,想也知道若让天教得知,不知要掀起怎样一场腥风血雨。光是谢危这既在天教又在朝廷的双重身份,一个不心便是腹背受敌,若叫人知道他身上的秘密,便如那行走在两座不断合拢的悬崖夹缝里的人,早晚粉身碎骨

    所以,杀人之后需要立刻对京中天教势力进行控制。

    听话的收归己用,不听话的冷酷剪除。

    然而动静太大,天下又没有不透风的墙,都是教内的势力互相争斗,传到金陵必然引起总坛那边的注意。

    谢危是有把柄在他们手中的。

    他的身份便是最大的把柄。

    所以这一切必得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明明是谢危杀的公仪丞,如今却成了顺天府尹围剿天教时所杀,这不立刻就变得“名正言顺”起来

    且之后若继续用这种方法,那简直是上上的“借刀杀人”之计

    想也知道谢危不可能将那些听命于他的力量铲除。

    那么,此番借助朝廷的力量,除掉的都是天教中更倾向于金陵那边的势力,削弱了金陵那边的力量,谢危控制京城这一块地方就变得更加容易;而在朝廷这边看来,铲除天教,更称得上是谢危的卓著的功绩一件

    一石三鸟,莫过于此。

    吕显忍不住抚掌叫绝。

    然而谢危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变动,只是淡淡地补上了最终的结果

    南书房议事,定下的那个假扮度钧山人的人,并不是他。

    而是张遮。

    吕显顿时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可、可这你竟然没有提出反对,就这么任由事情发展那张遮不会坏事”

    谢危微微闭了眼道:“我觉得,顾春芳似乎很忌惮我。”

    吕显道:“这老头儿刚从外地调任回来,往日又是河南道监察御史,活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内里精明是肯定的。只是你若能瞒过天下人耳目,瞒过这么一个人也不过是多花些心思,需要时间罢了。但那张遮,若真探听出点什么来,倒霉的可就未必是咱们这边的人了。”

    天教有那么多的堂口,都秘密分布在各地。

    这里面有一些便是暗中听命于谢危的。

    若是谢危自己去“假扮”度钧山人,自然不会伤及自己的势力;但若是张遮去,天晓得会捅出什么祸端来

    吕显面上是个商人,这些年做多了生意,也不喜欢遇到这种或许会有风险的事,眉头紧紧一蹙,便道:“关键时候冒不得险。他既是要潜入天教教众之中,此事本也有风险,我们不妨将计就计,趁机把此人杀了。死在教众手中,朝廷会以为是计谋败露,不会怀疑到我们身上。”

    谢危久久没有言语。

    吕显觉得这是最妥帖的做法,想也不想便道:“我这就去布置一番。”

    他这会儿都忘了那任为志和盐场的事情了,一拍那张椅子的扶手,站起来便要去布置。

    然后下一刻却听背后道:“不必。”

    吕显一怔,回头看着谢危,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若放任此人假扮身份混入天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若是不先除此威胁,只恐遗祸无穷为什么不必”

    为什么

    谢危脑海中竟然掠过了一张脸,是走在幽暗的宫墙下,那姑娘的一双眼被他手里提着的灯笼亮光照着,要跟着那火光一起燃烧似的,灼灼而璀璨。

    你喜欢张遮

    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这一刻他竟恍惚了一下,然后才看向吕显那一张凝重的脸,慢慢道:“此局乃是请君入瓮,张遮要孤身潜入,必定无援。此计既有我出,朝廷也必将让我来掌控全局。张遮乃是朝廷命官,若一无所获还殒命其中,只怕我未必不担责招致非议。杀他简单,却也是遗祸无穷。不如缓上一缓,看他潜入到底能知道些什么。若他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在其带着消息返京之前,找机会再将他除去,也不算迟。”

    “”

    这般的行事,可不是谢居安往常的风格。

    吕显敏锐地意识到,除了谢危口中所言的这些以外,一定还有些自己不知道的因由存在。然而他沉默着考虑半晌,终究不敢问太深。

    谢危站在廊下,同他完这番话,只看了看那渐晚的天,便抬步入了斫琴堂。

    吕显却站在廊下没动。

    他转过身向着堂中看去,深锁着的眉头一挑,一下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反应了过来:“等等,不对啊,张遮这个且不提。除公仪丞,再清理京中势力,甚至借刀杀人,这分明是个连环计啊先前杀公仪丞杀人时居然跟我没有计划,不知道”

    谢危又面朝着那面空白的墙壁而立,堂内没有点上灯盏,他的背影隐没在阴影之中,看不分明。

    但吕显能听到他清晰平缓的声音。

    是道:“我敢,你也真敢信。”

    吕显:“”

    操,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个贱人呢

    作者有话要:

    专栏收藏快到5万了还差点,还有没收藏的朋友帮忙点点凑个整吗

    评论红包

    发个毒誓:明天不写一万老子是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