黜龙

黜龙 第五十七章 案牍行(3)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最快更新!

    张行终于还是小心翼翼进了白朱绶的房子。

    还好,屋子里虽然有些落灰,但一应设施俱全,摆放也都整齐,没有想象中的凌乱不堪,看来只是很少使用所致。

    不过,这番小心翼翼和随后的释然,不免让某位领导面色愈发难看起来。

    没有什么热血的演讲和仪式,也没有什么绶带代表了靖安台的荣誉,代表了黑塔扎根大魏土地的根之意志什么的,白巡检只是从桌子下面的箩筐里随手将一个明显是新送来的白色绶带取出交给了张行。

    而张行接过来一看才发现,上面还挂了一个小小铁印——这似乎才是绶的根本意义,本来就是挂大印的,只是巡骑常以巡视姿态出现,绶带又足以表面身份,反而喧宾夺主。

    “有什么要说的吗?”

    将白绶交予自己这个才认识小半年的下属后,白巡检自己大概也觉得有点空泛,就不免扶着长剑讪讪问了一句。

    “有。”张行接过白绶,挂在腰间,左右扭动一下以作观察,同时毫不犹豫应声。

    白巡检原本都准备撤了,微微一愣后方才醒悟,继而打起精神来对:“那就说嘛,也没人拦着你。”

    “巡检。”张行叉手立在屋内,姿态诚恳,语气坚决。“想要晋身黑绶,需要什么条件?”

    白有思怔在原地足足四五息方才喘匀了气:“你是认真的?”

    “自然。”张行理直气壮。

    “为什么?”白有思大为不解。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张行依旧叉着手,老老实实的样子,但说的话却有点玄乎。“如今杨逆大案已决,海内重新安定,国家繁荣,正是我辈砥砺前行报效圣上与国家之时。而这时候,若不想着做上柱国,将来怕是一辈子都当不了一个驻外黑绶的。而如果不从现在开始想着如何做黑绶,那又怎么开展白绶的工作呢?”

    白有思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乱,就好像她之前某段时间一直分不清对方是否在说谎一样,此时的她也有点分不清对方到底是在开玩笑……要是开玩笑当真了,岂不是显得自己有点傻?可若是对方是认真的,自己当成了玩笑,那就未免更难堪了点。

    “你不觉得自己有点太着急了吗?”犹豫了一下,白有思决定诚恳交流。

    “巡检。”张行微微一叹,原本想讲一番世族门阀压人,寒门庶民没有出路的大道理,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却又收起,反而只是一笑。“谁不想早点升官发财呢?”

    白有思似乎察觉和醒悟到了一点什么,也是沉默一时,过了一会方才微笑开口:

    “升官嘛,升黑绶与寻常官场升迁并无二样,黑绶毕竟是六品,已经是正经朝廷命官了,所以资历、功勋、能耐、靠山都是要讲一点的……唯独靖安台中,尤其是中镇抚司,全员修行之辈,不免有些修行上的说法……黑绶是分种类的,你知道吗?”

    “知道。”张行脱口而对。“州郡上的黑绶,属东镇抚司,镇压地方,掌握刑名,略低于州郡别驾,一起辅佐州郡长官;至于文员、刑名上的黑绶,多是副常检名号,直属台中;还有专职于巡组里的副巡检黑绶……要求全不一样吗?”

    “不错。”白有思略微解释道。“按照台中常例,州郡上的黑绶,只要通的十二正脉中的十条便可,而发力不过人情,实际上偏远之地,八九条就可以去了,之前冯庸便是求得这类黑绶;文员、刑名上的黑绶也简单,十二正脉通完,稍微学的一点真气外放的手段,便也可以了;但巡组中的黑绶却又不一样,他们一般是前两类黑绶自家通了奇经八脉中的任意两脉后转任的资历黑绶……通了八脉中的两脉,便意味着有了足够自保和妙用的真气招式,什么剑气外放,枪茫如星,浑身布气如罩甲,都是此类手段,你应该也见过。”

    “属下明白了。”张行认真点点头。“那要升朱绶呢?又要什么修为?是通脉大圆满吗?”

    白有思幽幽看了身前男子一眼,倒没有再生气与嘲讽,反而意外坦诚:“不用,打通奇经八脉中的任督二脉便可,通脉大圆满没你想的那般不值钱。”

    “任督二脉?”张行微微皱眉。“是奇经八脉中最重要的两个?”

    “不错,十二正脉讲究的是一个按部就班,步步为营,偶有气机,能一次通半条就不错了,反过来说,只要熬得住辛苦,不要浪费青春、蹉跎心性,大多数修行人道理上都是能打通十二正脉的,奇经八脉则不然……”

    白有思抱着长剑谆谆教导。

    “奇经八脉特别讲时缘气机与悟性,平日里一窍不通,忽然一朝望月兴叹,打坐回来,胡乱就能通两三条也是见过的事情。可反过来说,很多人经常困守愁城,常年不得寸进,一生也只得两三条奇脉更是寻常。再加上这一阶段真气妙用多多,人心不稳,仇杀恩怨极盛,常常有人死于非命。故此,奇经八脉的高手虽还算常见,但并没有几个能真到八脉大圆满的。而这其中,任督二脉算是奇经八脉中最核心和重要两脉,一旦通畅,便意味着八脉俱全便可在望了,当然要另眼相看,专心培养。”

    张行终于恍然,然后诚恳拱手:“多谢巡检点拨。”

    “什么点拨,烂大街的东西,你问谁谁都能跟你讲明白。”白有思戏谑道。“听明白了,也该回去努力了吧?你这第七条正脉也不必再来问我了。”

    张行摇了摇头:“回禀巡检,我不想努力了。”

    白有思脸色一黑。

    “反正正脉都要按部就班,那何必要去巡组里辛苦搏命?”张行宛若没看到对方脸色一般,继续恳切言道。“不如求个文吏差事,做些文字上的功勋,然后一边通脉,一边熬资历,省的厮杀危险。”

    “可你当日在嘉靖坊又是怎么说的?”白有思脱口而对。“现在又想脱了我去转文吏?算不算出尔反尔?”

    “巡检误会了,属下没这意思,只是不想出外勤而已,并没有忘了巡检恩义,更不敢离了巡检庇护。”说着张行指着屋外笑道。“我其实是刚刚进来之前便动了心思……巡检请看,你这院子还有厢房,巡组也有文案工作,偏偏巡检又不常来……所以,能否请巡检准我自荐,在此处做些案牍之事,为巡检分忧。”

    白有思沉默了一会,忽然来问:“你是担心留在外面会跟钱唐起龃龉,所以主动避让吗?大钱的本事在外勤,不能做文事,而你文武兼修,内外俱备,所以如此?”

    我是真的想坐办公室!

    是真觉得你有钱烧的,这个院子太浪费!

    是想占你便宜,抢了这个院子当顶级社畜,高端摸鱼!

    是真的不想再顶着一身正脉修为出去遇到什么武疯子了!

    肩膀现在还在痛!

    张行心中无语,但这不耽误他沉默片刻,恳切回复:“是,大钱是个好白绶,没必要无端生事,徒劳让巡检为难,更没必要为这等一点官场上的腌臜事坏了同列的生死情谊……还请巡检成全。”

    白有思面色大为缓和,显然感动:“难为你有这个心了。”

    张行赶紧打蛇随棍上,立即拱手行礼:“巡检放心,自此往后,有我为巡检主内,绝不使巡检有后顾之忧。”

    白有思眼神愈发温柔。

    ps:感谢新盟主韩游思老爷,顺便,大家工作日快乐。

    新书群513757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