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111、第111章 公主的心愿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收藏下次继续看:””。

    谢危本不是真为了考校她功课才叫她来的, 先问过了银票的事, 又查过了她的琴弹得如何,外面剑书便急匆匆来禀:“三司会审, 圣上那边请您过去。”

    谢危便顿了一顿,道:“这便去。”

    如今还有什么案子需要三司会审?

    姜雪宁一下就知道了,神情间多了几分怔忡,连同谢危再争论争论那五万两都没了力气。

    谢危去刑部衙门, 姜雪宁则打道回府。

    一路上情绪都有些低落。

    可她没想到,马车在靠在府门前停下, 刚掀了车帘钻出个脑袋来,便听见外面一声笑:“我还道今日不巧,特意溜出宫来找你, 却正赶上你不在家。没想到也没等多久, 你便回来了。”

    这声音清泠泠的,甚是好听。

    姜雪宁熟悉极了。

    几乎是在听见的瞬间,她便眼前一亮, 朝着那声音的来处看了过去, 顿时惊喜地叫了一声:“长公主殿下!”

    负手站在门口的赫然是沈芷衣。

    今日的她穿了一身水蓝色骑装,细腰和手腕处衣料都收得紧紧的,站在一匹漂亮的枣红色骏马前面, 一头乌黑如云的发都扎了起来绑成辫子, 细长白皙的手指间还转着一条马鞭。

    她脸上挂着笑,明媚极了。

    眼角下头虽然有道疤,可此时此刻反而削弱了这一副精致五官上所带着的柔和, 添上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飒爽。

    姜雪宁从未见过她如此妆扮,乍一见时被震了一震,随即便露出了难掩的惊艳,跳下车来到沈芷衣身边,欢喜道:“殿下这样真好看。”

    一月多没见,沈芷衣似乎有了些变化。

    她脸上原本的那种娇蛮沉了下来,有了一种帝国公主才有的静默稳重,但眉目间又好似多了几分霜雪似的冷冽,倒是越发尊贵了。

    听见沈芷衣这般,她便笑起来。

    只道:“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姜雪宁便想起了在谢危府里的遭遇,少不得在沈芷衣面前打他一通报告,道:“宫里虽然下旨叫我们暂时出了宫,可殿下别以为就不用上学了。这不,谢先生今儿便派人来把我提溜了过去考校功课呢。我差点就没活着回来。”

    着她吐了吐舌头。

    沈芷衣却只当她是夸张,闻言一笑,又沉默了片刻,才道:“谢先生待你严苛,却也是格

    格外不同,你当好生对待才是。须知便是朝上能得他如此青眼的人,也不多。”

    姜雪宁便一怔:“怎么觉得您这话怪怪的?”

    沈芷衣没多解释,只叫今日唯一一个跟着她出来的侍卫将另一条马鞭递给了姜雪宁,道:“今日我便是出宫找你玩来的。好些年没能出宫看看,往日你同燕临都玩些什么,也带我去玩玩呗。”

    姜雪宁傻愣愣看着马鞭:“可我不会骑马。”

    沈芷衣道:“那坐马上陪我走走也行。”

    姜雪宁想这个没什么难度,便在旁边侍卫的帮助下不大雅观地爬到了马上去,有些紧张地拽着缰绳,同沈芷衣一道上街。

    京里天气已经冷了,人没有那么多。

    然而这样靓丽的两名女子竟然骑着马在街市上走,无疑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姜雪宁对这京城的大街巷都很熟悉,便指着左右的商铺、楼台同她叙,很快便到了城西坊市间,然后忽然想起来,问:“这些日来殿下在宫中……”

    沈芷衣道:“还好,毕竟是皇帝的妹妹么,谁敢为难我?”

    姜雪宁于是不敢多问。

    起来,按着上一世的时间来算,在不出现那封信的情况下,勇毅侯府的案子也该有结果了吧?

    这一世她能做的都做了,却不知最后结果会怎样。

    两人马到了一条街道附近,只听得前面有吹吹打打热闹的声音。

    众人都挤在道路两旁看热闹。

    沈芷衣好奇起来:“前面在干什么?”

    姜雪宁看着这条路的方向有些眼熟,脑海里顿时电光石火般地闪过,立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叫起来:“糟糕,我忘了,今日芳吟出阁!”

    这连着两天来的事情都太过凝重刺激,她全副的心神都扑在了上面,今早又被谢危那边来的人叫走,哪里有空去想,蜀地任为志那边派来接亲的人都到了,尤芳吟出阁自然是在今日。

    沈芷衣好似听过这个名字,道:“伯府那个庶女吗?”

    姜雪宁倒有些惊讶她竟知道,但并未往深了去想,只道:“我得去送她一程,殿下要同我一道吗?”

