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事情慢慢清晰
    “呵呵,在我面前,你不用紧张的,走,我带你进去。”说完以后,用手轻轻触碰了她一下,让她跟着自己,然后把她带进里屋去。

    走在走廊的过道上,木板上的雕花文案,独特,神奇。虽然她看不懂这些的意思,可是感觉应该是很庄重的,因为依稀记得,李奕炎身后背的背包上面,也有这种类似的花纹。

    他们拐了两个弯了,夏忆凝觉得太神奇了,从不知道这是怎样装饰的,里面的布局竟然可以弄的这样神奇,再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大概都会养成她这个堂哥的性子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离开家里。

    心里面渐渐的疑问就多了起来,难道是因为妈妈?或者是别的什么事情?

    走廊的尽头,一扇沉重的木门坐落在哪里,看着那么孤傲,周围没有灯光,给人的感觉特别黑漆漆的,神秘。

    赵云霄敲敲门:“咚咚咚。”扣了三下后,隔着门说:“父亲,爷爷,我把表妹带来了。”

    “进来吧。”这是她叔叔声音。

    门咯吱的一声就自己打开了,夏忆凝紧紧的跟在赵云霄后面,一步也不敢慢,仔细的打量着这里,这里一切都让她这么迷茫,这种陈设,好像已经是几百年以前的东西了吧,身处这里,让她有一种迷失的感觉。

    终于看到人了,她的叔叔正微笑的拦着她,夏忆凝也回敬了一个微笑,点点头,算是一个礼貌吧,因为还不是很熟悉,所以她也不太习惯这样在别人家里,叫别人的称呼。

    赵宇通身边,背对着他们坐着一个人,满头的银发,已经是花白的。可是身子却坐的直溜溜的,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在她身边的赵云霄用胳膊轻轻的碰了她一下,然后又使了一个眼色,交给她应该怎么办。

    夏忆凝也想叫的,可是嘴张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才好,最后闭着眼睛,心里面默默念着父亲,然后幻想着爸爸的样子,想着,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爸爸的父亲,她的爷爷,所以她不能这么胆怯的,也不能给爸爸丢脸才对。

    “爷,爷爷好”

    终于说出口了,心里面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然后低着头,虽然房间里面比较昏暗,看不出她脸红的样子,可是还是觉得有一些尴尬,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太容易害羞了。

    听到这句话以后,老人慢慢扶着双腿,然后拿着他旁边的龙头拐杖站起来,速度很慢,慢的夏忆凝几乎以为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一样,紧张的心情依旧没有放松。

    终于,老人缓缓的转过身来,慢慢走进她,直到对方可以清除的看到彼此的脸。

    我勒个去

    天啊,还真不是他叔叔瞎说,这长的,长的也太惊天地泣鬼神了吧

    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爷爷吧啊如果没人说,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认为她是一个某某的远古时期的野人吧。原谅她不是故意这么想的,而是因为,估计凡是见过她爷爷的人,大概十个有九个,都会是她这个想法吧。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然后尴尬的从嘴边扯出一个微笑,这个招牌笑容显然不是很自然。

    转过头看了看她身边的堂兄,正一脸温柔的微笑着,看着她和爷爷两个人,心里默默想着:还好她这个堂兄长的好,要不然的话,她真的有些尴尬了啊

    只见那老人,双眼闪着泪光,眉头紧皱在一起,手一松,拐杖就掉到地上了,发出很重的一个响声。

    夏忆凝看着那木头的拐杖,声音竟然这样大。

    老人的双手颤抖的举起来,看来是想摸摸她的脸,可是又不敢放上去,眼泪怕是已经快流出来了。

    夏忆凝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爷爷是不是丑了,大概是血缘在召唤吧,自己的内心也有一些颤抖,看着快要放下的双手,突然间抬起自己的手,抓着老人的手,慢慢的放在自己的脸上,泪水顺着老人的手滑落。

    “爷爷”又叫了一声爷爷,现在她已经不害羞了,因为这双手好温暖,让她冰冷的肌肤感觉到温暖,让她嗅到了家的味道。

    老人一下子把她搂在怀里,一只手摸着她的头,克制着眼中的泪水,拍着她的背部,因为压制泪水,所以声音也有一些不一样了,说:“孩子,好孩子啊,没想到当时一别,竟然就是永别啊,如今只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只留下你,留你自己受苦啊!”

