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又遇李奕炎
    艾瑞克·德鲁赫斯的嘴角冷冷的勾起一个弧度,不像是在笑,更像是嘲讽一样。一步步慢慢的移动到他身边,血红的双眸打量着他,周边气温下降到了一个新的温度。

    “让伯爵挂念了。”打量过以后,又迅速的坐在椅子上面,气场强大到一定程度是会让人窒息的,包括吸血鬼。高贵的气质不是谁都可以体现出来的,他这样,像极了一个王者的样子。

    杰莱特低着头,时不时抬起头看看他。心里面默默的想着,怪不得祖父说,德鲁赫斯家族如今只出了一个够强大的,看来现在椅子上坐的那个,自己是不得不防了。

    眯着眼睛微笑着回应了一下艾瑞克:“德鲁赫斯王子,您这是”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就请杰莱特·德古拉伯爵,请回吧。”说完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身上的味道充斥着自己嗅觉,突然就明白了,原来真的是和亚利克没有关系。在人类世界发生的那两件案子,不用想,一定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德古拉家族十分强大,就算知道了又如何,没有直接的证据,根本没办法动的了他。

    惆怅的闭着眼睛,烛火摇曳,他的事情,又怎么会少于夏忆凝呢,还好她今天没有跟着自己来这里,否则的话,一定会出乱子的。

    魔法五庭今天会会面,无非就是讲讲这一个月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每个家族的当家主人都会碰面的。

    夏忆凝还不被大家知道,所以会面她不会去,可是会面的地点,是赵家,因为五庭里面,赵家为首,又是头领。

    所以今天一天,她都只能呆在房间里面,不可以被任何人看到,要不然的话,会出事情,这是赵云霄叮嘱她的,虽然没有说为什么,可是实实在在的告诉她,有危险。

    “你可记住了,无论如何,你今天都不可以出去,到了吃饭的时间,会给你送东西的。”

    一向温文尔雅的赵云霄,今天也皱起了眉头,深情再不像平常那样,面带微笑了。

    就从这一点,夏忆凝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事情,就好像艾瑞克说她在这里不安全一样。

    “看来我一定不受欢迎。”夏忆凝无所谓的说到,可是心里面还是很难过的,毕竟还要藏起来,不被别人知道,是谁都会不好受的。

    赵云霄揉了揉她柔顺的秀发,换了一副表情,为了让她安心,拉着她的手,让她听着自己的心脏说:“妹妹,我们绝对是在保护你,在事情没有绝对之前,你只能委屈一下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不是不受欢迎,你是最独一无二的存在。你是我们所有人的骄傲!”

    赵云霄说的特别认真,可能是夏忆凝自己不知道,或者是感觉不到吧,因为她学习的东西都是最难的,一开始的初级的东西她根本没有接触过,可是经过这一两个星期的学习,她居然都快要超过他了。

    对于家族来说,对于整个魔法界来说,她就像一个奇迹,一个天才一样,虽然她并不会使用学到的东西,那是因为赵老爷子一直用自己的力量在压制着,甚至感觉,都快要无法压制了。

    所以在这之前,必须想一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办法,让各个家族接受夏忆凝的存在,也许会是一个更上一层楼的存在!是所有人吧事情都想的太悲观了。

    听他这么说,自己也释怀了一些,毕竟生活还是需要继续的,不能就这么一直闷闷不乐下去,更何况,只是一天不出门而已,还有咻咻陪她呢。

    “嗯,我知道,我相信你们的哥”

    “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问,你心中有许多不快,可是我只告诉你,无论如何,你都有我们,我们是你的家人。”赵云霄说的一丝不苟,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好啦,我知道了,你快过去吧!”夏忆凝并不留他,自己需要好好想想,就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推到们在。

    赵云霄则是拿着一把白纸扇,一直笑着离开。

    今天他打扮的格外好看,他的皮肤本来就特别好,五官也极其的清秀,如果打扮成一个女生的话,绝对不会有任何人会怀疑他的,反而还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呢。

    魔法五庭的人已经到齐了,没什么其他人,这次不是什么大会,所以每家只派了一个人过来,除了李家,还带了李奕炎过去,毕竟人家可是标榜,是榜样,当然得带过去了。

    赵云霄见到他以后,微微低头,微笑道:“李兄,近来可好呢?上次会面,应该是半年前吧。也只是匆匆一面。”

    李奕炎是一个非常阳光活力的人,夏忆凝见到他的那天,只不过是一个意外,有谁想让一个女生救自己呢?

