黜龙

黜龙 第八十六章 荷戈行(10)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最快更新!

    之前便说过,大魏朝均田制下,理论上是没有地主的。但实际操作过程中,因为奴这个阶层的存在,高官贵族完全靠着奴仆授田漏洞获取大量土地,成为超级大地主;而地方豪强借助种种力量强迫老百姓把授田“租”给自己再反“租”出去,实际上还是会诞生典型的地主。

    不过,张行在东境待了一年,心里非常清楚,在东齐故地,更多实际意义上的地主并不需要这么复杂和实际的田土关系,这主要是因为官府跟地方上隔阂太深,而朝廷对地方的上压榨又明显是超出正常水平的,所以官府必须要倚仗地方有力人士,也就是豪强才能保证远超标准的税收和田赋,进而不得不区域半委任给这些本乡本土根深蒂固的豪强们。

    换言之,东境特色豪强本来就是官府自己惯出来、养出来的。

    而回到跟前,这对汶水畔逃难的中年男女面对的林大老爷以及林大老爷背后的人,明显又是一种进阶了,因为乱世来了,豪强们趁势而起,有名的求实,有实的求名,名副其实的掌握了基层的一切。

    甚至,张行心里隐约明白,这个时候强行讨论什么阶级,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因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动乱下的基层失序——从二征开始,大面积战乱和随后的严酷军事清扫就已经出现,三征之后,盗匪铺天盖地,豪强们自己都得准备造反或者自保,这种情况下,彻底依附豪强成为了老百姓求活的本能,豪强们也乐意承担这个保护人。

    这种事情,不知道在改朝换代时上演过多少遍。

    只不过,这对中年男女夫妇的背后两家人,明显是个“劣质”资产,豪强们不大乐意继续保护,而是想献祭掉,或者进一步收为家奴罢了。

    张行既然清楚背后的逻辑,所以他在信中也就没有任何道德指责,只是平澹的讲述了自己如何与这两人相遇,然后在信中询问那位林老爷这俩人所言是否属实。如果属实,那么这两家人委实已经很困难了,乱世中身为强者应该留一丝底线,尽量襄助弱者,何况还是乡梓,所以就问能不能按照实际的耕地数量来征收田赋?而如果这俩家人又格外贫困的话,他个人觉得适当减免也是应该的。当然,如果林老爷那里也确实困难,可以回信,他愿意个人出钱,帮忙充抵田赋。

    最后自然要署上自己的姓名和职务,所谓黜龙帮左翼龙头张行是也。

    写完信后,交代了几句,又让人给这对男女送了几块干饼子,便催促他们折回。

    这对男女便是再不懂得关系,此时看到这么多大军,也都晓得眼前的人是个林老爷八竿子也够不着的真正大人物,足以解他们困厄,自然是千恩万谢带着书信折回了。

    而这对男女既走,张行想了一想,复又在河堤上靠着黄骠马马背继续来写了几封信,乃是给魏玄定、白有思、徐世英,包括专项负责的阎庆、张金树等心腹送出提醒,请他们在处置事情的时候务必留心当地的人才云云。

    然后,便继续上路,并于当日抵达鲁郡龚丘县。

    来到龚丘,尚未入城,黜龙帮在本地分派的头领邴元正便匆匆来迎,双方见面,后者明显有些不安之态。

    唯独大军在侧,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很快,贾越等直属头领分别去安置部队,张行带着贾闰士和王雄诞入了县衙,邴元正却不敢再拖延了,而是直接在堂中一揖到底,口称惭愧。

    “怎么回事,是金矿的乱子又起来了?”张行诧异来问。

    且说,张行之前在宿城与几个大头领讨论进军还是暂缓的时候,说到了鲁郡这里的豪强不听招呼,并与几个大头领作了分析,背后是有说法的,最明显一个就是鲁郡这里在接收名义上是官属的矿产、冶炼所时,各地都出现了明显的不配合,甚至是闹事行为。

    最出格的就是龚丘这里,这里的一条小型金矿,甚至在接收时出现了团伙暴动,约百余名矿工被人扇动起来,武装对抗,只是被驻军迅速镇压了下去而已。

    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情况,就好像均田授田制度下,理论上所有土地都是国家的,但实际上依然出现地主一样,金矿这种东西之前理论上属于大魏朝廷,但实际上在操作中却也需要本地豪强协助管理……这一年来,协助管理恐怕更是沦为了直接占有。

    这个时候黜龙帮想认真对待此事,把金矿收回去,所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自然会引发最直接的对抗。

    “不是。”邴元正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是我之前不知道龙头要来,而且有传言说是马上要东进,那时候有本地的大户前来示好、作保,为了安抚地方,我就把人放回去了。”

    张行怔了一下,认真来问:“本地大户是哪个?”

