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突然爆发
    李奕炎已经没办法阻挡那比他大出一倍的火球了,尽管他还是用剑死死的撑着,头上的汗水也无法湮灭那火燃烧的树林。可以听到他心脏的跳动。

    吸血男子笑着,似乎很欣赏这一切,看着他们这样苦苦的垂死挣扎,却毫无办法,只能享受死亡带去的恐惧感。

    如梦初醒一般,夏忆凝盯着那火光,双眼的眼眸变得鲜红的好像滴出血一样,尖锐的指甲长出来,原本棕色的头发变成了酒红色的样子。

    现在的她,内心毫无任何想法,没人有强迫她,也没有人驱使她,只是她心里面自己的意念,绝对不可以死在这里,却对不可以向她低头,凭什么,就凭她从小的异于常人,她也绝对不会任由别人宰割。

    不在躲在李奕炎的身后,她轻轻一跃而起,来到火球后面,吸血男子的前面,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量,竟然翻身一脚下去,那个火球硬生生的被踢爆了,在红色的雨中绽放如火树银花一般美丽。

    再次跃起,那一瞬间抢过李奕炎手中的剑,眉头紧皱起来,举着剑冲过去,朝吸血男子的心脏位置刺过去。

    很显然这个吸血鬼没想到,这个姑娘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可以可是躲过攻击,还有这样的本领,想要过来刺杀他,明显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只是简单的躲开她的攻击,并没有反击。

    李奕炎也吓了一跳,站在那里看着跃起的她,心里面纵然有万千的疑惑,可是也只求他们能逃过这一劫,才能去谈其他的问题。

    “你尽然抵挡住了我的攻击,有意思!”那吸血男子似乎并不生气,也不害怕,毕竟以他的身份和力量,是不会怕这样一个小姑娘的,只是确实也是被她惊了一下。

    夏忆凝没办法一直停留在空中,因为她所拥有的只能一跃而起,并不可以长时间的停留在某个点。

    她落在地上,更是不服输的看着那个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一瞬间忘记了害怕,心里的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冲出去就好了。

    “你以为只有你可以伤害别人嘛?”夏忆凝举起手中闪着银色光芒的剑,再次跃起,朝他冲过去,可是这次那人并没有躲开,而是很轻松的用手挡住了她的剑。

    奇怪,这么锋利的宝剑,他竟然可以毫发无损,这已经很不合常理了吧,更加不合常理的是,剑居然像害怕了一样的,拖着夏忆凝硬生生的给拽到地上。

    看着手中的剑,刚刚积攒的气场一下子都没有了,她用一根手指指着他说:“喂,你怎么这么胆小啊,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胆小鬼,你是剑啊,你怕什么啊,你剑不就好了!”

    “”

    吸血鬼男子可没空看她耍宝,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一记爆拳打了下来,李奕炎已经来不及冲过去了,夏忆凝看着落下来的黑色的拳头,心想,今天大概是要交代在这里了,才十七岁的年华啊,她也太亏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拳头落下来的时候,并没有打到夏忆凝的身上,尽管她已经闭着眼睛准备受死了,可是却久久不见疼痛传来。

    眼睛慢慢眯开一条缝隙,看着自己周围被黄色的罩子罩起来了,并没有收到任何伤害,那个拳头依旧挡在罩子外面。

    “哇哇,我从来不知道我居然这么厉害啊!”看着自己被保护罩保护着,一下子就得瑟了起来了,还在里面左扭扭,右扭扭的,然后又出去,把李奕炎拉了进来,说道:“放心吧放心吧,有这个保护罩,他是没办法伤害咱们的!”说完,还骄傲的抬起头看着他。

    吸血男子瞳孔放大,最后眼神锁定在了她的胸前,那个闪闪发光的项链,虽然只是淡淡的,根本不会惹人注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光芒,可是依旧被他看到了。

    “哼,今天呢,算你们两个运气好,如果有下次的话,我可不敢保证其他的喽!”虽然依旧是面带着猥琐的笑容,可是明显语气已经不像刚刚那样的放荡不羁了。

    说完以后,一闪身后黑色的斗篷,人就已经不见踪影了,留下的只有淡淡的红色的烟雾。

    保护罩慢慢消失,夏忆凝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刚的事情,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一样,坐在地上,看着周围的树木倾倒,地上还有黑色的土,黑色的灰烬,诠释着刚刚一切不是一个梦。

    抱着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的心态。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嘛,她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在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她往后看去,李奕炎早就独自离开了,夏忆凝赶紧追了过去。

    今天实在是很丢人的,他那个吸血鬼说的不错,自己确实是辜负了天才的名号,虽然从小刻苦,成了所有人的榜样,可是实战起来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还有什么脸面继续那么自信满满的呢?

    想到刚刚那个小丫头,竟然有这样的本事,可以吓跑那个吸血鬼不说,还可以驱使灵剑战斗,更不可思议的是,居然还是可以和它沟通起来,年纪看起来比他小太多了,就有这样的力量,那才是真正的天才,又不到处宣扬。

    “嗨!嗨,你别走啊,正义的小英雄!”

    夏忆凝在后面一边叫,一边故意放慢速度去追他。

    “你跟着我跑什么!”李奕炎突然间停了下来。

    夏忆凝一个重心不稳,鼻子撞到了他的后背,虽然不痛,可是还是要表现出特别痛的样子,这是她爸爸从小就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她的:“哎呦痛死我了小英雄你”

    “你不赶快回家,跟着我做什么?”李奕炎回过头来,皱了皱眉头,看着她吃痛的揉着鼻子,也慢慢舒展了一下:“你还好吧!没事吧?”

    他还是会关心别人的,虽然语气有点冷冷的。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夏忆凝,嘿嘿”说完以后还故意傻傻的笑了笑,因为是为了让他告诉自己名字,故意这么表现的。

    “李奕炎。”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夏忆凝继续不死心的跟在后面,一边跟着,还一边叨叨叨的说个不停,李奕炎加快了速度,她就小跑着跟在后面继续说:“你太厉害了,你刚刚用的是魔法嘛?天啊,还真是无奇不有,你知道嘛?这几天啊,我遇到的都”

    “好吧,你快回家吧,你家人会担心的,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别在跟着了。”他再次停下来,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眉毛都快凝在一块了。

    她好奇的打量着他,刚刚还有剑呢,现在剑就已经不见踪影了,那把剑虽然有点胆小,可是她觉得也挺可爱的,所以有些恋恋不舍的。

    揪着他的衣袖,问道:“李奕炎,你的剑呢?你把它丢了么?他不是胆小,他只是没有把握,它真的很好的呢!”夏忆凝一脸花痴相望着他,渴望她不要把剑给丢弃。

    李奕,压制着自己的怒火:“我没有丢,请你别再烦着我了,大路朝天,从此你我各不相干。”说完以后,他便突然间也跃起来了,跳到大树上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快速的跳到另一边了,没多久就不见踪影了。

    夏忆凝独自咬着自己的小手指,撅着嘴,想了一会,自己可能还真是一个霉神啊,怎么每次出去,都能遇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呢,看来今年是出师不利,以后最好还是少出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