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奇怪的感觉
    夏忆凝上课一贯很认真,可是今天她总是心神不宁的,觉得有什么在监视着她一样,可是她看不到也听不到,有些心烦意乱的皱着眉头。

    她看了看旁边的王朝北,正认真的听课,又将头转向窗外,看着外面的大树,树叶茂盛富有生命力,有的都已经长的高处了三层楼的屋顶。陷入了思绪中去,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却又说不出来。

    一直出神到下课都浑然不知,直到王朝北叫了她一声:“夏忆凝同学,你怎么了?走哪里不舒服么?”

    “啊,哦,没有啊。”勉强的挤出来一个微笑回应着他。

    这时,有好多人都涌上来,把夏忆凝包围成一个圈,连王朝北都被挤出了外面去。

    一个短发的女生摸了摸她的头发,长长的头发,还很光滑,羡慕的问她说:“哇,你的发质好好哦,你是用的什么护发素嘛?”

    夏忆凝有些尴尬的说:“也没有什么,只是平常商店的一些东西。”

    另一个女生看着她白皙的皮肤,眼睛都要吸上去了:“你妈妈是白人嘛,你真白,皮肤就好像牛奶一样白皙光滑。”

    “是啊,我妈妈是白种人。”

    还有一个戴着眼镜,脸上有些雀斑的女生,也是长头发,小声的说:“你的头发天生就是这个颜色么?都不用染发啊,真羡慕混血儿啊。皮肤好,头发也好,如果我也是就好了。”只不过她说话的声音跟她的人不太搭,因为那个声音让夏忆凝觉得有种十分恐怖的感觉。

    本来她很期待快点下课的,可是下课之后的这种现状,倒是宁愿快点上课吧。

    窗外有蓝天白云,还有飞翔的小鸟,只不过,那不是鸟,是只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东西,在太阳下照着嘿呦的皮毛,有些像,是蝙蝠么?

    两只不知名的生物停在了被树枝遮挡的教学楼的屋顶上面。一眨眼,一只比较翅膀长一点的,却变成了一个翩翩美少年,有着深金色的头发,红色的双眸,白嫩的皮肤和红的好像可以滴出血的双唇。

    另一只则是变成了一个上了年纪,白色的头发,佝偻着身躯的老人。

    美丽的男生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这个笑足已迷倒那些少女了,启动红唇:“这个女孩是什么人,我竟然跟着她的气味,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这里。”

    老者弓着腰,露出一个凶狠的眼神,看着玻璃里面的人:“艾瑞克,我不知道她是谁,可是你这么做绝对是错的,我们该回去了。”

    “凯特你真扫兴,好吧,我们走吧。”

    说完,两个人又化作了那种生物,伴随着一阵风离去了。

    夏忆凝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望向窗户,眯着眼睛,她可以看到一切细小的生物,包括大树上面的蚂蚁。可是她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觉得自己是刚来到这里,神经太过紧张了。当她正要转头的时候,发现树,这树根本就不是刚才绿叶茂盛,是已经变成了泛黄的银杏。因为这里已经入秋,种的树,是全部都已经泛黄的,那刚刚她看到的是什么?难怪自己心中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是有股强大的力量驱使她出现了幻觉。

    想到这一点,她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甚至已经吓得不能动弹了,她很努力的安慰自己,是因为精神太过紧张,所以看花了眼才会这样的,可是就算在心里暗示,也丝毫起不到任何用作。

    甚至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一些什么,好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只有生番茄而已。

    “叮咚…叮咚…”

    终于熬到了放学,她手中提着书包,有些松散的走出大门,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去以后,就感觉十分的压抑。她不觉得自己是厌学的心理,因为她真的很喜欢学习。

    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行驶过来,开的非常缓慢,直到开到她身边才停下来。

    这是她老爸的车子。

    摇下黑色的玻璃,夏宇航探出头来,微笑的看着她。夏忆凝的精神状态明显很不好,这让他非常的担心。赶紧下车,拉着她的手,冰冷,冷的像是没有血液的流动,并且已经被冰冻了好久一样。

    夏宇航十分紧张的问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dad,ijustwa

    ttogohomequickly。ok?”

    (爸爸,我现在想快点回家。可以么?)

    看着面前的人早上还好好的,现在却虚弱成这个样子,夏宇航心中十分心疼。

    抱了她一下:“快点上车,我们回家。”

    在车上的时候,人已经睡着了,到家的时候,他轻轻的将夏忆凝抱出来,放在沙发上面,并为她盖了一件棉毯,坐在她的旁边。

    看着熟睡的人,心里有些疼痛,他独自守护了十几年的秘密,可是慢慢觉得越来越守不住了,不知道自己还能保护她多久,也无法预料她将来的命运,可是他愿意用一切代价来作为交换的条件,让夏忆凝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好,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

    “老爸,我睡着了么?”

    “你在车上睡着了,我就把你抱下来了。怎么样,睡好了么?”

    夏忆凝坐起来,用手揉了揉她的额头,看着夏宇航十分担心的神情,笑了笑,说到:“你这是什么表情啊,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站起身,不去看她的眼神:“我想你一定是生物钟还没完全的倒过来,所以就想让你多睡一会而已。”然后看了看屋里,对她说:“我去做点东西吃吧,你一定饿了。”

    “爸,你去忙吧,今天我来做饭啊,我们可以吃土豆泥跟炸薯条啊。”看着她爸爸那个抽象的表情,又拍了拍手,走向厨房:“我觉得你一定更想吃糖醋排骨才对,我来看看我的手艺有没有下降。”

    有个这么善解人意的女儿让他觉得很欣慰,如果可以,他真的无法想象有一天她会嫁人,离开自己。这么久,一直都是父女两个人相依为命,如果有一天她会离开自己,那个时候应该他会很奔溃吧。可是如果她能过正常生活,嫁不嫁人都是次要的。

    厨房忙碌的身影,从冰箱里拿出一大盒排骨来,看来冻的还很硬啊,夏忆凝有些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才好。

    “要我帮忙嘛?”夏宇航有些担心的问道。

    “额,不用,我可以的。”说完,用手一掰,一块块的排骨就很整齐的掉在了案板上去,然后有些尴尬的看着夏宇航:“我觉得,我这些异于常人的能力还不错啊。”

    “是的是的,很不错,不过下次,我想我可以帮助你。ok?”

    “ok,ok。”

    两个人打了一个胜利的姿势给对方看,这是她们的暗号,至于是什么意思,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或许那可以代表任何意思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