    “一家姓刘的,管事的人叫刘范。”邴元正愈发尴尬。“是个之前在大魏朝廷那里做矿监的本地人。”

    场面随即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过了一会,还是张行嗤笑一声,打破了沉默,却转而谈起了其他话题:“路上看到不少荒芜村庄,还有烧坏的渡口……邴头领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若是汶水上的那几处,自然知道。”邴元正赶紧肃然起来,就在堂下朝着堂上堂而皇之坐着的张大龙头做起了汇报姿态。“渡口是我们跟齐鲁官军几次撤退时烧掉的,最早的要追朔到年后那一战,最近的一次是鲁郡郡卒出身的溃军逃回来时烧掉的……至于村庄,也多是这半年陆续散掉的,不过,这其中倒不是在下故意推脱,可委实是别家的,尤其是齐鲁官军的缘故大一些……因为据属下所知,最大一股离散潮,乃是今年年初鲁郡被张须果夺回后,兵役、夫役又起来,且大军进取郓城,需要顺着汶水运粮,当地人害怕再遇到三征那种事情,尤其是挨着渡口的村落,多有逃散。”

    张行听得妥当,连连点头,却又叹气:“邴头领素来以聪明精干闻名帮内,之前在西线,阁下驻守匡城,凡事妥当,每次事情交代下去,都是你跟柴孝和那里最让人放心……所以这次我才专门把阁下带过来,就是准备借重阁下的精明能干,稍作委任的。”

    “在下惭愧,委实没想到龙头会这么重视此事,一时办错了差事。”邴元正当然明白对方意思,还是刚刚的事情嘛,绕了一圈回来了,而且依旧是指责的语气,于是气氛愈发尴尬起来,却只能勉力解释。“但是龙头,恕在下直言,想要地方安靖,本地人的力量总是要重视的,便是没有这次阴差阳错,我以为也该跟当地人软一些相处才是长治久安的正途……”

    “我懂你的意思。”张行想了下,认真来对。“百里不同俗,千里难通音,想要地方上治理妥当,总还是要绕回去倚靠当地人的本事。尤其是你邴头领,本身是帮内少见的东郡本土出身干吏,想必对此事多有思索。但是,要我说,想要借助当地人本事却不该这么简单直接的……而且,邴头领真以为这么干,便是跟本地人相与为善吗?”

    邴元正愣了一下,认真反问:“敢问龙头,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这么做,跟大魏朝廷对待本地豪杰有什么区别?大魏朝廷给本地豪杰一些封赏和特权,以作地方维系的手段不就是如此吗?但是后来结果如何?本地人心服吗?”张行正色来问。“大魏在东境长治久安了吗?便是退一万步来说,假如没有遇到三征东夷,大魏这般对东境豪杰,就是对的吗?”

    邴元正沉默了一会,就在堂上拱手相对:“请龙头赐教。”

    “我的意思很简单,对待地方人才,首先要放开限制,诚心接纳地方人才进入黜龙帮高层,咱们不能学大魏朝廷,默认了关陇之外的人不能登堂入室,进入核心……当然,这不是你现在能决定的,所以这点与你无关,只是我既然说了,便是说这一条是没大问题的……一定要给人留一个往上走的通道和希望,有这么一条路和没这么一条路根本不是一回事。”张行脱口而对,俨然是早有想法。“但是如何挑选人才,却是另外一回事了……我想来想去,无外乎是唯亲是举,论才再进,最后有德者而居于上。”

    莫说邴元正,就连在场的王雄诞和贾闰士都听得发蒙。

    半晌,还是王雄诞没忍住,当场来问:“张三叔,唯亲是举是第一条吗?”

    “是。”张行只在堂上笑道。“不过这个亲,不是个人亲疏,而是立场亲疏的意思……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咱们是造反的,具体来说是被大魏朝廷逼反的,那敢问,连造反都不坚决的人,对大魏朝廷还有指望的人,咱们能让他们做到大头领吗?”

    邴元正听到第一句便醒悟,其他两人也都很快反应过来,继而连连点头。

    说白了,这个亲疏,就是要分敌我立场,曹林还是大宗师呢,想用他他来吗?