    回应了他说:“还好,赵兄可好,多时不见了。”

    “还好。”

    两个人聊的热络,大人们也都说正事,没人去管两个后辈玩笑的事情,他们两个感情好也是一件好事,毕竟魔法师需要团结,才可以发挥更大的力量,如果能像狼人一族那样的话,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么团结就好了。

    夏忆凝自己在屋子里面看书,可是让她在这个小房子里面憋着一天真的有些不开心。

    歪着脑袋讲书丢到一旁去,闷闷不乐的靠在椅子上面:“咻咻,你说我们干什么好呢?哎,很无聊啊。”

    半天没听到咻咻的回应,夏忆凝从凳子上站起来,弯着腰看着桌子下面,它通常都会在桌子下面的一条腿上面,缠绕着,可是居然不在哪里,又尝试的喊了一声:“咻咻?”

    还是没有回应,夏忆凝皱着眉头环顾着房间一圈,什么都没有看到,又从床上看了看,掀开棉被:“咻咻?咻咻?”

    “咻咻?你在哪里啊!”

    整个房间都被她找遍了,就是没有看到小红蛇。

    别说,和它相处的时间长了,都已经习惯了有这么个陪着自己的小东西,一下子找不到了,还真是十分着急,她还怕极了离开,她不愿意离开,也不愿意看谁离开自己。

    “咻咻你在哪里啊!我可不和你玩捉迷藏,你如果再不出来,我就不理你了啊!”既然叫不出来,只能吓唬它了,它是能听懂人话的。

    心里面犯嘀咕,它到底能去哪里呢,通常它都不会离开自己的,除非是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我知道你在哪里了!”

    咻咻哪里都好,只是有一点,特别能吃,特别贪吃,还特别爱吃,一定是今天一直都在房间里面,除了午饭以后,就没有在出去给它拿别的零食了,所以这个家伙跟着送饭的下人溜出去了。

    可是赵云霄交代了,不可以出去的,如果不出去,找不到咻咻,今天来那么多人,被什么人带走怎么办,毕竟它好像很贵重的样子。

    不管了,为了咻咻,豁出去了,大不了,小心一点,如果,万一不小心被发现了,就说自己是这里的一个保姆的孩子不就行了,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

    偷偷摸摸的溜出去后,贴着木板墙壁,一直到后院去,因为她了解自己的这个宠物,一定会在后院的亭子的台阶下面的某一个地方,偷偷的享用它的食物。

    还好后院没有人,心里面暗自窃喜的,偷偷摸摸的找遍每一个角落。

    李奕炎刚好出来透透风,正好看到这个偷偷的人,就一句跟了出来。

    难道她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嘛?

    李奕炎嘀咕着:“怎么这么眼熟啊,难道是她!”想着偷偷在暗处的一个角落看着那个人,也不知道她在找什么,突然有一个想发,莫非是小偷嘛?

    “哈哈,找到你了,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你个贪吃的家伙,哪里有吃的,哪里就有你是不是?”果然在哪里发现了这只光吃不长,又爱贪吃的小蛇了。

    “吱吱吱”咻咻委屈的叫了两声,然后绕在她的胳膊上,在她的脸上蹭了蹭,冰冷冷的,滑滑的特别舒服。

    李奕炎悄悄的站在她后面,听着她窃窃私语,让后出其不意的说了一声:“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虽然话很温柔,可是这样在人家背后说话,还是悄悄的,俗话说,人吓人吓死人。

    夏忆凝已经练的处变不惊了,如果说以前,她也许会害怕的大叫一声,可是现在的话,她只会在心里默默的咯吱一声,然后转过身淡然的看着他。

    “你是谁!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嘛?”

    “”

    “是你!”

    夏忆凝指着他,不敢相信啊,这不是在树林里面见到的人,今天居然在这里遇到他:“你怎么在这里,你不会说小偷吧!”天啊,没想到这个正义的小哥居然是小偷,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李奕炎把她指着自己的手打点,说:“我还怀疑你是小偷呢!”

    看他今天的一身打扮,又想到拿着符文,他一定是五庭的人的听天才什么的,最近她也有耳闻,他应该就是李家的那个后辈吧。

    然后笑了笑说:“哦,原来是误会啊,嘿嘿说开了就好了。”

    李奕炎嫌弃的瞪了她一眼,双手环胸,背对着她:“什么误会,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偷偷摸摸的!”

    “哎呀,你看不出来吗?我在这里工作啊,这不是,我是它的保姆,它丢了,我得找它不是!”说完以后,就拎起了咻咻给他看。既然这条蛇如此贵重,他身为魔法师,也应该知道,那她这么说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