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1章 捉个现场
    第1201章 捉个现场

    第1201章 捉个现场

    说什么来什么,电话竟然是孟金山的。  br>

    万浩鹏皱了一下眉头,望着陈婉如和车必说:“是孟金山,他不是喝多了吗?怎么还能打电话呢?”

    “组长,你当了,八成他是装的,为什么他要赖在你这儿不走,一定是想你开房,肯定是那什么的。”陈婉如不好意思说出来,孟金山和望菲菲成双入对的,不是趁机敲万浩鹏替他们的风流行为埋单才怪。

    “什么?”车必在一旁跳脚,他太小瞧孟金山,怎么这么恶心呢,做那种事还要别人替他开房,“我呸。”车必接着吐了一口痰,极为不屑。

    万浩鹏看着这两个人的表情,让电话一直响着,有意损损孟金山,懒得接。这人心思都花成这些不正当之术面,这是万浩鹏意外的,难怪领导要放他来北京,用是要用这种人,可是又不敢给这种人重要的位置,所以这种虚名顺手丢给了孟金山。

    没想到万浩鹏没接孟金山的电话时,望菲菲的电话追了过来,万浩鹏不得不接了,一接电话却是孟金山的声音,这两个还真在一起,这么急啊,估计他一走开,望菲菲进了孟金山的房间,这狗日的果然是装醉。

    万浩鹏这头故意磨蹭,孟金山却顾不这么多,急切地说:“兄弟啊,快来救救我,求求你了。”

    万浩鹏一怔,这是怎么啦?不过旋即他想笑了。

    孟金山在电话又说:“我和菲菲被抓了,现在可以私,但是要交两万。兄弟,求求你,快弄点钱来救救哥,这恩情我一辈子不会忘的,以后我变牛变马都听你的。

    兄弟,你要不救我,我和菲菲这辈子毁了。兄弟,哥,求你,哥给你磕头,哥对不起你,不该嘲笑你。”孟金山还真在手机另一端哭了起来。

    万浩鹏再怎么讨厌孟金山,是他晚请大家一起吃饭的,真追究起来,万浩鹏也是有责任的。

    于是,万浩鹏便说:“你和菲菲等着我,我马到,不再和他们冲突,让你们如何如何。”说完,万浩鹏把电话给挂掉了。

    “必,走,和我一起看戏去。”万浩鹏看着车必开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啦?有什么好戏看?”车必一听来劲了。

    “他们被扫了,哈哈,那酒店是望菲菲要选的,我本来想在旁边的快捷酒店给他们开两房的,望菲菲和李静玉却扶着孟金山自己朝那个酒店跑,四星的酒店啊,我替他们花了两千元开房,结果现在他们被抓了。

    也不知道孟金山有什么能耐,居然说服对方私了,只是要交两万,让我送钱去。”万浩鹏嘻嘻地说着。

    车必一听,哈哈大笑起来,陈婉如却说:“组长,你还真给他们送钱去啊。”

    “只能送钱去了,今晚是我请客,我也不想多事。”万浩鹏说着,准备出门。

    陈婉如便说:“我也去,算不说话,也能损损菲菲,这女人太恶了。还有,组长,让他们打个欠条,写嫖资,这恶人让小车去做,你走后,有着这张单子,他们再也不敢欺负我和小车了。”

    车必一听陈婉如这话,立马接过她的话说:“对,对对,陈姐说得对,我送钱给他,我让他打欠条。哥,你不要露面了,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我说你喝多了,动不了。”

    话是这样说,万浩鹏还是不放心,万一车必办砸了,孟金山和望菲菲的一生真的毁了,这可不是他前段经历的那件事,这是真刀真枪滚床单被抓了现行,万浩鹏都能想到那场景。

    孟金山在出租车都能和望菲菲互动得热火朝天,没人的时候,一定杀猪一样,否则那样的星级酒店,现在又不是会议或者国际友人来访期间,应该不存在扫黄的。

    等万浩鹏带着车必和陈婉如一起赶到酒店时,在孟金山的房间里,果然两个人全是酒店的睡衣,一定是被抓后才套的,万浩鹏看到这一对活宝的样子,想笑。

    两个便衣守在房间里,一看来了这么多人,其一个冷冷地说:“是光荣事啊,来这么多人想打架?”

    孟金山也没想到万浩鹏会把车必和陈婉如带来了,还有望菲菲此时羞得差点要钻地洞。

    “孟哥,我身没那么多钱,小车和陈姐有,怕你急,所以我们一起赶过来了。”万浩鹏解释着。

    两个便衣一听,其一个看着万浩鹏说:“我们只是巡夜的,这两货把动静整那么大,被客人投诉了,我们才来抓人的。本来要带到所里去的,那女的又是哭又是要跳楼,而且看在她不是干那种事的份,这次饶过你们一次,下次注意啦。”

    万浩鹏本想让他们出示一下工作证,但是想到这事私了私了,反正这钱也是孟金山出,懒得多事,便接过便衣的话说:“谢谢二位了,谢谢啦。”

    孟金山的脸到现在还是卡白一片,万浩鹏说完,装作让车必和陈婉如掏钱,三个人出了房间,万浩鹏把带的钱交给了车必,让他去找孟金山要借条,再交钱。

    车必总算是找到了报复孟金山的机会,拿着钱重新回到了房间,其一便衣要去接车必的钱,可车必让了让,说:“小哥,等会,我让那货给我写个借条,免得出去他认帐。”说着,车必走到了孟金山身边。

    车必从茶几拿了纸和笔,看着孟金山说道:“这里有我的八千,万哥的一万,陈姐的两千,你写欠我一个人的吧,知道怎么写吗?”

    “怎么写?”孟金山此时恨死了万浩鹏,他这是有意在羞辱他。

    两便衣在一旁不耐烦了,其一个冲着孟金山喊:“野的时候满走道都是你们的声音,现在连个借条也不会写了?不想写可以,走,去派出所谈。”

    孟金山一听,吓得差点尿流,整个人抖个不停,颤声说:“我写,我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