    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问问这事情的前因后果,果然她父亲不是寻常的人,他的身份很可疑,如今看到这些,就更加肯定了。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才好,毕竟这里的人她都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如果让她一下子熟的什么都可以说,还真是有些困难,更重要的是,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和他们说一些什么,毕竟他们之间没有回忆和曾经。

    老人叫赵志,知道的人,也都叫他赵老了,这个名却渐渐被人淡忘了,这些也都是自己的堂兄再过来的路上告诉她的。

    赵老摸着她的脸庞,欣慰的说:“你长的像极了你妈妈。”

    “爷爷!你说我妈妈!你知道我妈妈?”

    老爷子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面,一边打量着她,一边又哭又笑的说:“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你的心,就和你的父母一样,你得永远保持这颗心才好,她们会为你骄傲的。”

    越说越迷糊了,她的心又怎么了?为什么说她是善良的?难道是在她没出生以前,所有人都认为她是邪恶的嘛?

    这里面的事情好复杂,让她的脑容量一下子不够了,曾经总感觉自己必须要参透这里面的秘密,可是现在知道的越多,可是串联不起来,就让她有另一个想法。,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她选择了装傻充愣:“爷爷?您这是再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赵老爷子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以后你会知道的,云霄,带你妹妹去她的房间,她一定会喜欢的。”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这里四通八达的,让她险些有些转向了都。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赵云霄带她来到先前给她准备好的房间,里面的格局都和古时候的特别像,以前她很想睡这样古色古香的床,没想到今天如愿了。

    赵云霄帮她一块吧书都拿出来,然后整整齐齐的摆放好,她发现还有别的书,拿出来看了一本,上面的文字居然一个也不认识,总的来说,这不是文字,而是各自不同的符号。

    那些书问:“堂哥,这是什么书了?上面的东西实在奇怪啊,我竟然都不懂。”

    赵云霄笑了笑,接过书,然后合起来,微笑的看着她说:“这些东西,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然后又从自己的身后,不知道哪里掏出另外一本书,打开后,里面是一些人的画像,好像是家谱之类的东西。

    “这是家谱。”听到他这样解释,果然是家谱,然后又说:“这是咱们家的家谱,我知道你有许多疑问,来到这里,我会给你慢慢解开的。”

    说完,打开第一页,那个人的衣着没什么奇特的,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可是赵云霄却摇摇头,合上书,站起来,双手背后,开始说。

    “我想你应该已经见过什么奇特的生物了吧,你也知道,太多的不可思议是存在的,可是总是会有和他们对立的,比如,我们。”见她不解,又说:“魔法氏族,氏门五庭,就是赵,钱,孙,李,周。至于国外,我还是不太清楚,不过也没必要了解,我们只管在自己地盘发生的事情。”

    什么七七八八的东西啊,怎么跟看电影一样呢?

    夏忆凝皱着眉头,就像是听什么说书一样,明明就是扯淡的嘛

    看到她不相信,赵云霄说:“这些,你以后就会明白的,所以,你只要听好就行了,这本书给你,你慢慢研究吧,里面有你哦!”说完以后,转过身,拖着他的一袭白衣,潇洒的离开,走之前还不忘笑笑。

    这书她是看不下去的,被她丢在了桌子上,转身去拿自己的书包,里面有一本笔记本,一直都还没来得及看呢。

    这本泛黄的笔记本,封面上的东西已经看不到了,还有一些淡淡的霉味,可是她不在乎。

    打开第一页,是一张照片,一个金发女人的照片,看来保护的很好,因为还能清楚的辨认出来,这是她母亲的照片,空开的地方,写着几行字:很难想像你们在我腹中一点点长大的样子,从小小的,一直到现在,我可以清除的感觉到你们的变化,那种感觉,真的是十分神奇。

    看了这段文字后,夏忆凝有些差异,这是自己的母亲嘛?她写的“你们”是什么意思呢:”天啊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头昏了啊”

    接着看下去第二页,又是一张照片,很显然还是自己母亲的,下面写着:我亲爱的孩子,对于即将出生的你们,我感到非常激动和紧张,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准备好当一个母亲,能否当一个好母亲,可是我知道,我会很爱很爱你们的。

    看完这里,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勇气在看下去了,父亲到底有多少事情是没有告诉自己的呢?这上面的一字一句,都诠释着,当时母亲怀孕,绝对不是只怀了她一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