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拿鸡蛋碰石头
    第620章?拿鸡蛋碰石头

    郝五梅整理好办公室的一切后,才回到了女领导的状态,对了,她忘了告诉万浩鹏,她已经接任了社科联主席一职,当然了,她是应该感谢成正道的,如果她愿意的话,而且成正道暗示过。 .vo.

    “我现在是社科联的一把手了。”郝五梅笑着对万浩鹏说了一句。

    “祝贺,祝贺。”万浩鹏怔了一下,不过很快他也笑着对郝五梅祝贺着,尽管社科联主席一职早说了归郝五梅所有,但是这么快落实下来,还是让万浩鹏意外了一下。

    “对了,姐,成正道真没动心思把主席一职给你了?”万浩鹏补充地问。

    “他确确实实暗示过,我装傻。唉,之前花枝招展地朝他办公室里跑,他没正眼瞧过我。现在正眼瞧我时,我却心有所属。还是你狠,万大书记。”郝五梅甜蜜地看着万浩鹏笑了一下,这一笑,她的风情,她的好,她的优雅全在万浩鹏面前展示出来,让他心动了又动,刚刚战斗时有感觉多了,真是怪,万浩鹏越来越搞不懂自己。

    “再暗示下去,你八成心动。不许你心动!”万浩鹏半认真半玩笑地说着。

    “哼,”郝五梅重重地哼一下,下一句必须是吴玉,万浩鹏知道这女人过不了吴玉这个梗,赶紧说:“姐,昨晚发生的事情,你觉得如何?”

    万浩鹏必须谈事情,再继续扯下去,郝五梅吴玉这个名字会扯一午的,而且说来说去是那点破事,万浩鹏听得太多。

    郝五梅见万浩鹏把话题转了过去,知道他不爱听吴玉的事情,反正那个小蹄子不在社科联,算在,她会逼吴玉离开,女人报复起来也是挺怕人的。

    “正道书记对于昨晚的事情倒没多想,但是执良说这件事较复杂,担心有人做章,如果真要纲线,大家脸都不好看。说来说去,还是要看正道书记和向南市长会搭成一种什么样的和谐。唉,这个杜耕耘,成天在外打着正道书记的招牌,迟早还会闹出更大动静来的。”郝五梅谈到工作时,很快恢复了女领导的精明,看住万浩鹏说着。

    “你男人对我有什么打算?会调我回志化吗?”万浩鹏又问。

    “你刚到北京又调你回来,真把组织调令当儿戏吗?”郝五梅吃惊地看住了万浩鹏,她不知道万浩鹏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姐,你告诉我实话吧,为什么他们要对孟老爷子动手?在北京没做掉,又弄到宇江来做,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万浩鹏开门见山地直视着郝五梅问,这是他要见郝五梅的真正原因,对于其他的事情,他知不知道无所谓的。

    郝五梅没想到万浩鹏这么直接问她这个问题,而且还是在孟老爷子入土为安之后,而不是孟老爷子出事这时问她,她有些拿不定万浩鹏要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呢?”郝五梅不确定地问。

    郝五梅这么一问,万浩鹏便明白,他和莫向南分析的全对,说来说去还是晋鄂大桥引发的,那么关于这件陈年旧事的问题,成正道是绝对不允许有人翻出来再重议的,哪怕这个人是孟老爷子。

    “因为晋鄂大桥?”万浩鹏瞪住郝五梅问。

    郝五梅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镇定地回应万浩鹏说:“你好好在北京做你的生意,你这个头脑,在北京想赚钱很容易的。再说了,志化在北京的人脉关系不是一点两点强大,算丢了一个孟老爷子,还有大把的人脉关系在,你在太平镇当过一把手,清楚哪些人与政府这条边有来往,哪些人可以唯你所用,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何必再去翻一件已经定了案的旧事呢?你也清楚,哪一项大工程会清清白白,何况这件工程太大,到顶的问题,你非要去碰,不是找死,是找什么呢?”

    郝五梅极力地劝万浩鹏,她此时是真心不让万浩鹏再往下追究,万浩鹏目前的能力,他翻案不了,他以为傍了一个孟老爷子可以翻案,结果呢?人家在北京做不了,到宇江照做不误,做掉一个人,还让万浩鹏和莫向南有苦难言,所以在昨晚警察误入莫向南家里的事情,成正道是让步的,也必须让步。

    “这么说,还真是他们做的。”万浩鹏明知故问。

    “你也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了,昨晚的事情正道书记亲自给向南市长打了电话,又让杜耕耘门道歉,如果你们非要抓住这件事大做章,是两败具伤。执良说了,正道书记这次是真的对杜耕耘动了火,之前他对杜耕耘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他用惯了杜耕耘,他不会轻易再换秘书,而且杜耕耘那小子肯定知道正道书记很多事,他铁定会保杜耕耘,所以,我觉得吧,只要让你继续呆在北京,你少再跳,孟老爷子这件事是对你的一个警告,而且接下来对你盯住力量肯定会加大,加强。”郝五梅继续分析着,当然这些情况万浩鹏都想到了,他想从这个女人嘴里听到更隐秘的一些事,但是郝五梅没有说,万浩鹏有些摸不定她到底知道多少。

    “姐,你说我作为海宁市长的秘书,这么任由这件事沉淀下去,内心也说不过去吧?”万浩鹏试探地问了一下。

    “可你现在是拿鸡蛋碰石头,你怎么不明白呢?”郝五梅急了。

    万浩鹏不再问了,郝五梅也清楚晋鄂大桥是有问题的,至如问题的核心在谁手里,至少郝五梅现在不同意万浩鹏去碰晋鄂大桥的事情。

    “姐,接下来,你觉得我该如何应对这么复杂的局面呢?”万浩鹏示弱地问郝五梅。

    “这样想对了嘛,人家已经发出了警告,而且在亲信事件,正道书记让了步,你什么时候听说正道书记让杜耕耘过谁家道歉来着?给了你们一个低姿态,见好收,知道吗?大家都心知肚明,别再往枪口撞,只要不撞,你在北京会平安无事,你要是不继续撞,极有可能他们会对下手,所以,浩鹏,别查了好不好?我很害怕你突然有一天不见了,真的。一听孟老爷子突然没了,我那晚一夜未眠,我不敢给你打电话,不敢去想这件事真的发生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你要好好的,听话好不好?”此时的郝五梅满脸都是对万浩鹏真真切切的担心。

    ://..///42/424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