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支持和反对
    老人一头银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腰背挺直,唇线紧抿,略显浑浊的双眼透出无可动摇的坚定。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巴斯特恩老侯爵担任宫相三十多年,以性情温和,睿智稳重,勤勉忠诚著称。王都贵族在私下里称巴斯特恩为“好脾气宫相”,讽刺他圆滑世故,只知迎合国王,没有自己的执政主张。莱恩国王战死于东部三行省,某些王都贵族公开指着巴斯特恩未尽到封臣建言的义务,要求宫相引咎辞职。王国守护者戈隆侯爵和罗兰长公主一同拜访巴斯特恩侯爵府,并邀请王后和大公出席巴斯特恩家族的晚宴。这才平息了贵族圈对巴斯特恩宫相的非议。巴斯特恩不负众望,把王后与大公的争斗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没有波及到禁卫军和地方领主,确保冈比斯王国的正常运转。

    戈隆侯爵从未见过巴斯特恩与人脸红过,但此刻他在老宫相的眼中看到了不惜牺牲的决心。

    “你支持鸢堡迎娶约克家族的贵女,反对西尔维娅的联姻提议?你这是在挑战神灵骑士的威严……”戈隆侯爵垂下眼皮,沉沉地问道:“理由呢?”

    “大人,我们认识多久了?”

    戈隆侯爵想了想,摇头道:“没什么印象了……总有70年。”

    “74年,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刚满10岁。当时老国王在鸢堡设宴,庆祝莱恩陛下诞生,您作为宫廷侍从骑士为宾客提供尊敬服务......你还替我削下一片烤鹿肉。”

    戈隆侯爵惊讶地问道:“这你都能记得?”

    “我哪能记得……我翻看了家族日常记录文书。”巴斯特恩靠在椅背上,狡猾地笑了笑,眼角的皱纹变得愈加深刻,t他缅怀地说道:“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我都已经84岁了。今天上午,我的堂弟埃杜尔跑过来找我,说什么鸢堡要和约克家族联姻,叫我不要反对……真见鬼,他看起来比我的长孙还年轻,他小的时候,我还抱着他撒过尿,他居然都不愿意和我多解释几句……我怎么没可能放过他?被我逼急了,他才不耐烦地说,这是你的意思。”

    戈隆侯爵点头道:“有些事情目前不适合太多人知道。”

    “我明白……和南北开拓战略有关?”巴斯特恩试探了一句,见戈隆不露声色,便自顾自地说道:“西尔维娅给我们的时间太少。这恰好与教宗冕下的行程吻合……很明显,鸢堡与约克家族联姻是在向教宗冕下表明决心。枢机院向来秉持中立立场,如果不是撒桑帝国和我们南方领主的实力失衡,西尔维娅和你都不会这么着急地争取枢机院的支持。”

    戈隆侯爵沉吟着说道:“你都看出来了,我也不想隐瞒你……但具体的细节,我不便透露。你毕竟不是高阶骑士,事情一旦泄漏出去,我们会非常被动……如果我们不采取这样的措施,博瑞王国很有可能彻底倒向光辉骑士团。冈比斯将处于孤立无援的窘境,就算我们向光辉骑士团妥协,也只能是垫底的角色。”

    “人老了,难免会说个梦话什么的......”巴斯特恩自嘲地摇头,神色一整,望着戈隆威严的眼眸,说道:“殿下不用和我解释。其实,埃杜尔告诉我,联姻是你的决定。我再无顾虑。”

    “威灵顿公爵相信家族守护者,我当然相信王国守护者。”巴斯特恩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这是罗兰殿下和威廉姆斯殿下的决定,那又要另当别论了。”

    “威廉姆斯殿下居然拍拍屁股就跑掉了,把烂摊子丢给你……他还真是奥古斯特家的摄政王。”

    戈隆侯爵说道:“是我让他回避的,新摄政王总要先竖立权威。”

    “我早该想到的。”巴斯特恩哑然失笑,颌首说:“你就像奥古斯特家的守护雄狮,把威廉姆斯、罗兰还有爱德华保护的太好。”

    “这是我的骑士信念。”戈隆侯爵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惜,摇头道:“可惜,我没能保住莱恩。”

    老宫相沉默片刻,神情严峻地说:“先王当初要肢解约克家族,重新整合东部三行省。你、凯瑟琳王后和四大王侯家族坚决反对,罗兰、威廉姆斯、乔舒亚、威灵顿和尼姆却表示支持。我曾经向莱恩陛下建言,爱德华王子娶约克家族的贵女为妻,我们都支持他继承王位。但莱恩陛下偏要答应乔舒亚公爵的联姻请求。他信心满满地告诉我,这是为了团结三大公爵家族,同时向约克家族施压,还说西尔维娅看约克家族外围领主不顺眼,早就想把那些墙头草都踢出去。莱恩认为整合东部三行省一定能成功!”

