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李奕炎的礼物
    夏忆凝微微侧头看了看他,既然他以为自己是生气了,那就让他这么以为吧,心里不开心,索性不再去理他,而是抬起头看着空中的明月。

    今天的月亮出奇的圆,不再像以前那样清冷,鲜红,红的就像沾染了鲜血一般,在夜空中放光。这样的月亮虽然有些奇怪,可是更奇怪的是她喜欢。

    “喂喂,我都道歉了,你给点表示啊。”见夏忆凝依旧没有反应,李奕炎坐在她面前,拉着她的一只手,面露焦急的神色,心里担心极了,真怕她就这样再也不理自己了。

    只见夏忆凝抽回手,瞪了他一眼,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没好气的说:“别说话,别用你那嘈杂的声音,坏了这寂静的美丽,本宫可没空陪你玩。”

    就是应该给他一点教训的,夏忆凝这么想的,心里面更开心了,看着外面的明月,时不时的用眼角的余光看看那个,垂头丧气的人,觉得他这个孩子的样子可爱极了,但是她并不打算现在就结束这个游戏。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不早了,我得带咻咻回去了,小李子,你好自为之吧,不用送本宫。”然后带着咻咻,一个潇洒的转身离开了,也不管李奕炎现在的这个样子。

    看着离开的背影,心里面居然这么不甘心,可是却又有一丝丝的感动。

    夏忆凝偷偷的又溜回房间去,捂着心脏,深呼吸一下,还好没有人发现,果然,她真的是太机智了。然后又装模作样的拿起书本,咻咻也听话的卧在她的旁边。

    后院外,李奕炎手中拿着那些闪闪发光的宝石,自言自语一样的说:“既然你怕它孤独,那么我就把它的朋友都带过来了!”说完以后,将宝石全部装在衣服里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欣赏着明月。

    看书看的困了,也就慢慢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咻咻那个家伙是自己溜到了床上,其实这也不能怪咻咻自己上去,再怎么说,它还是一条小蛇,不可能把这么大一个人弄上床的啊。

    不知道他们那些人是怎么走的,也不知道李奕炎有没有过问她的事情,总之困了,沉沉的趴在桌子上睡觉,不知不觉的,已经一觉睡到大天亮了。

    “啊!我的脖子,哎呦,痛死了!”

    不错,这正是夏忆凝的惨叫声。

    书桌和床离得也不是很远,走两步就能睡觉了,可是她偏偏睡在桌子上,估计身体的关节都麻木了,这很正常啊!

    一只手僵硬的伸直,然后弯曲回去,揉着自己的脖子,嘴巴变成了o字的形状,呼唤着疼痛。

    瞟了一眼在床上的咻咻,她说到:“你也真是的,就算不能把我弄上去,那你也叫叫我啊,果然,蛇就是太冷血了。”今天一大早就有火气,还乱发脾气。

    咻咻委屈的想着:“又不是不叫你,就你睡成那死猪的样子,我叫也得可以叫的醒啊。”

    夏忆凝看了看时间,从椅子上站起来。

    突然有什么东西好像掉下去了,顺着声音的源头看下去,地上落了一个毛毯,比较大一点。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披在身上的,自顾自的想着:“难道是云霄哥来过了?”

    自言自语了以后,把毛毯收拾好以后,然后打水洗漱,换了一身比较精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神的衣服,来到后院去锻炼一下身体,毕竟桌子上睡的浑身不舒服。

    不知不觉的来到了那个,神秘的传送门。昨天那个地方实在太美丽,让她忍不住还想再进去,可是如果进入的话,她也找不到出路不说,万一有什么危险就不好了。

    “哎,要是李奕炎在的话,就好了。”看着那墙壁,小声的嘀咕着。

    “怎么,你想我啊!”

    从她身后传来了一个自恋的声音,难道是一大早上的出现幻觉了嘛?夏忆凝半信半疑的转过头去。

    那张脸,李奕炎的那张脸,在她的面上放大了无数倍。

    夏忆凝不相信的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捏,然后又揉了揉,最后还眨眨自己的眼睛,确定这个不是幻觉以后,抓着他跳了起来,一副十分开心的样子,不可思议的说。

    “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回家了嘛?”激动的,用很小的声音问他,还看了看四周,就怕有人过来。

    昨天晚上的事情早就已经忘了,留在各自记忆里面的片段,全部都是美好的一面。

    李奕炎吃痛的抱着自己的脸,可是看到她这么开心的样子,自己也还是开心的,从兜子里面拿出来一串手链来,在她眼前晃了晃说:“怎么样?喜不喜欢?喜欢就收下,诺,你可千万不要不要谢我,我只是顺手罢了。”

    夏忆凝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手链,这用来做手链的的材料,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虽然不是很完美,可是看起来应该是花了心思,虽然每个宝石的形状都不一样,但是每一个之间都有一个锥形的装饰物。

    她点了点头说:“真漂亮,你做的?”有些不相信的语气。他这样一个男生,怎么会弄这些东西呢?

