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家少了一个人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想要探究的东西竟然有这么多,慢慢的发觉出来,感觉自己似乎没有勇气去知道那么多东西。因为知道的越多,明白的越多,就要承担的越多。

    还不明白自己是否可以承担那么多东西,笔记本被她收起来,这些东西绝对不是她应该看的,既然当时父亲并没有交出来给她,就说明不愿意让自己承受那么多,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偏偏事与愿违呢?

    她将东西都拿出来,摆放好以后,无所事事的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干什么,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加上老爸的离去,让她整个身体都感觉被抽空了一样的疲惫不堪。

    不开心的事情她不愿意想,可是这也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心痛一瞬间蔓延开来。

    该面对的,始终都是要面对的,就算现在不愿意去想那么多,可是始终会有一天去打开事件的大门,然后里面的东西一涌而出,最后一发不可收拾

    人都是脆弱的,懦弱的,胆小的,谁都不会想自己去管那么多的事,虽然心中各自都会有想要轰轰烈烈的场景,可是事到临头,无论是谁,都想过那种安逸,平淡的生活,谁都想。

    “哎呀,这下子我该干什么呢?还从未感觉过这么孤单呢真正能陪自己,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因为吸血鬼的事情,学校里面停课了,没多久,父亲就去世了,来到这里,也没问叔叔上学的事应该怎么办。

    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脑袋里面乱哄哄的,有些事总想不明白,可是她也知道,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但是让她真的不去探究,还是很不舒服的。

    自己卷缩在床上,看着屋子里面的布置,真像一个大家闺秀的房间,可是她不是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也没有父母疼爱。

    只能自言自语的看着脖子上的项链,珠子发着暗淡的光芒:“不知道你现在正在干嘛,虽然你在也没什么用,可是有你陪着也是好的。”轻触珠子,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外面渐渐暗了,夏忆凝一个人竟然在屋子里面,就那么呆呆的坐了两个多小时,她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

    一处小屋子里面,三个人个坐在不同的位置上。

    赵宇通想了想,抿抿嘴唇,手摸了摸残留的胡须,语重心长的说道:“忆凝绝绝对对是一个好孩子,当时的预言也只是预言而已,谁也没有十分把握可以控制事情的发展,可见这除了大哥的教导之外,那个孩子的本性也不坏。”

    紧接着,赵云霄也说:“是的,我的堂妹真的很好,她心如明玉一般剔透,没有半分坏心思。”

    可是谁知道换来的只是赵老爷子的一声长叹,这一声叹气,仿佛是他积压在心里的所有情绪,久久才开口说。

    “你们所说的这,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我们这么说有什么用?怎么能堵住悠悠众口呢?十七年前的事情,许多人都不会那么快忘记的,让她这样暴露出来,无疑是在玩火啊”

    说完以后,摸摸自己花白的胡须,摇了摇头。最后叹息的,慢慢站起来,拄着拐杖一步一步离开小屋子。

    赵宇通父子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低着头,摇了摇头。

    “云霄,忆凝的情况怎么样?”

    “还可以,虽然难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过,可是并没有放弃生活。”说着,露出一个招牌的笑容,想起她的样子,觉得还真是可爱:“我觉得,应该让她和我一块学习,这样的话,也好让她分散注意力。更重要的是,怎么说,她都是赵门后人,既然当初的预言是错误的,那么就有权利让她一起学习。”

    赵宇通点了点头,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面,然后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一个肩膀,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么明天就照你说的吧,不过事先你要和忆凝商量知道嘛?好了,去叫你妹妹吃饭吧。”

    晚饭时间到了,他们吃饭一向是准时准点的,从不早一分或者是晚一分,今天夏忆凝过来,虽然事先也有安排,可是毕竟还是会有落差的,所以晚了半个小时。

    饭桌上只有四个人,可是对她来说,已经很多了,因为平时只有两个人,有时候甚至都是她一个人。

    看着一桌子的美味,夏忆凝却并没有什么胃口,如果她父亲今天也在这里的话,那气氛会不会更温暖呢?

    别傻了,当初夏宇航都那么坚决的离开了,今天如果坐在这里吃饭,气氛怎么可能好?他也根本不会在这里吃饭,有点脑子都可以想到了!