    “莱恩是国王,又是黄金骑士。我除了服从国王的意志,还能怎么办?”巴斯特恩懊恼地说道:“结果,莱恩陛下成了300多年来第一个在战斗中陨灭的黄金骑士。”

    “我时常在想,究竟是谁设局谋害了我的国王?多铎王国、纳维尔王国、撒桑帝国、光辉骑士团、尼奥维斯特,还有他背后的纳赫蒂加尔,甚至教皇陛下都有参与。谁有这个本事把这么多势力联合在一起对付莱恩?”

    巴斯特恩苍老的声音在不大的书房内回荡,充满了迷惘和智慧的魅力。戈隆侯爵也不由得专心聆听。

    “我后来得出了一个结论。莱恩死于奥古斯特的浪漫天性。”

    “神灵骑士是骑士心目中的神灵。他们的力量在现实世界中所向无敌。他们的存在证明了世界本源对骑士的宠爱,证明了骑士高贵和强大。每个骑士血脉都有可能成为神灵骑士,他们就是骑士骄傲的源泉。神选者又能怎样?再疯狂的神选者也不敢血祭骑士。他们害怕世界本源的愤怒,降下更多神灵骑士。光辉之主又如何?我们骑士自有神灵,怎能向教会低头?一万多年来,超凡者形成了一个共识——神灵骑士的威严不容冒犯!”

    “神灵骑士的威严不容冒犯等于骑士的威严不容冒犯。”

    “这种共识是传统,是信念,是无比庞大的力量。神选者在这股力量面前收敛爪牙,教皇伊诺克在这股力量面前低头妥协。我们骑士家族凭这股力量统治世俗。然而,这股力量并非神灵骑士自身的力量。它是人心的力量,根植于骑士的血脉。”

    “莱恩.奥古斯特无法抑制血脉中的浪漫天性,他想要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挑战这股力量。于是,各方势力看到一个傻瓜在自寻死路……为什么不推他的一把,扯下一块血肉?这时候,西尔维娅的想法已经不重要了,她与莱恩的默契已经不重要了,只能看着莱恩被这股力量碾碎。”

    戈隆侯爵站起身,雄狮梭巡领地般的在书房内踱着步子,猛然抬头,沉声道:“西尔维娅不能掌握这股力量!”

    “她当然无法掌控这股力量。她只能屈服于这股力量,然后借用一丁点。”巴斯特恩侯爵伸出小手指头,轻笑道。

    戈隆侯爵回到座位上,放松地说道:“人心凝聚力量,源自于骑士的血脉。非常深刻的见解。”

    巴斯特恩老侯爵接着说道:“冈比斯的领主、王都贵族为什么要屈从于莱恩的天性?因为莱恩是冈比斯之主,我们作为的臣下必须向国王献上忠诚。这也是人心力量的一部分,它被称为王国体制。但王国不是国王一个人的王国,她有自己的意志。”

    戈隆侯爵若有所思地问道:“你想说什么?”

    “王国应当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支持和反对。”巴斯特恩眼睛明亮,语气平缓地说道:“当初,莱恩要同乔舒亚家族联姻,我反对,并提出和约克家族联姻。如今爱德华陛下要迎娶约克家族的贵女,巴斯特恩侯爵没有相左的意见,但巴斯特恩宫相表示反对。”

    “戈隆殿下,冈比斯四大王侯与三大公爵的祖先都是奥古斯特的追随者,可我们内外有别,各有立场。”巴斯特恩站起身,郑重地施礼道:“鸢堡单方面悔婚严重损害奥古斯特与威灵顿家族的名誉。威灵顿公爵的应对提议,充分体现威灵顿家族向奥古斯特靠拢的核心战略。这与威灵顿家族支持莱恩,支持罗兰,支持爱德华,把玛格丽特送入鸢堡等一系列举措,并无本质区别。”

