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喜欢这个神秘男生
    “嘿嘿,说的好像你认识他一样,哎呀,我知道,这都是人类虚构出来的。可是,没有案例,怎么虚构?就好像”

    “这些都是假的,你不用把他们当真,要不然只会自己吓自己罢了。”艾瑞克不等她把想说的说完,就抢先一步在她前面堵住了她的话。

    真奇怪,这个艾瑞克竟然会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还能这么安慰自己。

    看出来了她的疑惑,艾瑞克没有在说话,面无表情的,在月光下,在黑暗里,双眸闪烁的跟夜中的老虎一样。

    她伸出手试探,被警惕的躲开了。只能尴尬的收回手,陪他看着外面的世界。

    “你知道么?我很害怕自己一个人,也很害怕什么妖魔鬼怪的东西,可是我偏偏爱上了黑夜,天空中只悬挂一轮弦月的黑夜。这种感觉很讨厌。”

    不明白为什么,竟然会不自觉的告诉他这些问题,这个人她只见了几次而已,就愿意跟他多说一些话,而他对自己的忽冷忽热也让她很伤心。

    许久,他才开口回答:“没什么好讨厌的,我是在夜中出生,我也喜欢那夜,只不过,我不会害怕你所害怕的一些东西罢了。你知道么,你有一种特殊的力量,让我忍不住想靠近你。”说完,露出一个深情的眼神看着她。

    四目相对的时候,夏忆凝已经把自己完全暴露给他了。这个姑娘对他来说是那么干净,那么天真,在她身上,他看不出一点秘密和一丝的目的,是他见过最纯真,最善良的女孩,同时,也是最漂亮的。

    艾瑞克问她:“你以前一直生活在纽约嘛?你妈妈呢?为什么她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呢?”他不知道这是夏忆凝的禁忌,是因为他并没有在她心中看到什么。

    这是她心中的一个痛,她认为自己是一个灾星才对,她未满月就出生了,而且她的母亲还因为生她去世了,这十几年来,给父亲找了多少麻烦,为了她,到处搬家,换学校。可是尽管是这样,但在夏宇航的心中,她依旧是最闪耀,最美好,心中唯一的小公主。

    现在艾瑞克明白了,为什么在她的内心当中存在的一丝丝的痛,原来是因为这个。怪不得自己没办法窥探出来,原来是她在不愿意想起来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问的,我不知道这些。”看到她落寞的样子,让他内心有些疼痛,有种想要义无反顾的去保护这个人,可是他却不能,这个想法也只能存在于心中而已。“我认为你父亲说的对。你这是庸人自扰罢了。你有自己的生活,你是最好的焦点,所以没必要吧所有的不幸全部归结到自己身上。”

    “你的中文水平真不错,如果不看你的相貌的话,所有人都会以为你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你也一样啊。”

    “我不一样,因为我本身就是中国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起来了。

    夏忆凝已经不好奇为什么他可以读懂自己的内心了,毕竟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了,就好像是她自己,不也有许多的不可思议在她身上发生么?

    时间将近午夜了,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午夜十二点,午夜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夏忆凝突然打了一个冷战,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变得僵硬,变得冰冷,现在的她有些不对劲,可是她并不想让艾瑞克知道自己现在不舒服。

    他眉头渐渐靠拢,渐渐挤在一起,眼睛凝望着夏忆凝,嘴巴在牵动,牙齿咬着嘴角的唇皮,嘴唇变得鲜红,就好像是涂了口红一样,可是艾瑞克知道她并没有。

    紧张的拉着她的一只手问:“你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的?”

    “我我不知道,如果午夜十二点我还不睡觉的话就会有些不对劲,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现在已经好多了”

    每当午夜来领,她的身体就会变得跟平时不一样,甚至会觉得牙齿特别的痒,想要来吃点什么,就好像老鼠啃木头用来磨牙一样,她也有这样的感觉,这会持续半个小时左右,直到过了这个敏感的时间段。

    刚刚艾瑞克牵着她的手,让她感觉自己稍微好了许多,然后慢慢的,直到这种感觉完全消失不见。

    有时候她真的会认为,自己是个怪物,如果不是爸爸的话,那她的妈妈会不会是亚马逊的美人鱼呢?或者也有可能是什么尼斯湖水怪?总之这样的念头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她心底萌生了。

    听着她的胡思乱想,艾瑞克险些笑出了声,这家伙还真是想象力丰富啊,就连尼斯湖水怪和美人鱼都想到了,是因为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太多了么?

    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然后赶紧把拉着她的一只手收回,有些嫌弃的目光打量了她一下,然后又是一副面瘫的样子看着外面:“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童话故事还真是害人不浅啊,但是估计也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认为。”

    说完以后,他站起来,往阳台哪里走。

    夏忆凝好奇他要什么,就跟着他来到这里,突然间看到他直直的矗立在护栏上面,在月下,把他的身形完美的展示给了夜。

    她吓得不轻,虽然知道他不会有什么事,可是依旧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说:“你,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想,在从这里跳下去吧有句话你应该知道,三思而后行。”

    突然,在这月下,他发出了一阵的笑,这笑震的她耳朵都快听不到了,可是好像只有她一个人听到这笑一样。

    艾瑞克启唇说到:“你爸爸要回来了,我先回去了。”说完纵身一跃而起!

    夏忆凝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这还是人么,飞檐走壁,这都可以,果然,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自己这个独特和他比起来,简直是在正常不过了吧。

    在她惊叹的时候,听到了车子的声音,在看下去的时候,果然发现他爸爸已经开车回来了。

    夏忆凝咚咚咚跑下楼,现在楼下迎接他。

    一开门就给了夏宇航一个大大的拥抱,并且帮他把拖鞋拿过来,还倒了一杯水,乖巧的坐在他身边。

    “嘿嘿,你今天怎么这么殷勤啊?”夏宇航喝了一口水,捏着她的小鼻子,宠溺的问她:“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刚刚有没有不舒服?”

    “今天好很多呢。”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还没三秒钟,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紧张的问她说:“你们学校的事我听说了,没吓到你吧?总之你这几天好好的跟在我身边吧。”

    夏忆凝瞪大眼睛,不解的问:“跟在你身边?什么意思啊?要我跟你去工作嘛?nonono,这绝对不可能的,我自己可以的,我不会跟你再去你的公司的。”

    说起来,这还是在美国的时候,夏宇航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里面,就把她带到了公司,那是她过得最尴尬,最无可奈何,还有就是最最无聊的一天了,从那以后,她宁愿在家里睡一天,也不愿意再去他的公司了。

    “宝贝,这不是闹着玩的,你知道么?警察还没有抓获凶手,所以你必须在我的视线里。”由不得她说no,这件事夏宇航已经决定了,为了她的安全,这是让他唯一放心的选择。

    “爸,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照顾自己。”夏忆凝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他前面,手足无措的跟他说。

    “这跟你还是不是小孩子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学校之所以放假是因为这件事很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