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宁

坤宁 第234章 放执念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www..,最快更新坤宁 !

    第234章 放执念

    眼下这般场面, 万休子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女人一个手抖一个激动就结果掉自己, 眼看着下面那帮道童傻了似的愣住不动, 脖颈上尖锐的疼痛又使他感受到了生命流逝的威胁, 一时便狰狞着面目, 色厉内荏地叫起来:“放开他, 愣着干什么, 放开他!”

    只是话虽喊着,人却不敢乱动。

    鲜血留下来已经染红了一片衣襟。

    下方的道童们向着谢危看了一眼,到底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朝着后面退去。

    谢危垂在身侧的手还在淌血。

    他却全然不顾, 只仰首看着立在高处的她,褪去旧日少女的柔和,换上一身出露的锋芒, 便恍惚想起当年她逼急了砸自己琴时的架势, 于是唇角慢慢弯起,竟笑了出来。

    浑身是血, 可眉目柔和。

    外头攻打进来的人本就不少, 而且围拢了四面八方, 几乎就没天教分舵众人逃脱的机会, 很快就形成了碾压的优势,将场面控制。

    姜雪宁看见燕临和吕显从门外走进来。

    很快就是一阵喧哗之声。

    剑书惊急的面容从众人之中一晃而过, 好几个人几乎立刻上去, 查看谢危的情况, 他却还看着姜雪宁,同时向身边几个人冷静地下达着什么命令。

    然而话音落时, 身子却微不可察地轻晃一下。

    整个人毫无征兆就倒了下去!

    那一瞬间,仿若玉山崩塌。

    各种声音尖锐地进入姜雪宁的耳中,可只是无意义地交杂在一起,在脑海中形成一股混乱的嗡鸣,反而让她眼前所见的画面,充满了一种矛盾的寂静。

    世界都似乎随之塌陷。

    周遭静了一刹,紧接着便是大乱。

    人如潮水一般涌了沟渠,将谢危围拢。

    她却像是岸上一块石头,动也不动,视线被阻隔大半,看不见他了。

    姜雪宁手指紧紧扣着的刀刃仍旧没有松开半分,更没有放开万休子,整个人动也不动一下。直到下面人慌乱地将谢危扶走,又有人迅速上来将万休子从她手中押了下去。

    她抬起头来,看见了一双担忧的眼。

    燕临站在她面前,峻拔的身影为火光映照,只用一种格外沉默的目光望着她,眸底千回百转,过了许久,才慢慢道:“宁宁,你喜欢上先生这样的人,会很累。”

    姜雪宁却只看着地上那一小滩血迹。

    她恍若未闻。

    人如在梦中一般,只想:我也知道。可这样的一个人,叫我怎么去忘掉,又怎么敢忘掉……

    *

    “宁宁……”

    沈芷衣本是来陪她下棋,眼看着她下着下着,便怔怔盯住了其中一枚棋子,魂不守舍模样,眼底便添上了几分忧虑,轻轻唤了她一声。

    姜雪宁这才回神。

    沈芷衣是事后两天才到的汝宁府。

    她本是要随燕临他们一道来的,可黄州有屯兵,怎会愿意叫她一个皇族公主知晓?是以婉拒,只让人准备她车驾,晚了好些天启程。

    待得事定,方才抵达。

    姜雪宁与谢危历了一遭艰险的事,沈芷衣也有听说。

    只是毕竟不再是当年天真的公主了。

    谢危此人看似光风霁月,内里剖开却是一副污黑的心,她只担心,此人犹如一座深渊,拽着姜雪宁往下跌坠。

    若是往常,姜雪宁只怕已经注意到了沈芷衣欲言又止的眼神,然而这两天她连自己的事情都不特别关照,所以有些很明显的细节都忽略了过去,不曾注意。

    当下还笑问:“该我下了吗?”

    沈芷衣看了她许久,心里实有千万般的话想要对她讲,甚至是那件使她犹豫了许久的事,然而此时到底说不出口,只敛了眼底的复杂,笑笑道:“该你下了。”

    姜雪宁便胡乱下了几手。

    末了还是沈芷衣赢。

    她这糊里糊涂的下法,就算是沈芷衣有心要让她,也实在让不出什么结果来,末了也知她现在没什么下棋的心思,拉着她说了会儿话,便叫她好生休息,自己离开了。

    姜雪宁坐在屋内,却没有去睡觉。

    两天前那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自然将天教这座分舵剿灭,所有匪首包括万休子、鲁泰在内,尽数被擒,关押在地牢内。

    谢居安的伤势不算轻。

    周岐黄等几名大夫忙前忙后也着急了好一阵。

    只不过,姜雪宁竟没有去看过。

    她仿佛想花些时间,彻底把自己整理透彻。

    也或许,只是怕。

    直到此刻,她才搭垂着眼帘,问了边上来伺候的丫鬟一句:“谢先生那边怎么样了?”

