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神秘男人在我家
    “爸,你真的认为就算是出事了,我可以吃亏么?我跟平常人不一样你知道的!”

    “你没什么不一样的,亲爱的。”

    “我困了,晚安。”转身走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我明天只想呆在家里,爸,对不起。”说完一溜烟的跑上楼,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面,靠着门板,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她鲜红的双眸看着飘动的窗帘。

    门里一人,门外一人,各怀心事,只是谁都不要打开这扇门,因为不知道开门以后,该怎么去面对。

    第二天一早,夏宇航就做了一桌子的早餐,看到她还没有醒来,也就没上去叫她,昨天晚上他也想了许久,鸟儿最终是要学会自己飞翔的,就算是住在云梯之上的老鹰,也要经过磨练才可以翱翔千里,与日对视。

    他也深知夏忆凝不会被他保护一辈子的,可是就是因为知道会这样,所以才更想多保护她一段时间。也许她妈妈说的对,她本身就不该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

    只不过是因为一个连环杀人案,他想这么多干嘛?简直莫名其妙。

    上楼,伸手想敲门,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敲下去,于是转身回到房间,写了一张留言条,贴在门后的白板上面,足足写了两大页,检查了一遍又一遍,觉得完全没问题了,才敢离开的。

    夏忆凝睡的特别好,丝毫没有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而影响她的睡眠,太阳照在她的身上,暖暖的,想要翻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好像被什么禁锢了一样,完全没办法动弹。

    她的力量本来就异于常人,这样都让她无法动弹,那就真的是动不了了。

    想要伸出双手,揉揉自己被太阳照的无法睁开的双眼,可是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都没办法动了。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被什么给捆住了一样。

    虽然人还是模糊的,可是意识慢慢清楚了起来,心里面打鼓,不会是老爸,为了她的安全,就把她捆着,打算把她带到公司里面么?可是不对啊,自己的老爸,多少生活了十几年,还是了解的,怎么可能做这么变态的事情呢?

    在适应了阳光以后,夏忆凝睁开红色的双眸,看着天花板,还是自己的房间,没什么不对劲,看看左边,窗帘还在飘动,阳台的门是开着一个缝的,是她昨天没有关,这一点也没有问题,可是不对劲的是,她怎么感觉,自己的脖子处,什么在哈气一样难道是,不敢相信,头慢慢的转过去

    “啊!啊!有鬼啊”一张脸紧贴着她的脖颈处,金黄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真的在发光一样,没错,在发光啊!

    她旁边的人终于有了或多或少的反应,慢慢抬起头,顶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同样鲜红的眸子,迷迷糊糊的睁着眼睛,半屈这身体,腿压着夏忆凝的腿,胳膊紧紧搂着她,以至于让她连胳膊都没办法动弹。

    “啊!滚蛋!你干嘛啊!”夏忆凝狠狠的抽出手,一拳冲出去,在艾瑞克毫无防备下,正中眼睛的部位,这一拳,说重不重,可是说轻也不轻啊,毕竟她的力量,这样打一个人,没把脑袋给排烂,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吧。

    艾瑞克被他一拳打下床,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自己大清早的就被揍了。爬在地上的人摆成了一个大字形状,十分不美观的样子。

    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不动弹了,夏忆凝看着自己的手,还成握拳状态,有些不知所措的从床上跳下去,看着面部朝下的人,轻轻的用手碰了碰他:“艾,艾瑞克,你你还好吧?我是不是下手有点”不等她说完话,地上的人突然抬起头坐起来,冷冰冰的样子,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地上的罪魁祸首穿着一身粉色的兔子睡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哈哈哈,哈哈哈,对,对不起啊,哈哈,是,是你先吓唬我的啊,哈哈,我可没有,想要让你破相的意思!”夏忆凝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躺在地上,捂着肚子一直笑,好像这个可以让她笑一年了。

    看到他顶着一个黑紫黑紫的眼睛,还真是有点辣眼睛啊。

    没想到这一拳竟然就这么让他破相了,这还是真是第一次,他从来都没有受过伤,本来以为这一拳没什么的,可是谁知道竟然这么痛,还给他打的破相了,这个女孩还真是天生不凡啊,难怪她会这么定义自己是尼斯湖水怪的孩子,现在他有点相信了。

    见艾瑞克没有说话,她一边笑,一边爬着,爬到一个抽屉旁边停下,抽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个急救箱,笑的手都有些颤抖了,拿出活血化瘀的药,走到他身边,被迫自己不要笑。

    刚走过去,还来不及坐下,就被艾瑞克揪着双手,恶狠狠的看着这个罪魁祸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有那么好笑么?”

    夏忆凝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笑意,她憋着不笑的这个表情,现在一定特别丑吧。像小鸡点米般的,赶紧点点头。

    “夏忆凝!”

    “哎呀,好了好了,对不起,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你这个你这个还是一样很帅的,不影响你泡妞的,大不了,大不了我送你一副太阳镜就好了嘛。”挣脱开他的手,赶紧退到一旁比较安全的地界。

    “你把我打成这样,最后就送我一副眼睛?”艾瑞克站起来,露出一个狡猾的表情看着她,朝她身边靠过去,直到把夏忆凝逼到墙角,在没有退路的地方,把她壁咚起来,弯着身子,对着她的脸,仔细的看着,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扯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她现在收回那句,吓人是与生俱来的话。

    “你,你想干什么?我这不都给你上药了么?”

    说完,颤抖的举起手中的药,被艾瑞克把她的手禁锢在墙壁上,纵使她的力气再大,好像也比不过这个不可思议的男人。

    “你都把我打成这样了,你以为,涂点药就没事了么?”

    “那,那你想怎么样?我,你,你不能打我”

    突然把她放开,艾瑞克把手插在裤兜里面,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特别张狂的笑着:“打你?你以为我会打你么?我为什么打你?”他可是堂堂的某某某啊,怎么可能去打一个女生呢?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也亏她能想出这句话。

    “那,那你想干嘛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又不是我的错啊。”夏忆凝委屈的坐在床上,揉着自己吃痛的手腕,奇怪,这可是她第一次感觉到疼痛啊,这么真是的疼痛,是她从来都不知道的。

    “哦?这还不是你的错么?”说完,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现在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碧色的,像宝石一样。

    “本来就和我没关系嘛,要不是你会突然出现在我床上,还,还,还压着我,不让我动,我怎么会出手打你啊,所以,这根本就是你自找的嘛,虽然打人是不对,可是你这样在别人家睡觉,还不说话的,更加不对。”

    对上艾瑞克的目光后,她竟然有些底虚了,说着说着,声音也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听不到。

    看到她委屈的神情,艾瑞克也不想在逗她了,走过去做好,闭着眼睛说:“帮我擦药吧。”

    “啊”

    “帮我上药!”命令的语气。

    她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打开药瓶,轻轻的帮他涂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