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身份各有不同
    她看着这珠子,很肯定,这是艾瑞克留下的,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不小心落下的,为什么她会这么肯定,是因为,来她房间里面的,除了自己,就是艾瑞克那家伙了,因为夏宇航也根本不可能会偷偷吧这东西放在她床上的,

    “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不好好待在你应该在的地方,偏偏来到这里。”

    她自言自语的说,一边迅速的起床,学校最近还是不用上课,她也不知道呆在家里面做什么好,只能一会上楼,一会下喽!要不然就是趴在阳台上,看着远方,找不到艾瑞克的踪迹。

    渐渐的有些失落了,坐在凳子上面,手中攥着蓝色的,在太阳下晶莹剔透的珠子,有了些睡意。

    警察局内,王队愁眉不展的看着两具尸体,下手发也太残忍了吧,杀人凶手一定很享受看到这两个人死之前的那种挣扎的痛苦,才会将他们折磨到现在这种地步。

    王朝北站在王队身边,皱着眉头,皱着鼻子,看着裸身的两个人,问:“我只知道有这种东西,可是从未真正见过。叔叔,你说这是真的嘛?”

    王队轻叹一口气,带着王朝北走出去,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很空旷,除了办公桌和电脑以外,几乎没有其他的装饰了,只有许多厚厚的书和档案一样的东西。

    他们坐在小沙发上面,王队从自己的办公桌的,上锁的抽屉里面,拿出一本厚厚的书来,书皮没有任何画面,只是很古老的羊皮面,用粗线装订起来,看着很脏,可是却充满了神奇和奇幻的色彩。

    王朝北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慢慢将书放到桌子上面,然后轻轻拍着书,书面居然出现了一行字,这应该不是字,而是古老的符咒之类的东西,总之他是看不懂这些的。

    “这是关于记载了,中外吸血鬼的史册,上面所封印的,都是沉睡千年的吸血鬼史祖。”

    王队不紧不慢的说,还打开了第一页的卷册,上面的咒语他一个字都看不懂,就连画的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

    “叔叔,这上面的东西,我什么都不懂”王朝北接过书,左右看看,上下打量了一下,除了是一本破书以外,他实在是看不出来这有什么用。

    听到他的话以后,王队一个巴掌就拍到他的脑袋上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平时让你学习,你总是推脱,现在知道看不懂了?王家只有你这么一个独苗了,你还不努力,你真是要气死列祖列宗了。”王队说完以后,又想在打他一下了,可是谁让他机灵的躲开了。

    “谁让你们一厢情愿啊”他依旧是低着头,时不时抬头看看他叔叔,嘴里小声的说。

    王队这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知道他不是学这个的料,所以只能等着将来他的孩子来继承这一切了。

    语重心长的说:“你爸要是知道你”

    “我爸会支持我的!”王朝北很肯定的说道,他们都不知道他爸到底是怎样的意思,可是只有他知道,他爸不愿意继承这一切,也不愿意让他继承,他们都有更好的选择,可是是家族让他们别无选择的。

    王朝北说道自己的父亲,委屈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可是他知道他父亲本是不愿意承担这一切的。

    王队双手压在他的肩膀上面,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王朝北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瘦小,可是狼人就是狼人,从来不是瘦小的代言词,他需要强大,强大到可以支撑他的家族,因为这就是他生来的使命,尽管他永远不愿意承认。

    “对于你父亲的事,我很抱歉。”

    “叔叔,你可以告诉我嘛?我爸到底为什么会失踪?你就不能告诉我嘛?”王朝北转过身来,用祈求的眼神看着王队,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让自己又一个努力的方向。

    王队这次不在只是三言两语的和他说,反而,和他谈了许多事,因为他毕竟不再是曾经那个跟在他后面的小狼了。

    “家族的事情,有许多都是逼不得已的,就连我,你爸爸,都没有办法去改变,曾经我们也是和你一样,会选择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路。”说着,竟然有些触动的闭上了双眼,脑海里面的幻影一点点破灭,继续说。

    “可是一切都是我们想的太过简单了,因为我们生来就带着一份责任,是自己无法逃避的。相信我,等你有一天真正接管了家族里面的事,真正够强大了,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王朝北听着他的话,不知道该作何回答,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年幼的时候了,没有那么多理由在任他任性了,可是要知道这一切,必须要强大起来,他的父亲那么强大,他又怎么可能会差呢?

    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承担起来,我该承担的一切,不会在逃避了。”

    “这才像一个嫡亲长孙该做的事。”王队十分开心的点了点头,已经喜形于色了。

    狼人繁衍的过程,也很艰辛,他们只能是狼人与狼人,才可以繁衍出血统纯正的后代,才有资格拥有狼人的身份,如果是狼人和人类在一起,那么他将是最可悲的存在了。

    每个狼人的家族,都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狼本就是群聚的动物,他们彼此之间各有各的领域,互不侵犯,却息息相关,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任何一个家族的危险。

    狼人也是很注重血统的,只有第一胎的第一个孩子,才是最高贵的那个,他将来的第一个孩子,就是他的继承者,就这样,繁衍了数千年,甚至数万年,谁也不知道,到底五千年的文明上面到底是什么。

    太阳从东方,慢慢移到中央,洒下更多的光辉来照耀在大地上面,这个看似风平浪静的一切,却是无不风起云涌。

    夏忆凝慢慢睁开眼,用胳膊遮挡住阳光。她很嗜睡,因为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可以偶尔感觉到平静和不用去思考任何东西。

    “你醒来了?”

    “什么?”夏忆凝一下直起身来,警惕的看着四周,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吓到了。

    本来还迷糊的双眼,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埃文斯,你怎么在这里啊?”看到坐在她床上,手中拿着一本闲书正在悠悠的翻阅,整个人都觉得放松了许多,不只是因为这个人是埃文斯,而是他终于出现了。

    艾瑞克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来,举着她的书问:“你平时就看这个么?”

    看到他手里面书的时候,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拿着这一本书在看。

    “你还给我”起身刚想跑过去,却发现从自己身上滑落一件东西,她看着掉在地上的毛毯,慢慢拿起来,看着他冷冷的样子,心里面却是美极了。

    艾瑞克很不以为然的把书丢给她,然后接过毛毯,放到一边,还很嘴硬的说:“你们人类,不都是在睡着以后,盖一个这个东西么?我就照做了。”

    明明是担心人家会着凉,所以细心的盖了毛毯,可是偏偏还要这么口是心非的去解释。

    当然,夏忆凝是完全不在乎他是怎么样说的了,因为就他心里面的小算盘,还能瞒得住谁啊。

    窥探到她心中的想法,艾瑞克皱皱眉头,将她逼到一个角落里面,似乎脸上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了,紧贴着她的脸说:“你想多了,没有那回事,以后,不许瞎想了。”

    夏忆凝有些紧张,又有一些害怕,微微的点点头,白皙的脸上泛起红红的一片,让她在不好意思抬起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