    沈芷衣道:“那便去看看。”

    听这尤芳吟是受过宁宁救命之恩的,那一天是清远伯府重阳宴,沈芷衣虽然去得晚一些,可这件事也曾听闻,颇有些好奇这庶女芳吟是个什么样。

    于是便攥了缰

    绳,跟在姜雪宁后面。

    可她们却不是去清远伯府,而是直接出了城,等在城门外附近一处设在道旁的茶铺外面。

    出京入京,都要从这条官道上过。

    往来的行人有许多。

    有客商在茶铺里歇脚。

    荆钗布裙的茶水娘子拎着茶壶挂着满脸的笑容走在桌与桌之间,为客人们添着茶水。

    姜雪宁同沈芷衣的马才一到,这娘子便热情地招呼了起来,问她们道:“两位姑娘要下来歇歇喝口茶吗?”

    姜雪宁道:“就在这里吧。”

    沈芷衣便一甩缰绳,翻身下马,将马系在了旁边,当先走进了茶棚。然而低头瞧见那长凳上黑乎乎油腻腻的一片,却有些坐不下去。

    茶水娘子见她二人打扮便知非富即贵,连忙上来拿了巾帕将那条长凳用力擦了擦。不过这条长凳经年有人坐着,再怎么擦也好不到哪里去,倒叫她有些尴尬,不大好意思地笑起来道:“店寒酸,让两位姑娘见笑了。”

    这妇人的笑容着实淳朴。

    那一笑时还有几分腼腆。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沈芷衣往日不曾接触过这样的人,怔了怔,才道:“无妨。”

    那娘子在桌上放了两只茶碗,给她们添上茶水,道:“看您两位该是在这里等人,茶水粗劣,也只好将就一些了。”

    姜雪宁坐下捧起来便喝了一口,笑着道:“也蛮好。”

    那娘子倒有些没想到这姑娘看上去娇滴滴的却好似对这些浑不在意,愣了一下才拎着茶水走开。

    这么个简陋的茶铺来了这样两个姑娘,难免惹得周遭人瞩目。

    但这毕竟是在京城外头,谁不知道是天子脚下?

    想也知道这两位姑娘身份不简单,便是外头系着的那两匹马都不寻常,也没谁敢上来搭讪什么,更没有人敢生出什么歹心。

    “如今走南闯北做生意不容易啊,一到冬天边境上边乱得很,今年也不知怎么朝廷连兵也不出了,搞得我生意都没得做,只能提前回来过年了。唉,被婆娘知道,又要骂上一顿!”

    “你还不知道吧,京里出事了……”

    “是啊,就勇毅侯。”

    “也没那么坏,世上条条都是道,北方的生意不好做,往南方转嘛。也没有外族滋扰,物产还丰饶,走上一趟能赚不少钱。咱们交上去那么多的赋税,朝廷也算在做事,你看这条条官道直通南北,横贯东西

    西,去蜀地都要不了几天,顶多到那边翻山越岭时难上一些,可比往日方便不少。走上一趟,车马没以前劳顿,能省上不少钱了。”

    “哎哟,一起这蜀地……”

    ……

    客商们都是走南闯北的,很快便聊了起来,偶尔也有夫妇两人带着的孩子哭闹玩耍,倒衬得这店格外热闹。

    姜雪宁听他们议论朝廷,下意识就看了沈芷衣一眼。

    沈芷衣的目光却落在面前那盏粗茶上。

    她的手指搭在茶碗粗糙的边沿,过了很久才端起来,姜雪宁一惊便要开口,但还没来得及上什么,沈芷衣已经轻轻抿了一口。

    这种路边歇脚的茶铺的茶都是用上等茶叶留下的碎渣泡出来的,淡中有涩,回味没有什么甘甜,反而有些隐隐的苦味。

    实在连将就二字都算不上。

    沈芷衣的神情有些恍惚。

    姜雪宁凝望着她,直到这时候才敢肯定:沈芷衣是带着心事出来的,一路上似乎都在想着什么,便是见到她的那时候也没有放开。

    可这时候也不敢深问。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正暗自思索间,不远处的道上溅起些尘沙,是几匹马护着一辆马车过来了,马车的马头上还系了条鲜艳的红绸,一看便是有喜事的。

    远嫁便是这般的规矩。

    由夫家派人来接,娘家再随上人和礼,一路送自家的闺女去往夫家。

    昨日曾去过蜀香客栈通报消息的那壮硕汉子看了看前面的茶棚,犹豫了一下,刚要向车里问要不要停下来大家喝口水再走。

    没想到那茶棚里便有人喊了一声:“芳吟!”

    到蜀地可要一段距离,按着他们的脚程怕要半个月才能到,所以尤芳吟今日都没穿上嫁衣,只是穿了一身颜色鲜亮的衣裳,发髻上簪了花。

    刚出府时,还有些失落。

    可待听见这一声喊,她便骤然转喜,立刻对韩石山道:“就在这儿停!”

    尤芳吟下车来。

    姜雪宁则从茶棚里出来,沈芷衣跟在她后面,也朝这边走。

    韩石山便是任为志新请的护卫,武艺高强,正好一路护送尤芳吟去蜀地,这一时见着两个漂亮姑娘朝这边走来,不由得呆了一呆,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尤芳吟却是瞬间眼底泪都要出来了:“我还以为姑娘不来送我了。”

    姜雪宁“呀”了一声:“怎么着也是成

    婚的大好日子啊,妆都上了,你这一哭又花了,可没人再给你补上。这不是来了吗?”

