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乱七八糟的事
    “你们没有十字架么?听说,吸血鬼怕十字架,大蒜之类的,可是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啊”夏忆凝担心的说。

    “谁告诉你,吸血鬼,怕十字架和大蒜?”艾瑞克面无表情,绷着脸说。他拉着夏忆凝的手也慢慢的紧了起来,好像越往里面走,就越危险一样。

    木安也跟着凑热闹的说:“对啊对啊,电影里面都是这么演的,而且,书上面也说了”

    王朝北毫不给面子的说:“写书的人见过吸血鬼么?如果他们不是怕,而是喜欢怎么办呢?”

    不害怕就算了,可是说喜欢的话,这就有点不合常理了吧。

    艾瑞克看着微微侧头,目光犀利的朝王朝北的方向看去,正好,他也正看着自己呢。

    虽然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可是夏忆凝既期待,也害怕,本来说好的放松,现在又变成紧张了,刚刚她就应该闭嘴的,干嘛非要提那个人啊,不说的话,也许就不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地方了。

    “哎呦”走着走着,夏忆凝突然被脚下什么东西给绊倒了,膝盖狠狠的磕在地上,艾瑞克首先跑过来,将她从地上扶起来,观察她的腿:“没事吧?”好像并没有什么异样。

    看到大家投来关心的目光,夏忆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刚刚不小心被什么绊倒了,不过我没事!”原来是虚惊一场啊。

    艾瑞克找了找地上,看到一条枯藤横摆在路边,眉头皱的更紧了,不能再找下去了,要不然会发生什么事是他无法预料,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能找了,我们回去吧。”这根本是一个陷阱,前面的城堡就在眼前,可是从刚刚到现在,他们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怎么都应该要到了吧,可是越走越远,甚至在不经意中,城堡也在移动一样。

    两旁的墓穴已经看不到石碑了,剩下的就只是袒露在空气中的木棺。

    王朝北看了看四周,眼神凝聚起来,好像夜中的狼一样,浑身染发着热量,不让周围的寒气逼近:“怎么回去,后面都是雾,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那就凭着感觉走吧,大家跟着我。”说着,转身消失在了白色的雾里面。

    “啊,埃文斯,你等等我啊。”看到他走进去以后,夏忆凝也紧紧的跟了进去,生怕他把自己给弄丢了。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跟着他走,大概就是因为想把。

    四个人都消失在雾里面后。艾瑞克眉头轻佻,眼露凶光,这分明就是障眼法而已,就这小小的把戏,就想困住他不成?简直可笑到了极致!拿出胸前的一块紫色碎石,握在手中,不一会,紫色的石头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像是即将突破天际的流星一样。

    再次睁开眼,发现刚刚看到的一切似乎都是幻想,一点一点重现眼前的,是宽阔的大路,他们现在位于南市。

    回过头,发现城堡也不见了,那有什么墓穴,分明就是豪华的住宅楼啊,刚刚的一切好像都是一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梦一样,他们好像凭空出现在这里一样,并不记得自己走过。

    刚刚的一切都是幻术变换的,也可以说,本来就是引他们过去,如果选择一直走而不回头的话,不一定就会走到什么地方,而刚刚夏忆凝被绊倒感觉到的疼痛,叫醒了他。地上都是湿土,可是走路都没有脚印,而刚刚咚的一声响,分明就是在水泥路上啊。

    夏忆凝看着熟悉的大陆,虽然从来没有来过,可是心里还是有种,终于回来了的感觉。

    虽然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刚刚的幻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莫名奇妙的街市,但是本来提在嗓子眼的心,还是放下了。

    “刚刚,刚刚那是怎么回事?我们都在幻觉里面么?”木安还有些惊魂未定,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站在路口,身边的汽车都会擦肩而过,车水马龙的,川流不息。

    “我们快走吧,这里车太多了,先过去再说。”王朝北不自觉的揪着夏忆凝的胳膊就往过走。被拖着的人特别不舒服的甩开他的手,不满意的看着他:“如果闯过去的话,待会交警叔叔就来了。”

    夏忆凝简单的把自己的头发用十指拢了拢,把手腕上的头绳绑上去,简单的马尾辫就完成了,虽然很简单,可是看起来却很漂亮,一点都不像是随性梳的。

    艾瑞克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俩的互动,看到夏忆凝这么拒绝他,在心里面得意的笑了笑,这个王朝北未免也太过于自作多情了吧,没看到人家不想搭理他嘛?