    “兰德尔子爵挑逗玛格丽特小姐,玛格丽特移情别恋,主动悔婚。考虑到爱德华陛下只有12岁,还是一名见习骑士。玛格丽特无法抵挡兰德尔子爵的诱惑,合乎高阶女骑士的天性和道路。这并不会对小爱德华造成太大的困扰。虽然玛格丽特的行为令鸢堡和威灵顿家族蒙羞,但政治联姻变成了风流韵事,其负面影响大打折扣。”

    “兰德尔子爵惹下的祸端,约克家族作为人马丘陵的宗主要为此负责。鸢堡驱逐玛格丽特.威灵顿,立即迎娶安吉丽娜.布兰斯泰特.约克,时间虽然紧迫了些,可只要对舆论稍加引导,就会演变成王室为了掩盖的丑闻要求约克家族弥补过失,约克家族不得不献出家族最优秀的贵女以平息鸢堡的怒火。”

    巴斯特恩老侯爵嘿嘿笑道:“贵族圈最喜欢聊大贵族的风流韵事,聊的人多了,假的也变成了真的……难看是难看了点,但奥古斯特保住了王族的权威,无碍大局。”

    戈隆微笑颌首。巴斯特恩老侯爵话音一转,又说:“不过,鸢堡私下里欠了威灵顿一个大人情。可明面上,该有的斥责不能少。威灵顿公爵倍感惶恐,剥夺玛格丽特的继承权,把她赶到与野柳城接壤的公爵领南部封地。这当然是为了方便她与兰德尔子爵幽会。威灵顿公爵表达了歉意,又成全了慈父之情。威灵顿家的骑士虽然感到羞愧,但内心免不了有些得意和窃喜。威灵顿家族内部不会出现离心离德现象,反而会在外部的抨击下更加的团结紧密。原因很简单,玛格丽特是威灵顿家族血脉最优秀的白银女骑士,可高阶女骑士伴侣稀少,生育艰难,而兰德尔子爵是高贵的古老血脉。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给威灵顿家族带来新的希望。”

    “后面就更精彩了!”巴斯特恩抚掌赞道:“西尔维娅曾经想把兰德尔子爵纳为约克家族的附庸,她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维克多不愿意是一方面原因,他拒绝的态度让西尔维娅意识到兰德尔子爵鸢堡侍从的身份……保证兰德尔家族的独立性能够帮助约克家族与鸢堡构建一条非正式的外交渠道,避免人马丘陵被冈比斯王国彻底孤立。”

    “现在,约克家族与奥古斯特联姻。兰德尔家族的外交功能丧失殆尽,兰德尔子爵的政治影响力大幅下降。无论西尔维娅乐不乐意,在冈比斯领主的眼中,兰德尔子爵不能再代表金水城的意志,也不能再表达鸢堡的态度。也就是说,维克多不再是冈比斯炙手可热的大贵族,兰德尔家族从政治上脱出冈比斯实力领主的视野。从今以后,维克多由明转暗,各大家族许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都可以做了。比如,向兰德尔领派遣密探。比如,同兰德尔家族争夺野柳城的利益……”

    “维克多很快就会发现,他无法再庇护朱蒂夫人,无法再掌控野柳城的局势。”巴斯特恩侯爵摇头笑道:“难不成朱蒂母子会允许维克多刺杀布里亚特家族仅存不多的骑士?所以,维克多需要一个外援……恰好他的绯闻对象——玛格丽特.威灵顿男爵就在旁边。”

    “威灵顿公爵认为维克多是鸢堡安插在西尔维娅身边的后手,并提出皇族后族的帝国政治结构。无论他的猜测是否属实,我们都应该接受他的战略构想,并朝这方面努力。”

    戈隆侯爵严肃地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构想,我原则上表示同意。”

    “这就是威灵顿公爵的高明之处……”鸢堡宫相长叹一声,说道:“王国即将渡河南拓,南方领地的战略位置十分关键。乔舒亚家族和尼姆家族必须在南方找到一个立足点……没有比野柳城更合适的突破口了……王族支持索林姆家族,乔舒亚和尼姆帮助冈比斯后族修建港口,合情合理。西尔维娅收了两大家族好处,怎么支持维克多?维克多看来看去,发现也只有威灵顿家族能帮他……威灵顿公爵不用出手,就完成了打压拉拢的套路。”

