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初次见面叔叔
    “哼,非常好,那就别再让我看见你哀求我的样子。”亚利克拍拍他肩膀上的一丝暗尘,在他耳边低沉的说了一声:“我永远都忘不了,你当时害怕的样子,我亲爱的弟弟。”

    故意说了艾瑞克最不想听的话,经过一番挑衅以后,他笑的特别开心的,扬长而去了。

    似乎他也已经习惯和自己的哥哥这样互相嘲讽了,也在这期间成长了起来,不在暴躁的会挥拳打在他的脸上,也不会咬牙切齿的表现出自己的愤怒,反而是慢慢隐忍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过来了。

    夏忆凝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一个中年男子,小平头打扮,鬓角的头发已经范白,下巴那里长了一些胡子,八字眉毛,三角眼睛,嘴巴干瘪的不像样,穿着一身十几年前的衣服,手上还有一些裂开的伤口,应该是刚长好。

    那个男子笑着问她:“你就是忆凝吧,都长这么大了,长的可真好啊!”

    夏忆凝点点头,尴尬的看着他。

    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无论她怎么看,和她父亲都没有半分相似的地方,她的父亲长的高大,帅气,可是眼前这个自称是她叔叔的男子,瘦老,眉眼之间也没有半分相似,如果非要找出一个地方的话,那就是鼻子,一样的高高的。

    “虽然你可能不记得我了,可是,你出生的时候,我还看过你呢,你爸爸的事情,你千万别太难过了,今天,我来接你回家去,那里还有你的堂兄,爷爷。”男人说的,面带微笑。

    那个男人笑的特别难看,可是夏忆凝看得出来,他应该是满怀期待的。她还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一个爷爷,至于那个什么堂兄,应该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孩子吧。

    毕竟警察都证实了,他是自己的叔叔,如果自己表现的太冷漠,似乎也有一些说不过去吧,只能强硬的扯开嘴笑了笑,打开门说:“叔叔,您先进来吧”叔叔这两个字,她还没有习惯呢。

    夏忆凝先给他到了一杯茶,然后和他坐了一会,气氛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夏忆凝的叔叔先开口的,和她说道:“我想你爸爸应该没和你说过我把,我叫赵宇通,是你爸爸的亲兄弟,所以你叫我叔叔是完全正确的。”

    姓赵?莫非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不是自己的叔叔嘛?撒谎都不打草稿的,脱口而出。

    可是如果真的是一个有人冒充的话,那么又是什么目的呢,夏忆凝想不同,可是她也不能和一个骗子走吧,就旁敲侧击的说道:“叔叔,我出生的时候,您见过,您也知道我叫什么嘛!”

    赵宇通笑了笑,明白她暗指的是什么,喝了一口茶,刚刚还一副农村老大爷的样子,现在居然带了几分豪气的样子说:“你啊,还真是精明,你是想说,为什么你爸爸姓夏,而我,却姓赵吧!”他也是一只老狐狸,怎么会不明白呢。

    被戳穿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可是这也确实是一个问题,到底是为什么呢?夏忆凝瞪大眼睛,等待他的回答。

    赵宇通在自己的兜子里面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张黑白的照片,上面是两个男孩的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片,高一点的男孩一脸严肃的样子,搂着那个低一点的男孩,低一点的那个则是笑的十分灿烂。

    夏忆凝歪着头,不解的看着他。

    “这是我和你爸爸小时候的照片,嘿嘿,他随我的妈妈,长的好。”这言外之意就是,她的爷爷长的一般般喽,要不然就是很丑喽。

    接过照片后,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还真的和自己的爸爸很像的,眼睛,嘴巴,没想到她爸爸小时候就这么帅,这么可爱了,她终于知道自己长的为什么这么好了,爸妈的基因太强大啊。

    可是他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们不是一个姓。

    “你爸爸原本也是姓赵,只不过是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才变成夏宇航的,所以,你也应该叫赵忆凝。”他叹了一口气,重新语重心长的和她说:“你爸爸从小就很热心,忆凝,我很抱歉,你”

    她不愿意在多提夏宇航的事情,虽然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不和叔叔来往,也不和她提起家里面的事情,甚至都是在他走了以后,才看到母亲的照片,可是她依旧选择了,无论怎样,都相信爸爸是有原因的。

    “叔叔,爸爸希望我可以好好的。”

    “你收拾一下吧,有什么需要带的,全都带上,叔叔那里什么都不缺,所以行李不用太多。”赵宇通收好照片,环顾了一下房子四周,看来这些年他们的生活不错,没受过什么苦。

    这次突然知道哥哥离开了,也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震惊,简直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夏忆凝的速度很快,其实她也没什么东西好拿的,最多的,就是他父亲一直保留的几本书和就给她的那个笔记本。

