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思念出幻觉了
    艾瑞克自己自言自语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摇曳的树枝和摇摇欲坠的黄色树叶,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样子,月光下的他显得更加苍白了,而他对着月光说。

    “你到底谁?不是吸血鬼,不像人类,你竟然可以有这样的力量让我想去探究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

    “呵呵,独自在这里思慕姑娘,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响声,显然和这昏暗的房间很不搭调。

    是一个一身黑色睡袍的男子,从楼上悠悠走下来,胸前放荡不羁的露出一大片,双手插在黑色睡袍的兜子里面。一头棕色头发深奥的蓝色眼睛上紧跟着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梁下是凉薄性感的,鲜红如血的红唇。

    艾瑞克闻声,骤然转头,眼双眉紧皱的,盯着站在楼梯上,一副妖媚样子的男人,显得一点都不欢迎他。

    猛然相看,两个人的脸型和气运竟然十分相似,只是一个过于冷峻和沉思,而另一个更加放荡不羁和鬼艳。

    “你怎么在这?”语气十分冷淡,甚至还能听出些不耐烦的意思。

    只见那男子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表情和语气,反而依旧是挂着微笑,缓缓的从楼梯上走下来。就在他凝视的目光下,好像并没有看到一样,自顾自的走到沙发前坐下,拿起他喝了一半的,不知名的液体,轻抿一口,说道:“嗯,真好喝啊!”

    艾瑞克生无可恋的垂下了头,走到他身边,没说什么,表情十分复杂的坐在他身边。

    见他不在说话了,那个男子用手拂过自己的头发,靠在沙发上面,一直胳膊有些弯曲的抬高,靠在沙发上,开口说:“艾瑞克,我亲爱的兄弟,你清楚你来这里的目的,可别做什么愚蠢的事情。”

    “你不在萨珂堡,来到这里,干什么?”艾瑞克显然非常烦他。

    男子侧头笑了笑,看着闪烁的烛火,把屋子点缀的十分黑暗,带着嘲笑的说:“你还没有习惯电灯么?要知道,电灯可比这蜡烛好用太多了。”边说,还把玩着手中的一块发着淡光的圆形宝石。

    大概是心里面堆积的东西有些太多了,突然间站起来,对立的看着他,受双手握成拳头,咯吱吱的发出响声:“亚利克!你很清楚我为什么不习惯新事物的一切!不用再次提醒我!”

    “我们是兄弟,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害你嘛?”男人说的越发云淡风轻了,甚至也站起来,虽然依旧是放荡不羁的痞子的样子,可是眼神却显得十分坚定。

    有些吸血鬼,是可以窥探彼此内心的秘密和想法,可是他们两个都具有这样的能力,却无法窥探彼此内心深处的,真实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艾瑞克紧皱的眉头依旧丝毫没有放松,反而已经到了一个无法在紧皱的地步,一下子拉进两个人的距离,似乎快要脸贴着脸了。

    “也许曾经我会相信。”丢下这句话之后,迅速的离开客厅,逃离了这个房子,只有片片被他震下来的树叶,诠释着他用飞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亚利克独自站在那里,带着微笑的看着那杯没来得及喝完的饮料,有些窥探的想着:“到底是怎样一个奇怪的女生,能让自己的弟弟这么牵肠挂肚?”

    另一边的,灯火明亮的房子里面,餐桌上两个人享用着他们的晚餐。

    “阿嚏,阿嚏”

    “忆凝,你还好嘛?”夏宇航担心的看着对面一直打喷嚏的人儿。

    夏忆凝摆了摆手,一边去洗手间,一边说:“没事没事,大概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着凉了吧”虽然这么说,可是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总感觉不是着凉了,一定是某个混蛋在说自己的坏话,她才会这么不停的打喷嚏的。

    回到餐桌上的时候,夏宇炎已经吃好了,碗盘也都已经收拾好了,坐在那里,翘起二郎腿来,看着手中的,今天的报纸,双眉紧皱的。

    “爸,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嘛?”她一边冲水一碗,时不时的看着他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才开口问的。

    据她所知,这上面的,应该是今天早上,在大广场死了的那个人的新闻,她爸一定是看到了这个,才会心神不宁的。

    半响,才听他回应:“没事,只是,最近股市走势不太好啊。”

    “”

    是她想多了,原来他挂念的,是股市的情况。不过这也是很重要的,夏宇航这么多年来,一个人带着自己生活,很不容易的,关心股市的情况,也是关心他们未来的生活啊。

    她有些支支吾吾的,时不时转头看看他,想说一些什么的时候,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最后只能憋在心里。

    某个男子现在远处,影藏在黑暗中,透过窗户,看着屋子里面的两个人,多么温暖的和谐啊,这是他一直渴望却从没有拥有过的,直到现在,他再也不去幻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了,因为他们生来,就不应该带有任何的情感才对。

    夜深后,木安打了电话过来,是询问她情况的,怕今天上午的事情会吓坏她,所以打个电话,来互相安慰一下彼此。

    “哎呀,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少嘛?魔术也很不可思议,可是始终也是魔术,有时候,眼睛也是会欺骗自己的,”夏忆凝躺在粉色的床上面,手中轻轻的揉着一颗蓝色,发着淡淡光芒的珠子,好像是从什么地方掉下来的一样。

    电话另一头的木安撇嘴,很不开心的说:“可是怎么说,都是很晦气的啊,你说最近怎么发生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啊,弄的大家人心惶惶的,真希望赶快解决呢。”

    “你也都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都说奇怪了,又怎么可能那么快解决呢?不过大部分奇奇怪怪的事情啊,都会最后在奇怪中解决的,这个啊,就和咱们没有关系了!”夏忆凝安慰着她这么说,其实遇到这些事情,自己也很害怕,可是却反过来会安慰别人。

    这么想想也对,木安觉得有道理的点了点头,说了这么多以后,发现心情竟然好了许多,不在那么压抑了,感觉也不在那么害怕了,最后两个人都互相说了“晚安”以后,就挂断了电话。

    困意慢慢上来了,她在床上,感觉昏天黑地的转圈,双眼已经不由自主的在打架了,在她将要睡着的那一刻,似乎若隐若现的,在窗前又看到了艾瑞克的身影。

    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渴望艾瑞克会再次来到这里,所以特意没有关闭窗户,任由秋天的风吹进来,吹在她盖着被子的身体上。

    大概是因为艾瑞克会给她一丝温暖和安慰吧,这种独特的安全感,是和夏宇航完全不同的,知道是宽厚的肩膀,为她遮风挡雨,撑起一个家和她。而艾瑞克的感觉,是心里面的一块缺口,好像不约而同的正好吻合一般。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一晚上,直到阳光的初晓,照射在尖塔的顶端,散开的光芒投过窗子,照射在每个人的家中,夏忆凝模模糊糊的睁开了双眼,也没有看到他来过的踪迹。

    大早上的起来,就很失落。以至于她并没有着急起来,而是摸着脖子上的珠子,昨天晚上她用一个曾经坏了的项链,把珠子栓了起来,正好珠子可以放到装饰物的内部,而且很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