    “而且,他是在为奥古斯特家族拉拢兰德尔子爵……如果能成功,威灵顿家族一举成为仅次于奥古斯特和约克的第三大家族,如果失败,他们没有任何损失……”巴斯特恩靠在椅子上,缓了缓神,开口问道:“殿下,威灵顿公爵的谋略令人叹为观止。可他所有的布局都是先保证奥古斯特的利益,再为家族争取利益,如果两者有冲突,他优先放弃家族利益。威灵顿公爵简直比四大王侯还要像王都贵族!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了获得奥古斯特的血脉。”巴斯特恩冷笑道:“王室连出两位黄金骑士,奥古斯特这一时期白银血脉达到了顶点。威灵顿家族当然要抱住奥古斯特的大腿,献上自己的忠诚。维克多拒绝玛格丽特也没有关系,威灵顿还能从奥古斯特身上汲取高贵血脉。”

    “当然,威灵顿公爵的行为也是我们乐意看到的。事实上,四大王侯家族的贵女为了纯化奥古斯特的血脉做出了巨大牺牲……她们以见习骑士的实力孕育高阶骑士的子嗣,普遍活不过50岁……但这是我们四大王侯家族的使命,我们无怨无悔。”巴斯特恩神情悲戚,目光凌厉的问道:“如果维克多出了意外怎么办?威灵顿公爵先安排好了退路,我们鸢堡退路在那?”

    戈隆侯爵头疼地说道:“你也认为维克多是我们安排的后手?”

    “这不重要!他就在那,谁也不能忽视他的血脉!就像谁也不能忽视神灵骑士的威严。”巴斯特恩认真地说道:“殿下,您必须承认,维克多的血脉是西尔维娅提出联姻的基础,也是皇族后族战略构想的基础。但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古代精灵爱美嗜杀,精致的外表下有一颗狩猎杀戮之心。德拉文在战斗中成长。维克多杀了凶暴豺狼人,觉醒风行天赋,敢于直面食人魔,猎杀的蚁人首领不计其数,面对大骑士奥斯丁,他想都不想,直接射杀。维克多顺应狩猎天性,走到了今天。可惜,月精灵血脉贵族太过脆弱……博瑞王国的雷蒙.彼得在同蛮族的战斗中觉醒风行天赋,而苏斯女王的第二位月精灵贵族情人却在黄昏森林中惨死。这或许就是剑圣德拉文独一无二的原因。放开手,他们难免会遭遇更大的危险,绑住他们,月精灵血脉又可能退化......那谁能保证维克多会一直走运?”

    戈隆侯爵目光一凝,问道:“你想说什么?”

    “我们必须优先保护奥古斯特的血脉。”巴斯特恩平静的说道:“爱德华刚生下来就觉醒了斗气,证明他是奥古斯特的嫡系子嗣。否则我们怎么可能立他为王?安吉丽娜出身虽然高贵,可毕竟是个青铜血脉。血脉驳杂是白银血脉的大敌!按照惯例,安吉丽娜与爱德华的子嗣归约克家族。可爱德华要是像莱恩那样任性,非要立安娜的孩子为王储,我们该怎么办?如果西尔维娅失去了维克多,她为了谋求奥古斯特的白银血脉,必定支持安娜的子嗣登上王座,从而掌控冈比斯的局势……”

    巴斯特恩再次起身,鞠躬道:“殿下,请问谁能挡住执掌冈比斯后族的神灵骑士?”

    戈隆眉头紧锁,敲了敲桌子,开口说道:“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我不妨告诉你,罗兰已经到了临界点,她打算离开冈比斯王国,冲击传奇领域。罗兰出走,鸢堡更需要团结西尔维娅……你现在还有什么顾虑吗?”

    巴斯特恩侯爵怔了怔,旋即大喜,颌首笑道:“这就好,只要罗兰殿下安然无恙,她凭借的寿命就能回到冈比斯拨乱反正。但我还是要为奥古斯特家族留一个后手。”

    戈隆望着宫廷首相苍老的面容,心里说不出是厌恶、愤懑,还是钦佩和尊敬,最终长叹一声,神情复杂地说道:“巴斯特恩你虽然不是骑士,却有骑士的牺牲精神……可你要挑战神灵骑士的威严,冈比斯的骑士都不会站在你这一边。你要想清楚。”

    巴斯特恩哈哈笑道:“戈隆殿下,我已经活的够久了。威灵顿公爵说得没错,这么大的事情,死一两个大贵族才合理。正好,克莱门特冕下想为西尔维娅殿下举行圣光祈祷,我就用这条老命,让克莱门特冕下明白,神灵骑士怎么能向教会低头!”

    “王国的事务有支持的力量就要有反对的声音,这样才能有进有退。”

    “冈比斯需要有人对她说‘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