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父亲去世
    “胡思乱想什么啊,看来最近一定是中邪了吧,不行,我得去好好睡一觉才行呢!”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把里面的一些不好的想法全部都赶出去了!

    然后美美哒换了一身衣服,躺在松软的床上,可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只能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她一点也感觉不到,因为在某个定点的时候,她会让自己保持在一种不变的状态,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

    虽然她没有感觉,可是时间依旧是在流动的,夏忆凝翻了个身,跳下床去,来到夏宇航的房间。

    平时他很少进去她父亲的房间,也很少了解她父亲的工作,今天借此机会,进去看看,最近见他早出晚归的,应该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

    看到门并没有关着,只是半押开着,夏忆凝皱了皱眉头,轻轻推门,就开了。

    里面很简单的装饰而已,以后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架和一张办公桌上的一台电脑,绕开其他的,直接来到书架旁边,上面的书都是小时候她看过的。

    一些国外和国内的名著,没什么其他的书,只是没想到这么久了,这些书爸爸始终保留着,不光留着,而且都还崭新,就跟刚刚从书店买回来一样。

    排列的书分别依次,从大到小,从国内到国外,整整齐齐的摆放,唯一的缺口,是在《天路历程》后面,空缺了一大块,有些空旷。

    夏忆凝用手轻触那个缺口,这里应该放的是很重要的书,应该是好几册,可是实实在在的不见了,她在脑海中搜索,发现并没有什么这样的书。

    也没有在意,坐在办公桌旁边,随手打开抽屉,里面有一张银行卡,银行卡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密码,她认识,这是她母亲的生日呢。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楼下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夏忆凝不敢耽搁的,飞快的下楼,打开门。

    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站在那里,她认识这些人,这是她爸爸公司里面的一些同事,有两个站在最前面,也都是上了年纪的,她知道,小时候都和她玩过,都对她非常好。

    “咦,张叔叔,王叔叔,你们怎么来了啊?”她爸爸刚刚离开不久,他们就过来了,还真是奇怪,最后把门打开,自己腾出一条道,说道:“快进来吧!”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脸色露出了为难的色彩,额头上的汗水也多了起来,那个姓王的叫王凯,他想张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诉说,只能偷偷的用手拉拉那个叫张扬的人。

    夏忆凝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可是依旧面带微笑的问:“两位叔叔!怎么了啊,到底有什么事啊?”

    “忆凝啊,厂房爆炸,你父亲正好在里面”王凯最后还是说了,只是没有挑明,只是暗喻的告诉了她,厂房那种地方爆炸了,她爸爸在里面,后果应该是可想而知了吧。

    夏忆凝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摆了摆手,挠了挠她的头发,皱着眉头,可是依旧坚强的微笑,不让自己表现出那么脆弱,是自欺欺人罢了:“王叔叔你说什么啊?厂房爆炸了?我爸为什么会在里面把?或许他出来了呢。”

    张扬摇了摇头,把夏忆凝搂在自己怀里,叹了一口气,眼神都在颤抖的说:“当时里面有二十个人,没一个人出来的。”

    “你们在骗我吧,我爸爸刚刚还回来过呢,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像你们说的”

    事实就是,当时爆炸,消防队赶到,那里已经被大火湮灭了,整个厂都在火中,消防员根本没办法从任何一个入口或者窗户进去,大火现在都还没有破灭呢。

    可是无疑问的是,在这样的火中,根本无人可以生还,无论消防员怎样的灭火,可是火势依旧不见小,大火中滋滋作响的声音刺痛的人的耳朵。

    顾不得那么多,夏忆凝似乎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不在跳动了,静了,她来到大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现场,虽然有消防队员和警察拦着,可是她非要在外面,火气扑面,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炙热。

    她害怕火,就像在梦中吞噬一切的大火,是的,她害怕,害怕这火烧光一切。

    摇着头,苦涩的泪水不知不觉的,从她脸上滑落,落在地上,如果不是有人拉着她,恐怕她早就冲进去了。

    “不可以,爸,不可以,不可以”嘴里面一直碎碎念的嘀咕着这几句话,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皮似乎变得无比的沉重,心脏好像已经无法支撑她的身体。

    闭上眼之前,看到的,是那一片火海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医院,她躺在医院里面,她做起来,看到王凯和张扬,他俩低着头不说话。夏忆凝抿抿嘴,感觉鼻子有些不舒服,说:“王叔叔,张叔叔,我,怎么了”

    “放心放心,你没事,只是太累了。”

    “爸爸呢?”

    “忆凝,我们,很抱歉大火扑灭的时候,里面的人都已经变成焦炭了啊”张扬一边说,一边看着她的情绪,生怕她在有什么事。

    夏宇航对他俩有知遇之恩,一直把他俩带在身边,一步步的教导,他们能到今天,应该说除了自己的努力,是夏宇航给他们的这个机会,所以他们也都不是狼心狗肺的人,夏忆凝的年纪和他们的孩子都差不多,所以他俩也很心疼这个孩子。

    听到他们的话,夏忆凝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太阳已经慢慢下降了。

    王凯拿出一个盒子,交给她说:“这是在你父亲办公室发现的,这些东西,应该是留给你的。”

    夏忆凝颤抖的接过盒子。

    里面放的一块怀表,怀表的背景是夏宇航,搂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应该是一个外国人,仔细看,确实自己和这个女人有几分相似。

    所以,这个女人,就是她从未谋面的母亲。用手轻轻摸了摸照片了可是是冰冷的,什么都触摸不到,泪水一下子再也忍不住了,滴滴答答的流出来。

    还有一本泛黄的笔记本,她没有打开看,抱着盒子,在医院的病床上哭了起来。

    明明中午还是好好的,他还和自己说了那么多话,还抱抱自己,可是现在,现在就已经变成了,什么都没有了。

    失去了父母,她成了真正的孤儿了。

    刚刚回到中国,她不认识一个亲人,也没听说过其他的亲人,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去找谁,在王凯和张扬的帮助下,完成了葬礼,她眼睛红肿,嘴唇苍白,如果是被任何一个医生看到她的样子,一定会很确定的判断说,她是一个有病的人。

    这件事情过了几天,她始终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木安常常过去看她,每次她都是呆呆的,十分憔悴,憔悴的有些吓人。

    “忆凝,你好歹吃点东西吧,我知道你心里面难受,可是如果你爸直到你不会照顾自己,这么折磨自己,他一定不会开心的啊”木安端着一碗粥在她面前,着急的说。

    虽然她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木安很喜欢这个混血的女孩,觉得她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朋友的。

    夏忆凝摇摇头,盖好被子,把自己闷在里面。

    父亲离开了,没人会在关心她,没人会照顾她了,这个家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越是这样想,心里越难受,可是她又无法让自己不想。

    木安没办法,最后帮她把头露出来,安慰了几句:“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粥你记得喝。”

    因为她未满十八岁,还需要监护人,可是警察也查不到她的什么亲人,问她,她也只是摇摇头。可是就在前不久,有人打了电话,说自己是夏宇航的弟弟,会过来领养他的女儿。

    之所以她还没走,就是在等这个从未听说过的叔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