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皇族后族
    戈隆侯爵府的书房。

    “要不然你把我打死,要不然就给我个说法!”

    威灵顿公爵坐在椅子上,隔着桌子,用吃人的目光盯着对面的王国守护者,恶狠狠地说道。

    昨天夜里,戈隆、罗兰和威廉姆斯已经下定决心推动奥古斯特与约克家族联姻。不过,王室突然要缔结新的婚约牵涉极广,最好有两到三年的时间进行布局,设法保住王族权威和体面,平衡诸方势力,把毁诺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但西尔维娅只给鸢堡十天的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甚至不足以让发烧的病人的自然痊愈。面对即将到来的政治海啸,新任摄政王连夜出逃,罗兰长公主闭门不出,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戈隆侯爵一个人身上。

    作为冈比斯王国的中流砥柱,戈隆.奥古斯特从不缺乏力挽狂澜的能力和意志,并为此感到自豪和满足。

    今天上午,戈隆侯爵以军务大臣的身份,紧急召见四大王侯家族的高阶骑士守护者,举行了一场短暂的闭门会议。会议结束后,戈隆侯爵邀请瑟拉尔.威灵顿公爵夫人出城游玩,四大王侯的高阶骑士则若无其事地返回家族府邸,与家族首脑进行了一对一的密谈。

    没有人敢刺探戈隆侯爵亲自主持的军事会议内容,也没有多少人知道风平浪静的布利诺尔城已是暗流涌动。

    任何骑士都无法抗拒黄金恢复药剂的诱惑。对于见习骑士和青铜骑士,它代表晋升的希望,对于半元素化的高阶骑士,它代表力量和生命。戈隆侯爵向四大王侯家族的高阶骑士和瑟拉尔交待了黄金恢复药剂的事情,立刻就得到他们的支持。但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黄金恢复药剂属于最顶尖的超凡药剂,它对冈比斯王国意义重大。但超凡药剂的稀有性决定了它的数量不可能满足所有骑士家族的胃口。鸢堡必须在光辉骑士团获得情报之前,尽量多储备一些原材料,并努力争取亚瑞特药材的贸易分配权。

    保密成了冈比斯布局黄金恢复药剂的关键前提。西尔维娅要求索菲娅主动与博瑞王国和解,就是担心博瑞人把黄金恢复药剂的秘密捅出来。既然鸢堡不能把黄金恢复药剂的事情公之于众,那王室就欠冈比斯领主一个交待。

    鸢堡单方面背弃婚约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奥古斯特和威灵顿家族的名誉。威灵顿公爵夫人又哭又闹,直到戈隆侯爵允诺威灵顿家族的药材配额仅次于约克家族,她才转涕为喜。戈隆很清楚,安抚了情人不代表威灵顿家族就此罢休。

    不出戈隆所料,威灵顿公爵当晚就找上门来了。

    戈隆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威灵顿公爵。这倒不是因为瑟拉尔是威灵顿公爵的妻子,事实上,瑟拉尔晋升白银骑士之后,生命层次的巨大差距让她和威灵顿公爵自动解除了伴侣关系。瑟拉尔把戈隆侯爵的让步视为情人的歉意,她除了表达喜悦,没有给出任何承诺。而威灵顿公爵代表中南部领主集团需要鸢堡给出合理的解释。

    威灵顿公爵头发凌乱,两眼通红,嘴里要死要活,一副悲愤欲绝的表情,全然没有大学者大贵族的睿智优雅,反而像个街头无赖。

    公爵耍无赖,绝不是一两个金索尔可以打发的。

    耍无赖,谁不会呢?

    “眼睛里抹地根汁,你不觉得辣吗?”戈隆侯爵翻着眼睛说道:“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然后,你帮我找个说法出来。”

    “确实辣。”威灵顿公爵取出粘水的丝巾,擦了擦眼睛,说道:“我辣一点没关系。鸢堡和威灵顿家族的名誉不能不顾。”

    “我在银白高塔学习,老师给我布置的第一个学习任务是观察狼群。”威灵顿公爵丢下丝巾,说道:“我发现狼王是狼群中最强壮最健康的公狼。为了保证自己的健康强壮,它总是第一个进食,独享猎物最有营养的部分。但仅靠这些手段,狼王不足以抗拒衰老。所以它从狼群当中挑选几只强壮的母狼作为配偶。狼后是第二个进食的,接着是其他的母狼,它们按照狼王和狼后制定的顺序进食,最后才是狼群的中其他公狼。公狼吃不饱,自然无法挑战狼群的秩序。狼王还会带领配偶把有威胁的公狼赶出狼群。如果狼后衰老或残疾了,狼王默许其他的母狼取代它,具体的方法还是表现在进食的顺序上。狼后很快就被挤出第二批进食的名单,因为狼群的其他成员都想吃饱。它们会用尖牙让旧狼后明白自己现在的地位,顺便讨好新狼后。”