    “譬如徐州司马正,我生平所见最才德兼具的人,却是敌非友;张须果其实在官军中也算是难得人物,鱼白枚也是,我们反而要杀之而后快。放到这些地方上的人物,也有樊虎为例。”张行也有些感慨,说了好几个例子才回到眼前。“至于换到眼下,金矿是名正言顺的官产,咱们按照规矩收到公中,这些豪强上来就敌视我们、对抗我们,甭管他们有没有误会和防范,可事情既然做下了,咱们便是一时与他们妥协,也只是临时举措,又怎么能真正放过他们呢?何况还要把他们当做本地豪杰的代表,予以任用?”

    邴元正便要说话。

    却不料张行微微摆手:“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先别急,听我说完……下面的才和德是老话了,本不该多做解释,但是我们终究不是朝廷,是造反的贼寇,所以这里面与其说是选人以才以德,倒不如说是先要尽力活下来,胜者为王,只是无德者而胜,不过是又一个东齐、南唐、大魏,胜而无用,所以又要尽量讲究一个德行。这个不光是人才的事情,做事用人,都要如此。”

    张大龙头强行续了一段,很有些领导讲话一定要凑够三点的作风,所以邴元正听到一半就心不在焉,忙不迭点头。

    倒是王雄诞和贾闰士,想起路上张行遇到那对逃离家乡的男女作为,心中大约有些感触,也大概晓得张行为何要说这个,却也不吭声。

    而待张行说完,邴元正便赶紧拱手行礼:“龙头,你所言极是,既如此,请您安坐堂上,我这去一趟乡里,把金矿的事情给处置好便是,就当是从这里更改方略,任人唯亲、论才再进、有德者而居于上好了。”

    张行点点头,复又笑问:“可要兵马协助?”

    “龙头不必如此。”邴元正苦笑道。“我之前不过是担心大军要东进,这里空虚,才与他一点脸面,其实他的底子我查的清楚,乃是自家领着三五个有修为的,二三十个壮力在家中大宅院里养着,大约还有一二百个人手分散在周边村里不能脱产,连个正经庄园都无,唯独担忧他会鼓动矿工,再弄个三五百壮汉出来。而如今真要处置,根本不用其他,只是我带三百人径直过去,直接进入他家里,请他回来,然后当面说清楚……他要是听话,愿意交出金矿,再把闹事的人送回来,就由我来举荐,请龙头按照任人唯亲的说法趁势给他一份体面;而若是个真自以为是的蠢货,也无须龙头如何,我自己便也给他一份体面罢了。”

    张行点点头,不再多言。

    就这样,张行刚刚入城,邴元正便率两队人三百兵出城去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张大龙头还是派了王雄诞匆匆跟上。

    而到了晚间,便先有哨骑折回,告知了结果。

    说是邴元正和王雄诞径直进了那个刘范的家中,刘范莫说交出金矿和之前闹事的人来个任人唯亲了,连跟邴元正回县城都不敢了,几次三番表示诚意后,这厮依然不从……于是王雄诞直接按住,邴元正文吏出身,却亲自动手,就在对方家中处置了此人。

    据说,当场击杀了其余七八人,逮捕了十数人,并搜出金砖金锭五十斤……这对于那个不大的金矿而言,已经很惊悚了。

    张行闻得消息,也没有多余念想,只是自行其是,该吃吃该睡睡。

    说到底,别看他人前一套一套的,其实也是在不停地理论结合实际,也不知道自己的法子到底是顶好的那种还是看起来很美的那种……所以,想了半夜,便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还是要尽量在鲁郡这里寻到一些本地人,扶持起来,作为人事政策的典范,以图达到尽量收复本地豪杰、舒缓地方内部矛盾的效果。

    从而为下一步执政做铺设。

    这般想着,翌日,张行正只在县衙中与一些本地县吏交谈,询问本县豪杰,顺便等着邴元正回来,好从本地挑人选。却不料,大约下午时分,邴元正还没有回来,很快便有人来报,说是门前有一位周边知名的豪杰过来,请了本县人作保,来请谒黜龙帮张龙头。

    张行不明所以,但昨日杀了那刘范,立即就有本地大豪主动来见,也算是瞌睡来了有枕头,自然乐意,干脆主动出迎。

    出得县衙,张大龙头四面来看,却只看到大约四五个人牵着马等在县衙门前侧边,除了一个锦衣打扮的富态人外,其余头发尽数被汗水打湿,身上布衣也都湿透,所有马匹也都有些萎靡,便不由有些疑惑,到底是不是这几人。

    不过,很快就有报信的县中原本吏员跑过去,匆匆与那锦衣人交谈,复又转身与那几人说话。

    随即,锦衣富态之人如释重负,居然当场走了,反倒是那几个满头满身都是汗的布衣汉子跟着县里匆匆过来,对上穿着六合靴、简单束着头发直接出现在街上的张行,却也有些诧异,乃是打量了一阵,方才由其中一人带着,小心翼翼拱手来问:

    “可是黜龙帮左翼大龙头张公在上?”

