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死亡
    “昨天晚上,我很抱歉亲爱的。”

    夏宇航一边放盘子,一边很抱歉的跟她说。

    夏忆凝笑了笑,解下身上的围裙,走到餐桌旁边,吃了一大口香肠,说道:“老爸,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早就忘记了,你快点来吃早餐吧,我上学要来不急了呢。”

    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那只名贵,且有些奇特的手表,大惊:“是已经时间不早了,那快吃吧,对了,今天晚上我有个很重要饭局,所以,你自己应该没问题的吧?”

    夏宇航也是一个很忙的人,刚回国一切都还在计划,现在慢慢的也都上了正规,所以也忙碌了起来。

    “嗯,你放心吧,我自己没问题的,老爸我吃好了,你呢?”

    “我也好了,那快走吧,我得赶紧送你去学校才行。”

    凌晨的时候风云突变,下过一场雨,虽然雨不大,可是秋雨过后天气总还是有些冷冷的。

    但是雨后的天气也显得格外的清晰,太阳泛着金色的光芒,照在白瓷红砖的教学楼区,充满了阳光,蓬勃之气。

    夏忆凝走在阳光下面,用手遮挡了一下,她似乎看到了血液在流动的韵律。

    “叮铃铃!”随着一阵清脆充满朝气的铃声在校园中响起,徘徊游荡在每个角落,新一天,新的课程开始了。

    坐在座位上面,等待着老师进来,拉开新一天的序幕。

    老师走上讲台:“今天,又有一位新同学加入了我们班,让我们欢迎一下吧。”高老师率先鼓掌,对新同学表示了欢迎。

    然后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了门口,一听到有新同学,大家眼中充满了希冀。在期待这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突然,门开了,一个穿着校服,带着一头深金色头发跟一张面瘫脸,脸庞却无比俊美的人,出现在了哪里,没有一丝丝面部表情,脸上甚至没有一点血色的男生,迈着轻步走了进来。站在讲台上面。

    所有人都惊讶在他的容貌跟气质里面了,自从他进来,就好像有无限的气场,压着众人。

    所有的男生都仇视着他,可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男生长的可真帅啊。女生看的她,一张张花痴的脸,恨不得凑上去狠狠的亲几口一样。

    只有夏忆凝一个人,表示震惊,这个男生正是昨晚偷偷溜进她家里面的那个人,可是他今天和昨天晚上的神情,好像完全不一样。

    关键时刻,高老师又开口了:“这位同学来自美国纽约,叫艾瑞克·埃文斯。艾瑞克同学,请你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我叫艾瑞克·埃文斯,以后要在一起生活学习,请大家,多多关照。”简单的做了一个很礼貌的开场白,依旧是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

    说完以后,望着高老师,希望他为自己安排一个座位。

    高老师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看哪里有空位,最终停到了夏忆凝的身后,那个座位空了好久了:“你坐在第四排二组吧,正好夏忆凝同学跟你同样来自美国,你们应该会有一点共同话题吧。”

    闻言,艾瑞克迈着冷冷的步子,依旧面瘫一样的神情,看了看她,然后绕道她后方,坐下。

    艾瑞克在她后面轻声的说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夏忆凝总觉得很不对劲,微微倾斜着坐着,看着他:“你到底是谁啊?有什么目的?”

    他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使得那张原本就令人窒息的脸庞,显得更加有魅力了。所有女生的目光都投向这里,看着这个国外来的小帅哥笑了,恨不得尖叫十分钟呢。

    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夏忆凝不由得也看呆了,这个笑容昨天晚上她看到过,那么迷人的微笑,虽然只有一瞬间,可是感觉让许多女生都黯然失色呢。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正当她发呆的时候,她前面的女生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忆凝,我问你,他可是一个纯种的外国人么?”

    说话的人是一个叫木安安的女生,个头也不是很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吧,喜欢梳一个马尾辫,看起来很精神。

    “额,是,是啊。”

    夏忆凝有些尴尬的回答着。

    “忆凝,那你有见过他嘛?你们一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吧,我英语很差的,你能不能问我要一下他的联系方式呢。”

    木安害羞的说到,还露出一个恳求的眼神。

    不是吧,这是什么意思,这个人的中文说的很好啊,干嘛要自己不和他要呢。

    来到这个新环境,一切她都不是很熟悉,可是跟同学搞好关系这是必须的,帮忙把,自己实在是觉得有心理障碍,可是如果回拒她的话,万一被说成什么难以接近,或者是不乐于助人之类的,那不是很麻烦嘛?

    “安安,他中文很好的,所以不用我问的吧?”

    “万一他中文很差呢?他从进来到现在只说了一句话啊。”

    木安激动的跟她辩论着,一边看着老师的动向。

    “昨天晚上在我家他可不止说一句,所以他的中文真的很好。”夏忆凝一激动,吧昨天晚上的事情就给说出来了。

    尴尬啊,发觉自己说错了,脸都已经红到耳朵根后面了,不去看木安安打量的目光,拿出书本,假装开始认真听课模式。

    木安安贼贼的笑了一下,冲她眨了一下眼睛,然后也转过去开始听课了。

    身后的艾瑞克听着两个人的谈话。忍不住在心里笑着,这家话还真是蠢啊,人家什么都没说,自己就全部都交代出去了,这么蠢,不过,他很喜欢。

    整整一节课,她都是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总感觉背后阴冷冷的,刺骨的寒风。好像一双眼睛在一直盯着她一样,但只要她每次悄悄的回头,都会发现艾瑞克正认真的听课,本子上也满满的都是笔记。

    每每松了一口气,是自己想太多了,根本是在精神紧张出现的幻觉吧。

    她背后,勾起一抹阴冷的微笑,看着她。

    “啊——”

    突然一阵尖叫声,划破了寂静走廊。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校警突然间推开门,一双双目光都看向他。瞳孔放大,喘着粗气,惊恐的看着一屋子的学生,又看向了站在讲台上,正皱着眉看他的老师。

    老师从讲台上走下来:“怎么了?”

    夏忆凝看得到,买个校警的额头有些发黑,汗水从他的每一个毛孔里面散发出来,透露着恐怖。他喘着粗气,害怕的,结结巴巴的指着走廊,说:“出,出去再说。”

    这里学生再多了,虽然他有些惊吓过度,可是还是要估计这是学校,不能再学生面前透露什么。

    老师被他拉到走廊上,夏忆凝屏气凝神的坐在那里,把耳朵竖的高高的,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许多同学也都用耳朵贴着墙壁,想要知道外面在说什么。

    那个校警嘴里不住的喘着粗气,双手按压着心脏的位置,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老师已经没有耐心,许久,才开口说:“不,不好了高老师,刚刚,刚刚教导主任,教导主任在他的办公室,死,死掉了!”说完,好像疯了一样的抱着自己的头部,蹲在地上,有些瑟瑟发抖。

    高老师看他的样子,知道一定是受到很大的惊吓,这样说的话,教导主任的死状一定极惨,否则是什么能让一个一米八的肌肉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难道没有通知校长么?”

    “校长,校长不在啊!其他老师也在上课,离教导主任的办公室最近的地方,也只有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