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138、第138章 万幸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收藏下次继续看””。

    上清观是个道观, 道观里自然藏着道经。

    道藏楼原来便是藏书之用。

    只是荒废已久也被天教占据久了, 没谁去看那破败的道经,大半都被人抢去烧在灶里, 如今正好辟出来给姜雪宁摆年夜的席面。

    一栋楼,上下两层。

    上头甚至有些破败了。

    席面便摆在楼下。

    屋里早已经生了炉火,煨了一壶花雕,中央一张圆桌上已经放了一桌上好的热菜。既然已经多了个萧定非来搅局, 这一顿饭也就成了真正的年夜饭,姜雪宁干脆叫宝别走, 留下来一道吃。

    宝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但想想并未拒绝。

    萧定非在天教里就是同宝见过的,此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自己咕哝了几个字。

    姜雪宁没听清“你什么?”

    她正将外面披着的鹤氅解下来, 搁到一旁的椅子上,张遮则在外头收伞。

    萧定非朝她凑过来,声音细如蚊蚋“你可得谢我啊。”

    姜雪宁挑眉, 看向他。

    萧定非只要笑不笑地朝着刚要转身走进来的张遮投去视线, 那意思再明白不过。

    姜雪宁下意识也朝张遮看过去。

    方才在路上,原本没朝她还手的萧定非,到得张遮门前时却一反常态团了把雪来扔她。她看不到, 张遮却看得到。

    眸光微微一闪, 她明白了。

    萧定非这意思是他刚才是故意的。

    萧定非早发现这姑娘冰雪聪明一点就透了,得意地扬眉笑起来“怎么样?”

    姜雪宁一转念,微笑道“到京城我罩着你。”

    萧定非要的就是这句话, 登时喜笑颜开,也不多言,在张遮进门的时候就退了开,结结实实地伸了一把懒腰,浑身没骨头似的瘫在了圆桌旁的椅子上,竟是拿起筷子就开吃“为了吃这顿饭,我中午可故意没吃把肚皮空了出来,让我先来尝尝这厨子做得怎么样!”

    这架势一看就没什么教养,在外头嚣张惯了,半点规矩和忌讳也没有。

    宝顿时露出一言难尽的神情。

    姜雪宁看了

    了他这样倒觉得真真的,上一世她最喜欢的莫过于同萧定非坐在一起大快朵颐,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统统都是狗屁。

    没成想,这一世竟还能碰着。

    她实没有太多的反感,只道一句“我们也随意些吧。”

    本来就是人在通州,几个交情或深或浅、身份又迥异非常的人坐在一起凑一桌年夜饭罢了,又不是京城那些世家大族,更不是规矩森严的皇宫,实在没必要穷讲究。

    姜雪宁就坐在张遮旁边。

    那壶花雕早就煨热,宝提起来,她将其接过,便先给四个人都满上了一盏,举杯道“大家都算得上是落难通州,风雪围困,纵萍水相逢一场也算有缘,不准往后便交成了知己。瑞雪兆丰年,我先敬上一杯!”

    萧定非格外捧场“得好!”

    宝默默递他个白眼。

    张遮抬目,恰对上姜雪宁在昏黄灯火映照下亮晶晶的一双眼,端起面前那的一盏酒来,到底还是和她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便见她面上都绽开笑来,同大家一道举杯饮了。

    花雕正当热着喝,酒味浓郁,犹似一股醇厚的暖流在喉间化开,润到肺腑,让人觉着整个身子都跟着慢慢地暖起来,倒是消减了方才在外头沾着的几分寒气。

    张遮惯来寡言少语,也就不怎么话。

    萧定非这人却是个自来熟,因为知道过不久就要去京城,若无什么意外的话只怕就要成为定国公世子,是以对着众人的态度前所未有地好,话里话外都要问问京城那些个世家大族的格局,俨然是已经在为入京做准备了。

    姜雪宁知道这么个坏胚定是萧氏一族的克星,巴不得这人在京中混个如鱼得水,要看看萧氏那一帮人见了萧定非之后是什么脸色,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京城一干世家大族的老底儿都给萧定非扒得透透的。

    谁叫她上辈子是皇后呢?

