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培养
    烟堡镇东侧,在城防军营和治安所之间,用简单的栅栏分割出一大片区域,维克多手下的领民就被安置在这个营地里。

    正是上午时分,几名年轻的城防军士兵站在高高的岗哨上,俯视着下面的营地,不时发出嘲弄调侃的笑声。

    “哈哈,笑死了我!”

    “哎呀!那一下肯定很疼!哈哈,看到没!他捂屁股了,肯定是裤裆开了!哈哈哈!”一名士兵拼命捶打着岗哨的栏杆,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看他们的脸上的表情,皱的就和卷芯菜一样。”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连日常训练都不会。”另一名士兵不屑的说道。

    “你们在干什么?”

    这是一位上了年纪的战士,风霜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刻痕,一只脚还有些跛,但他的目光依旧锐利。在他的环视之下,士兵们努力收敛脸上的笑意,却又一个个憋的脸红脖子粗,一副忍的很辛苦的样子。

    “你们乐什么?别忘了,你们正在执行任务。”老战士严厉地呵斥着。

    “队长,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看维克多家的护卫在干什么?哈哈。”一个士兵爆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出了声。

    老战士走到岗哨的围栏边,从这里望下去,驻地中维克多领民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他看到有几十个人正把自己的一条腿架在木栅栏上,还用力把脑袋向膝盖上压下去,他们一个个龇牙咧嘴的痛苦表情,确实让人忍俊不止。

    “这些人都是维克多男爵的护卫,他们是在锻炼身体。这没什么好笑的,反而值得你们学习。”老战士教训道:“虽然现在是战争时期,但也不能放下平时的训练。”

    士兵们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队长原本是獠牙军团的退役士兵,因为这次战争令,又被重新召回,资历深厚。不过,老战士让他们学下面那些土包子,他们还是无法接受。

    一个士兵壮着胆子说道:“队长,学习那种锻炼方法能有什么用?我们有家族士兵的训练方法。”

    “就是,听说维克多男爵的护卫都是一些下贱的佣兵,他们能有什么好的锻炼方法?像他们那样锻炼,根本不能增长力量。”

    老战士眼睛一瞪,他觉得有必须要纠正一下这些年轻战士的傲慢,“一个个还没见过血,眼睛都长到头顶上了。别看不起这些佣兵出身的护卫,他们也许没你们强壮,但要是单对单的厮杀,你们没人是他们的对手。”

    看到年轻的小伙子们耷拉下脑袋,老战士又怒道:“都把头抬起来!单挑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要是十对十,他们也不是你们对手。”

    “队长,我们到底要不要学他们的锻炼方法啊?”

    老战士沉默了一会,吼道:“你们这群蠢蛋,我只是要你们学习他们刻苦锻炼的精神!没事的时候,别嘻嘻哈哈的。”

    岗哨上发生的事情,战熊佣兵们并不知道,他们正沉浸在锻炼的痛苦中。几十天前,三个灵猴民兵进入了驻地,给他们带来了简化秘形的初级修炼方法。不久后,维克多出现在战熊民兵的面前,简单地交待了一句:大家好好锻炼。

    战熊佣兵们心领神会又欣喜若狂。大家都知道,维克多大人手上有一支秘密力量,这些人的实力直追纳尔森。这也意味着,维克多大人手上有一套特殊的锻炼方法,而这个方法应该就是那三个陌生人教给他们的。因此,战熊佣兵对修炼初级秘形抱有极大的热情。可他们没想到的是,特殊训练方法果然够特殊,压腿,拉筋,这对于平均年龄超过四十岁的老兵们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也正是因为痛苦,战熊佣兵们反而相信,这种训练方法一定有效果。就这样,在别人讶异嘲弄的目光中,他们每天勤练不辍。当然,所有人都不会知道,这些只是修炼伏牛秘形的基础,没有后续的训练方法,根本练不出什么名堂。这也是维克多放心的原因。

    蚁灾爆发已经100多天了,蚁群对长石堡的攻势小了许多,而约克家的斥候骑士发现有的蚁人首领开始孤身返回大沼泽,这也印证了蚁群依然会回来的猜测。西尔维娅当机立断,率领三名大骑士去截杀这些撤退的蚁人首领,维克多对此表示支持,并让烟羽帮助他们搜寻落单的蚁人首领。

    维克多发现自己竟然成了这次蚁灾的最大受益者。从时间上来看,至少有200多个炼金人类被制造出来,秘密基地也在建造之中,炼金塔的魂火上限和资金储备还在不断增加。

    现在又和约克家族结成了隐秘同盟。维克多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无论是面对蚁人下一次的进攻,还是王国内部的政治环境,只要有约克家族顶在前面,自己就可以获得成长的时间和空间。