    丫鬟是原本将军府里伺候的。

    她位卑也不敢瞎打听,只道:“大夫们前一天折腾了小半夜,后来人醒了,好像就没事了,据说只是些外伤,将养将养就好。”

    外伤。

    一只手而已,的确也只能算是“外伤”。

    姜雪宁听后,实在不好说自己心底究竟是有多少情绪交汇在一起,索性不去分辨了,起身便走了出去。

    此时正是午后。

    窗外有悦耳莺啼。

    碧树阴阴,日照明媚。

    谢居安住处,挑的仍旧是僻静院落。

    外头那一座石头堆砌的高台上,新鲜的血迹才刚刚干涸,她也不看上一眼,径直从庭院的边缘穿过,便看见了一树无忧花旁紧闭的门扉。

    刀琴仍在京城未回。

    如今伺候在谢危身边的就剑书一个,并一个才打天教救出来的小宝。

    两人见着她,神态并不相同。

    小宝是且愧且疚。

    剑书眼底却是掠过了一抹黯然,然而看见姜雪宁时,又到底怀了几许希冀。

    房中隐约有一丝颤颤的琴音。

    只是并没有往日的流畅。

    连音调都差了少许,凝着一种僵硬的滞涩。

    姜雪宁心底骤然抽痛,险些没说出话来,静立半晌,却再也不闻那房中琴音响起。

    剑书低声说:“先生不愿见谁。”

    姜雪宁立在房门外,只朝着里面道:“先生,我想进来。”

    里面久久没有回答。

    她便强忍了心底的翻涌,往面上挂上一抹笑,只当他是默认了,伸手将紧闭的门推开。

    屋内弥漫着清苦药味儿。

    谢危穿着身简单的白衫,盘膝坐在窗下的罗汉床上,上头置了一张几,几上搁着一张琴。他身上的伤口早已经处理过,左手上了药,用雪白的绢布缠住,露出的修长的手指上还能看见点隐约的伤痕。

    面上那种病态的苍白,却使人想起初次见他的时候。

    只是那时候……

    姜雪宁眼眶一酸,安静地走到他身旁去,罗汉床边的脚踏上屈坐,却笑着凝望着他:“你故意的,是不是?”

    谢危看着她,没有回答。

    她拉了他的手来看,有那一刹,泪水险些滚出眼眶,可她强忍住了,不无调侃地弯酸他:“别人都说你算无遗策,可有时候,你明明一点也不精明,蠢得好厉害。我当年救你,可不是出于什么良善,我就是不想你死在我旁边,我害怕。”

    谢危岂能看不破她的强撑?

    但并不揭穿。

    只是低眸,也拉了她的手。那纤细的左手腕,一道细细的疤痕犹未褪去,温热的指腹轻轻压上,仍旧能抚触出些许痕迹。

    他平淡地宽慰她:“我也怕的。”

    很难想象,这样一句话从谢危口中说出来。

    他杀伐果断,哪里会怕个死人?

    姜雪宁看着他,心下难受,慢慢道:“为我不值得。”

    谢危一声轻笑:“不过是一时弹不准调罢了,本也只是个放不下的执念,如今放下了也好。”

    他幼时学琴最差。

    可偏素性要强。母亲又说,世上本无不擅之事,怕的是苦心人。肯学,肯练,时日久长,总能卓然拔俗。天不厚才与人,人所赋于己罢了。所以二十余年如一日,不曾毁弃,倒也堪堪成个琴中高才。

    他平生不服,乃一“输”字。

    学琴不过其中之一。

    姜雪宁却几乎要为他这云淡风轻的一句落泪,心绪如在云端翻涌,几经回转,飘荡天际。

    可她不敢问他还能不能弹。

    许久后,只低低道:“谢居安,往后我弹给你听,好不好?”

    谢危手指抚过她面颊,半带嫌弃地笑她:“你弹得那样难听,琴曲都不会几首……”

    姜雪宁凝望他。

    然后慢慢直起身,仰起脸颊,轻轻凑上去,在他薄唇上落下鸿羽似的一吻,眼底却为水雾氤氲了一层湿润的光亮,道:“那你以后教我。”

    名师出高徒。

    他好好教,她必能学会。

    倘若学不会,那一定都是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