    坐的位置高,能看到的东西就不少,虽然眼下自己用不着,但可以拿出来给别人用嘛。

    萧定非听得连连点头,一副已经把姜雪宁当成了兄弟的模样。

    有他在,这顿饭吃得倒不冷寂也不尴尬。

    连宝有时候听多了他阿谀奉承

    的话都要忍不住插嘴刺他一句。

    萧定非也不介意。

    谁叫他知道宝是谢危的人呢?且旁人刺他一句又不少块肉,权当耳旁风,吹过就过了。

    张遮酒量不好,素日里也不大喝酒。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现下却是陪着喝了好几盏。

    他饮酒易上脸。

    那一张冷肃寡淡的面容上,已微微见了薄红,倒是难得消减几分平日的刻板,酒气醺染清冷,灯火烛照之下,也是五官端正,面如冠玉。

    姜雪宁夹菜吃时不意瞥上一眼,只觉心惊肉跳,却是有些不敢再看,便连自己原要与他攀谈的话都忘了。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桌面上顿时静了一静。

    张遮同萧定非完全两样,是个克己守礼的人,当下也执了酒盏站起身来。

    在这一间屋子里两人相对而立。

    萧定非面上便挂了怪异的笑。

    姜雪宁也不看旁人,只看向张遮,异常认真地道“此番涉险辗转来到通州,一路上多劳大人相助才能保得周全,今日座中仅有薄酒一盏,堪表谢意,还望大人不嫌。”

    张遮道“也该张某谢二姑娘的。”

    前面固然是他护着姜雪宁,可后面那刀光剑影的乱局中,若无姜雪宁带了府衙的兵来,只怕他也葬身于刀剑了。

    只是这话不能明。

    毕竟中间还牵扯着那位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的谢少师。

    姜雪宁那日带了人来救,却被他厉声质问为什么回来,心中不免有几分委屈。眼下却不曾想到张遮会对着她出这样一句话。

    他知道,他记得。

    也不知是方才喝下去的几盏花雕滚烫,还是此刻微有潮湿的眼眶更热,她忙掩饰般地仰首将盏中酒饮尽。

    张遮默然地看她,也举盏饮尽。

    萧定非在旁边揶揄“哎呀看二位得这恩深如海情真意切的,知道的你们在吃年夜饭,不知道

    的怕还以为两位是在拜堂呢!”

    这人话总没个遮拦。

    姜雪宁皱眉道“你不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萧定非道“哈哈,快坐下快坐下吧!来来来,我给你们倒酒,光这么吃着喝着也无聊,大家来行个酒令怎么样?”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张遮坐下后,却有了几分恍惚。

    安静的夜里远远传来放爆竹的声响。

    他向窗外看去。

    道藏楼修在山间,外面是泥径山影,古松堆雪,飘飘扬扬的雪从高处撒下来,格外有一种雪中围炉夜话的深远幽寂。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雪再好,终究要化的。

    萧定非已经不顾宝的反对行起了酒令,一圈转过后正该轮到张遮,却没想看向张遮时,却见这位张大人静坐在桌畔,静默地望着窗外。

    他喊了一声,张遮才回转目光。

    萧定非察言观色上也是很厉害的,笑着道“难得良辰佳节,可看张大人神思恍惚,好像有什么事情记挂在心?”

    姜雪宁也看向张遮。

    张遮却低垂了目光,慢慢道“天雪夜寒,京中该也一般。家母独居旧院,张某如今却身陷通州,未能归家侍奉,心有愧,且有些担忧罢了。”

    萧定非顿时“啊”了一声,有些没想到。

    张遮母亲……

    昏黄的灯光下,姜雪宁手搭着的杯盏里,酒液忽然晃动起来,摇碎了一盏光影,她的面色仿佛也白了一些,少了几分血色。

    屋舍里忽然很安静。

    后面萧定非又笑起来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对着张遮了好几句吉祥话,举杯遥遥祝愿京城里张母她老人家身体康健事事顺心。

    姜雪宁却变得心不在焉。

    连后面还了什么,行了什么酒令,都忘了,脑海里面浮现出的是前世一幕幕旧事。

    夜里宫廷,她拉了张遮的袖子,恳请他帮自己一把;坤宁宫中,乍闻事败他被周寅之等人捏了罪名投入大狱;然后便是那初雪时节,张遮家中传来的噩耗……

    那位老妇人,姜雪宁从未见过。

    可料想寒微

    微之身,困窘之局,教养出来的儿子却这般一身清正,该既是一位慈母,也是一位严母,是个可敬的好人。

    她想,上一世张遮狱中得闻噩耗时,回想那一切的因由,会不会憎恨她呢?

