黜龙

黜龙 第九十章 金锥行(1)
书页介绍 banwh 章节目录
    ..,最快更新!

    “传闻不假,但张三郎,你如何便轻易回来了?”

    来到江宁城驻地,李清臣远远看到张行在廊下晒太阳兼与众人闲聊,便诧异来问。

    “本就是以文会友,聊到高山流水成知音,再结交一番,自然就回来了。”张行起身认真作答。

    “实际上到底怎么回事?”从后面下马的白有思进入院中,冷冷相询。

    “实际上……”张行表情松懈下来。“实际上,我那位八拜之交便是浪荡到了四十岁,本身也脱不出一个世家公子的傲气与无知,几十年家国沦丧,他也只躲了出去的,心里晓得利害,嘴里和身上却不晓得。只能说,发作起来有些地方跟我挺像的,一怒之下便把我抓了,但实际上自己也知道局势摆在这里,不可能因为他回来就怎么样,所以自知骑虎难下。而他是骑虎难下,我当时何尝不是一心想活命?大家相互需要,相互抬举,天明后趁机聊了几句诗文,互相吹捧一番,各自拿做了台阶,便了了此事。。”

    “原来如此。”

    众人纷纷醒悟。

    “若是如此,之前便是真存了歹意,我现在去一剑砍了他。”白有思长呼了一口气出来。“省的再来碍事。”

    “巡检息怒。”张行赶紧阻拦。“一剑能砍死倒也罢了,砍不死怎么办?那才是真碍事,而且我们腊月初五就走,还要再办些事情,来不及与他计较。”

    “还有什么事?”白有思一时诧异。“我们这边粮食已经对上了吧?”

    张行赶紧将放开滩涂、野山,以防春荒一事给讲了一遍。

    “我竟不知有这种事情,百姓居然艰辛到要野菜做常菜,河蚌小虾做常食的地步。”白有思难得有些赧然起来。

    “既然缺粮食,便什么都要吃的。”居然是李清臣劝了半句。“不过思思姐也不必过于忧虑,咱们此番做了许多事情, 已经足够好了。”

    随着抄家展开, 李十二郎等核心成员, 多少知道了此事之根本。

    白有思点点头,但还是稍有不满:“既然有这个事情,为何一开始不说?”

    “我原以为事情可能不会那么顺利, 抄家都会紧巴,但既然抄家抄的那么利索, 就不如多做些事情好了。”张行恳切以对。“赶紧拆了那些山门、滩栏, 立个碑, 明白的说清楚不许任何人私下圈禁,与百姓争食, 便可了了……也实在是来不及再做多余事了。”

    “不错。”秦宝在旁提醒。“春日上计可是不等人的。”

    “而且总要回去过年为上。”李清臣也有些感慨。

    白有思环顾四面,终于也只能颔首。

    倒是张行,屈指算了一下, 居然又有些摇头——无他, 上计发运, 竟只有二十五六日, 日子太急了,民夫不免又要辛苦。

    但是, 所幸是常例,这些州郡官吏应该不会算错日子。

    当日乃是腊月初一,不过四日, 也就是很多滩涂山野碑文刚刚埋下,粮食刚刚汇集扬子津后, 一众锦衣巡骑便仓促结束了此番行程——此番行程,原本以为是只是来旅游发利市的, 结果忽然辛苦起来,忙到根底下, 也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不过说句良心话,大大发了一次利市是毋庸置疑的。

    别的不说,每人八匹马和一大包金银字画的设定,搞得大家都不好意思摊出来,而是早早放到了船上,然后每人都只是一匹马一把刀一身锦衣一个武士小冠, 搞得两袖清风一样。

    可是两袖清风也不行的,因为还有人要来送,一送就免不了来点袖里乾坤……几个郡除了专门的上计吏,都派了各自的驻守黑绶过来, 这个往你袖子里倒点黄白之物,那个往你袖子里倒点马嚼子什么的,一会就弄得袖子里脏不拉几的,没法看。

    当然了,也有特别一点的,白有思白巡检就收到了好几把史书上留名的名刀、名剑,张行张白绶的名头更是早已经传出去了,就连他的八拜之交也专门过来送了一副王左军的字帖,甚至还想让张三郎再回一首诗,只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张行实在是害臊,不免不了了之。

    唯一有意思的一点是,周行范跟了过来,他老爹周效明没来送,居然是来战儿过来,摸着周公子的肩膀说了好一通话。

    不过,来战儿的到来好处是大大的,一队运送军械的军船在前开道,数不清的粮船、纲船、货船随之进发。

    早就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最近一次明显是《女主郦月传》中那位游龙宰相重新疏浚,用来沟通淮河和长江的邗沟自然畅通无阻。

    锦衣巡骑们便是再有不甘和留念,也只能拜别江都,踏上归途。

    或者说,是开始了任务的后半段。

    毕竟,不把粮食送到洛口仓,这趟活理论上不算完。

    邗沟行程异常顺利,不过数日便抵达了没了淮阳君的淮水,徐州军船就地转向,自行上岸。七郡上计船舶则开始缓缓逆着淮河向上游而去。

    按照上计吏们的说法,他们将在上游转向涣水,靠纤夫前行,而涣水尽头,又有另一段人工沟渠,可以直达大河。

    而便是这涣水,其实也是人工引了济水、睢水,才能确保一年四季通畅的半人工河流。

    张行哪里还不知道,若是要对照这另一个世界的隋唐大运河,这必然是隋唐大运河的雏形,或者旧道……但是反过来说,既然需要疏通和修筑大运河,这就说明这段水道应该很狭窄逼仄,会格外辛苦。

    果然,这日行到涣水口,便有消息传来,说是前方有贼人作乱,截断了涣水。

    众人目瞪口呆——贼人倒不怕,君不见倚天剑在此吗?但是涣水这么薄弱,一旦被截断行程,耽误了春日上计怎么办?

    到时候,轻则罢官,重则论罪,岂不是白白收拢这些粮食了?

    “能如何?”淮河河道上,最大的一艘船上,一场临时会议被仓促召开,但被指名发言的张行居然略显慵懒起来。“我们自给中丞那里写文书,告知这边情状;你们也给南衙和户部写文书,说明情形;同时,咱们一起请上官,或者自家发文给沿途地方官、军镇将领,让他们速速平叛便是……然后咱们走自己的,该走走,该杀杀,尽力往前行就是。不然呢,还能怎么办?”

    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各郡的上计吏,几乎人人面色惨白。

    其实,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什么冬日行船,什么欠的粮食不提,关键是,就算是尽了最大努力,也可能没辙好不好?

    数据不好听的,你倚天剑一剑劈下去,把贼人全劈死在河道里,怕是尸体都要影响行船速度的。

    那还能怎么办?

    ps:哦,大家‘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