    有的时候,车子已经听在外面了,赵宇通看着这两大箱子的行李,感叹的说:“东西真多啊。”

    “我的东西不多,大部分都是爸爸的书,他很爱惜的一些书,我想带着,以后当一个纪念。”

    今天的离开,她没有和任何人说,没有联系木安,也没有告诉王朝北,甚至就连艾瑞克也不知道,可是她觉得,艾瑞克一定在某个角落里面看着她离开。

    车子渐行渐远,火车正在慢慢的离开这里,他们要坐好几个小时的火车才能去,她原本就不熟悉这座城市,现在又要如新的地方,只不过,这次的离开,少了一个她熟悉的人。

    赵宇通拍拍她的肩膀,问道:“忆凝?困的话,就睡会吧,到了以后,在喊你。”

    夏忆凝摇摇头,掏出手机说:“不困呢,叔叔你困的话睡会就好了,还有三个小时呢。”

    赵宇通知道,这个孩子很贴心,心也好,只不过身世坎坷,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时间过得很快,刚刚还觉得遥遥无期,转眼间就到站了,夏忆凝想要帮忙,可是赵宇通执意自己可以拿的了,两个特别大的箱子,看的都费劲,里面的东西也都是实实在在的,可是真的被他两只手拎着走,毫不费力的样子。

    夏忆凝有些佩服他了,这个叔叔,看起来虽然比她爸爸还要老一些,可是实实在在的有力气啊,居然就这样一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路拎着走了十几分钟。

    也不知道这个叔叔是做什么的了,看他的衣着,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太过于富裕的生活吧,心中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爸爸留的最多的东西,就是红色的钞票了,自己不能小气,如果叔叔爷爷过的不好,她一定会拿出来贴补的。

    只是她的想法都被赵宇通看在眼里了,这个孩子的心眼真的不错,能想到这一点,就说明她不是一个见利忘义,会随便背叛别人的人。

    欣慰的,悄悄的点了点头。

    “叔叔,到了没有啊,还有多远呢?”夏忆凝皱着眉头,有些失落的问。

    走了许久,他们没有叫车,停在了一处住宅区,这里有单独的房子,虽然不像别墅那样,可是外观都很漂亮,方向也不错,更重要的是,环境美丽,有花有草又有树,虽然是秋季,可是菊花盛开的特别旺盛。

    闻着花香,让人心旷神怡,好像一下子,会忘掉所有的忧愁,让自己的大脑放空,感受着这让人放松的时刻。

    赵宇通笑了笑,指着他们旁边的一栋最大的房子,边走边说:“嘿嘿,我们已经到了啊,就在进来吧,你爷爷着急见你呢啊。”

    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房子,这栋是这里最好的一座房子了啊,简直比她们住的房子大多了,夏忆凝不是没见过世面,觉得这么好的房子太震撼了,毕竟她的生活也是特别好的。

    只是有点难以想象,住这么好的房子,怎么看房子都是价格不菲,能住的起,也应该是一笔大费用,但是叔叔的一身衣着,这样的穿法,让人难以想象,说他是从这里出来的,怕是没一个人会相信吧。

    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走进去,里面的风格不是很现代化的,而是偏与曾经的味道,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不仅用的材料和样式古色古香,就连布局都应该是仿照曾经的样子弄的。

    “忆凝,你先等着,我去叫爷爷,东西我先帮你拿到你的房间。”赵宇通一边说,一边走进里面,夏忆凝还想说什么,可是又不敢进去,只能作罢了。

    这样一对比起来,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呢。她四处打量着,手不由自主的摸摸那桌子。

    “这是紫檀的,仔细闻,有淡淡的幽香,有安神的功效。”一个清甜的声音想起。

    “谁?”夏忆凝在出神的时候,被这声音惊了一下,不小心叫了出来。

    回头,一个白面书生样式的男生站在那里,面色如玉,还带微笑,整个一个帅哥,像极了那种温润书生的样子,尤其是那一袭白色的衣服,面料看起来特别轻柔。

    那个男生走到她身边,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笑的特别好看,好像生来就是为了微笑的,为了用来赏心悦目的一样,夏忆凝也红着脸,稍微有些尴尬的点了一下头。

    “你就是忆凝堂妹吧,我是你的堂兄,比你整整大三个月,我叫赵云霄。”

    “你,你好,我叫夏忆凝,或者是,赵忆凝”感觉自己有些失礼了,低着头不敢抬起来,这要怪她叔叔了,弄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姓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