    看到她夸赞,李奕炎开心的笑了笑,然后把她的手抬起来,又把手链给她带在手上面,打量了一下带着手链的,善良的手,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不错不错。你好好带着,里面是你的梦想,每一个梦想,就是一颗宝石,这不是贪心,只是我把我的梦想全部都给了你,你会非常幸运的!”

    说完以后还拿出手机,李奕炎也不管夏忆凝愿意不愿意,直接现在她身边,腾出一只胳膊搂着她,然后举起手机,给两个人照了一张照片。

    “哎呀,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好像很委屈你一样,好歹我也是一个帅哥啊,再来一张!”李奕炎看着照片里面,正在神游的人,并不是很满意这张照片。

    然后又死缠着她。

    夏忆凝想了想,看在他这么好,送自己手链的份上,就勉强的和他照一张吧!

    重新摆了一个萌萌哒的姿势,两个人一起照了一张美美的照片!

    李奕炎这次好像很满意的样子,还把照片设置成了封面,心里默默想着:这是自己和她照的第一张照片,还真有纪念意义啊。

    只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人。

    夏忆凝始终觉得,在某一处的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看着自己,盯着自己。

    身边传来阴冷冷的感觉,她看了看四周,都是光明的,没有黑暗的地方,觉得是自己太紧张了,有些想太多了。

    &nb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  “怎么了?”

    “没事啊!谢谢你的礼物,可惜我也没有什么好给你的东西。”

    “你已经给了啊!”然后他摇了摇手机:“合照!”说完以后,见他偷偷的,起身一跃,竟然就从这高墙上面翻出去了。

    夏忆凝看着那个帅气的背心,笑了笑,没想到他这么厉害,竟然可以跳到这么高的墙上面。

    她好像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有光明的地方,总会有黑暗的。

    带着这手链,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一点都不痛了,看来李奕炎说的对,这个东西是可以给自己带来好运的!

    想着更加开心的回到房间里面去了。

    夏忆凝推开房门,止不住的笑,真的是李奕炎就有这种可以让人开心的魔力,可是身后却冷冷的传来说话的声音:“玩的很开心么?没想到你居然喜欢那么幼稚的人。”

    “艾瑞克!你怎么在这里?”有些惊讶的不是他为什么在这里,而是刚刚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不会就是他在盯着把,指着他问:“刚刚,刚刚是你么?”

    艾瑞克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让她感觉这周围的气温冷的让她想要穿一个羽绒服了。

    低着头不在说话,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种对不起他的错觉,看着放在床上的毛毯,他这么早就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尝试的问他说:“那个,毯子,毯子是你帮我盖好的么?”

    “不然呢,你以为会是谁?刚刚那个在院子里的小子么?”

    夏忆凝看着他冰冷的表情,他这个样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所谓的吃醋吧!一直吸血鬼居然吃醋了,吃醋不可笑,只是前提是那个人是一个吸血鬼。

    “我只是担心你被骗了,这和吃醋没有关系。”艾瑞克听到了她的想法,立马否定了,自己怎么可能吃醋,只不过是怕这个糊涂的家伙,随便的就被什么人给骗了。

    “哦好吧”

    好尴尬的气氛,咻咻躲在被子里面看着她们,都可以感觉到尴尬的气息蔓延的到处都是了。

    最后目光留在了夏忆凝的手腕上面。

    眯着眼睛看着那条奇丑无比的手链,嫌弃的表情遍布整个脸上面,实在是太明显了。

    “你看什么啊,我不会给你的。”说着,捉着自己的手腕,警惕的贴着门,因为这个吸血鬼的表情明显不对劲了。

    “这么丑,你干嘛带着!”然后又看了看她的脖子,除了一块怀表,没有其他的东西了,皱着眉头问:“我送你的东西呢?为什么不带着?”

    艾瑞克是真的生气了,那么丑的手链她都带着,可是自己送给她的,那么贵重的物品,她居然不带着。难道她是认为自己还比不上那个幼稚的家伙!

    看到他的神色不对,赶紧跑到柜子旁,打开柜子,拿出一个带着锁子的木盒,把木盒子打开,拿出收好的项链说:“我没丢啊,只不过是把他收起来了,我害怕弄坏或者弄丢”

    “我说了,可以保护你,为什么还不带着?为什么和他在一起那么开心?难道你真的喜欢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