    沈芷衣在旁边,看了看尤芳吟,又看了看她身后送她去蜀地的那些人。

    于是问:“这是要嫁去哪儿?”

    尤芳吟这时才注意到姜雪宁身边还有个人,一抬眼先注意到了她的容貌,进而注意到了她眼角下那条疤,有些好奇,但有生人在场,一下又有些露怯。

    姜雪宁便道:“这是乐阳长公主,在宫里很照顾我的。”

    一“乐阳长公主”,尤芳吟吓了一跳;

    但接着听她在宫里照顾姜雪宁,她神情里便多了几分感激很亲近,好像受到照顾的不是姜雪宁,而是她自己一样。

    忙躬身行礼:“见过长公主殿下。”

    周围包括韩石山在内的护送之人都吓了一跳,原以为接的未来主母不过是个伯府庶女,哪里料到此刻来送她的人里竟然还有公主,都不由生出了几分畏惧,同时也对尤芳吟刮目相看,暗道未来主母是个有本事的人,完不能看表面就将她觑了。

    沈芷衣淡淡地:“不必多礼。”

    尤芳吟这才有些战战兢兢地回答:“是要嫁去蜀地,我自生下来开始还从没到过那样远的地方呢,听山高路远,才派了这么多人来接。还有条蜀道,可高可险了!”

    沈芷衣又恍惚了一下:“那样远啊……”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是啊,离开京城也不知还能不能再回来。”

    尤芳吟点了点头,似乎也有一些担心和忧愁,然而她回头望了一眼背后那被冬日的乌云层层盖住的恢弘京城,清秀的眉眼便舒展开了,担心与忧愁也化作了轻松与期待。

    “不过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不回来也好。”

    对她来,这座京城里,除了二姑娘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人和事。

    走便走了。

    纵然有一日回来,也一定是为了姜雪宁回来。

    她并没有多少离开故土的舍不得,反而对即将到来的全新生活充满了热切的期盼,整个人由内到外,焕然新生一般,透出一种光彩的明朗。

    灰蒙蒙的天际,低低地覆压着大地,凋零的树木在远山叠出层层的阴影,偶然间能瞥见一抹寒鸦的影子掠过高空,向林间避去。

    大雁早已经飞向了南方。

    地上是连天的衰草,可明岁春风一吹便会漫山皆绿。

    沈芷衣的目

    目光也随着这连天的衰草去得远了,去到那阴沉沉压抑着的天空,由仿佛是追逐着那一抹没了影踪的寒鸦,不知归处。

    离开京城,远嫁蜀地。

    她轻轻笑起来,眉目间却似笼罩上一股难以形容的苍凉惆怅,道:“去得远了也不错啊,真羡慕你,离开这里便自由了。”

    “……”

    姜雪宁终于知道先前那股不对劲来自哪里了。

    上一世沈芷衣去番邦和亲是什么时候?

    就在翻过年后不久。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她原以为还有几个月,可难道沈芷衣现在便已经有所知晓了?

    远远地,马蹄声阵阵传来。

    京城方向的官道上竟迅速驰来了一队禁卫军,一直来到他们附近,为首之人看见沈芷衣才放下心来,颇为惶恐地翻身下马,向她行礼:“见过长公主殿下,太后娘娘和圣上得知您出了城,都有些担心,特命末将前来护您周全。”

    沈芷衣神情间便多了几分恹恹。

    她早知道,好的放她出宫来散散心,也不会有很久。

    本章节内容由手打更新

    于是笑了一声,对姜雪宁道:“我回宫去了。”

    姜雪宁心底忽然一揪,那一瞬间竟感觉出了万般的伤怀,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竟拽住了沈芷衣一片衣角,忽然忍不住那股冲动问她:“殿下也不想待在宫里吗?”

    沈芷衣脚步一顿,回眸看她,沉默了片刻,才淡淡一笑,道:“谁想呢?”

    但好像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别的能了。

    这世上便是有人命不由己。

    她回身直接返身上马,也不管奉命来护她周全的这帮禁卫军,便直接驰马向着京城而去,将所有人都甩在了身后。

    姜雪宁站在原地,远远望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官道上,被阴翳的天幕遮蔽,久久没有动上一动。

    这一天,她送走了尤芳吟。

    这一天,她知道沈芷衣将去和亲。

    也是这一天,她一个人牵着两匹马回到姜府,便被姜伯游叫了去,:“三司会审定了案,勇毅侯府勾结平南王逆党,有不臣之心,然念其一族曾为社稷立功,圣上不忍刑杀,特赦免其三族死罪,家财抄没充公,削爵贬为庶民,只燕氏主族杖三十,流徙黄州,非诏令相传不得擅离。唉,圣旨已经下达,已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作者有话要:

    来liao~

    红包√ /p

    域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坤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