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李主任残忍被杀
    高老师把他扶起来:“赶快报警,我去告诉其他老师,让学生都赶快回家吧,你在联系一下校长,还有,别让其他人进去那个房间知道么?”

    校警满头大汗的点点头,手颤抖的掏出手机。

    高老师是个知识渊博的人,虽然没有去看现场,可是听他的描述就知道,一定是谋杀,否则自杀应该不足以让他吓成这样吧,所以保护现场是常识,毕竟电视里面也常常这么演。

    他们的对话,夏忆凝一字不漏的全部都听进去了,同样,她现在也是满头大汗的,教导主任死了,就是那天带自己进来的那个贼贼的,有些尖嘴猴腮的男人,他尽然被人杀害了,还是在学校里面。

    可是奇怪的是,她一向五感特别好,超乎常人,可以和狗并称了,但是从楼梯上来,一路走到教室,路过教导主任的办公室,她并没有闻到血腥味,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她心里面产生,一个极其凄惨的画面,慢慢展现在她眼前。

    “啊!”她不禁忘乎所以的,尖叫了一声。

    所有人都被她的尖叫声吸引了,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样子,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木安转过身来握着她冰冷的双手问:“夏忆凝?你没事吧,怎么了?”

    她木纳的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恐惧在她心中,会不自觉的放大好几倍,就算是一个平淡如水的鬼故事,她都会被惊的毛毛骨悚然,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喜欢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只露出惨白色月光的夜。

    艾瑞克此时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额头上有些密密麻麻的汗水,可是他的神情并没有什么不对劲,从他的碧色的双眸里面,似乎可以看到鲜红血液的流动。

    见夏忆凝的反应,他心中一惊。

    “你手好冷,来,我帮你捂捂吧。”木安贴着的握着她的两只白嫩的手,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帮自己取暖。

    “谢谢。”

    她的手从来没有温暖过,要说温暖,只有两个手掌心中间的那一部分是热的,可是却从来只是中间一小部分,无法将热量传递给整个手掌。

    此时,贴在墙上的十几双耳朵一个个的都撤了回来,只能说学校一点都没有偷工减料,实打实的真材实料,隔音效果比小区里面上下楼的效果的都强。

    高老师通知了所有的老师,许久才推开门,看着各位学生,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点,因为他刚刚也路过了那个办公室,里面不能用惨状来形容了,只能说是诡异。

    “因为一些变故,学校临时决定,先给大家一个礼拜的假期,具体开学时间,另行通知,大家把最近学习的,多多复习一下。收拾东西就可以回去了。”虽然说的语气特别平淡,可是夏忆凝似乎已经听到了他心脏跳动的韵律。

    木安惊喜的说:“发生什么好事了啊,竟然会休假!”

    “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没有作业!可以玩一个礼拜的游戏么?”

    “发达了发达了,学校是不是中奖了?”

    他们竟然把这种事情想成是好事和中奖,简直无语了。

    只是艾瑞克,刚来第一天,才上了一节课,就发生了这种事。

    夏忆凝手中拎着书包,慢慢的打量着前面,小心的跟在艾瑞克的身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一直跟在他后面,大概是因为有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吧。王朝北跟在夏忆凝的身后,木安又跟在王朝北的身后,就这样四个人像一个队伍一样,非常整齐的走着。

    许多保安守在教导主任的办公室,让学生都特别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是还不等学生们都离开,警察的车子就已经来了。

    他们四个人被拦在了后面,还真是不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啊,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走了,只有十来个人被堵在后面,拦住了。

    有一个穿着警服,套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男人,在门口看了看,嗅了嗅,然后套上鞋套走进去,另一个人跟他一样,只不过手中多了一个金属箱子,快步跟进去,有许多警察也跟着进去,拿着一种特制的手电筒,发出紫色的光芒,晃来晃去的。

    不小心,在艾瑞克的身后,突然间看到了里面的教导主任,样子极其恐怖。脖子上,肚子上,都是大大的血窟窿。她放大了瞳孔,似乎都已经看到了脖子的骨头跟气管,目光向下移过去,似乎看到了已经枯竭的内脏。

    教导主任就像一具枯尸一样,往常的他有些胖胖的,可现在,皮肤煞白,紧贴着骨头,眼睛已经凸出来了,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而他就静静的靠在拉着窗帘的窗户上,喷溅出来的血液也只有少量的,没有血腥的味道。

    就好像是被从山里面来的老虎或者狮子攻击了一样。

    许多在后面的同学也都看到了这一幕,大多数的人都狂奔到厕所里面去吐了,有几个承受不住的已经昏过去了,而木安则是大叫一声:“啊!”就倒在了王朝北的怀里,奇怪的是,王朝北虽然面露惊恐的神色,但并没有太多的表现。

    看到这里,艾瑞克突然挡住了夏忆凝的视线,把她挡在自己的背后,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又好像是无心的移动一般,反正就是她已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

    一个警察走过了,走出拉的黄线外面,看着拿着警察,有些生气的说:“你们怎么回事,学生既然都还没有疏散,怎么让他们看到这个!”这个警察一说,那几个小警察赶紧用身体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说话的这个警察,留着一个八字胡,看起来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很精瘦,可是看起来很有精神,很干练的样子。

    看着他们三个人,所有人都去吐了,甚至又一个还晕倒,他赶紧叫了医护人员过来,经过查看,发现木安并没事,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可是这个警察却说:“你们三个看到了么?”

    三个人同时点了点头,夏忆凝面露恐惧。

    “你们不害怕么?”

    艾瑞克出乎意料的说道:“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难道您也迷信么?”又被问,变成了问。

    那个警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看着他说:“这是警察的事,就不用你们操心了,你不是中国人么?”

    “我来自美国纽约,来这里学习。”

    警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看看夏忆凝,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是?”

    “我妈妈是美国人。”

    “哦,原来是混血儿啊,嘿嘿,好吧,这件事你们别出去乱说,警察会解决一切的,无论看到了什么,都忘记就行了。”说完,看到他们点了点头,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接着看着王朝北说:“朝北,你回去告诉你婶婶,就说又有案子了,晚上不回去了,告诉她别担心,也不用一直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叔叔。”

    叔叔!包括已经醒来的木安,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原来这个八字胡的警察是他的叔叔,果然,为什么看着这个警察这么面熟呢,仔细打量,还真跟王朝北着小子有点像呢。

    一个穿着便服的警察跑过来,看了一眼四个人,说道:“王队,法医有进展了,让你过去。”

    “哦,好,知道了。”点点头说,然后又看了看这几个人说:“用不用我让他们送你们回去呢?”

    坐警车,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的选择,四个人一块摇摇头,然后赶紧离开现场,几个从厕所吐完的走出来,已经腿软的动不了了,就被警车给拉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