    张行当场负手来笑:“正是我。”

    那人依旧诧异,但却立即转身,从怀中取出了一样被锦缎包裹着的物件来,小心呈上,貌似一封书信的样子。

    张行接过去,打开一看,正是一封信,而是写信的人还是他张大龙头自己。

    片刻后,张行想了一下,认真来问:“你姓林?”

    “不是。”那人听到这里,终于不再怀疑,而是当场在街上下拜。“在下鲁郡唐百仁,林常此人已经被在下杀了!暴魏贪横,地方动乱,这厮不能扶持乡里弱小,反而要欺压吞食,更是惊动了张龙头,如何能留?首级就在后面马上,没有允许,不敢轻易取出……张龙头要看一看吗?”

    “看看吧。”张行随意点点头,但马上摇头。“还是算了……你叫唐百仁?”

    “是。”

    “跟林……林……”

    “林常……”

    “跟林常什么关系?”

    “算是同乡和上下属关系……在下是泗水人,是东面占据了三县之地的龟山军三头领,负责屯驻梁父,林常是在下在梁父城西启用的本地人,平素看起来还是有些豪杰样子的,却不料这般不堪,跟暴魏一般可笑。”

    张行想了一想,忽然再问:“信是什么时候到你手上的?”

    “今日上午。”那人,也就是什么龟山军三头龙唐百仁了,小心回答。“在下正好在城西巡视,就在林常家里住,那对……那对男女昨日赶了一日路,歇了半夜,清早再行路,大约今日上午到的家,立即就把信送到林府了,林常也立即给我看了,他当时还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晓得道理规矩,反而嘲笑龙头故意吓唬他。”

    张行点点头,再来问对方:“林常所居地方叫什么?”

    “林家洼。”

    张行再度颔首,却忽然扭头去问县吏:“梁父距离这里多远?”

    “九十里吧。”县吏脱口而对。“反正不到一百里。”

    “林家洼呢?”

    “七十里……或许六十里?”反应过来后,县吏莫名有些心虚起来。

    倒是张行,听到这里忽然失笑,然后饶有兴致的看向了身前之人,却是哪里还不晓得?这个家伙,身为鲁东一支颇有声势的义军前线指挥、一县之主,看到信后,意识到自己即将抵达龚丘县,几乎是当机立断,当场杀了那个林姓豪强,然后只带了三四个下属,快马加鞭,轻骑穿越了军事对峙线,历程六十里来到了自己跟前。

    那话怎么说来者?

    乱世最重要的就是人才。

    这个人是个人才。

    而且是个明显想进步的人才。

    “为什么来找我?”张行忽然止笑,声音也明显扬了起来。

    唐百仁躬身拱手不停,只是微微抬起头来,表情也严肃了不少:“暴魏无道,坐失天下。张须果兵败,东境易主。历山战后,人尽皆知,黜龙帮势不可挡,将全取东境,但地方豪杰犹然生疑,不是因为黜龙帮兵威不足,而是忧心人来人往,一时兴衰,黜龙帮强而无仁、义而无法。在下从知道历山之战后,便遣人着重打探,知晓黜龙帮战后种种,所以,之前看到黜龙帮法度严密,便已经存了投效之心。而这一次,更是知道张公是难得的当世英杰,晓得存强扶弱的仁义,便再不犹豫,即刻想来见一见张公,当面表明心迹。”

    话至此处,唐百仁站直身子,以手指向自己:“在下唐百仁,修为不高、读书不多、勇力谋略也都不足,素来知道,以自己的才能德行莫说建功立业,怕是连乱世都不能当,但即便是如此,在下偶尔夜间翻身坐起,想起四御至尊的那些经历,却还是妄想能参与进一份不朽之德业,以免空活一生。只是这一年莫说作为,所遇所见,甚至不堪入目……所以,今日才会在看到张公的信后如久旱遇甘霖一般振作起来,决心来投。”

    张行点了点头,并没有上前摸住对方手来做恳切发言,反而只是负着手轻轻开口:“说得好。”

    ps:中秋快乐!

    顺便,舵主群爆了,新群862346159……好像是这个……简介里有一键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