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第187章 风筝线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187章 风筝线

    姜雪宁的马车一路驶到观澜楼。

    正逢秋高气爽, 时人大多去了秦淮河边, 或在附近山上赏桂拜庙, 茶楼里人正冷清, 难得有人包场, 老板见了客来简直喜笑颜开。

    这茶楼布置有几分雅趣。

    二楼靠栏杆的地方专辟出一处做了琴台, 上置琴桌, 桌上陈琴,角落里还搁着香炉,香炉里烧着一把还不错的沉水香。

    只是眼下客少, 并无琴师弹奏。

    姜雪宁来等人也不想被打扰,挥退了要来待客的茶博士,琴师也没让叫, 只寻了一本书来看着打发时间, 等着清园内议事结束,好见吕显。

    卫梁就百无聊赖了。

    书架上都是经史子集、诗词歌赋, 他半点兴趣也无。耐住性子喝了半盏茶后, 站起来又坐下, 从这头走到那头, 实在无所事事,只觉这茶楼人少, 让人连趁乱溜走的机会都寻不到。

    风光虽好, 他却觉束缚。

    寻摸半天, 只走到栏杆边朝外看。

    不意间一回头,倒看见那张琴。

    种地乃他所喜, 读书乃他所恶,可以说厌恶一切雅事,偏爱那等俗事。

    可琴除外。

    往日读书他便偏好此道,如今无事可做,看见这张琴便有几分技痒,眼瞅着姜雪宁在边上读书,也没搭理自己的架势,便走上琴台,坐在了琴桌前。

    茶楼不怎么样,琴自然也不是特别好的琴。

    但初初勾弦试音,倒也不算太差。

    卫梁信手便弹奏了一曲。

    姜雪宁本在看书,只是想到一会儿要与吕显见面,大半的心思倒没在书上,只琢磨一会儿要谈些什么,怎么谈,所以不是很看得进去。

    乍听琴音起,她还怔了一怔。

    抬起头来才发现,竟是卫梁在抚琴。

    弹的一曲《青萍引》,正所谓是“风生于地,起青萍之末”,于此秋高之际、层楼只上弹奏,忽然之间暗合了她此刻的心境。

    多事之秋,不是风起何时。

    姜雪宁放下了手中那仅翻了几页的书,静听卫梁弹奏完,才道:“原来卫公子也会弹琴。”

    卫梁弹奏纯是兴起,并没想到她会在听,抬起头来看见她正用脉脉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也不知怎的一股热意便往脸上窜,让他有了一种显摆卖弄于人前的窘迫之感,慌忙之间便起了身,解释道:“闲着无事,技甚拙劣,恐污姑娘尊耳。”

    他起身得急,袖袍挂了桌角。

    那琴在桌上都被带歪了。

    姜雪宁没忍住笑:“我自己弹琴才是污了旁人耳朵便罢,卫公子弹奏极好,我岂有笑话你的意思?”

    卫梁接不上话。

    他向来不很善于言辞,立了半天才磕磕绊绊道:“您也爱琴么?”

    爱琴?

    她可不敢。

    姜雪宁一搭眼帘,搁下书,走到近前,只把歪了的琴扶正,道:“我技艺拙劣,也无一颗清心——是不配弹琴的。”

    卫梁不由愣住。

    眼前女子站在琴台那侧,微敛的眸光里似乎藏着点什么,细长的手指搭在亲身边缘,那手势分明是对琴之一道有所了解的人才有的。一股幽微的青莲香息从她衣袖间散出,竟为她艳丽的轮廓添了几分动人的清冷。

    可这位东家不是爱极了钱吗?

    眼下哪里像是满身铜臭的商人?

    他的目光落在姜雪宁身上,一时迷惑了。

    姜雪宁却是想起旧日一些人,一些事,轻轻皱了眉,刚要撤开扶着琴的手,楼下便有小童匆匆奔了上来:“姑娘,姑娘!”

    她一惊:“清园议事结束了?”