    “我得出了一个结论,狼王保持强壮的秘密在于智慧而非尖牙利爪。”威灵顿公爵感慨地说道:“人类不是野狼。我们不仅更富有智慧,还具备高尚的品格。一千年来,威灵顿家族向奥古斯特献上了忠诚。”

    “奥古斯特从不质疑威灵顿家族的忠诚。那今后呢?”戈隆沉声问道。

    “今后也不会变!”

    威灵顿公爵顿了顿,神情复杂地说道:“但我怀疑,一个虚弱的威灵顿能给奥古斯特多少支持?”

    戈隆侯爵沉默了好一会,摇头说道:“奥古斯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相信......”威灵顿公爵颌首说道:“瑟拉尔让我不要追问为什么……我没问。今天下午,王都的四位侯爵大人共同拜访威灵顿公爵府。他们希望威灵顿家族率先站出来向鸢堡施压……我没答应。我相信家族守护者的智慧,我也相信戈隆殿下的品格,我更相信奥古斯特与威灵顿共同铸就的古老盟约。”

    “可我该如何向威灵顿家族的成员,向中南部七个领主家族解释?难道我告诉他们,鸢堡迫于神灵骑士的压力,背弃了威灵顿家族?”

    威灵顿公爵痛心疾首地说道:“殿下,鸢堡和约克家族联姻是最糟糕的选择!您应该很清楚,神灵骑士不可能屈居人下,约克家族在她的领导下也不可能有第二种选择。西尔维娅提出和鸢堡联姻,手段看似温和,那是因为她现在可以为约克家族打造白银血脉。如果她没有兰德尔子爵,你会看到神灵骑士激进的一面,约克家族的扩张将不可抑制。”

    “我宁可出现第二种情况。没有主流血脉的约克家族就算膨胀的再厉害,最终还是会把吞下去的都吐出来。”威灵顿公爵摇头叹道:“如果约克家族有了白银血脉,他们就有了摆脱鸢堡的基础。约克家族建立公国,可以接受。可他们现在又是王国的后族。冈比斯的大小领主向后族靠拢,合情合理。照这样下去,约克家族建立的就不是公国,而是王国。”

    戈隆侯爵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我不用精神力量压迫你,你也别再试探我……你就直说,你看出了什么?”

    威灵顿公爵笑了笑,点头说道:“我能想到的问题,鸢堡必有准备。鸢堡宁可毁诺也要和约克家族联姻,除了西尔维娅殿下开出了难以拒绝的条件之外……我认为你们还有后手。”

    第437章 皇族后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威灵顿公爵笑了笑,点头说道:“我能想到的问题,鸢堡必有准备。鸢堡宁可毁诺也要和约克家族联姻,除了西尔维娅殿下开出了难以拒绝的条件之外……我认为你们还有后手。”

    “我没猜错的话,维克多就是鸢堡的后手。”威灵顿公爵目光灼灼地说道。

    戈隆侯爵未置可否地说道:“夜枭的密探汇报说,你格外关注兰德尔子爵的执政举措。看来,你对他很有研究。”

    “威灵顿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兰特帝国的早期。在奥古斯特出现之前,威灵顿家族就开始搜集神灵骑士和太阳精灵的资料。”威灵顿公爵继续说道:“神灵骑士的生命层次太高,除了太阳精灵,没有人能让神灵骑士繁衍血脉。月精灵血脉贵族当然也不行……你们把维克多送到人马丘陵,主要是为了安抚西尔维娅的的情绪,好让约克家族的扩张和缓下来。兰德尔子爵年纪轻轻,才华出众,应该是鸢堡精心培养的结果。他所有的执政举措都指向合作共赢,而非对抗敌视,无形中就影响了西尔维娅对王室的态度。可你们没想到,维克多的月精灵血脉会得到纯化。”

    “维克多能不能演化成太阳精灵,我不知道。但在神选者时代,月精灵贵族属于古老的黄金血脉。他们的第一代后裔不受母系血脉的影响,必定是黄金阶的狂风骑士。”

    威灵顿公爵摇头笑道:“黄金血脉可以维系一个帝国,一个帝国可以容纳两个或更多的黄金血脉家族。奥古斯特与约克世代联姻,一个皇族,一个后族,正合适。西尔维娅提出联姻,鸢堡怎么能拒绝?只要帝国未来的政治结构稳定,牺牲一个威灵顿家族又算的了什么?”