    赵宇通给她夹了一个肉丸子放到碗里面,笑着说:“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也就是乱七八糟的做了些菜,明天给你做更好的,汉堡什么的。”

    没想到看起来土土的叔叔,竟然也知道汉堡牛排这种东西,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有时候别看这样一个小人物这么不起眼,其实他可能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出乎意料。

    “谢谢叔叔。”夏忆凝赶紧用筷子夹着肉丸,摁在碗里面,然后轻轻吃了一口,松软,可口,油而不腻,这味道真好吃,不晓得是什么肉,竟然能做的这么好,她真的要点赞了:“嗯,太好吃了,我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呢。”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赵老爷子也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到她的碗里面,说:“这是家里必备的,你一定喜欢吃。”

    看着碗里面的糖醋排骨,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吃下去,拿着筷子的手轻轻颤抖着,记忆中,老爸是特别爱吃糖醋排骨的,最喜欢吃她亲手做的糖醋排骨,无论好不好,都会通通吃光的。

    再见糖醋排骨,没想到老爸再也吃不到了,如果早知道有今天的话,她一定会每天都做,每天都做给老爸吃,也不至于现在如此自责。

    看出了她的异样,赵云霄的手放到她的胳膊上面,面色露出担心的样子,轻轻的问:“怎么了。可是不喜欢吃?”

    “不是,不是只是,只是老爸再也吃不到了,再也不能,和我在一起吃饭了。”

    气氛就这样凝固了,大家脸上都不是很好看,各有各的心思。其实和夏忆凝的话没有关系,这本来就是大家心里的一个痛,就算她不说,大家心里面也都不好受,与其装的,倒不如表现出来自在。

    可是夏忆凝真的不想晚饭在这种气氛中度过。

    晚饭过后,大家在一块坐了一会,询问了一下她这里面的和夏宇航的生活,之后都各自去忙各自的了。

    现在她也睡不着,干脆就到院子里面走走,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后院呢,一开始来的时候她以为只前面又一个花园呢,现在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还真是别有洞天啊。

    后院有一个小亭子,她就坐在里面,趴在木头桌子上,看着空中的一轮明月,月光寒冷,她穿的不是很多,所以可以清除的感觉到冰冷。

    “穿的这么少,着凉怎么办?”

    闻声,夏忆凝回头,看到赵云霄正在一旁看着她,脸上始终是挂着温柔的笑容,手中还拿着一件外套,大概是准备给她披在身上的吧。

    夏忆凝笑了笑说:“还好。”

    果然,将手中的衣服为她披在身上,然后坐在她旁边,微笑的看了她一眼后,又转过头,盯着月亮看了起来。

    夏忆凝也打量了他一眼,还是中午见他的那身衣服,也是十分单薄的,说道:“你难道不冷嘛?你穿的也不是很多啊。”

    “嘿嘿,放心吧,我不冷。”回答过她的问题以后,他指着天空中的月亮说:“你看到了什么?”

    夏忆凝想了一会,说:“月亮啊,星星,不然呢?还有什么啊?”

    听到她的回答以后,赵云霄笑了笑,对她说:“是夜空,一望无际的夜空,人们往往看到了满天的星辰,或者是那时圆时缺的月亮,却忘了,还有那一望无垠的宇宙。”

    夏忆凝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见他说的那么忘我,那么陶醉和自我带入,也没有说什么,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人们往往忘记了呈现出这么美好一切背后的平台。

    陪着他,一起欣赏着如泼墨般的夜空,两个人也会时不时的玩笑几句。

    另一方,可不是像他们这么和谐了。距离这边不远的地方,就是李家了。

    他们的规矩比赵家还多,简直让人窒息。当然,这是对于习惯了自在的忆凝来讲。

    一个少年站在院子里面,低着头,眉头紧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他旁边的一个男子,脸色更加可怕,死死的盯着他,最后说道:“你实在是太冲动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可以斗的过他们嘛?更何况,事情的前因后果你查清楚了没有?别背着天才的名号让别人笑话!”

    这话实在是难听,可是李奕炎依旧点了点头:“对不起爸,是我太激动了。”

    “李家只出了你一个值得骄傲的,你怎么就一点脑子都没有呢?你以为你自己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可以和他对抗了嘛?你是天才,可是不是蠢才,你什么时候可以动动脑子?”李刚继续指着他的额头骂。

    李奕炎并不怪自己的父亲骂自己,这件事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错误,所以他这样说,里面包含着担心,也包含着恨铁不成钢,所以他只会吸取教训。

    他使劲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更加努力的,直到有能力可以自己打败他。”

    “傻孩子!你可知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就连我都不敢去招惹他,你自己怎么就敢呢?我们要的,只不过是家族更安逸一点罢了。”李刚扶着他的肩膀,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有任何的危险,平安的一生就好了。

    谁知道李奕炎这次并不赞同他的话,也不领情,反而抬起头来,眼神坚定的望着他:“因为爸的想法。所以爸一直没能力打败他!可是我会打败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