    那小童却朝外面一指,道:“不是,是外头有人说要找您。”

    在金陵这地界儿,她认识的人可不多。

    清园议事没结束,找她的也不会是吕显。

    姜雪宁顿时觉得奇怪,人本就站在二楼琴台上,几乎是下意识顺着小童所指的方向,朝着茶楼下方道旁望去。只目光所触的短短一刹,整个人身形便如被雷霆击中一般,立时僵硬!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是——

    不可能。

    京城到金陵,从北到南,两千多里的距离,沿路要更换多快的马、顶住多少日的不眠不休,才能在这短短的十来日里,飞度重关,来到江南?

    卫梁本是背向栏杆而立,眼见姜雪宁向着下方望去,面有异样,不由也跟着转头望去。

    只见道旁不知何时已来了一行十数人。

    大多骑在马上,身着劲装,形体精干,只是面上大多有疲惫之色,似乎一路从很远的地方奔袭而来,经历了不短时间的劳顿,连嘴唇都有些发白起皮。

    边上一名蓝衣少年已经下了马。

    这帮人虽然不少,却没发出半点杂音。

    连马儿都很安静。

    卫梁虽然迟钝,却也看出了几分不同寻常,更不用说最前方那人,实在看得人心惊。

    而姜雪宁的目光,也正是落在此人身上。

    两年的时间过去,这位当朝少师大人,却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仍爱那雪白的道袍。

    只是长日的奔袭似乎使他形容消瘦不少,白马的四蹄溅满泥渍,干净的袍角也染污一片,右手五指紧紧地勒住缰绳,以至于上面已经覆了一层叠一层的血痕,他自己却似未有半分痛楚的察觉,一张漠然的脸孔抬起,看向高处的姜雪宁。

    在卫梁的目光落到他身上时,他的目光也轻轻转过来,与卫梁对上。

    那一瞬间卫梁竟觉悚然。

    分明是那样平缓无波甚至寂然无痕的一眼,他却仿佛瞥见了其间隐藏的风狂雨骤、剑影刀光,然而再一回神,那眼神又如神明一般高旷深静,没沾半点尘埃似的移开了。

    以前吕显曾经问他,虽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可倘若她这一去不再回京,你难道听之任之?

    他不曾回答。

    因为他知道,风筝总是去天上飞的,可只要那根系着的线不断,飞得再远,也终究会回来。她对长公主沈芷衣的承诺,便是那根线。要有了这根线,他才能名正言顺地,将风筝拽回来,或者顺着这根线去找寻她。

    谢危觉得自己像个疯子。

    千里迢迢而来。

    到这时才想起,自己好几日没合眼,于是忽生出一种难言的厌倦,也不说话,收回目光,便欲唤人离去。

    姜雪宁自然注意到了他看向卫梁那一刹的目光,心里原不觉得自己有何过失,然而在他敛眉垂眸那一刻,也不知为何生出了一种本不应该的心虚。

    同时也有万般的疑惑——

    这节骨眼上,谢危怎会来找她?

    眼见对方要走,那一刻实容不得她多想,脱口便喊了一声:“先生!”

    谢危停住。

    姜雪宁挂念着沈芷衣,一咬牙,也没管边上卫梁诧异的目光,提了裙角便径直下楼,来到谢危的马前,抬首仰视着他,张口却一下不知该说些什么。

    日光遍洒在他身上。

    脏污的道袍袍角被风吹起。

    谢危那远山淡墨似的眉眼却被身周逆着的光挡了,神情也看不清晰,只搭着眼帘俯视她,过了半晌,才将一页已经在指间捏了一会儿的纸递向她,无波无澜地道:“三日后启程去边关,你若考虑好可以同往。”

    如今她哪敢有半分怠慢?

    用了双手将那薄薄的一页纸接过,目光落下时,才发现谢危手指边上那缰绳留下的勒痕。

    脑海中便一下掠过当日挣脱这只手时,那淋漓坠地的鲜血。

    姜雪宁不敢看谢危。

    谢危也没同她再说什么。

    只听得缰绳抖动的声音,沾满污泥的马蹄从地上踏过,刀琴匆匆给她行了一礼,便连忙翻身上马,带着众人跟上远去。

    卫梁在二楼看了个一头雾水。

    马蹄声远去,面前的街道空空荡荡。

    姜雪宁却如做了一场大梦般。

    唯有手里这一页纸,提醒着她方才并非幻梦一场。

    她缓缓将这页纸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