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神秘的杀人事件
    出了校门口,有几个人都望着里面,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有些长舌大妈得不到消息,就走上前问他们几个:“同学,里面发生了什么?怎么警察都过去了?”

    王朝北说:“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只是几个学生罢了。”说完拉着夏忆凝的袖子,示意他们赶紧离开这里。

    四个人慢悠悠的走着,夏忆凝的心情依旧还没有平复,刚刚的那幕简直太可怕了,应该说是她有生之年遇上最可怕的一件事了,那个教导主任,活生生的人,可是一晚上不见,就变成这样了。

    他们三个人住的地方相隔都不太远,几乎是很同路,顺着街道走下去就可以到各自的住宅楼。

    “艾瑞克,你住在哪里?也顺路么?”王朝北问。

    “嗯,是的。”

    没有多余的话了,气氛到有些尴尬了。四个人就这么慢悠悠的走着,木安不解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说,学校里来怪物了么?你们有没有看到教导主任的那个样子”她还想继续说下去,可是只要一回忆,就感觉胃里特别翻涌,逼迫她不能再说下去。

    王朝北还说了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而且我们谁都没有闻到血腥味。”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继续说:“其实这不是第一次,三天前,南市那边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

    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正到了精彩的部分,在众人充满期待的目光下,接着说:“那个人住在十三楼,那天正好,监控器坏了,还没来的及维修,当晚,那个人就以这样的方式死在了家中,脖子上有一个血窟窿,整个人的肉都贴到了骨头上,而且一样的是,死了人,竟然一点血腥味都闻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木安接着问。

    “不知道,我也只听叔叔说了这么多,可是我感觉,这不是人可以办到的。”

    夏忆凝现在已经听的云里雾里了,尤其是王朝北说的这个不是人可以办到的,让她更加恐惧了,颤抖的说:“难道,难道真的有鬼么?”

    “我觉得不是鬼,应该是另外一种东西。”

    “都别说了,这件事,还是少知道点好,否则,某人该睡不着觉了吧。”依旧是面瘫一样的表情说完这句话,侧头看了看一旁紧张的,死死拉着自己手的夏忆凝。

    他们的手同样的冰冷,可是夏忆凝的手心的温度里传递给他,告诉他这不是错觉。

    各自回到家以后,夏忆凝爬在床上,爸爸现在还没有回来,只有她自己,躲在被窝里面,满脑子都是刚刚聊天的那几句话,还有就是教导主任的那个惨死的样子,让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泛起了。

    红色的房顶上,一男子矗立在上面,露出两颗尖锐的牙齿,听着里面人的谈话。

    王队坐在那里,手中不停的转着一根黑色的油笔,下面坐着的,是那个发现教导主任的校警,他现在满头大汗的,时不时抬起脸看看上面的警察。

    许久,王队终于开口问了:“你怎么发现被害者的?你去被害者哪里干嘛?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那个校警结结巴巴的说:“我最,最后一次见他,应该是在昨天晚上六点多吧,昨天不是我值夜班,所以很早就回去了,那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总之他好像特别开心,平时都不和我们说话的,可是昨天竟然主动打招呼。”

    “那之后呢?”王队继续问着,听到了又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非常开心。

    “之后,之后我就回宿舍了,第二天我们换班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多,一直到八点半,看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还拉着窗帘,所以我就代表大家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一来怕影响不好,二来,是怕他有什么不舒服。我上去的时候,敲门,门一敲就开了,然后,然后我就看到了他”

    “好了,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接下来如果还需要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请您配合。”

    那个校警点了点头,用袖子擦了一下汗,最后王队给了他几张纸巾,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就把他带出去了。

    一个长头发的女警察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监控器又坏了,每次都是这样,这到底是故意给我们出难题啊。”

    另一个男的便衣警察问:“王队,你怎么看?”

    “先回局里吧,这次可真碰上难题了。”

    干侦查的,最不相信的就是一些妖魔鬼怪的说法了,可是这次确实是没什么破绽,除了找的脚印,可以确定罪犯是同一个人之外,就没有其他线索了,尽管找到了指纹,也没有相匹配的。

    房顶上的男子听了他们的对话,俊眉微皱,起身跃起,便没了踪影,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黑夜来临,城市笼罩在黑暗之中,所有一切的不可思议都会在这里上演。

    夏宇航打电话来过了,今天晚上会回来的晚一点,让她自己先吃东西,困了就先睡,可是现在她那还有心思吃东西睡觉啊,为了转移一下自己脑子里面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打开电脑,窝在被窝里面,搜了一部好看的动作片来看,但是还是会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影响她的思绪,以至于让她无法压抑的大叫出来:“啊!烦死啦!”

    “我说让你别听,你偏要听。”一个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的房间里面了,从阳台上淡定的走进来,一屁股坐在她的床上,都没有经过她的同意。

    被这声音惊着了,她赶紧从被子里把头探出来,一看,原来是“熟人”啊。

    “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看到是艾瑞克坐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的,也不管他是怎么进来的,总之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感觉现在安全多了。

    “为什么看到我就不吓?我难道,不够吓人么?”说着,又露出了两个尖锐的牙齿,露出一个鲜红的微笑看着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牙齿好像可以自动收缩一样,想出来的时候可以随时拿出来吓人,这一点,夏忆凝到是特别的好奇。

    打量着他,本来早上还穿着校服的,可是现在已经换成了那天初次见面时候的衣服,但是穿衣服是人家的自由,她也没必要多管什么吧,只是他现在来的正好,刚刚怕的要命,现在已经好多了。

    “你以为你会吐两颗牙齿,就很吓人了么?吓人是与生俱来的本领,你啊,学不到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才是第几次见面,两个人也没多少的交际,但是就好像林黛玉初见贾宝玉的时候的那种感觉,对,就是似曾相识。

    “嘿嘿,这是什么逻辑。”她的话逗乐了艾瑞克。

    他笑起来是多迷人啊:“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笑起来,好漂亮啊。”她竟然鬼使神差的从被子里爬出来,坐到了他身边,欣赏着他的笑容。

    听到此话,艾瑞克立马止住了笑容,就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没有,你是第一个。”那是因为,从来都没有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自己的笑容,也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笑容,就算是他的父母,也是屈指可数的次数,而她,竟然已经见过两三次了,还真是值得庆祝啊。

    夏忆凝斜着头看着他,边看边笑。

    “你笑什么?”

    “我笑,是笑你太严肃了,你是知道我害怕,所以才来陪我的,对不对?你真的神奇,就不像一般人一样,就好像,就像是superma

    一样!”说着,伸出手在他面前,比成一个钻石的样子给他看。

    “suerma

    ?”

    “嗯嗯,对啊。总有着不凡的身世和亲和力。”

    “我跟他可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