    但仅有这些还不够,炼金人类终究不是真正的人类,维克多想要实现自己规划的愿景,忠诚的部下是必不可少的。维克多目前可以依赖和信任的只有战熊佣兵。

    如何保证战熊佣兵完全忠诚于自己?是维克多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维克多认为,只要做到两点,大多数佣兵就不会背叛自己。第一,是土地和家庭,维克多决定等蚁灾结束以后,分配给每一个佣兵一块土地,并帮助单身的佣兵找到合适的伴侣,等他们的孩子出生后,维克多的计划就可以全面实施了。第二,重新建立一个封闭的利益分配体系,通过分红,增加封地,以及后续的秘形修炼方法,把他们牢牢地绑在自己的战车上。维克多相信,提升力量是战熊佣兵无法抗拒的诱惑。

    完成了一天的修炼,维克多漫步在蔷薇庄园的花园中,他现在越发喜欢草木茂盛的环境。维克多发现在自然气息浓烈的地方,自己头脑会变的更加清晰敏锐,精力恢复的也特别快。

    维克多一边散步,一边在脑海中推演灵猴秘形的简化方法。他已经有了许多的设想,只是目前的环境还无法验证这些想法。

    “大人,日安。”

    维克多抬起头,看到莉莉娅穿着漂亮的侍女长裙,正以一种优雅的仪态向自己行礼。

    “莉莉娅,你在干什么?”维克多笑道。

    “大人,我正在和麦瑞侍女长学习插花的技巧。您看,这是我刚刚采到的蔷薇花。”莉莉娅先向维克多屈膝行礼,再举起手中的花篮,莺声说道。

    莉莉娅的举止完全符合贴身侍女的礼仪规范,维克多的脸色却沉了下来,“莉莉娅,我不喜欢你称我为大人。”

    “大人,以前是我太失礼了。现在,有麦瑞侍女长指导我,我一定会成为合格的贴身侍女。”莉莉娅轻轻地说道。

    看着莉莉娅清澈明媚的大眼睛,维克多心中一痛,这段时间他确实忽略了莉莉娅的感受。

    维克多走上前抱住少女,低声道:“对不起。莉莉娅,是我疏忽了你。”

    “大人,我很努力了,但我太笨了。。。。。。”莉莉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紧紧地抱着维克多,不停地抽泣着。

    “不!你很聪明。”维克多沉声说道。

    “我帮不了你,我不是高贵的骑士,也不够漂亮。。。。连贴身侍女都做不好。”莉莉娅把头埋在维克多的怀中,哭诉道。

    “你不需要做好贴身侍女,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你做。”

    “真的吗?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莉莉娅抬起婆娑的泪眼,问道。

    “做好你自己,永远站在我这边。”

    在维克多看来,莉莉娅没有复杂的背景,人虽然单纯了一些,却可以毫无保留的追随自己,哪怕是妮可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而这一点对维克多是最重要的!

    “就这么简单?”莉莉娅疑惑地看着维克多。

    “简单?”维克多笑道:“要想永远站在我身边可不简单,学会插花是没用的,你必须学会其他的东西。”

    “学会什么?”

    “先学会数学。”

    维克多拉着莉莉娅就走,那个采满了蔷薇的花篮被孤零零地落在草地上。

    ——————————————

    博瑞联合王国,亚丁港,彼得公爵的主城堡就坐落在这里。

    “雷蒙少爷,这是菲力大人刚刚送来的礼物。”

    衣装笔挺的管家,恭恭敬敬地将一个盒子放在桌上。

    一个正在作画的少年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继续绘画,随意地问道:“是什么?”

    “剑圣德拉文的战技卷轴,是菲力大人花了五万金索尔从比列男爵那里收购的。”管家回答道。

    画笔停了下来,少年站起身向桌边走去。他13、4岁的年纪,面容清雅俊俏,烟发烟眼,耳朵微尖,赫然也是月精灵的血脉。

    “德拉文殿下的战技卷轴还差几份,我才能收集齐?”少年抚摸着盒子中的兽皮卷轴,向管家问道。

    “少爷,剑圣殿下流传下来的战技卷轴共七份,您还差三份就可以获得剑圣的全部传承了。”管家回答道。

    少年沉吟了一会,又问道:“莱利,你出身白塔又钻研历史。你告诉我,那个传闻是真的吗?”

    莱利上前一步,低声说道:“雷蒙少爷,传闻不可信。根据白塔文献的记载,当时月精灵血脉觉醒者只有四个。其中三人先后遭遇了不测,而德拉文大人正是从那时起,变成了金发金眼。这里面有没有必然连续,谁也不知道。

    温布尔顿家的血脉自德拉文以后,再次繁荣了起来。直到现在,才又衰落了下去。但就算如此,目前的月精灵血脉觉醒者比德拉文的时代要多一些。”

    “你先下去吧。”少年淡淡地吩咐道。

    “是,少爷。我先告退了。”

    管家莱利恭敬地行礼,倒退着走出房间后,眼中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刚刚看到少年的手背上浮起了一道青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