    那些日子,她都在惶恐与愧疚的折磨中度过。

    末了一死倒算是解脱。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万幸。

    一切得以重来。

    她不由感念老天的恩赐,只是不论如何想强打笑容,这一通酒,一顿饭,到底吃得有些食不知味了。

    宴尽临别,要出门时,萧定非也不知是不是看出点什么端倪来,瞧了她片刻,低声道“二姑娘怎么也恍恍惚惚的?”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萧定非便觉得自己认识新新旧旧这一帮人怎么都有点矫情,轻哼了一声“你懒得本公子还懒得听呢!只告诉你一声,通州渡口子夜时有人放烟火呢,满城老百姓都出去看。”

    完嘿地一笑,转身就朝外头走。

    众人一道来的,自然也一道回。

    回去时路过谢危那座院,剑书的身影看不到了,那屋舍里仍旧黑漆漆一片。

    萧定非拉了宝有事问他,先从岔路走了。

    姜雪宁知道这人又是在给自己制造机会,暗示她邀张遮一块儿去渡口看烟火呢。只是她心里压着事,临到这关头,竟有万般的犹豫和胆怯。

    那一腔奔流的勇气仿佛都被浇灭了。

    直到与张遮话别,原本备的话也没能出口。

    她一个人走回了自己的屋前。

    台阶上已经盖了厚厚一层雪。

    姜雪宁走上去,抬手便要推门。

    只是那门框也早已被冻得冰冷,一触之下,竟凉得惊心,让她原本混沌的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她在干什么?

    有什么可犹豫的?

    重活一世不就是去弥补上一世未尽的遗憾,避免走向那些覆辙吗?

    既然想要,那便去追,那便去求,忸忸怩怩岂是

    她的作风!

    先前准备好却未送出去的福袋荷包,原藏在她的袖中,里头沉甸甸的放着些好意头地瓜果样式的金银锞子,姜雪宁将其取了出来,能清楚地摸到里面装着的薄薄一笺纸。

    我意将心向明月。

    她胸膛里顿时滚烫起来,这一刻决心下定,竟是连门也不推了,径直快步顺着远路返回,踩着甬路上还未被雪盖上的行迹,往张遮的居所而去。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她都浑无感觉。

    只是到得张遮屋前时,里面竟也漆黑的一片,没有亮灯,也无什么响动。

    ps:书友们我是作者时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zhaoshushenqi”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姜雪宁不由怔了一怔。

    往返一回并未耽搁多久,张遮已经睡下了吗?

    ”坤宁”最新章节请访问 千*千*看*书/146/146538/

    里头阒无人声。

    回应她的只是那漆黑的窗棂,还有庭院里吹拂过雪松的风声。

    过了片刻,姜雪宁再一次轻轻叩了叩门“张大人在吗?”

    门内仍旧静寂。

    她便想,张遮有伤在身,酒量也不好,或许是睡下了吧?也或许是没在屋中,被谁拉着去与众人一道犒赏军士了。

    只是心里忽然空落落的。

    眉眼低垂下来,她看着自己掌心里攥着的锦囊,只道自己怂包,先前犹犹豫豫,以致现在连当面表露心意的机会都没有。

    但决心已下,倒不反悔。

    姜雪宁想了想,只轻轻将这只绣着福字的锦囊系在了左侧那枚的铜制门环上,盼他明晨该能看到,然后才笑了一笑,强压下满怀的忐忑,在门外望了一会儿,转身回去。

    庭院的积雪里延伸出三行脚印。

    那雪在枝头积得厚了,压着枝条簌簌地落下。

    墨蓝的夜空里忽然一声尖啸。

    是城外另一边的渡口方向,有璀璨漂亮的烟花升上了高空,砰地一声炸开来,绽出明明闪烁的华光。

    张遮背靠门扇,屈腿坐在冰冷的地上,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远了,不见了。半开着的窗外,焰火的光照进来,铺在他轮廓清冷的面庞上,落到他沉黑的眼眸中,只映出一片烧完后残留的灰烬。 /p

    域名:””<></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