    红灯停,绿灯行的时候,艾瑞克首先走过去,夏忆凝赶紧拉着木安跟在他后面,而最后的王朝北则是气的牙都发出颤抖的声音了,这个什么艾瑞克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不然的话,他怎么会知道该怎么回来呢。

    听到了某人心里面的愤愤不平,艾瑞克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微笑,自己没有能力,就说别人的坏话,还是在心里面偷偷的说,这样的人才更加是给自己的没能力找借口吧。

    穿过街道,拐了两个弯,才看到站牌,夏忆凝看了看怀表上的时间,除去她们一块出来走到广场的路程时间,除去在哪个鬼地方待半个多小时,应该现在有十一点了吧,可是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半,依旧停留在十点二十分,不解的说:“不可能是我的怀表坏掉了吧”

    “你说什么?”木安疑惑的看着她。

    夏忆凝笑了笑,摇摇头:“没什么。”这件事还是不要说的好,省得在惹什么没必要的麻烦。

    经过这件事,大家多少都有些害怕,也没说什么,各自都回家了,这次艾瑞克并没有跟着他,而是独自一人往前走离开了。夏忆凝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去了解他一点。

    困意席卷而来,有种感觉,就是好像身体被掏空了,她也不会觉得很饿,干脆倒在沙发上,好好睡一觉得了。

    阳光渐渐失去光辉,只剩下了半张脸,把天边的流云染成鲜红的颜色。

    不知道这是哪里,依旧是小厅,还有一个一身休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闲的一名男子,在小亭里,依靠着木头做的桌子上。

    他望着那一片残阳,不一会,不知从何处走来一位女子,棕色头发,浓密的,披在肩上。他们一同,欣赏着这片风光,一起等待残阳落下。

    接着,稀稀疏疏的身影不断徘徊在梦境中,大火,血瞳,记忆之舟就如失去了方向一样,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央左冲右撞,渐渐失去方向了。唯一在脑海深处的,只有那两个身影,挥之不去,又无法探究。

    汗水浸湿了在她的衣领,胸前起起伏伏,喘着粗气。脸颊上仍然余留着因为惊悸而淌出的冷汗。

    睁开了眼,四周已经变得黑漆漆的,她看不到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有些吃力的想要坐起来,可是却发现没什么力气,就连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多出来的毛毯,似乎都比她还要沉重。

    “做梦了?没事吧?”

    不知什么时候,艾瑞克又出现在了她家里面,似乎身上的毯子,也是他给盖在身上的吧。

    “嗯。”夏忆凝轻轻答应了一声,却还是感觉身上都是虚汗,只能躺着,并没有其余的力气起来。对于艾瑞克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了,也不想去问他。

    “做噩梦了?你还好?”似乎语气有些随性,也有一些冷漠,可是却还是不经意的透露着一丝丝的关心。

    夏忆凝抿抿干瘪的嘴,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没什么,老梦了,习惯了。”这个梦从小到大,几乎一直都纠缠着她,每次都会这样,在梦中惊醒,然后浑身上下的汗水把她浸湿。

    “那就好,你,喝些水吧。”

    她知道艾瑞克是关心她的,否则就不会给她盖被子,还细心的在茶几前贴心的放了一杯水。

    再度笑了笑,虽然看起来这个笑很苦涩,可是她心里面是真真实实的感动。

    五年前,美国的那个冬天,她也是这样,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被噩梦缠绕,在她醒来的时候,身上也是多了一条毯子,还多了一杯番茄汁。

    喝过番茄汁后,她感觉身体好了许多,夏忆凝很感谢那个人,即使她没有见过这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出现自己的家中,可是她依旧很感动,让她知道了有番茄汁这个东西,可以在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喝一些,就会好许多了。

    而今天的艾瑞克,像极了五年前的那个人,虽然她没有见过,可是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艾瑞克这个人真的很神秘,就好像是隐藏在黑暗中的王子,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虽然只接触了几天,可是这几天下来,她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不愿意离开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艾瑞克会来这里找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总是那么神秘

    “你饿了?要吃什么?”

    打断了她的思绪,又重新回归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