    戈隆侯爵冷冷地说道:“自作聪明!”

    “这么大的事情,死几个大贵族很正常。”威灵顿公爵扬起左手,说道:“我来之前已经把教宗赐予的神术戒指交给了瑟拉尔。我现在把生命交在殿下的手上,只希望您能让我把话说完。”

    戈隆侯爵无语地看着威灵顿公爵,听他说道:“剑圣德拉文的生命层次直达圣域,只有黄金骑士才能孕育他的血脉。因此铁山帝国最鼎盛的时期有四个黄金血脉,一个传奇血脉。如今,铁山皇室的传奇血脉退化成黄金血脉,那四个黄金血脉退化成白银血脉,可他们始终侍奉巴塞留斯家族。”

    “既然如此,威灵顿家族为什么不能以黄金血脉侍奉奥古斯特皇族?”威灵顿公爵诚恳地问道。

    戈隆侯爵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你就没有考虑维克多自身的意志吗?别说他现在还没有达到月精灵血脉的顶点,就算他的血脉纯化过程彻底稳定下来,你能让一个黄金阶的风行射手听你的安排?西尔维娅都做不到这一点……”

    “为了玛格丽特,我必须试一试!”

    威灵顿公爵猛地站了起来,愤怒地说道:“玛格丽特是你的血脉。但我才是她的父亲!我教她说话,教她书写,教她骑马,也是我把她送进了鸢堡……她只有晋升白银阶,才能在鸢堡站稳脚跟。她没有犯任何错误,现在却遭到奥古斯特家族的背叛!她的名誉怎么办?她的骑士之路怎么办?”

    戈隆侯爵苦笑着说道:“我们也不是不管玛格丽特……奥古斯特将挑选一个血脉优秀的子嗣送给她培养。”

    威灵顿公爵冷哼一声,说道:“没有谁比我更了解玛格丽特。她自幼性格清冷高傲,应该先经历爱情、婚姻、家庭、生育子嗣,再晋升白银阶。鸢堡单方面解除婚约对她的伤害太大,我担心她会走向极端,提前共鸣36元素位,冲击黄金领域,以此洗刷自己的耻辱。”

    戈隆侯爵头疼地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不是鸢堡抛弃玛格丽特,是玛格丽特看不上爱德华陛下。”

    “好主意!”戈隆侯爵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道:“具体说说。”

    “事情是这样的……”

    威灵顿公爵将自己的对策详细说了一遍,戈隆侯爵听的连连点头。末了,威灵顿公爵总结道:“玛格丽特主动悔婚,既可以保全鸢堡的名誉,也能保全她的自尊心。我会把靠近野柳城的领地册封给玛格丽特,再把威灵顿家族租赁的野柳城商铺都送给她……至于玛格丽特愿不愿意追求兰德尔子爵?最终的结果如何?我都不强求。”

    戈隆侯爵点头说道:“这样的话,奥古斯特的寄养子嗣也不用给了吧?”

    “那怎么能行?!”威灵顿公爵赶紧反驳道:“王室言而失信,威灵顿承担了所有罪名。一个奥古斯特子嗣怎么够弥补威灵顿家族的付出?至少要两个,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戈隆侯爵摇头道:“只有一个……你们是要男孩,还是女孩?”

    威灵顿公爵想了想,还是决定为玛格丽特多安排一条退路,咬牙说道:“男孩……不能超过10岁,已共鸣的元素位不能低于8个。”

    威灵顿公爵的提议替鸢堡解决了最大的麻烦。戈隆侯爵心情大好,笑着说道:“我代表王室答应威灵顿家族的要求。你现在可以回去戴上你的神术戒指了。”

    “那我就告退了。”威灵顿公爵整理了衣服和头发,优雅施礼,转身离开了戈隆侯爵的书房。

    等威灵顿公爵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戈隆屈指弹了一下桌上金铃铛。没过多久,一名须发皆白,精神矍铄的年老贵族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戈隆侯爵大笑着问道:“巴斯特恩侯爵,你刚刚都听到威灵顿和我谈话了吧?现在,你还要反对鸢堡和约克家族联姻吗?”

    “皇族?后族?呵呵,威灵顿公爵不愧为先王的首席幕僚,我不如他看的透彻。”

    冈比斯王国的宫相摇头失笑,在威灵顿公爵刚刚的位子上坐下,长叹一声,缓缓说:“听了威灵顿公爵的话,我现在也支持王室与约克家族联姻……可我必须反对西尔维娅的联姻提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